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2章 鬼堡來信(十二)

第12章 鬼堡來信(十二)



    一切異常來的太過凶猛,讓人措手不及。[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盛鈺也顧不上口渴了,他撐著身體坐起來,說︰“現在是什麼情況?”

    經紀人嘆息︰“這件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

    通過經紀人顛三倒四的描述,盛鈺困難的將線索整合,終于弄明白了局勢。

    無論在21層樓里待多長時間,現實中都是兩小時。時辰一到,玩家們會在同一時刻清醒。只不過有些人摘下頭盔還能生龍活虎,有些人卻躺在游戲椅上,身體逐漸變得冰涼。

    那天經紀人清醒的第一時間就摘了頭盔,睜眼就听見走廊鬧哄哄。

    巧合的是裴簡就在隔壁房間進入的游戲,來往人群都在說正給他做急救措施,說是人已經不行了,救都救不回來。

    經紀人第一反應︰出去吃瓜。

    出門看了幾眼,走廊里全是人。

    瓜是肯定吃不到的,他只得回來。正準備和盛鈺講這件事,誰知道他都出去吃一圈瓜了,盛鈺這邊頭盔都沒摘下來,體表皮膚也是冰涼的。

    “你不知道你那個樣子有多嚇人。”經紀人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十分後怕︰“旁邊還圍著一圈人,等我把你頭盔取下來,那些人又叫又拍照。我嚇得連攔拍照都忘記了,上去叫了你好幾聲,你一點反應都沒有,當時我人就嚇軟了。旁邊也有你的粉絲,一個個都嚇到狂飆眼淚。”

    “還好送到醫院看了看。沒什麼大事,就是前幾天連軸轉的工作,人一下子就虛脫了。醫生說醒了就能出院,你要不要再躺兩天休息一下。”

    盛鈺茫然︰“我回家不也是躺,為什麼要躺在醫院休息?”

    經紀人頭痛說︰“公司的意思是讓你趁熱打鐵賣兩天慘。你現在……算了,你看看熱搜就明白了,我現在去給你辦離院手續。咱不躺,咱回家休息。”

    趁熱打鐵這個詞用的簡直太好了。

    盛鈺端著水杯喝水,剛打開微博詞條,那一口差點直接從鼻子里嗆出來。

    熱搜第一︰盛鈺病危。

    後面還緊緊跟著一個‘爆’字。

    點開來看是當天視頻。確實就像經紀人說的那樣,看上去太嚇人了。

    視頻拍的晃動,只能在縫隙中看見他雙眼緊閉,面色慘白,唇色也隱隱發青。周圍有人在哭,還有人大叫著問有沒有人會急救措施。

    反正一片混亂。

    單單看視頻,就好像他已經死了。

    不過有一說一,這視頻拍的還挺好看。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脆弱病態美。

    盛鈺沒看評論,點出去看了眼其他詞條。

    一連串的標爆標熱,看上去觸目驚心。

    【21層樓出巨大游戲事故】

    【請聯合國給死者一個說法】

    【神明鬼怪】

    【為什麼身份卡牌還在】

    【裴簡 設計網暴】

    【裴簡也死了(困惑)】

    【樓里蓄意殺人是否屬于犯罪】

    有一句話說的好,人雖然不在江湖,但江湖中大小事都能把他拉出來溜溜。

    最先開始是有人好奇他們這個副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號稱學霸的裴簡死掉了。而著名的密室逃脫困難戶盛鈺卻僥幸存活。

    或許裴簡的死……和盛鈺有關?

    這個惡意抹黑的節奏還沒被帶起來,肖夢和胖子都站出來說話,曝光了裴簡在副本里一切惡心行徑,包括神明來襲時將盛鈺鎖在門外。

    那個‘樓里蓄意殺人是否屬于犯罪’的熱搜詞條就是由此衍生而來。

    接下來的事情可就精彩了,有粉絲整合了數十年來裴簡抹黑盛鈺的手筆。這一下子就震驚了網友,各種事跡看下來,盛鈺簡直是淒慘本慘。

    搭配病危的那個詞條,現在大風向都是心疼他,所以公司才想趁熱打鐵。

    只是他還有一件事不明白。

    那場游戲玩下來,死到最後就只剩胖子和他了。但在現實中,為什麼肖夢沒事,經紀人也沒事,就裴簡出事了?

    唯一的區別好像就是……盛鈺忽然打了個哆嗦,被心底的猜測給驚到了。

    有一個熱搜詞條飛一般的往上漲,每次刷新排名都會上幾個位置——遇難者名單。

    盛鈺下意識點了進去,焦急尋找心里的那個名字。

    字母‘l’開頭的名字……找到了!

    劉雁真的死了。

    那些沒有想明白的事情也就瞬間清晰。

    為什麼鬼怪說鏟除忤逆者,最後卻殺了肖夢、經紀人。

    這根本就不是‘殺’,而是救。只要提前出局,那麼就喪失了被神明抹殺的可能性。

    至于裴簡,這才是真正的鏟除忤逆者。鬼怪們鎖上他的房間門,誘導神明殺死他。

    因為被神明殺死的人,在現實中真的會死。

    難怪,難怪啊!

    經紀人是推著輪椅進來的。

    剛把輪椅腳架放好,抬眼就看見盛鈺面色極其難看︰“劉雁也死了。”

    經紀人一愣︰“劉雁又是誰?”

    盛鈺說︰“就是和咱們一起玩游戲的那個孕婦。他和裴簡都是被神明殺死的。”

    本以為經紀人同樣會被驚到,結果他看上去倒蠻淡定。

    不,應該說他早就驚訝過一輪了。

    “你沒看見熱搜第四的詞條嗎?就是神明鬼怪那個,昨天就已經有人摸索出來規律。那些死掉的人都有兩個共同點︰在游戲中被神明殺害,在現實里心髒麻痹死亡。”

    “……”

    經紀人將盛鈺扶上輪椅,不放心叮囑道︰“公司派了十幾個保鏢,也不知道能不能攔得住記者和粉絲。反正你就把口罩戴好,全程低頭。不要笑不要哭也不要安慰粉絲,什麼話也不要說。”

    又說了好多注意事項,輪椅上的人一聲都沒吭,一直眼神漂浮的走神。

    電梯門一開,醫院外頭的人說是喪尸暴動也不為過,粉絲們尖叫的往里沖。記者們扛起長/槍短炮,隔著玻璃門瘋狂拍攝。

    閃光燈照到人眼楮都睜不開。

    肩膀被人用力按住,手心的溫度透著布料傳過來,好歹是讓盛鈺心里好受了一點。

    他側頭看了一眼強裝鎮定的經紀人。

    盛鈺家境比較復雜,還沒進娛樂圈之前,他父母就離婚了。

    沒多久各自重組家庭,母親那邊生活幸福美好,年前還添了一個可愛的小妹妹。父親那邊剛二婚就生了個大胖小子,算算年齡現在也有十五六歲了,到了上高中的年齡。

    眨眼之間,盛鈺就變成了多余的那一個。

    那段時間是真的很想死,躺在床上都感覺活著好沒意思,他好像是不被人期待的存在。人前可以嘻嘻哈哈笑臉相迎,人後躺在床上咬著被子哭,不敢閉眼睡覺,不敢面對明天。

    好在頹唐沒幾年就遇見了經紀人,這哥威猛無比,愣是一把將他從深淵里拽了出來。

    就像這一次。

    “輿論我來抗,公關公司給你做。誰要讓你再參加這個游戲,粉絲第一個沖出來不服。從始至終你所需要做的都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不要把過錯往自己身上攬。听明白了嗎,無論在副本里發生了什麼,你給我牢記一點。”

    推出輪椅,醫院大門開啟。保鏢在前頭開路,記者們追著輪椅跑,粉絲憤怒的推搡記者,還有不少小女生追著哭了一路。

    盛鈺低頭,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看。他一直在心中默念經紀人最後那句話。

    ——活下來不是錯。

    **

    沒多久盛鈺出院的事就又上了一輪熱搜。

    公司這次還算蠻慷慨,直接給他批了20多天的假。期間要在下次副本開啟之際直播一次,穩定粉絲情緒,順便側面說明他人還活得好好的。

    除此之外就真的沒什麼事了。

    “那你在家好好呆著,沒事不要出門。”經紀人到玄關重新穿鞋,忽然抬頭說︰“對了。你昏迷的時候你爸那邊的小孩,叫什麼來著,盛冬離吧?他來過好幾次,還送了水果。”

    盛鈺茫然︰“水果呢?”

    “我給扔了。”經紀人做了一個快夸夸我的表情,說︰“他哭的挺慘,估計被新聞嚇到。你不是一直不喜歡他嘛,我就連病房門都沒讓他進。”

    “我不是不喜歡他,就是不想和他來往……”

    ‘啪’的一聲。

    盛鈺話都沒有說完,經紀人就急匆匆走了。

    打開手機,排除娛樂圈同事們的詢問,親屬這邊連個屁都沒有。就盛冬離連著發了一百多條消息,其中還有許多幾十秒的語音。

    剛回了個‘我沒事’,盛冬離一通電話立即打過來。看樣子是見到了新聞,一直等著消息。

    默默等電話鈴聲響完,盛鈺將手機關機。

    時間一晃,就到了直播的那一天。

    不少粉絲都提前蹲點,心情忐忑的等待著。等終于看見直播圖標亮起,心中的男神好端端的坐在電腦桌前喝水,她們的心總算放回原地。

    彈幕密密麻麻的佔滿整個屏幕。

    “嗚嗚嗚鈺鈺我好想你!!!”

    “幸虧你沒事,不然我真的想去炸聯合國游戲局。咱以後都別玩那個游戲了。”

    “樓上真理。21層樓都死人了,誰還敢去玩啊。不過現在不少游戲商城被查封,就算有膽大作死的人想要玩,他們也沒辦法玩。”

    胖子之前幫盛鈺澄清的時候大致說了副本里的事。當然,他略掉了鬼王的身份。

    現在彈幕都在說副本。

    通過粉絲們的聊天,盛鈺了解了兩件事。

    第一個就是爬樓問題。

    如果副本內玩家一起爬了樓梯,那麼下一個副本他們很大幾率會被分到一起。這也是胖子上回說他倆百分之八十可能性會被分一起的原因。

    第二件事就是金銀銅領域。

    21層樓總共有21層,但這不代表玩家們真的要辛辛苦苦爬21次樓。

    一般來說樓里劃分成三個階段。

    銅領域就是第一層樓到第七層。銀領域是第八層樓到第十四層樓。金領域則是第十五層樓到第二十一層樓。

    每七層樓都是不同領域的劃分。

    更苟的是就算玩家爬了樓層,那他還真就不一定升了樓。

    爬樓是隨機的。

    玩家還有可能往回爬,反正來來去去都是在同一個領域里,除非哪一次直接升到新的領域,那麼之後的爬樓也是在新領域樓層上下轉悠。

    “現在最高樓層不是第四層樓啦!傅大佬不是一個人單刷第四層樓嘛,咱也不知道他在副本里發生了啥,反正看21層樓論壇的身份更迭,他竟然從第四層樓爬回第三層了哈哈哈哈……”

    傅大佬?就是胖子說的那個傅什麼的?

    盛鈺也跟著笑了兩聲,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說起來我在論壇看見鈺鈺的身份認證了,哥哥好像也爬到了第三層,啊……你們不會遇見吧?傅大佬可是出了名的殺神一個!”

    盛鈺立即說︰“我不玩21層樓了。”

    “還是別玩吧……密室逃脫綜藝里智硬沒啥事,但在21層樓里撲街,說不定連命都要丟掉。”

    路人黑粉這話一出,不少粉絲氣急幫忙說話。雖然第一次副本過得很順利,但大眾的印象是很難扭回來的,就連不少粉絲都認為,他的第一次副本很有可能是僥幸通關。

    盛鈺在心里連聲嘆氣。

    如果不是游戲出了事故,說不定再玩兩局游戲就可以為他的智商正名。

    可惜沒有如果。

    就連現在直播,那些嗷嗷叫的彈幕里還會夾雜著一兩條攻擊性言論。

    “要是迫于壓力再多玩幾句,我看你分分鐘要被副本虐殺。嘖嘖,估計心里還挺慶幸出事故!”

    他假裝看不見這些言論,只挑順眼的回復。

    然而雖然臉上帶著輕松的笑意,實際上他心底老是有一種不詳的預兆。

    卡牌微微發熱,越臨近開樓,手心溫度就越拔高。到了後來手背上的青筋都鼓起來來,就連手臂都被連帶著燙到發麻。

    借口去喝水,盛鈺跑到廚房沖手降溫。

    彈幕還是滾動的很快。

    將近一周沒有時間沒有見到盛鈺,粉絲們現在除了激動還是激動。一個個都迫不及待的在彈幕區尖叫,興奮的表達喜愛之情。

    然而某一個瞬間,彈幕忽然靜止。

    準確來說是少了不少人。很多人杵在電腦跟前,打字的手還按在鍵盤上,人就猛的栽了下去。剩下來的小部分人則是一臉懵逼茫然。

    人都跑哪里去了,剛剛不是還挺熱鬧嘛?

    很快,讓他們更加懵逼的事情發生了。

    直播鏡頭空空落落,房間外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的玻璃墜地聲,稀里嘩啦的響動不止。就好像是有人忽然栽倒,慌忙之下拽動了桌布,連帶著餐桌上所有的東西全部砸落在地。

    等這個讓人心驚膽戰的聲音停下,直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臥槽……臥槽?!!!”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