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4章 肥廚怪客(二)

第14章 肥廚怪客(二)



    怎麼辦怎麼辦,盛冬離可能真的會死!

    盛鈺雖然面上不喜這個弟弟,但他只是因為家庭因素不去接近。[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怎麼說都是有血緣關系的,他做不到眼睜睜看著對方去死。

    正好胖子被鎖鏈牽著,踉蹌走到了這一層。

    盛鈺趕忙喊︰“胖子,我有個認識的人也在下頭,他叫盛冬離。”

    胖子腦筋轉的快,當即點頭說︰“你講一下他的特征,我下去後一定記著幫他。”

    “……”

    “說特征啊!”

    胖子就要被拽走了,盛鈺卻滿臉為難。

    大家都是人,兩個眼楮一個鼻子兩個耳朵,能有什麼特征。而且他故意忽視這個弟弟太久,算起來也好幾年沒有正經看過對方了,這一下子叫他想,他還真想不出來。

    附近的玩家們都有意識的壓低聲調,豎起耳朵听兩人的對話。

    再不說就真的來不及了。

    盛鈺只得硬著頭皮說︰“他大概十六歲左右,額頭有塊硬幣大小的傷疤,是小時候非要找我玩,被他媽打的。你看,就是那個靠門的桌子——他現在就躺在那兒。”

    胖子只來得及往下看了一眼,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人就被猛的拽下去了。

    同一時間,神明鬼怪們按動餐鈴。

    ‘鈴鈴’聲貫穿整個金字塔,數萬人在此刻體現出極度高的默契,所有人都是滿臉慘白,目光直愣愣的盯緊下方。

    在牢籠數道的寂靜凝視中,肥廚忽然精神抖擻,興奮喊道︰“上菜。”

    三十分鐘倒計時,正式開始!

    五百名玩家在經歷了最初幾秒鐘的愣神以後,個個都拿出了高考賽短跑的狠勁。有些人上班族,可能幾十年都沒有體驗過這種驚心動魄的感覺了。還有些人害怕到腿軟,但在周圍急躁環境的催促下,他們同樣焦急的邁動步伐。

    生死競速不過如此。

    一名玩家從肥廚面前一口氣端了六七道鮮血淋灕的菜肴,奮力跑到他所掉落的餐桌面前。不知道是神明還是鬼怪的不明生物嬉笑的搖著腦袋,拒絕進食。

    那玩家面死如灰,滿是絕望的回頭看剩下的近千道菜肴。

    太多了,實在是太多了。

    三十分鐘听起來很長,但速度慢的玩家最多只能端上一半的菜。越臨近死線,他們腳下的步伐也就越倉促,有些人同一時間端太多的盤子,甚至左腳絆右腳摔了個狗啃屎。

    盛鈺比自己上場還要焦急。

    他看見了胖子。

    這貨完全靠不住,他連自己的任務都沒完成。此時正大喘氣的端著一盆鮮肉火鍋‘邦’的一聲放到怪物桌上,見怪物一如之前的搖頭,他大罵道︰“你他娘的還挺挑食!”

    怪物︰委屈.jpg

    盛冬離比胖子還慘。

    他那一桌嚴格意義上來講不能算是‘怪物’,看起來就和大街上會遇見的上班族一樣。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笑容滿面春風。

    無論盛冬離端了什麼菜上去,他都是搖頭︰“換,我不喜歡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底下逐漸有人上對了菜品,腿一軟趴在地上放聲痛哭。

    “倒計時五分鐘。”肥廚原地坐下,笑眯眯的看著場內玩家們︰“看來你們得加速了。”

    接下來幾分鐘盛鈺人都麻了。

    在最後兩分鐘的時候。胖子索性直接放出饕餮,巨口一卷小半個長桌的菜肴,摔到怪物面前,凶神惡煞喊道︰“吃!”

    怪物糾結的看了一眼堆積滿餐桌的惡心食材,從口水嘩啦中拎出一條斷裂的人腿,說︰“這就是我想吃的菜,恭喜你選對了。”

    胖子連欣喜的神色都沒有,他牢記組織安排的任務。立即吩咐饕餮轉身,再度席卷半個長桌的新菜,吧唧一口丟在西裝紳士面前。

    看了一眼滿臉茫然的盛冬離,他又扭頭沖西裝紳士說︰“有沒有你喜歡的?”

    時間只剩下一分半。

    明明沒有時鐘,所有人心中卻仿佛出現一個倒計時表盤。他們在心中默數剩下來的時間,還有人熱心腸的出主意,想方設法幫助那些還沒有完成任務的人。

    “有沒有我喜歡吃的呀……讓我先看看。”

    西裝男像極了在拖時間,足足十幾秒鐘過去,他興高采烈的搖頭︰“抱歉,還是沒有。”

    那就再來一波。

    饕餮又席卷了小半個長桌的菜肴,迅速跑到餐桌面前,嘔的一下子吐了西裝男滿頭滿臉。

    人群都看傻了,還能這樣?!

    西裝男抹了把臉︰“還是沒有。”

    只剩下一分鐘了!

    盛鈺的過人之處再次體現出來。

    人家都是越驚慌越會辦砸事,他是越驚慌越能挑戰極限,甚至超常發揮。

    “來回一趟約十秒鐘,怪物看菜也要十幾秒。這就是二十多秒了,還有五分之三的菜沒有上,胖子就算來回三趟,萬一那道菜品在最後一趟里,盛冬離也趕不上。”

    隔壁傳來大漢聲音︰“你在嘀嘀咕咕說什麼呢?我勸還是放棄吧,那小弟弟餐桌上的客人就是在故意拖時間,他就是想吃人。”

    嗚咽女聲也道︰“節哀順變。”

    人還沒死呢,附近的玩家就開始唱衰。

    這麼思考的過程一過,胖子又跑了一趟,還是沒有猜中怪物的心思。

    40秒……35秒……30秒……

    最後兩趟,來不及了。

    盛鈺大聲喊︰“盛冬離,快去拿倒數第三道菜,那個西藍花模樣的!”

    群眾茫然,胖子也沒有反應過來。

    好在盛冬離骨子里對盛鈺的信任不是蓋的,幾乎是盛鈺聲音落下的那一秒鐘,他馬上就轉身,捧起西藍花餐盤,拼死奔跑。

    10、9、8、7……送到了!

    西裝紳士看著面前的西藍花,沉默幾秒鐘,拿起刀叉切下一小塊,矜持的放入口中。

    “你有一位好同伴。”

    他笑著拿餐巾抹了抹嘴。

    “臥槽!”隔壁的大漢驚到嗓子劈叉,與他有一樣反應的無數。對面有人豎起了大拇指,同側的玩家夠著腦袋往盛鈺方向看。

    “哥們,你是怎麼蒙對的啊?”

    “不是蒙的。”

    盛鈺抹掉頭上的冷汗,一下子癱坐。

    他的聲音不大,但剛剛好整個金字塔鴉雀無聲,很多人就听見了這個音色很好听的聲音。

    “可以根據已經送對菜的玩家觀察。肢體肥大,贅肉較多的怪物大多喜歡吃肉,胳膊、腿這些東西,拿菜的時候可以只關注這一類菜品。一直在咳嗽,或者不停揉著身體某個關節,這類鬼怪喜歡吃肝髒,就和人類一樣,吃多了肝髒會痛風、慢性支氣管炎。”

    如果說胖子剛剛帶來的是物理震驚,那麼盛鈺的一席話直接讓玩家們感覺到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他們瞬間好奇,“那喜歡吃素的呢?”

    盛鈺看了一眼西裝紳士,冷聲說︰“他們都很極端,要吃肉就一輩子吃肉,要吃素也就是一輩子吃素。直接往極端了想,從來沒有吃過肉的人會怎麼樣?會貧血、肌肉萎縮。”

    “……!”

    不少玩家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這個發現直接拯救了大部分玩家的生命。

    統計出來,底下數千道菜品直接去掉了三分之二的錯誤選擇。半個小時內再上其余三分之一的菜,那麼現在的問題就不是運氣,而是速度!

    “竟然有規律。靠,我他媽都沒發現。”

    “大佬牛批哇!!!”

    不少人興奮的高呼著。

    然而很快,他們的叫聲就戛然而止。

    肥廚並沒有在意牢籠里的狂歡,他就像是看著無能反抗者一般,冷笑一聲︰“沒有上對菜,那就變成菜吧。”

    就像得到了什麼指示,半數客人猛的起身,一把揪住哀嚎的玩家們,撕爛了往嘴巴里塞。

    一場屠戮看的人嘔吐不止。

    等這場血腥停下,幸存的玩家也盡數回到了原本的牢籠之中,滿臉逃脫厄難的慶幸。

    危機並沒有結束。

    好不容易把盛冬離從生死存亡的邊緣拽回來,盛鈺這邊剛松下一口氣,他面前的鐵門嘎達一聲——開了。

    鎖鏈從四面八方環繞上來,一下子拉住他的腳踝。盛鈺猛的向前栽倒,肩膀直接磕在鐵門上頭,整個手臂火辣辣的痛。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他就被鎖鏈拉出牢籠,一鼓作氣的拉到肥廚面前。

    在上邊看,還只是隱約感覺到這怪物的碩大。然而到了面前,壓根就不能用‘大’字來概述,就好像有一座肉山懟在面前,遮天蔽日。

    新一輪的食客進來。

    有的龐大,有的瘦小,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全部都眼冒精光,餓到口水蜿蜒而下。

    “上菜。”肥廚大聲說。

    眾玩家聞風而動,迫不及待的試驗盛鈺所說的方式。沒一會就有人尖聲大笑︰“沒有錯!我只送了肉,這才五分鐘就猜對了菜品!”

    不少人頓時感激的看向盛鈺。

    然而很快,他們全部發現了不對勁。

    盛鈺這邊遇到了大麻煩。

    按照他說的方法,別的食客很快就吃到了他們想要的菜品。

    然而盛鈺這邊卻遲遲送不到正點。

    他跑的很快,比大多數人都要快。只可惜送到那桌食客面前,食客都只是嬉笑的搖頭,仿佛在看一場鬧劇一般看著他所有的動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怪物的視線一直盯著盛鈺,連半分余光都沒有分給面前的菜品。這個樣子就好像在說︰我對面前的菜沒有興趣,我想吃的只有你。

    這是神明!這一定是一名神明!

    附近有好幾只丑陋的怪物都在瘋狂使眼色,跟集體眼瓢一樣往某處看。盛鈺敏銳的接受到小弟們的提示,飛速過去端起那盆肉。

    鋪面而來的爛肉氣味,他險些直接嘔出。

    就好像生肉被放了數個月,又在垃圾場里滾了好幾遭,就差蒼蠅滿天飛舞了。

    菜盤‘啪’的一下子放到食客面前。他僵硬著臉色,吃下了那盤爛肉,還打了一個飽嗝。

    太好了,這次總算拿對了。

    盛鈺松了一口氣。

    三十分鐘過的很快,這一次玩家的死亡率大大降低,鮮血成河的場面總算沒有再次出現。

    跟著人群往上走的時候,盛鈺心里還在想,他不能讓鬼怪殺死自己,至少先把盛冬離安安全全的送出副本再說。

    很多玩家都在對他行注目禮。

    其中不少人都是看過那檔密室逃脫綜藝的人。頂流的威力是無與倫比的,這近萬人中甚至還有他的粉絲,是接機見過的臉熟面孔。

    那姑娘眼眶通紅,像是想說什麼,又嗓子干啞到一句話說不出口。

    平靜的日常被打破,人生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浩劫顛覆掉,她現在只剩下滿心絕望。

    好在盛鈺存活了下來。

    有的時候喜愛明星是可以成為一個人的精神支柱的,她艱難的揚起笑容,正要說什麼。

    忽然。

    金字塔最底下傳來一聲︰“等一下!”

    所有幸存玩家同時扭頭,那些還沒有參與的玩家們也露出恐慌與茫然的神色,一齊向下看去。

    是盛鈺的食客。

    他身軀龐大,拍一下桌子就會發出振聾發聵的聲響。再搭配其渾厚的嗓音,霎時間就讓人覺得面前有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牢牢壓住人的精神脈絡,無法掙扎,無法逃脫。

    他惡劣的擰起笑容,說︰“這肉涼了,我喜歡吃熱的。菜品對了,但很抱歉,我就是不喜歡。”

    這他媽就是在挑刺啊!

    裁判呢,裁判都不管的嗎?

    肥廚充當了裁判的角色,他的偏向簡直太明顯了。幾乎是食客出聲的下一秒鐘,他就興高采烈的點頭,臉上的含義簡直不要再明確一些。

    ——他也想從中分一杯羹。

    盛鈺完蛋了,他完蛋了。

    無數人心中同時涌現這個念頭。

    接下來等待盛鈺的是什麼,他們甚至都已經在腦海里模擬出了那個畫面。

    粉絲剛揚起的笑容僵在唇角,她只听見金字塔傳來數聲驚呼,然後就眼睜睜看著盛鈺被鎖鏈一把繳住,從四層樓的高度直接翻了下去。

    “不!!!”

    精神支柱在一瞬間垮塌,她渾身發麻的站在原地。明明低頭是很簡單的動作,她卻連最後一絲氣力都耗盡,甚至不敢向下看一眼。

    該死!要不要掠奪胖子,饕餮打得過這些神明嗎?要不直接號召鬼怪揭竿而起算了?!

    這是盛鈺騰空之時唯一的想法。

    只不過這想法注定是多慮的,大腦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他就猛的摔進了一個冷冰冰的懷抱,入眼所及都是神明與鬼怪恐懼的神色。

    萬眾矚目之下,脖頸和腿彎被人僵硬的摟住,皮膚與衣料的摩擦聲在這一刻仿佛放到最大聲,仿佛在叫囂著一眾玩家心中的彷徨。

    這人是玩家?還是神明或者鬼怪?

    盛鈺側過頭,可以看見那人冷冽的眼神,以及宛如閑步在後花園般的從容神情。

    “點菜。”

    他敷衍的勾了下唇角︰“我也是客。”

    瞬息間,整個金字塔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