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7章 肥廚怪客(五)

第17章 肥廚怪客(五)



    這一箭簡直是透心涼,心飛揚。【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雖然看上去並沒有給神明造成什麼實際傷害。然而他卻仿佛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污染,忽然抱頭痛苦嚎叫,伸出手掌重擊自己的頭顱。

    血漬飛濺,頭骨都被他拍掉了一半。

    只不過幾秒鐘時間,神明就倒塌在水窪中,悄無聲息的閉上眼楮,身體再無起伏。

    一顆瑩瑩光閃的黑水晶從他體內蹦出。

    傅里鄴撿起黑水晶塞到袋里,回頭看了一眼盛鈺。後者依然眸中亮晶晶,笑起來又甜又好看,仿佛整個人都在發光一樣。

    “……”他最不擅長應付這種人了。

    手掌莫名一僵,黑骨弓瞬間化為光芒消散。傅里鄴神色冷凝︰“我是來和你談……”

    我的老天爺,談什麼談。

    就算是談戀愛也不能這個時候談啊。

    “你先跟我來。”

    盛鈺當機立斷的上前,一把握住傅里鄴的手,拉著他就往水里沖。

    深一腳淺一腳的踏在水窪里。

    就和預料之中的一樣,這水果然很深,剛走到一小半,水平線已經漫到了腰肢處。

    有好幾次盛鈺都腳底打滑,險些一頭栽下去。然而每次要摔倒的時候,身後某位大佬可能實在看不過去,都會順手把他從水里提起來。

    一來二往水聲嘩啦啦響,終于走到牆邊圓扇處。這里側對著小拱門,是一個天然死角。

    鬼神總不會長著一雙透視眼,隔著圓扇能看見他——這是盛鈺原本的想法。

    然而理想很美好,現實卻很豐滿。

    剛走到這邊,他忍不住心里罵了聲髒話。

    這里實在是太窄了!

    怎麼會這麼窄?明明大老遠看著感覺能塞下兩個人,走近一看,塞一個人都實屬勉強。

    換地方是不可能再換的。

    門外腳步聲越來越接近,有些鬼神甚至直接在外頭廝殺起來。不時有怒吼與撞擊牆面的聲音響起,門扉被拍的咚咚巨響。

    地面在震動,水面也不平靜。

    黑夜里一切都是模糊的,這個時候五感就被瘋狂放大。以往可能察覺不到的聲音,此時此刻就好像響在耳邊,響在心尖。

    就像那個推門聲,斯斯——

    宛如指甲最尖利的部位劃在漆黑的黑板壁上,動作還一頓一頓的。時而給耳膜帶來刺耳的折磨,時而讓人感受暴風雨之前的寧靜。

    對不住了!

    盛鈺用力一推,將傅里鄴抵在牆面上。

    “……?!”

    不僅僅如此。為了縮小暴露出來的面積,他甚至雙手按在傅里鄴背後的牆面上,兩人之間的距離一下子就超出了社交的禮貌距離,近到幾乎能感覺到對方呼吸撲在自己頸窩上。

    暖暖的,還帶著潮氣。

    一直以來漫不經心的神態終于被打破。傅里鄴整個人都僵在原地,耳廓和脖子瞬間起了一片火燒雲般的薄紅色。

    他下意識就要推開盛鈺。

    然而這個反應最終還是太遲,大門被人一下子推開,走廊里那場神明與鬼怪之間的爭斗終于落下帷幕,勝利者走了進來。

    亮光照射進來,傅里鄴總算能看清懷里人……的眼睫。跟小排扇一樣,又黑又亮,還很長,眨眼間的動態感極強,讓人忍不住一直盯著看。

    “噓……”盛鈺做出這個口型。

    眼神在對方唇瓣上停留了幾秒鐘。傅里鄴默默移開視線,頭疼的閉上眼。

    進來的不知是鬼是神。

    單從聲音判斷,他似乎還推了一個小推車。行走間只能听見輪子咕嚕嚕轉悠的聲音,下樓梯的時候,那輪子在台階上撞了好幾下,一直撞到推車鐵皮嘩啦啦響,淹沒在水聲里面。

    也許是因為這兒的環境太過于空曠,推車滾在地上的聲音、下水聲。即便是距離半百米都能清晰的听見,時不時還帶著點回聲。

    終于,那聲音消失,緊接著就是一片寂靜。

    怪物走了嗎?

    盛鈺心中剛松下一口氣,很快他就耳尖一顫,面上神情比之前還要嚴肅數倍。

    怪物不僅沒有離開,听聲辨位,他好像還在逐漸往這個角落靠近。

    嘩啦啦水聲一下子擾亂人的心弦。

    他靠近了,他馬上就要繞過來了!

    盛鈺深吸一口氣,迅速潛入水中。

    等人都到了水底,他才發現面前大佬還直挺挺的杵在水面外,看上去莫名倔強。盛鈺心里急,順手拉了一下大佬的袖口。

    見沒反應,他又拉了一下。

    一直拉了有三四下,最後盛鈺都急眼了。

    手掌悄悄破水而出,順著對方的胸膛爬爬爬,爬到領口處。等摸到衣領,指尖猛然攥緊衣料,他一把把傅里鄴拽到了水面下。

    面前水波攪渾幾秒鐘,很快就重新恢復了平靜。

    借著門外微弱的亮光,能看見水面下有個餐車模樣的東西,正徐徐往這邊靠近。

    怪物走的慢,連帶著盛鈺也很痛苦。

    原本他還在糾結,要是面前這人憋氣功底實在不行,那到底要不要給對方渡氣呢?

    渡氣吧,兩人又不熟,忽然嘴對嘴零距離接觸,那心里得多膈應。不渡氣吧,總不能讓對方活生生在水里憋死啊。

    後來盛鈺發現,這個糾結是多余的。

    快憋死的人是他才對。

    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一樣渴望過氧氣。久久潛在水底,那些水流簡直是無孔不入。鼻腔、耳蝸、就連嘴巴里也嗆進了兩口水。

    求生意志跟坐了火箭一般‘嗖嗖嗖’的往上竄,盛鈺壓根沒有考慮過對方會發慈悲給他渡氣。原罪傲慢的男人不可能做出這種行為。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反正都是絕境,那還是選擇讓自己更舒服的那一刀吧。

    想著,盛鈺掙扎的就要往上浮。

    操,他沒有力氣上去了!

    腳底虛浮的踏了幾次水,盛鈺努力的想要往上扒拉,可惜手臂在水中亂揮,什麼也抓不牢。越來越無力之際,有人在混亂中用力摟住他的腰,輕輕松松一帶就將他帶出了水面。

    “呼哧……”

    盛鈺張大嘴巴喘氣。

    剛緩過神,他立即左右察看。

    水面平靜,門也是關的。不管推著餐車的家伙是神明還是鬼怪,他現在應該已經離開了。

    傅里鄴伸手將額間碎發往後一抓,又抹掉臉上的水︰“你不會潛水?”

    盛鈺深吸一口氣,努力保持臉上的微笑,強調說︰“你管水底憋氣叫潛水的嗎?我憋了起碼有四分鐘,正常人都只能憋一兩分鐘。”

    他渾身都濕透了,衣料緊緊貼在身上。傅里鄴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轉開視線︰“其實我可以一箭射死他。沒必要搞這麼復雜。”

    “……”你剛剛為什麼不說?!

    盛鈺腦子里剛冒出這個大寫的問號,很快就回想起來,貌似人也是他硬生生拽下水的。當時這人杵在原地,說不定弓箭已經蓄勢待發。

    這個問題沒辦法討論了,一切都應該歸罪于他把對方武力值和胖子劃了等號。一方面是低估了傲慢,另一方面大大高估了暴食。

    盛鈺轉而朝門方向走︰“你為什麼救我?”

    “我看你快憋死了。”

    “不是,我是說一開始進門的時候。”

    “……”

    水聲忽然靜止。

    盛鈺又往前走了兩步,等反應過來後頭好像沒有聲音了,他這才後知後覺的回頭看。

    傅里鄴半個身子出水,水滴幾乎連成了一條垂直的線,沿著消瘦冷漠的下顎滴滴答答往下流。身後的門已經合上,現在周身一點兒強光也沒有,只能從圓扇透出的光亮勉強看一個輪廓。

    然而僅僅只是輪廓,盛鈺都覺得這個男人看起來帥爆了,一眼看過去都有點不像普通人類。

    硬要說的話,就好像cg動畫里的暗夜精靈走了出來,一舉一動都帶著摒棄光明的墮落感。就連手中握著的黑骨弓,都閃爍著骨子里的尊貴氣息……等等,他怎麼又把弓箭給掏出來了啊?!

    盛鈺突然一個激靈,警惕說︰“你先把武器放下,我們有話好好說。”

    “我只是想看起來有誠意一點。”傅里鄴翻手間將黑骨弓箭散去,面上神情猶如凝結了一層厚霜︰“我是來和你談合作的。上菜的時候我看見有鬼怪給你提示,所以我猜測……”

    講到這里,他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詞藻。等盛鈺終于忍不住即將出聲發問之時,他慢悠悠的想好了措辭︰“我們應該是同類人。”

    說完,他肯定重復︰“我們就是同類人。”

    盛鈺心底復雜的很。

    一方面有點小激動,覺得大佬把自己看成同類人,那說明他也躋身大佬的行陣里頭了。另一方面,他又覺得這實在不是什麼好事情。

    要是哪天他、胖子,還有面前的這位大佬走在一起,在別人眼中豈不就是三個鬼王跑出來炸街啦。傲慢、貪婪、暴食,光從名字來看,看起來一個比一個邪惡,反正和好人陣營沒法沾邊。

    要是盛鈺只是個普通人,那這些都是小問題。但他是個明星,以後要是再有粉絲真情實感流淚‘哥哥哥哥你就是上天派下來的天使’,那他可怎麼回。

    你家哥哥不僅不是天使,還非常和諧的混入了全員惡人的陣營里???

    別介,太恐怖了。

    盛鈺有被自己的腦補笑到。

    緩了幾秒鐘,他抬眼看了下對方頭頂上‘精神控制’四個大字,開口說︰“那你覺得我是什麼罪?猜中了我們再來談談合作。”

    他同樣半個身子都潛在水中,身子半側著,彎彎的眼眸里全是挑釁的笑意。

    乍一看就和勾引人沉淪的妖孽一般,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引誘人的氣息。

    有那麼一個瞬間,傅里鄴差點說出‘色沉’兩個字,可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七宗罪里的色沉是最低級的誘惑,是引人共沉淪的野望。

    盛鈺不是這樣,他骨子里還帶著股傲氣。

    就是這麼點傲氣,讓傅里鄴始終能耐心的同其廢話連篇,離題千里。

    想了想,他說︰“你應該是貪婪。貪婪可以窺視他人技能與身份,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整個神鬼陣營。而你一開始就點出了我的身份。”

    “好吧。”盛鈺願賭服輸︰“你要談什麼合作?又是為什麼來找我,我記得副本里還有個鬼王。”

    “不行,只能是你。”

    傅里鄴掏出懷里的黑水晶,說︰“這顆可以作為定金。往後所有所得黑水晶,我們都可以五五分成。你所要做的只有一點,就是一直跟在我的身邊,告訴我鬼神和人類的技能。”

    為什麼要他這麼做?

    盛鈺用眼神表達困惑。

    明明已經察覺到了他的疑惑,傅里鄴卻懶得開口解釋,只是問︰“要合作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拿到這張貪婪鬼牌。但請你不要誤會,我其實並沒有那麼貪婪。”

    盛鈺現在滿腦子的出副本,一點兒打拼的沖勁都沒有。他立即折身往門外走,等上了台階,見傅里鄴還站在原地,他無可奈何開口說︰“我不可能為了游戲里的黑水晶,就去冒在現實世界里死掉的風險。我沒那麼貪,而且我有腦子。”

    這一番話說完,盛鈺自己都覺得自己太酷了,禮貌且有主見,和講台詞一樣的表演。

    真想錄下來給粉絲看。

    手指搭上拱門把手,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心中的淡定就被一股惡風打的七零八落。

    噠啦啦——滾輪聲驟然響起。

    那只怪物根本就沒有離開!

    他的上半身是一個瘦脫相的蒼白男人,下半/身是白色的小餐車。他好像已經在門口等待良久,早早的舉起手中的刀叉,只等著門開啟的這一瞬間,猛然舉起刀叉,落下。

    這是一個神明,他眼中的垂涎無法掩飾。

    盛鈺就著樓梯一滾,險而又險的躲過神明的攻擊,心中頓時又驚又慌。

    但凡他有一把武器,但凡他的技能使用次數能多一些……他都不可能陷入這麼被動的局面!

    “合作嗎?”

    不遠處傳來一聲慢悠悠的詢問,還帶著幾不可聞的笑意,強調了聲︰“小腦子精。”

    盛鈺︰“……”

    媽的,這個冷酷絕情不可理喻的男人!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