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0章 鬼堡來信(十)

第10章 鬼堡來信(十)



    吃了他們!吃了他們,神力就會增幅!

    神明艱難的從饕餮爪下避讓,渾身抓痕,走過的路都淌出一條金色血痕。[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眼見著自己這邊成了鬼娃首要的攻擊目標,裴簡瞬間就慌了。他猛的扭頭看向胖子︰“救我們!少了我們,你們明天的四角游戲也玩不了,到時候還是一個死!”

    “嘔……咳咳……”

    胖子被饕餮甩的頭昏腦漲,此時正彎腰痛苦干嘔,壓根就沒理會他。

    一旁的劉雁已經放棄了。她扭頭看向盛鈺,咬牙大聲說︰“等著吧,等我出去就曝光你。我要說你迫害孕婦,讓大家吐口水淹死你!”

    話音剛落,她整個人就被推了出去。

    幾乎是踉蹌幾步自己送到了神明的手上。待死亡鬼火蔓延至渾身上下的時刻,她不可置信般看向裴簡,眼神怨毒無比。

    似乎在說︰你怎麼可以!

    她當然沒有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因為下一秒鐘,鬼火就已經急不可耐的吞噬掉她。黑影在藍色火光之中痛苦扭曲,身形看上去歇斯底里。

    不足幾秒鐘的時間,她就化作一捧灰燼。

    竟然活生生的給燒死了。

    胖子終于停止了嘔吐。他看了一眼場中沉默的兩人,茫然說︰“劉雁怎麼死掉了?她剛剛說要曝光誰迫害孕婦來著?”

    “本來是準備曝光我的。現在我感覺她要曝光的人應該變了。”說完,盛鈺佯裝滿臉痛惜看向裴簡,說︰“前輩您這是何必。不過是一個游戲而已,輸了游戲也不能輸掉人品啊。”

    裴簡真的是懵掉了。

    人在情急時刻的條件反射十分迅速,哪里還有思考的余地。見到鬼火撲上來,他下意識就把劉雁給推了出去,根本就不帶想。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劉雁已經十分淒慘的死掉了。

    本來就害怕被人事後算賬,盛鈺這麼一說,更是句句都是在往他心窩里捅。

    氣的裴簡心頭火氣猛竄,幾欲吐血。

    人品既然已經輸掉了,那麼游戲就不能再輸。現在外頭有多少人在等待游戲結果,萬一這次他存活,盛鈺死掉……這都是活生生的熱度啊,說不定就能借此翻身,將其一輩子都踩在腳下。

    想到這里,裴簡不再猶豫。

    “既然沒有水晶,那我就挖出一個來!”

    他邁動腳步,瘋狂靠近樓梯口黑水晶。

    讓人驚奇的是,鬼娃明明眨眼間就能吞噬他,但還是任由他靠近黑水晶。

    等到裴簡開始動手敲打,鬼娃忽然彎下腰吐血,滿臉痛苦喊︰“不!不要動那塊水晶!”

    這仿佛是一個訊號——快挖,快挖。

    講實在的,這個模樣明眼人都能看出有點不太對勁,但裴簡血性上涌,根本注意不了太多。

    他甚至扛起樓梯邊觀賞性花瓶,‘唰’的一下子直直砸上黑水晶。嘩啦一聲,花瓶破碎,黑水晶也被磕掉一個角,咕咚的滾到地面上。

    下一秒鐘,神明哀嚎的倒在地面上,似乎那一下給了他不小的重擊,他掙扎到爬不起來。

    裴簡來不及撿起磕碎的水晶角,他滿面興奮與激動,扛起第二個花瓶就要再砸。胖子怒道︰“別砸了,那是主線任務承載體。砸了它,再也沒有東西可以限制神明了。”

    “我不信,你們就是妒忌我要拿水晶。沒看見我砸了幾下後,那個鬼小孩都快不行了麼,難不成真靠你們那個野獸就想弒神,別做夢了。”

    裴簡已經瘋魔,他用盡全身力氣猛的一推,水晶架應聲倒地,水晶碎了一地。

    他大笑道︰“搶那麼幾顆水晶有什麼作用,現在我才是拿最多水晶的玩家。盛鈺,我眼睜睜的看著你風光十年,你知道我有多恨你麼?好不容易讓你中了套,現在全網都在等著你的笑話,我看你這次輸了游戲,拿什麼再去風光!”

    說著,他蹲下身,發狂般把水晶往右手攏。

    出乎意料的是,那些水晶並沒有跟趕鴨子般融入卡牌當中。反倒是像遇見了什麼抗拒的東西,滴溜溜的往外滾。

    即便下狠手硬生生將碎水晶懟到卡牌之上,這兩個物件也毫無聯系,只是麻木貼在一處。

    裴簡臉上的笑容猛的凝固。

    有一片巨大的黑影籠罩著水晶,也籠罩著他。絕望而又窒息的扭頭看,鬼娃就站在他的背後,蹲下身,笑嘻嘻將手附在他的脖頸之上。

    藍色鬼火燒的緩慢,先是沿著脖子,再向下,直到身體的每一寸皮膚。

    裴簡就這麼看著鬼火燒遍自己的全身,他痛苦的張大嘴巴,喘不過氣來。

    眼神變得空洞,瀕死之際,他听到神明不屑笑了一聲,輕言細語卻傷人入五髒六腑。

    他說——瞧,你果然比不上盛鈺。

    這簡直就是致命一擊,就在神明說完這句話的同時,裴簡胳膊無力垂下。

    他是眼睜睜看著自己被燒死的,帶著迷茫與不甘,滿心痛苦與憤恨,幾乎是死不瞑目。

    鬼火一下子拔高數倍不止,熾熱溫度灼燒著人的心靈,盛鈺覺得自己就好像站在了一塊燒烤架上,隔著鞋面都能感覺到那恐怖的高溫。

    即便只是暴露在空氣中,人就快熟了。

    “靠,第一層樓豬隊友就是多。”

    胖子臉色從來沒有這樣差過,他哆嗦的扭頭看向盛鈺,說︰“你剛剛是不是又用了一塊水晶?有沒有新出什麼武器?”

    盛鈺看了一眼卡牌︰“沒出武器。增幅技能的次數倒是加了一次,我現在可以增兩次。”

    換言之,他現在可以掠奪兩次他人技能。

    但就目前這個情況看,這實在是太雞肋了。胖子的技能在一個副本里只能使用兩次,現在已經沒有多余的次數。而他也沒辦法掠奪一個自己都用不了自己技能的玩家。

    好巧不巧,胖子也這樣想。他搖頭說︰“那沒辦法了。好在咱們還有一只饕餮可以抗傷害。”

    話音剛落,他大喊︰“操!”

    饕餮一個惡獸擺尾,吞下了最後一口鬼火,就蔫巴的化成靈光消失。臨走之前還極度譏諷的沖胖子打了一個臭氣燻天的飽嗝。

    五分鐘已過,這下徹底涼了。

    神明比之前強大了太多倍,即便胖子和盛鈺再一次打出組合技,也不一定能干的過神明。

    樓梯口。

    神明吞噬掉裴簡之後,這一次他吸取教訓,總算沒有再緩慢的控制鬼火,欣賞玩家的恐懼。

    事實上玩家已經死絕了,現在副本里剩下的兩個都是鬼王,他不敢再大意。

    藍色火光蔓延周身,胖子坐在地上,基本上已經喪失了求生意志。他抹了一把腦門上的汗︰“咱今天可能就到這里了。出了副本我找你要簽名,你可不許跟我賴皮啊。”

    盛鈺沒說話,眼神一直盯著胖子身後︰“那是什麼東西?”

    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玻璃樓梯憑空出現在大廳內。

    那樓梯看上去晶瑩剔透,造型精美絕倫,美中不足的是創造樓梯的人腦子仿佛被門夾了,樓梯最後一階距離地面都有兩米高。

    目測就爬不上去。

    胖子先是有些茫然,隨後臉上出現又驚又喜的神色。他溜一下子從地上爬起,重新斗志昂揚喊道︰“咱們達到爬樓標準了!快快快!”

    神明臉上滿是急色,但渾身傷痕,他也走不快,只能踉踉蹌蹌接近盛鈺那個方向。

    火焰繞在他的身旁,看上去很快就會燒過來,入眼所及皆是藍光,沒有一絲空隙。

    盛鈺壓根就不知道游戲流程是什麼。不過他腦子轉的快,立即轉身跑到玻璃樓梯下,蹲下身子︰“胖子,踩我肩膀上樓梯。”

    胖子驚了︰“是我踩你不是你踩我?你他娘的確定嗎,這一腳我都能把你踩趴下。”

    來不及了,神明速度再慢也是走過來,他又不是用爬的。

    盛鈺心里焦急,罵道︰“別廢話,我踩你的話,待會怎麼拉你上去?!”

    “……”

    胖子感動的快哭了。

    不管是生活中還是工作中,人家一見他的外貌,不由分說的就把髒活累活都丟給他,從來都沒有過問過他的意見。這還是頭一次踫到肯駝他一把的人,特別是這個人還不是普通人,是一個萬千寵愛于一身的聯合國大明星。

    怎麼會有這麼接地氣的大明星!

    胖子抹掉不知是淚還是汗的水漬,說︰“我實話和你說,我是鬼王。不知道鬼王是什麼也沒關系,反正神明是沖我來的……”

    最怕情況緊急的時候有人和你玩煽情。盛鈺一口打斷他︰“我知道了,你先上樓。”

    “盛哥,以後你就是我盛哥!”

    胖子大吼一聲,一腳踏上盛鈺的背。

    嘴上說的真情實感,腳下可一點兒也沒照顧人。盛鈺悶哼一聲,險些被踩到吐。

    好不容易把胖子駝了上去,他反身拿腳勾著樓梯,朝下伸手。一把拽住盛鈺,奮力的往上提溜,使出吃奶的勁也要把後者拉上去。

    火光燒到兩人雙手交握的地方,大部分灼燒都讓胖子給承受了。他痛的面部痙攣,血液順著他的手流下,好多都滴到盛鈺眼楮里。

    即便如此,胖子也沒有松手。

    神明終于走到了盛鈺身下。

    小小的身子一躍,他拽住盛鈺的大腿,將他用力向下拉扯。三個人一個拽一個,跟串燒烤一樣串成一條線,全都已經到了極限。

    砰——

    或許是手心的汗太多,胖子最終還是沒有拉住盛鈺。他整個人往下一墜,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全身骨頭都仿佛在一瞬間挪位。

    簡直痛到螺旋升天。

    神明也摔在一米開外的地方,他掙扎的爬起,幼稚的臉龐出現不符合年紀的癲狂笑意。

    “黑水晶被砸毀,這是燃燒我生命才換來的強大。吃了你我就能恢復,變得更強大,比所有神明都要強大……放棄吧!”

    他張開嘴巴,整張臉瞬間化作藍色火光。

    眼看著就要吞噬上來,頭頂忽然傳來一聲大喝。胖子猛的飛身撲下,重力加速度,他整個人跟一個棒槌一般,‘啪’的一下砸到神明身上。

    火光直接燒到屁股,他臉上抽搐的站起,一腳踹開神明。末了語速極快說︰“小美之前跟我講,欠什麼都不能欠人情。要是丟下你我一個人上樓,等游戲結束我估計都內疚到睡不著覺,反正只是一個游戲,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

    話音落下,他‘哇’的吐了一口血,看樣子也是強弩之末,比盛鈺好不了多少。

    神明尖聲大笑︰“又來一個鬼王,太好了,那我就連你們兩個一起吃!”

    ……又?

    什麼叫又,這里除了他還有其他鬼王嗎?

    胖子抹掉下巴上的血,神色出現一瞬間空白。不過很快,他唰的轉頭,牢牢盯緊盛鈺。

    後者臉上不見一絲驚慌,相反唇角還帶笑。

    要知道,他選擇斷後可不是光憑借著義氣。混娛樂圈的對剛認識一兩天的人哪里有什麼義氣,他本意是想先送走胖子,再開場個人秀。

    只不過計劃中斷,這場秀注定多一位觀眾。

    盛鈺從地面爬起,不慌不忙的拍掉身上的零星火焰︰“想的倒挺美,就怕你吃撐。”

    神明滿臉困惑。

    他以為盛鈺是在唬人,可是很快他就發覺情況真的有點不對勁。那些來自靈魂深處的聯系仿佛被什麼東西攬空斬斷,鬼火再也不受控制。

    洶涌著,澎湃著,撲向神明。

    “你、你做了什麼?!”

    他驚恐的後退,一直退到退無可退。

    灼燒別人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感覺。但輪到了自己身上,神明終于能夠感受到這種像是灼燒靈魂一般的疼痛,撕裂身體,撕裂大腦。

    所有他讓盛鈺遭遇過的,現如今都被盛鈺百倍十倍的奉還回來。

    鋪天蓋地的藍光之中,能听見盛鈺一聲低吟︰“貪得無厭——我選擇掠奪神明。”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