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8章 肥廚怪客(六)

第18章 肥廚怪客(六)



    ——小腦子精??!

    盛鈺感覺自己被無情嘲諷了,但這種情況他完全沒有心思回懟,滿腦子只剩下了到底要不要合作,決定了之後的後果自己能否承擔。[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很顯然傅里鄴沒有給他猶豫的機會,嗓音沙啞又低沉︰“他的技能是什麼?”

    凝神一看,趕在神明第二次豎起刀叉之前,盛鈺大聲說︰“他把自己半個身體變成了行走的餐車,攻擊手段是使用餐車刀叉。是物理攻擊。”

    至今為止,在副本里頭遇見的神明鮮少有物理攻擊的,大部分都是呼風喚雨電閃雷鳴,和金木水火土五大元素有很大關系。但這也並不是絕對,上一個副本里四角女鬼是鬼怪,但她們是偏向于非自然的攻擊手法。並且在這個副本里,盛鈺也不是沒有見過同樣使用物理攻擊的神明。

    肥廚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想來要從攻擊手法區分神明和鬼怪,這是非常不現實的。

    在他思考這些的時候,餐車神明已經第二次舉起了刀叉。那些刀叉甚至還可以變大變小。

    揮舞之間就變得比原先大上數倍,再戳下來的時候帶起的烈烈響風刮的盛鈺臉龐都痛。接連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每一次都是險而又險的和鋒利刀叉擦肩而過,而他已經逐漸體力不支。

    再折騰下去,早晚會被捅個對穿。

    盛鈺在心里痛罵了一聲,大喊道︰“你光拉弓不射箭純擺姿勢的嗎。合作,我合作行了吧!”

    話音剛落,早已蓄勢待發的箭破空而出,黑骨箭狠狠扎在神明的餐車部位。‘咚’的一聲,半數箭弦直接沒入餐車,箭尾不停小幅度顫動。

    神明的動作一下子靜止。

    等那箭消失以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神明不僅身上沒有出現傷痕,這次好像連精神都無損。他依舊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只是稍顯混沌的樣子,一直在左顧右盼。

    每每森冷視線從自己身上略過,盛鈺都感覺自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就差原地跳起來拔腿就跑了。但他強硬的按住自己的腿,硬著頭皮等那視線劃過去,略過他。

    明明看見了他,神明卻沒有一絲反應。

    盛鈺扭頭,指了指神明又茫然的做出口型︰“他瞎啦?”

    傅里鄴單手拎弓,皺眉看著神明。

    大概也就一根煙的時間,神明艱難的挪動餐車,神色有些迷茫。像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來到這里,也不知道自己來這里是要做什麼的。

    啪——

    這扇門已經開啟關閉數次了,但這次的關門聲依然猶如天籟,讓盛鈺整個人都放松下來。

    神明終于走了。

    他立即回頭說︰“你那把弓還挺會搞雙標的,為什麼都射到身上了,那只神明一點兒反應都沒有?起先那只裝鬼怪的神明倒是死掉了。”

    “這就是我來找你合作的原因。”

    傅里鄴從水中抽身,朝門方向走過來。他隨手將弓箭隱匿掉,說︰“它只有射到敵方致命點才會起到精神攻擊的作用。人類的致命點在心髒和眉心,神明與鬼怪的致命點往往和技能有關。”

    盛鈺馬上就反應過來︰“那只神明的技能和餐車有關,所以你以為他的致命點在餐車?”

    傅里鄴點頭︰“打到致命點可以一擊斃命。就算打不到,精神力弱小的對手也會被精神迷惑,這是一種自保手段。”

    “你這把‘透心涼’太酷了。”盛鈺絲毫不吝嗇夸贊,又嘆氣說︰“我到現在還沒開出武器。”

    “……這把弓叫審判日。”

    聊了幾句的時間,傅里鄴已經上岸。

    他攥住盛鈺的手腕,動作迅速的將黑水晶懟到貪婪卡牌中︰“這是答應你的定金。”

    卡牌猛的發熱,盛鈺一下子驚呼出聲。

    他掙扎的想要收手,然而手腕上那只手掌就像被焊住了一樣。無論他怎麼用勁,手掌一點兒都動不了。正想用另外一只手去掰,面前的男人忽然正色,表情變得十分嚴肅。

    他本來是冷白皮高眉骨深眼窩,眼尾還有點上挑。好看之余全是類似精靈的貴氣與不可接近感。現在忽然認真起來,這種不可侵犯感變得愈加強烈,冷漠的目光幾乎要凝成實質。

    “拿到這張鬼牌並不意味著你就是貪婪,而是說,為了守住這張卡牌,你要變成貪婪。不是你抽到了鬼王卡牌,而是卡牌選中了你。”

    盛鈺一愣︰“什麼意思?”

    手腕終于被松開,但盛鈺絲毫沒有松一口氣的感覺。他只覺得心髒好像又被什麼東西緊緊揪住,無法反抗,只能一點點感受著窒息的愴然。

    【獲取武器︰惡詛守護。】

    一只精巧的匕首從卡牌中掉出,同一時刻,電子音也從卡牌傳出。

    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讓兩人都听到。

    【對準敵人的心髒扎下,您將直接掠奪對方所有的信仰,讓敵方對您陷入狂熱崇拜狀態。此武器僅能使用一次,使用效用為永久。】

    講實在的,要是胖子在這里,他估計會捧著小胖臉大叫︰我的個娘 ,你這武器基本上等于收了一個活生生的小弟啊!要是走運刺到了神明,那麼這個小弟不僅能做神明陣營的內奸,還可以帶到各個副本轉悠!太牛批了吧!

    可惜胖子不在。

    傅里鄴只是瞥了一眼匕首,敷衍點頭︰“勉強還可以。先離開這里。”

    他率先走出了小拱門。

    想要安安生生出副本是不可能的,誰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神明裝成鬼怪呢?要是莫名其妙被反裝忠的神明殺死,那他哭都沒地方去哭。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這周僥幸能出去,下周說不定還要進來。沒準還會遇見第一個副本鬼娃的銀領域媽媽,到時候光憑借著三次貪得無厭技能,使用完後不就只能束手待擒啦?

    現在最好的辦法,是盡快找一個神明小弟。

    一味想著逃脫是沒有用的,只有不斷加強自身能力,才能在亂局中活的更久。

    想到這里,盛鈺心里好像有點明白傅里鄴那段話的意思︰他現在,不就逐漸變得貪婪嗎?

    只不過是想要得更多而已。

    **

    走廊靜悄悄,還一片黑暗。

    餐車神明走的不快,依稀可以听見右邊拐角的滾輪聲,正在漸行漸遠。傅里鄴沒有急著追上去,反倒走到牆邊沿的地方。

    走廊每隔十幾米距離都會有一個長長的白管道,從下往上看,只能看見管道末尾靜悄悄的隱沒進黑暗,跟個無底洞似的。具體有多長盛鈺也目測不出來,但寬度著實震驚了他。

    三人合抱估計都抱不攏這條管道。

    傅里鄴在上頭摸索了一陣,終于摸到管道契合縫位置,那里是管道光滑平面里唯一可以抓住的地方。他扭頭說︰“你想辦法自己上來。”

    說完,他幾步就蹬了上去,爬到了黑暗之處。沒一會兒,一塊鐵板被扔了下來。

    ‘ 當’一聲砸在地面上,在幽深的長廊里幾乎砸出震震回聲。幾乎是前腳後腳的事情,遠處立即傳來怪物的高聲吼叫,地面微震。

    是鐵板落地的聲音引來怪物了!

    “回來,我他媽的上不去。”

    盛鈺急到一點形象也不顧,直接飆了句髒話出來。說完後他都沒意識到自己崩男神人設了。

    想他一個聯合國好公民,平時除了拍戲就是走紅毯上節目。除了那檔子惡剪的密室逃脫綜藝,就再也沒有上過其他室外綜藝。

    就算是密室逃脫節目,也沒強硬的讓嘉賓無防護措施的爬十幾米甚至幾十米啊!

    見上頭一點兒動靜也沒有,盛鈺深吸一口氣平復情緒。他作勢往後走︰“我先走了,告辭。”

    這次輪到傅里鄴高喊‘回來’了。

    聲音剛從頭頂上傳下來,盛鈺就感覺眼前一花,腰間有一雙手環繞上來,整個將他橫拎起。

    天旋地轉只在一瞬間,眨眼他就處于管道上的通風口里。下方立即有怪物沖進長廊,四處都沒有見到人,怪物很快離開。

    傅里鄴拍了拍手掌就要站起來,忽然感受到黑暗中,一雙溫熱的手在他身上摸來摸去,好幾次都差點摸到讓人尷尬的部位。

    短短兩小時不到,這是他第二次被紅暈爬滿眼尾了,罪魁禍首還都是同一個人。他猛的皺眉,攥住盛鈺的一只手︰“你在干什麼?!”

    話音剛落,有尖銳的東西抵上喉結部位。

    匕首的刀尖染著寒芒,一點兒都不玩虛的,似乎只需要再加一點點力氣,他的脖子就會被鮮血染紅。

    所有的動作在一瞬間就停止了。

    傅里鄴抬眼,說︰“生氣了?”

    “只有小孩子才會生氣,成年人都忙著講道理。”盛鈺笑的眼角彎彎,眸中滿是蜜糖般的甜意。只不過他的語氣卻沒有那麼客氣︰“在合作的前提下,我有必要以這種方法讓你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們並不是雇佣關系。”

    他繼續說︰“你有你的長處,你爬管道竄的跟猴子一樣,這個我沒話說。但我也有我的長處,我也有你做不到的地方,我可以幫助你。只有互幫互助才能共贏,單打獨斗不如早點散伙。”

    說完這一長段話,盛鈺心底也有些惴惴不安。

    他感覺自己說的話狠了點,但要是輕飄飄的揭過去。可想而知,以後類似這種情況會發生無數次,他也會被拋下無數次,甚至無數次陷入莫名危機。

    只有擺明態度,對方才會正視起來。

    那就無所謂再加一把火了,盛鈺狠下心說︰“要是拿不出你的誠意,不如我們現在就一拍兩散?”

    說完,他猛的抬眸,看向傅里鄴。

    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漏水聲,一聲快過一聲,最後同化了心跳。

    砰砰、砰砰。

    四目相對之間,通風口一片死寂。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