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1章 鬼堡來信(十一)

第11章 鬼堡來信(十一)



    神明倉皇的向後逃脫,但那些鬼火就好像長了眼楮一般。[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無論他逃向哪一個方向,都能被迅速跟上來,狙擊他每一個呼吸的縫隙。

    這是反擊的好機會。

    胖子一方面驚訝于盛鈺藏得夠深,另一方面還滿副本的找菜刀。待找到了那把大菜刀,只听見身後‘嘎達’一聲脆響。

    回頭一看,樓梯最後一階裂開了。

    盛鈺控制著鬼火,滿副本攆著神明跑。

    “胖子,雖然我這技能能使五分鐘。但我感覺玻璃樓梯好像連一分鐘都堅持不到,你快上去砍他,咱倆一起,爭取趕在樓梯消失前弄死神明!”

    聞言,胖子百忙中抽空看了一眼盛鈺,他瞪大了眼楮,神色間是滿滿的驚悚意味。

    靠,到底是其他玩家太弱還是盛鈺太強?這可是讓21層樓無數玩家醉生夢死的爬樓階梯啊!

    別人見著階梯都是在九死一生的困境中,甚至很多人都是眼睜睜看著樓梯一點點消失掉,最後慘死在副本鬼怪的手中。

    到了盛鈺這里……這特麼樓梯的時效就是用來催促他快點弒神的?

    啪嗒——

    最後一層階梯已經完全碎裂。

    盛鈺神色一緊,也來不及耽擱。

    他立即分出一部分鬼火,硬生生的讓其環繞在大廳內各種家具上頭。

    大擺鐘、沙發、花瓶……只要是大型物件,此時此刻無一例外的被鬼火團團圍繞。無形的力量將它們推到玻璃階梯之下。

    耀眼的藍光,鋪天蓋地的熱潮,這里面是琳瑯滿目的奢靡家具。那些珍品一扔到鬼火里,昂貴的價值立即不復存在。

    它唯一存在的目的,就是讓盛鈺踏上它。

    啪嗒——又碎了一階!

    明明沒有倒計時,但盛鈺眼前卻仿佛出現了一個定時炸/彈一般。他不知道樓梯什麼時候會消失,只得一把揪住胖子,加快速度往上爬。

    這簡直和高空攀岩有的一拼……不,這比攀岩還要難的多。起碼攀岩的時候身上還有安全措施,現在別說安全措施,隨便插錯一腳都可能連人帶隊友翻到火里去,簡直是淒慘無比。

    好不容易爬上樓梯,兩人一下子就累癱了。

    胖子虛脫之際還不忘擔驚受怕︰“糟了,這一次沒殺死神明。下周進入游戲的時候他說不定已經恢復了,到時候可能追到新副本來報仇。”

    一句話說完,身旁人沒什麼反應。

    好奇的扭頭看去,胖子又狠狠的驚了一把,險些後退兩步倒插蔥摔下去。

    “盛哥!臥槽你冷靜一點啊啊啊啊!”

    盛鈺沒理會他。

    他凝神操控著手中的鬼火,將整個大廳古堡圍住,這下子除了半空,其余地方基本上已經變成了類似于火山噴發口的地方。

    神明能躲,那就讓他躲。

    反正躲在哪里都是一個死。

    他是這樣想的,胖子能看出來,神明本人自然多多少少也能猜出來。

    火光中,不知哪兒傳來一聲痛苦咆哮︰

    “我是在銀領域受了重傷,才被送到銅領域養傷的。媽媽也跟著我來銅領域了。你們殺了我,媽媽一定會循著鮮血的味道找到你們!然後用你們的鮮血來為我報仇……”

    神明的聲音戛然而止,與他聲音一同停止的,還有那灼燒不止的藍色焰火。

    空氣中的熾熱終于緩慢降回常溫,焰火消失,鬼娃只留下一具焦黑碳烤一般的尸體,待最後一絲亮光熄滅,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神力不多,想的還挺多。”

    見神明身死都只吐出一塊黑水晶,盛鈺打心底有些嫌棄。正準備和胖子商量黑水晶歸屬問題,誰知道扭頭一看,胖子好像整個人都魔怔了。

    他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不敢置信說︰“剛剛那小孩說什麼了,我他娘的一定是听錯了吧!”

    盛鈺一愣,心底也感覺有點不對勁。

    他抿唇,試探說︰“他說他的神明媽媽會找到我們,為他報仇?”

    胖子臉色慘白︰“不是這一句,是上一句!”

    ……上一句?

    盛鈺回憶了一下,重述道︰“他是在銀領域受了傷,才被送到銅……”

    “就是這個,就是這個!”

    胖子兩眼一摸黑,他捂臉說︰“黑水晶你拿著吧。我好歹還有個武器,你試試看能不能開出一個武器……這麼看著我做什麼,下周副本咱倆百分之八十可能性會分到一起,要是那個銀領域神明真找上門,沒有武器的你基本上必死無疑。”

    說完,胖子又痛徹心扉錘自己胸口,大罵道︰“靠!就算有武器咱們也必死無疑啊!”

    “……?”

    盛鈺心里有數不清的問題。

    為什麼他們倆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會分到一起。為什麼鬼娃媽媽找上門,沒有武器的他會必死無疑……銀領域和銅領域又是什麼東西?

    他想問出口,然而情況根本就不允許。

    副本結束,爬樓結束。

    空中出現一行由金色血液凝聚而成的字體,在一片斷壁殘垣中熠熠生輝。

    【是否查看副本劇情線。】

    【請玩家選擇︰是/否。】

    字體自帶的光紋像是水波一般,盛鈺剛說了一聲‘是’,那光波就輕柔的輻射開來。所有被柔軟光路招撫過的地方,眨眼之間全變了。

    殘破的黑水晶、一地碎片的花瓶、被烈火燒到只剩一層丑陋骨架的家具。一切的一切,瞬間就恢復到它們本來的面貌。

    漂亮而又脆弱。

    正如那個迎面走來的小少爺,萊安。

    **

    貴族晚宴上,巴伐倫卡家的小少爺鬧了一個天大的笑話,隔日這個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帝國。

    他竟然幻想自己可以看見神明。

    大街小巷,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都在聊這個話題。顯然大家都覺得萊安是一個撒謊精,就連聖女大人都沒有資格見到神明的真容,萊安只是一個九歲的孩童,他怎麼可能會得到神明垂青。

    這件事情笑笑也就過去了。

    很快大雨降臨,旱澇來襲,災情迅猛到讓人毫無招架之力。聖女真誠的禱告,人民熱切的期盼,無論如何都換不來神明的垂青。

    在旱澇之後,一場瘟疫席卷了整個災區。

    在巨大的恐懼與絕望之中,聖女提起萊安︰“他愚弄了神明,是他觸怒了神明!”

    憤怒的人們已經喪失了理智。家破人亡、顛沛流離,他們連一頓飽飯都吃不上,哪里還顧得上什麼孩子不孩子,戲言不戲言。

    他們只是需要一個宣泄口,用來承擔這一連多日的憤懣與惶然。

    騎士帶頭推翻巴伐倫卡古堡,斬下萊安的頭顱。聖女告訴所有人這是舉世無雙的善行,這是唯一可以撫恤神明的方式。而災難來臨之夜,將萊安推出去的是他見到的‘神明’,丹尼爾。

    屠戮夜過,太陽照常升起。

    瘟疫與旱澇結束,所有人本該欣喜若狂,只是當他們看見那座本該消失的古堡時,所有的喜悅都宛如被凍結住,冷氣幾乎要深入骨髓。

    第一周,聖女收到了邀請函。

    她倒吊在古堡外頭,活活被火烤死,引得無數人的圍觀、議論。

    第二周,騎士收到了邀請函。

    他的頭顱被斬下,脖頸線往下的部分焦黑成塊,幾乎要辨別不清四肢方位。

    第三周,丹尼爾失蹤了。

    餐桌前的孩童拿餐巾擦了擦嘴角,面前的生肉還剩下一小半。由尸水與爛肉榨成的汁裝在紅酒杯里,輕微晃動下還能見著皮毛組織。

    今天的菜肴似乎格外美味,下周……又會有誰來做客呢?

    **

    這麼一趟走馬燈一樣的看下來,盛鈺看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不是因為別的,聖女的形象竟然和孕婦劉雁一模一樣。而騎士更是裴簡,故事中這兩個人的結局,似乎和副本里的下場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副本主線和盛鈺之前猜想的差不多。

    大致就是高樓層的神明丹尼爾下到第一樓層的這個副本,給人類萊安設了一個局。一切都是他提前設計好的,所有的輿論走向都有他的手筆,等萊安絕望中奉獻掉自己的靈魂。

    神明取代了萊安。

    殺死騎士,殺死聖女,他是最後的贏家。

    “所以當時我喊出萊安的名字,就重擊了神明丹尼爾。找出他的真身,這是殺死他的第一步。”

    盛鈺看了一眼手中的黑水晶,忽然明白了︰“這顆水晶壓根就不是殺死神明的酬勞,而是完成了鬼王任務的獎勵!”

    在周身場景重新崩塌之時,盛鈺猛的將黑水晶靠近鬼王卡牌,卡牌散發瑩瑩光亮。

    【在同一個副本,您可以掠奪他人三次。】

    ……淦,武器為什麼這麼難出?!

    這是盛鈺昏睡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

    仿佛做了很長的一個夢。

    夢里好像听見有人在說話,在談論他。

    “……剛剛我上班打卡的時候,還有粉絲哭著拽著我不撒手,問我他是不是腦死亡了。”

    “怎麼可能。死掉的那些人好像都是心髒麻痹吧?微博上現在都在說這事,簡直太可怕了。好端端的一群人,說死就死了。”

    這對話太真實了,就好像響在耳邊。

    不對,這不是夢!

    盛鈺掙扎著,他感覺自己就像被鬼壓了床,明明意識是清醒的,卻怎麼也睜不開雙眼。

    好像有很多人圍了上來,給他打葡萄糖,拿棉簽潤濕他的唇瓣。

    氧氣稀薄,四周都是大雨將至的悶熱感。

    好不容易等這群人烏泱泱的離去,樓下又好像爆發了沖突。有人在大聲喊著他的名字,還帶著哭腔,最後有不少人都跟著那個聲音在喊。

    在喊什麼呢——堅持住?

    對,他們在喊堅持住。

    堅持什麼東西,他不是剛從21層樓副本里出來麼,現在怎麼會躺在病院里。

    懷著這個疑問,盛鈺艱難的睜開眼楮。

    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

    手心有點癢。

    睜開眼楮的第一件事是找水,他太渴了,手臂摸索出白色的床鋪,盛鈺忽然止住動作。

    他死死的盯住右手掌心。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毫不夸張的說,即便是見過那麼多大風大浪,站過高端摔過低谷,盛鈺從來都沒有哪一刻像現在一樣茫然無措。

    他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楮。

    卡牌還在……卡牌為什麼還在?!

    門被猛的推開——

    經紀人左手提著一大堆果籃,右手還拎著電腦包。手機夾在他耳朵與肩膀之間,他講話的時候語氣都透著一股煩躁︰“那些曾經被污蔑的通稿現在爆出來有什麼用。人都沒醒能有什麼回應,粉絲急公司難道就不急嘛!我覺得你們這些記者比他家人還急,他又不是機器人,就不能讓他好好休息幾天,再看什麼,再看不還是沒醒——”

    “……”兩人沉默對視。

    盛鈺還保持著要夠水杯的姿勢。

    正要詢問卡牌的事,只見經紀人忽然丟開果籃電腦包,連帶著手機都甩飛掉了。

    接連兩日不眠不休,經紀人眼圈下漆黑。他紅著眼眶猛的撲上來︰“……死了。”

    “什麼?”盛鈺嗓子嘶啞︰“你說誰死了?”

    經紀人深吸一口氣,情緒還是無法平靜。

    他聲音顫抖說︰“裴簡死了!”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