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3章 肥廚怪客(一)

第13章 肥廚怪客(一)



    【姓名︰盛鈺】(可見)

    【至高樓層︰第三層】(可見)

    【身份︰貪婪王】(不可見)

    【技能︰貪得無厭】(不可見)

    卡牌光輝一閃而過,手心的熱度終于緩慢降下來,取而代之的是頭痛欲裂的腦殼。[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玩家所在樓層︰第三層樓】

    【副本︰肥廚怪客。】

    盛鈺睜眼,艱難的扶著頭起身。

    周身環境是一個牢房樣式的獨立空間。

    算上那破舊簾布的廁所,面積大致也就三四平方米的樣子。值得一提的是‘牢房門’,那一面牆幾乎是鏤空的,用豎直鐵杠一一扎起來,還有不少橫七豎八的電線纏繞在鐵杠上頭。

    時不時發出刺啦啦的漏電聲響。

    隔壁牢房傳來嗚咽哭泣聲,口齒不清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稍遠處傳來男人的破口大罵︰“明明沒有登入游戲,為什麼還要把玩家拐到游戲里?我他媽就上過一次線,難不成以後都擺脫不了這個出bug的游戲了嗎?!”

    他音量放的很大,相信有不少人都听見了。

    當下就有不少人作出回應。

    “對,我這周同樣沒有進樓。”

    “天啊……這個游戲是被詛咒的!”

    “什麼詛咒不詛咒的,封建迷信要不得,我更傾向于黑客改了21層樓的程序。他們這些人估計是恐怖組織派來的,肯定是在搞示威威脅。”

    “要示威就去針對聯合國啊,為什麼要牽連無辜的民眾嗚嗚嗚嗚……”

    許多人真情實感隔著牢房聊起來了。

    盛鈺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些電網。

    伸頭向外一看,他人一下子就開始眩暈,腳軟的後退好幾步,這才勉強緩過神。

    用胖子的話來說……這他娘的也太高了!

    這是一座龐大的建築物,龐大到盛鈺甚至都沒有辦法用語言來描述。如果硬要說的話,它就像是一座縮小版的金字塔。

    最底層的牢房是兩兩之間距離最遠的,再往上走一層,那些牢房地理位置往中心靠攏了些許,依次排列,每一層都是如此。

    到了盛鈺這一層,他和對面牢房的玩家們相距僅僅不過數百米,彼此之間在干些什麼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粗略算去,這次副本得有數萬人。

    【歡迎來到異次元食堂。】

    卡牌傳來一陣電子音。

    盛鈺下意識的舉起手腕,看了一眼卡牌。

    對面有不少人做與他同樣的動作,這個聲音應該是全場所有玩家都可以听見的。

    異次元食堂是什麼地方?

    腦海中剛浮現這個問題,電子音適時解惑︰

    【千年前神明與鬼怪大戰過後,雙方死傷無數,無奈下簽訂和平協議。異次元食堂就是和平協議的衍生地域,這里是神明與鬼怪聯系的樞紐,這里也沒有立場的劃分。所有來到異次元食堂的生物,主廚們都會讓您賓至如歸。】

    “神他媽賓至如歸給老子賓到牢房里!”

    當即就有人大聲吐槽。

    話音剛落,金字塔最下層忽然傳來一聲令人牙酸的刺耳磨礪聲。向下一看,最底層靠南邊的鐵門猛的向外掀開——粉塵浮滿整個金字塔。

    咚、咚咚、咚咚咚……

    腳步聲由小到大,越臨近鐵門,那些腳步聲就顯得越來越急促。等到第一個龐大的怪物推開鐵門時,整個金字塔已經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默默注視著怪物,直到它落座。

    很快,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來了足足有幾百只不明生物。它們有些像最開始的那怪物一樣,身軀龐大,看著像野獸。有些則還能勉強看出一個人形來,只不過總是有那麼一兩個器官在格外不屈生長,例如長到可以繞脖子十幾圈的手臂,再例如肩胛骨外擴生生長出一對翅膀。

    結合電子音的話,不難想到。

    這些正坐在單人餐桌前的不明生物們,有可能是鬼怪,也有可能是神明。

    樓上牢房里的人罵了句髒話︰“我單知道鬼怪長得磕磣,但我不知道神明長得也這麼磕磣。這還叫人怎麼愉快的給鬼怪送人頭啊。”

    一听這個聲音,盛鈺心中一喜。

    他連忙壓低聲音︰“胖子!胖子!”

    樓上沉默了幾秒鐘,隨機拔高聲調,驚喜道︰“盛哥?你就在我樓下,太有緣了。”

    盛鈺去掉了寒暄步驟,急說︰“胖子,你那把菜刀還在身上麼。快,你試著劃自己一刀。”

    胖子傻了︰“……你認真的麼?”

    周邊牢房也能听見兩人的談話聲。那個原本一直在嗚咽的女生終于停下哭泣,沙啞著嗓子說︰“你是要他試試自/殺吧?沒用的,我剛進副本的時候就試過了,攻擊全部無效。”

    在她說話的檔口,胖子似乎也試了一下,“不行。我菜刀壓根就劃不上手臂,距離還有兩三厘米呢,就被一股看不見的阻力給攔住了。”

    又有一個較為粗獷的男聲插嘴︰“你們看對面,那哥們不知道從哪里拎出來一根繩子。吊在那邊得有七八分鐘了,到現在還在掙扎,一點兒斷氣的征兆都沒有。”

    聞言,盛鈺眯眼看向對面牢房。

    上吊的玩家特征還是蠻明顯的,起碼從這個方向來看,一眼就能看見。他貌似剛進游戲就開始自縊,吊到現在死不了又下不來,只能徒勞的在那邊撲騰,看著又淒慘又滑稽。

    粗獷大漢繼續說︰“既然自/殺不了,那我們可以等副本開始走劇情線。那個時候牢房門肯定會開,到時候你殺我我殺你,大家一起出副本。”

    妹子又開始哽咽,像極了用手捂住嘴巴︰“可、可是我不敢殺人啊……”

    “那你就叫敢殺人的玩家來殺你。”

    那大漢一點兒憐香惜玉的心思都沒有,言語滿是煩躁說︰“死在咱們自己人手里好歹還能回現實世界。難道你想下去和那幾百個怪物相處?別到時候一個不小心被殺了,直到臨死的時候還搞不清自己是被神明殺還是鬼怪殺。”

    這話听起來簡直太恐怖了。

    死亡的鐮刀就高高的吊在人們的頭頂,不知道哪一分哪一秒就會掉落下來。在殘忍割去玩家們頭顱的同時,或許有人心中還會抱著不切實際的期待,幻想著再度睜眼時,會是溫暖的房間。

    如果不是呢?

    如果真的被神明殺死了呢?

    盛鈺不敢深想下去。

    不知道等了多久,等最底層的神明鬼怪們都開始饑腸轆轆敲打餐桌時,一個偌大的身影從大鐵門處走了過來,緩慢的挪動步伐。

    因為金字塔地型的緣故,數萬名玩家都能清晰的看清楚樓底情況,當下就有不少倒吸氣聲。

    那東西勉強算一個人形。正驗證了副本名稱‘肥廚’二字,他看上去確實很‘肥’。

    不,或許不僅僅用一個肥可以涵蓋。

    乍一眼看上去,不少玩家甚至還以為有坨爛肉滾了進來。

    圓滾滾的身軀套在超大碼廚師服里頭,服裝扣子被肥肉崩到最極致。每一步的挪動好似都在試探扣子的極限,看上去隨時都要崩掉衣服。

    “這他娘的……是人嗎?”

    胖子似乎打了個哆嗦,說︰“他看上去有好幾個我那麼大。這得一天吃多少餐才能胖成這樣,我懷疑他真的有500、不,600公斤以上!”

    那大漢開口︰“本來就不是人。”

    四周陷入一片沉寂,女生繼續抽泣起來。

    等肥廚走到鐵門對面的高台,他面前的地面忽然凹陷,緊接著一些長方形方桌被拱了出來。讓人驚恐的是,那些方桌上無一例外的放滿鮮血淋灕的盤子,看的玩家們胃部簡直翻了個趟。

    太惡心了,太惡心了!

    盛鈺只是看了一眼,就皺眉撇開了頭。

    他這個反應還算好的。不少玩家直接‘哇’的一聲吐了出來,霎時間金字塔里什麼怪味都有,層層疊加的嘔吐物味交纏在一塊,再加上盤子里那些不明物種的尸體,場面極其作嘔。

    砰——

    肥廚用力拍了下面前的方桌。

    也許是由于金字塔特殊構造的緣故,他的聲音很渾厚,還帶著回響︰“接下來每三十分鐘都會有新批次的客人來異次元空間進餐。每一個批次都會有500名神明、鬼怪。白天,你們充當的是幫廚,服務員的角色,在30分鐘以內,你們要獻上客人們想吃的食物,不然……”

    他的話沒有說完,但結局實在是太明顯。那些饑腸轆轆瘋狂拍桌的客人已經說明了一切。

    如果不獻上正確的食物,半個小時一到,很有可能被拿來開胃的就是玩家們自己。

    被鬼怪殺死頂多就是眼楮一睜一閉的事兒,但要是不走運的踫見神明客人……

    聯想帶這個可怕的結局,不少玩家瞬間就渾身發顫,盡量縮回了牢房最角落的地方。

    然而這起不到什麼作用。倏然間一聲尖利的哨聲,數萬牢房的門被隨機開啟。

    “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數恐懼的尖叫聲瞬間響徹整個金字塔。

    對面那個一直在上吊的玩家終于不吊著了,他‘咚’的一下子摔落在地面。還沒有等人反應過來,他的脖子就被肥廚手中的長鎖鏈一把捆住,連人帶上吊的繩子一把被拽了下去。

    沿路四肢無數次撞擊在別的牢房鐵門上,發出‘   ’的巨大聲響。

    听起來就痛到腳趾蜷縮。

    和他有類似遭遇的大約有500人。

    這些人無一例外的被鐵鏈拽住,被殘酷的沿著牆壁往下拖,像極了在蠻橫的拖拉貨物般。

    事實上在游戲早期就混到第三層,大部分人還是有些真材實料的。

    有人強硬的掰開那鎖鏈,手起刀落就殺死了自己身旁的玩家。送走了對方以後,他一下子就興奮了,高聲道︰“大家都听好了,我們互相下狠手,不要給神明得逞的機……”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鎖鏈就猛的貫穿了他的心髒,一瞬間那鮮血就瘋狂噴涌而出。

    肥廚動作僵硬的收起鎖鏈,聲調依然如初,麻木並且無畏︰“我就是神明。”

    這四個字幾乎直接給了眾位玩家當頭一棒,打的人頭昏腦漲,腳下虛浮。

    玩家們敏銳的從中捕捉到威脅的成分︰再有相似的行徑,同樣格殺勿論。

    這一下子過後,哪里還有人敢造次。

    一個個都乖的跟小雞仔一樣,原本說出去‘你殺我我殺你’的大漢也蔫了,他煩躁的嘟囔說︰“要是雙方都可以在同一時刻殺了對方就好了。”

    明眼人都知道不可能。

    即便兩刀在同一時間捅下去,這兩個人同時死亡的幾率也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萬一不幸的吊住一條命,被神明盯上就完蛋了啊!

    不少人憂心忡忡的在牢房里走來走去,一方面慶幸被選上的不是自己。另外一方面他們有開始膽怯,恐懼那遲早要到來的死亡宣判。

    “那個眼楮長後腦勺的,那個肯定是鬼怪!”

    “像人的那個,對,就是靠門的。我感覺那個像神明,喂——誰踫上她還是抓緊找菜吧。”

    “我害怕……求求你們誰過來幫個忙,殺了我吧嗚嗚嗚……”

    不斷有吵鬧聲傳來。

    有人在出主意,有人擔驚受怕的只求一死。

    盛鈺站在牢房門邊,唇瓣緊抿。

    其實對于他來講,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

    畢竟別的玩家分辨不出來神明與鬼怪,但是他可以很輕松的分辨啊。

    待會輪到他下去端菜的時候,直接看有哪些怪物在對他示好就行了。等確定了鬼怪的身份之後,說什麼也要逼對方殺死他。

    這是安全回現實世界最穩妥的法子。

    心剛放下一點點,肥廚瞄了一眼被殺死的玩家,冷漠開口︰“再拽兩個人填補空缺。”

    這話一出,人們體現出了高度一致的默契。

    原本還在激情澎湃談論事情的玩家同時噤聲,下意識的往後退好幾步。

    嘎達達——胖子牢房傳來一聲‘操’。

    聲情並茂,痛徹心扉,淚雨滂沱。

    那聲‘操’就和一個扇形統計圖一樣,盛鈺愣是在里頭听出了許多復雜情感。

    還沒顧得上同情胖子,忽然他的視線整個凝住,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空白。

    有一只手正緊緊抓著他牢房鐵杠。

    上面纏繞的電線電到人渾身顫抖,盛冬離還是沒有放開手。而是死死的咬著牙,小聲說︰“哥,你別怕……快找尖銳武器、我,我這就送你回現實世界……”

    說的再小聲也能被神明听見。

    肥廚猛的收緊鐵鏈,盛冬離整個人一下子翻轉過去,直接懸空摔落在地。

    “盛冬離!!!”

    盛鈺猛的撲向牢房門,某一個瞬間,他感覺自己的心髒幾乎都要停下來。

    見盛冬離沒事,他總算略微放心。然而看清前者面前的餐桌以後,盛鈺剛松下的那口氣梗在了喉頭,一下子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該死!怎麼正好摔在最像神明的那一桌!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