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6章 肥廚怪客(四)

第16章 肥廚怪客(四)



    沿著蹤跡尋到拱門後,盛鈺也沒看拱門後的長廊,就一直繞著樓梯在往上跑。[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等爬到了盛冬離所在的樓層,他這才歇下腳,有閑心打量四周。

    沒想到中心看起來像‘金字塔’,但每層樓拱門後面竟然都別有洞天。

    就拿這第一層來說。

    雕花漆面的玻璃在黑夜中閃著微末光芒,地底踏著的是油膩的地板磚,每走一步都可以听見‘溜’一聲響。天頂距離地面足足有十幾米之高,旁邊有環抱一米寬的白色水管,里頭‘嘩啦啦’的響,似乎正在排放污水。

    往前看,兩側長廊幽深,除了雕花玻璃能勉強目視,其余地界都是一片漆黑。靠近了看,可以看見兩邊都有不少高大拱門。

    這些門比中心區的拱門更加袖珍,看上去只有那扇拱門的1/3大。單論材料質地也要輕薄許多,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其後應該是一個個獨立的小房間。

    “大人!”側耳邊傳來小聲呼喚。

    一扇門扉被推開,怪物焦急的呼喚說︰“我擔心您的朋友被傷到,就把他一起帶過來了。”

    盛鈺心中一喜。

    偏頭看了一眼,盛冬離果然倒在那怪物的背後,看上去沒什麼損傷,就是有點精神不濟。

    金字塔的走廊是七拐八繞的,盛鈺也講不清自己到底是怎麼繞到這邊來的。但走廊盡頭時不時就會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听起來隨時都會有人來靠近這個邊邊角角。

    盛鈺索性不再耽擱,直接側身潛進門扉後。

    剛把拱門關上,他就有點兒被眼前的場景給震撼到︰足足十幾米高的房間……不,說它是‘房間’都有點委屈這個地方了。

    這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幽深的禮拜教堂,幾扇闊綽的半角圓扇在四角撐著,上頭時不時還有蜿蜒的清水流下,滴滴答答掉落在地面。長此以往多日水流匯聚在一處,這間空曠大間簡直就像是一個天然儲水庫,要不是門邊上有台階,他都懷疑自己下水會不會被直接淹沒掉。

    “哥。”盛冬離聲音不大,但在空曠環境的襯托下,他講話一直有回聲︰“我覺醒了牧師卡牌,我來對付這個大家伙。”

    見那怪物越來越近,盛冬離面上的神情也越來越緊張。關鍵盛鈺還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一直專心研究四角區域的圓扇。

    說實在的,他瑟縮這麼多年,這還是第一次這麼勇猛的拽緊盛鈺臂膀,只不過注定無法感受哥哥手心的溫暖。他紅著眼眶猛的推了一把盛鈺,說︰“你先走,我來給你斷後!”

    盛鈺被推的一個趔趄︰“……?”

    見這小孩還有要來推自己的架勢,他無奈開口說︰“牧師不是主治療嘛。你把我趕走了,你一個奶媽技能怎麼打怪?”

    盛冬離沒說話,只是倔強攔在盛鈺面前。

    怪物上前幾步,他就相應的抖了幾下。一直到怪物走到了跟前,他像是終于忍受不住,就要舉起卡牌釋放技能。

    手腕被人用力攥住。

    “你怎麼還不走?!”

    盛冬離滿臉茫然,焦急的就要掙脫開來。

    然而很快,‘咚’的一聲悶響,在一瞬間就遏制住他所有的掙扎。等再回頭看怪物的時候,他一點一點瞪大雙眸,滿臉寫著不可思議。

    那怪物下跪了。

    這還不止,他沖著盛鈺所在的方位,虔誠低下頭。額間觸地,半個身子將水漬攪的嘩啦響,一直磕了三個悶悶的響頭,他這才直起身。

    低吼道︰“恭迎貪婪大人!”

    “……???”

    盛冬離已經完全懵掉了。

    他仿佛不具備任何思考能力,只知道將眼神在怪物和盛鈺之間轉悠。來回看了好幾輪,他還是滿臉懵逼,沒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忽然就跪下了啊?

    那個‘貪婪大人’又是什麼玩意兒?

    等等……面前這人真的是他哥麼?!

    他那位哥哥一向對他猶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絕情,有事沒事從來都不會多看一眼。更多的時候連一句話都不會多說,但是就在剛剛,盛鈺在上菜的時候給他提示了,而且還一路追著怪物跑到了這邊,最重要的是到現在還握著他的手腕。

    四舍五入就是握手,就是擁抱了啊!

    還想再感受一下這份難得的溫暖時,怪物認真說︰“大人,需不需要我殺了您的朋友。”

    “?”盛冬離再次問號臉。

    盛鈺也沒和他解釋鬼王身份問題。

    他直接扭頭看向怪物,說︰“我記得胖廚子說過,夜間鮮血的味道會吸引來饑餓的神明與鬼怪。你是打算先殺了他,然後趁著鬼神還沒有來的時候趕緊殺了我。等把我們兩個人雙雙送出副本,你再想辦法跑掉?”

    鬼怪點頭,虔誠說︰“為您服務,是我等信徒至高無上的榮耀。”

    “走之前我還有個問題想弄清楚。”盛鈺皺眉問︰“為什麼傲慢王是客人,而我和暴食都只能當上菜的?”

    鬼怪停頓了好幾秒鐘,聲音又鈍又難听︰“您要是願意,您也可以當客人。不過是鑽異次元食堂的漏洞而已,在這里,鬼神皆是客。”

    換言之,只有人類在最底層。

    盛鈺說︰“你們看起來好像都很怕他?”

    “不是怕他!”

    怪物忽然暴躁吼了一聲。

    似乎是察覺到自己的情緒不對勁,他迅速恢復虔誠的姿態,再度開口時依然是一幅謙卑至極的模樣︰“七位王的地位在我們眼里是不同的。”

    盛鈺︰“詳細點說。”

    “現在各個大小世界都在打听七王身份。從第一個世界過後,包括您在內的幾位大人名聲都已經傳開,像技能、武器、外貌,這些是低價就可以買來的情報。而所做行徑與事跡,這些甚至不需要買,鬼神會自然而然的談論這些,也會從這些方面區別的對待鬼王。大人您口中的那位……他的事跡實在是讓我等心生畏懼。”

    鬼怪說到後來,不知道想起來什麼,臉上再次浮現驚恐神色。

    這種害怕好像都刻到了他的骨子里,就連旁邊看的人都能感覺到那種靈魂的顫抖。盛鈺好奇說︰“傲慢到底做了什麼?”

    話音剛落,嘩啦——

    破水聲傳來,有一身高馬大的大漢從水里鑽出來。他見了台階上幾人不僅不警惕,反倒還大笑出聲︰“難怪,難怪啊!我就說剛剛怎麼看見有玩家和怪物一起說話,老子還以為他倆都魔怔了,原來那也是一個鬼王!”

    也許是因為在水里憋了太長時間,這男人滿臉青紫,耳廓也一片紫紅。再搭配上他興奮到冒著精光的眼珠,看起來簡直滿滿的惡意。

    一步一步順著台階走上來,他擰了一把衣服,高聲說︰“我要第一個出去。”

    盛冬離不服氣︰“不行,我哥第一個走。”

    大漢從上至下打量了一眼盛鈺,說︰“我不是追星的小男生小女生,別妄想我會沒有腦子順著你來。現在生死關頭,我也就直白和你說了,必須讓鬼怪第一個殺死我,等我完全停止呼吸了鬼怪才能繼續殺下一個人。不然我以後各種意義上曝光你的身份,副本內外都曝光。”

    見盛鈺面色難看,他得意洋洋說︰“這麼奇怪的身份卡,出副本肯定會被調查。萬一變成了污點藝人,你敢冒這個險嗎?再說了,副本內曝光你的身份也有你好受的,看你們剛剛的反應,似乎神明與鬼王站在對立面?”

    一通話說完,叫人無法應聲。

    反正現在誰最後一個走,誰就最危險。在真正的生死危機面前,總是有人迫不及待撕下偽裝面具,把自私的一面暴露出來給人看。

    偏偏這大漢還手握住盛鈺的死穴與把柄,讓人恨到牙癢癢也無可奈何。

    “大人,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同一時間,鬼怪也在焦急催促。

    門外時不時就會傳來腳步聲,有些輕盈迅速,有些沉悶厚重,它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以一個無法辯駁的姿態壓迫眾人神經。

    “再等等。”

    盛鈺心里總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老是感覺自己忽略掉什麼東西。有什麼至關重要甚至涉及生命的東西,現在正被他拋之腦後。

    又一陣讓人心慌慌的腳步過去後,大漢終于忍受不住︰“還等什麼等,我看七宗罪里要是加一個懦弱,那倒挺符合你的。”

    他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猛的沖向盛鈺,罵道︰“既然你做不了決定,那我就來幫你做決定。老子先干掉你再說,大不了第二個出副本!”

    腳步剛動幾下,還沒來得及靠近盛鈺呢,鬼怪仿佛忽然被觸動了什麼逆鱗。他高高舉起龐大的手掌,一掌拍下,直直砸中大漢。

    只不過眨眼之間,原本還活生生的人瞬間就變成了一癱肉泥,鮮血淌了滿地。

    匕首‘咚’的一聲甩在盛鈺眼前。

    鬼怪急不可耐說︰“大人,鮮血的味道無法阻擋。很快就會有數不清的神明與鬼怪循著味道來這里,我還是盡快送您出去吧!”

    盛鈺默不作聲撿起地上的匕首。

    在鬼怪與盛冬離雙重震驚的視線里,他一點兒也沒有猶豫的抹掉後者脖子,血滋了半張臉。懷中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下去了。

    鬼怪愣神︰“大人,您……?”

    地面在顫動,身後水面滿是波紋狀的漣漪。就好像有什麼可怖的東西匍匐在水面下頭,門外水下,隨時都有可能冒出什麼驚悚的家伙。

    盛鈺摸了下盛冬離的脈搏,待確認對方已經死亡以後,他表情還有點僵硬。

    這是他第一次殺人。

    即便殺人的目的是為了救人,但下手那一瞬間的觸覺,以及盛冬離閉眼前的驚愕,一切都來的太過于真實,讓人根本無法分辨。

    多年演戲的功底就是在這種時候發揮功效的。盛鈺壓著心頭的驚悚感,語氣冷靜說︰“你演的不錯,就是有點急。”

    “您在說什麼?”茫然過後,鬼怪又滿臉急色︰“我已經感覺到了同類的氣息,他們正飛速往這邊趕。大人,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盛鈺將手中匕首握的更緊,忽然嘲諷笑了︰“你說的同類,指的是神明吧?”

    “……”

    鬼怪、不,現在應該叫他神明。

    在褪下了虛偽的信徒偽裝以後,神明終于按捺不住原本的惡神面貌。

    他‘嘩啦’一下從水中站起半個身子,冷笑道︰“原本還以為可以讓你主動交出身份。不過就算你識破了又怎樣,怨就怨在還沒有真正成長起來之前就遇見了我吧,把你的身份給我,我將代替你成為更強大的貪婪!”

    “我也想把鬼王的身份給你。”

    盛鈺忽然笑了,他狀若惋惜的搖頭︰“但就算我給你了,你也得拿的穩啊。”

    神明愣了一下,順著他的視線猛的回頭看。

    門扉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打開,一道高瘦的黑影緩步步入禮拜教堂,踩的水漬嘖嘖響。

    那人虛空一握,捉住了一把長約一米的黑骨弓。搭箭上弓,松手,黑色的箭‘嗖’一聲破空。

    洞穿神明,一氣呵成。

    門外有數道呼嘯聲響起,腳步聲密集到像是在擂鼓一般,踩的地面都在微微震動。

    滴答,滴答。

    鮮血的氣味更加濃郁,不用多想,就可以猜到此時門外神明與鬼怪們的暴動。

    “又見面了,這次要一起跑路嗎?”

    說著,盛鈺笑眯眯的沖來人眨眼︰“帥氣的傲慢先生。”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