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5章 肥廚怪客(三)

第15章 肥廚怪客(三)



    “你還要抱多久?”

    傅里鄴低頭看了一眼他,手臂一松。[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盛鈺腿彎立即摔在地上,他順勢松開自己的手臂,揉了揉被勒到疼痛的後脖頸。

    再看時,那人已經落座。

    從盛鈺這個角度看,只能看見這位大佬俊俏的側臉,挑眉間眼神都帶著一股冰碴子味。

    仿佛看一眼,整個人就被冷凍住了。

    也許是大佬自帶氣場的緣故,金字塔所有牢房都安靜如雞,玩家們一個個乖巧的不得了,都伸著頭往下看,心中滿是茫然。

    五百名鬼神早已經落座,新一輪的食客還沒有進來,這人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一樓有個牢房鐵門是開的!”不知道從哪兒傳來驚呼聲,連帶起群眾們的連鎖反應。

    “靠?那扇門是什麼時候被打開的?”

    “是剛剛食客拍桌的時候打開的,我看到了。”

    “等等,你們管那叫‘打’開?!”

    人群陷入詭異的靜謐。

    盛鈺扭頭看去,心底也有些驚愕。

    就在距離他不到五米的地方,有一間牢籠鐵門淒慘的掛在邊緣上,歪歪斜斜的。上頭的電線仿佛被什麼東西徒手給扯掉了,此時正七零八落的散落一地,糾結的繞成一團。

    還有刺啦啦的漏電聲響。

    這人是真硬核——這是盛鈺的第一印象。

    ‘鈴’的一聲脆響,打斷了盛鈺的思考。

    傅里鄴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眾人視線里的焦點。又或者他知道,但本性使然,他根本就不在意別人的目光。

    敲下餐鈴過後,他沖肥廚說︰“我要你給我上菜,十分鐘上不到我喜歡的菜,我就拿你當菜。”

    肥廚渾身一顫,贅肉都甩了兩下。

    很快,就在大家驚奇且困惑的視線下,這位凶神惡煞的神明當真跑了好幾趟。每一趟都拎了數道菜品,擺滿了整個餐桌。

    只可惜每一次都換來男人的嘲諷視線。

    “再換,我不喜歡吃。”

    無論送上什麼菜品都是這樣一句回話,眼見著十分鐘時間就快要到,肥廚已經大汗淋灕。附近餐桌的神明與鬼怪皆抱以同情視線。

    人群在竊竊私語,所說的話題無非都是同一個︰為什麼玩家也可以點菜?

    這件事他們弄不清楚,但盛鈺可以。

    他凝神看向傅里鄴的頭頂,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上頭果然出現一行血紅小字。

    剛看清那行字,盛鈺就驚的喉頭一梗。

    【傲慢王︰精神控制。】

    【是否選擇掠奪傲慢王技能?】

    【玩家請選擇︰是/否。】

    這人竟然也是一名鬼王,並且還是七宗罪之首的傲慢。

    這樣一算,副本里豈不是有三個鬼王了?

    內心剛冒出這個想法,傅里鄴似乎有所察覺,偏頭看了盛鈺一眼︰“你……?”

    盛鈺立即假作茫然神情,比純牛奶還純。

    正巧,‘咚’的一聲,肥廚上了最後一道菜。

    他抹掉腦門上的汗,咬牙說︰“十分鐘到,所有的菜我全部給您上了!”

    傅里鄴盯著他,一直盯到肥廚臉上開始出現畏縮神色,他才搖頭︰“我都不喜歡。”

    “……”

    “都不喜歡的話,是不是就可以殺你了?”

    話音剛落,玩家們一片驚悚神色。

    這他媽……還可以反殺的?

    不僅僅玩家們驚訝,附近餐桌上的神明鬼怪反應也很奇怪。他們驚慌起身,各個都與肥廚保持了至少五米以上的距離,像極了怕被殃及池魚。從他們這個表現來看,顯然對于他們來說,鬼王與鬼王之間一定是有區別的。

    就拿這個場景來說,雖然有點對不住胖子,但盛鈺還是覺得要是讓胖子來搞這麼一頓騷操作,後者可能已經被神明群起而攻之了。

    區別就在鬼王傲慢有什麼異于其他鬼王的地方,或許是技能,也或許是名聲。

    想了很多,實際上也不過幾秒鐘。

    這一頭,肥廚臉上的贅肉開始顫動。

    傅里鄴起身,腳步每向前踏出一步,肥廚都會相應的往後退一步。並且他的眼神一直在像金字塔頂端看,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某一個瞬間,他忽然如釋重負。

    “黑夜來臨!!!”

    肥廚怒吼出聲。

    話音剛落下,就像是映襯著他這句話一般,金字塔里的亮光忽然盡數熄滅。所有樓層的燈在一瞬間就變成了單純的裝飾品,唯一還能散發出亮光的,就是牢籠鐵杠上的電線。

    瑩瑩電光忽閃忽滅,所有牢籠在同一時刻大開,整個金字塔一陣瘋狂晃動。

    有少數人甚至直接被甩了下來,剛剛好掉落在張大嘴巴的神明與鬼怪口中。

    肥廚的方向傳來獰笑聲。

    “一開始的規則我只說了一半,異次元空間分為白天和黑夜。在白天,你們充當的是服務員、幫廚的角色,你們需要做的就是在半小時以內為食客送上心儀的菜肴。任務失敗是什麼後果不用多說,相信剛剛你們已經見識過了。”

    黑暗中,第一輪的五百名食客也沖了進來。

    有些食客就近爬到一層樓牢籠里,抓起玩家就咬。不少玩家都下意識的放出技能自衛,電閃雷鳴鍋碗瓢盆齊飛,金字塔陷入了一片混亂。

    即便是混亂中,肥廚的聲音依舊清晰。

    “而到了黑夜,所有神明與鬼怪都會陷入極度饑餓狀態。他們想吃為了異次元食堂慶典準備的食材,你們的任務就是保住食材。在第二個白天來臨之前,將食材帶到我的面前。而帶回食材最少的兩千人,就會在第二個白天全天上菜!”

    金字塔每一層都有類似于拱門的地方,不少玩家都下意識往門的方位跑。

    有人想互相捅刀,趁亂離開副本。只不過他們剛實施行動,附近所有鬼神忽然齊齊動身,瘋狂的往他們的方位跑。

    鮮血的味道刺激味蕾,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這些怪物也會循著鮮血的氣味找到他們。

    肥廚笑嘻嘻說︰“差點忘記說了,建議你們不要想走捷徑。如果殺死了你的同伴,你的確將他送出這個世界,但剩下來的你面臨的將會是實時坐標暴露,甚至招致無窮止境的追殺。”

    這一番話徹底讓不少蠢蠢欲動的心徹底歇火。

    如果不是特別親密的人,誰會這麼舍己為人。難道真的寧可冒著犧牲自己的危險,也要拼死拼活的保全非親非故的其他人?

    不可能的,沒有人是蠢貨。

    “我的任務變成偷食材了!”有名玩家大叫一聲,趁著混亂溜進拱門。

    金字塔最底層是最混亂的地方。

    人群都交叉著跑,有些人連門都沒搞清楚在哪里,就閉著眼楮在大廳瞎跑。

    盛鈺已經不止一次被人撞到,他都分不清來者是人類還是神明,又或者是鬼怪,那些撞他的家伙就已經飛速跑出視野範圍。

    “哥!”某個方向傳來大喊聲。

    對了哦,差點忘記還有個盛冬離。

    盛鈺眯眼向上面看去。

    一片烏漆墨黑的,僅有的那麼一點亮光,照的還淨是一些不人不鬼的玩意兒。

    好不容易瞥清盛冬離的方位,盛鈺心里咯 一聲,險些放棄形象管理直接罵出髒話。

    他被一個龐然大物提著領子揪走了!

    盛鈺心里著急,也顧不上周圍的牛鬼蛇神。咬牙就沖著聲音方向就是一頓狂奔,這下子輪到他把沿路玩家撞的七葷八素了。

    玩家們恍然間還以為是什麼風火輪 過去。

    凝神一看才發現是盛鈺。

    聯合國頂流大明星的臉被不少人熟知,即便盛鈺剛剛點出了上菜的規律,但人們的印象大多還停留在那個密室逃脫綜藝節目。

    里面的盛鈺膽小,畏畏縮縮,還老是拖後腿。抗壓能力巨差,經不起一點點風浪與驚嚇。

    但現在一看……霧草!

    不少人心里都出現驚恐的情緒。

    在他們眼中,盛鈺簡直是錦鯉附身。動作那叫一個快準狠,仿佛能預判怪物的攻擊線路一般,每次遇見攻擊都能夠迅速躲過去。

    不,應該說他連怪物是什麼攻擊路數都能預判出來。

    使火的,他就繞開走。使水的,他能拽過餐椅直接劃過去。要是遇見物理攻擊那就更不得了,怪物們仿佛一個個跟睜眼瞎一樣,無論出手多少次,反正就是打不到盛鈺。

    “啥情況啊那是。”有實力較強的人硬生生扛過了鬼神們的攻擊,回頭一看盛鈺,他人直接傻掉了︰“那個帥哥技能該不會是人間錦鯉吧?”

    混亂中當然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人們雖然自顧不暇,但還是有不少目光都投注在盛鈺方向。

    此時此刻他們心中仿佛涌現出同樣的驚悚——神他媽的抗壓能力低,這怎麼電視機里和電視機外還有兩副面孔呢?!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