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9章 鬼堡來信(九)

第9章 鬼堡來信(九)



    “吃俺老胖一刀!”

    眼見著那鬼火就要吞噬上來,危機時刻,一把半人高的菜刀在空中轉了好幾圈,最後‘砰’的一聲巨響,牢牢扎根在神明剛剛所站的地方。【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鬼火眨眼間消散。

    胖子擼了一把本就沒幾根的頭發,沖盛鈺叫道︰“我在追的同事小美是你粉絲,她過兩天生日。剛剛那一刀能給她換十來個簽名不?”

    ‘小美’這兩個字听起來太像隨口胡謅的名字。盛鈺懷疑胖子這廝又滿嘴巴跑火車,不由笑罵道︰“這一刀豈止十個簽名。干脆我直接當面送祝福,順便替你求個婚得了。”

    “不得行不得行。見了你,小美眼楮里哪里還能裝得下我。”胖子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嘴上插科打諢,身體卻誠實的很。

    他估計也有點發怵,眼楮幾乎要眯成一條小縫隙,一直在一樓大廳來回掃射。

    不遠處,裴簡躺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哀嚎。劉雁也蹲下身子,努力把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除了這兩人,其他地方都是一片靜悄悄。

    看上去仿佛已經重新回到平靜,但在場眾人的神色卻一個比一個難看。

    特別是裴簡,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胖子︰“你居然真的用掉了第二顆水晶?”

    胖子將大菜刀拔出,聳肩說︰“你不做這種事不代表別人也不會做。這把能夠限制鬼火的刀就是我用第二顆水晶換來的,沒招來鬼怪。”

    “那只是因為你運氣好。”

    裴簡本來還想冷嘲熱諷一句‘下次運氣可就不一定這麼好了’。但念及目前唯一可以克制鬼火的東西只有胖子的菜刀,他只得憋屈吞下這話。

    不僅嘴巴要憋屈,行動上也要更憋屈。

    在其余三人怪異注視下,他尷尬的跛腳,一瘸一拐扶著樓梯欄桿,想要走到胖子身後。

    誰知道這時,異變突生。

    裴簡剛一動,還沒走兩步呢,就感覺身後熱度忽然暴漲,眼角余光都能看見火星子熊熊蔓延而來。

    他驚悚的慘叫一聲,速度拔高了幾倍不止。

    這時候哪里還顧得上跛腳,他恐怕連哪只腳被燙傷都不記得了。連滾帶爬的跑到胖子背後,他也沒有回頭看,就準備繼續往二樓跑。

    事情哪里有那麼輕松。

    要是二樓可以上去的話,劉雁早就一馬當先沖了出去,哪里還會留給他發揮的余地。

    那邊早就已經被鬼火圍了起來。

    “原來剛剛消失,就是跑後頭燒鬼火去了。看來這小娃娃想給我們來一個甕中捉鱉。”胖子也沒意識到這話罵到了自己頭上,他幾步跑到樓梯正中間,聲音猛然拔高︰“都到我後面去!”

    話音剛落,赤腳走在地磚上的聲音響起。

    咕嘰、咕嘰——

    腳步聲很輕,幾乎要被 里啪啦的鬼火燃燒聲掩蓋下去。但誰也不會忽視掉這微弱且細小的響動,它听起來實在是太有質感了。

    就好像四面八方都在無限循環著這個聲音,無數赤腳鬼娃正嘻嘻笑著,在黑暗中眨巴著漆黑眼珠,一動不動的注視他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像是十分享受這個愚弄玩家的過程,一開始後方鬼火的溫度還只是在‘有點熱’的範疇,玩家們頂多出滿背心汗。

    可是很快,他們就發現情況不對勁。

    豈止一個熱可以說得清楚,吸到鼻腔里的空氣都仿佛都帶著駭人高溫,一路燒到五髒六腑。

    “啊……”

    盛鈺摸了下後脖頸,那里鼓起來一個又大又癢的泡,只是輕輕摸一下就破了滿手的血。

    嗅到鬼王鮮血的味道,神明仿佛整個人都陷入癲狂的狀態,鬼火氣焰再度拔高。

    劉雁嚇得崩潰大叫︰“小胖子你把刀帶到後邊來,這邊馬上就要燒起來啦。”

    前方有虎視眈眈的神明,後面的熱度席卷而來,燒的人大汗淋灕。兩邊夾擊之下,胖子把刀往後方一甩,那菜刀勉強阻攔住鬼火。

    只不過這樣一來,再也沒有東西可以抵御神明前進的步伐。

    就在劉雁捂著嘴巴陷入絕望之時,胖子忽然極度中二的一聲大吼︰“饕餮盛宴!”

    更中二的是他還一臉慷慨就義的舉起右手。卡牌發出微微光亮,小獸憑空蹦出。

    傳聞中的饕餮羊身人臉,眼在腋下,世間萬物皆可入腹,威猛無比。然而胖子召喚出來的這只……看起來略有那麼一點磕磣。

    小獸身量不足一米,看上去還是嗚嗚咽咽吃奶的年紀。它好奇蹦到鬼火旁邊,張大嘴巴,嗷嗚一口就吞下了前方所有鬼火。

    下一秒鐘,腋下眼楮瞪至滾圓,它猛的趴在地面,不可置信的拿爪子蓋住嘴。

    不一會,就有鮮血‘呲’的一下 出。

    這還不是最讓人無語的地方,在飆完那口血以後,饕餮屁顛著縮回鬼牌之中,無論胖子怎麼喊,那小獸也不肯再出來。

    好在這一波也給予了神明不小的重擊。不知道從哪兒傳來孩童慘哭的聲音,忽遠忽近,聲調中滿是恨意和憤然,像是要活活撕了他們。

    胖子焦急扭頭︰“你是什麼技能?”

    “……”盛鈺心頭一梗。

    這個問題叫他怎麼回答,總不能直接說我的技能就是搶你技能吧?

    他索性睜著眼楮就開始現編︰“我是增幅。可以讓別人的技能變得更加強大。”

    妙!他娘的這是沙漠口渴天降甘露啊!

    胖子滿腦子只剩下這一個念頭,眼見著神明的笑聲愈加放肆,愈加毫無章法。

    他也急了,大聲說︰“咱倆誰也別藏拙。和你交個底,我這技能一個副本最多用兩次,剛剛已經用了一次,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所以你那邊能給我增多少就增多少,明白嗎?”

    盛鈺混亂的點頭。

    就在胖子再次喊出饕餮盛宴的下一秒鐘,他張開嘴巴,低聲默念︰“貪得無厭。”

    【您已掠奪暴食王技能︰饕餮盛宴。威力為原技能五倍,五分鐘後掠奪失效。】

    五分鐘,他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

    這五分鐘說什麼也要重創神明,想到這里,盛鈺心里急得不得了。

    同一時間,饕餮抖擻精神,昂首挺胸的憑空浮現。比起上一只幼年體,這一直看上去起碼已經成年了,看著還算有點排面。

    饕餮一爪拍向黑暗虛空。

    眾人大眼瞪小眼的等著,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饕餮啥也沒有拍到,純粹拍了個寂寞。

    胖子怒吼︰“拍左邊的鬼火!”

    饕餮往右邊抓去。胖子又大吼右邊,饕餮蹦蹦跳跳的往回抓,險些一掌將胖子拍了一個稀巴爛。就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胖子放棄了。

    他崩潰的回頭︰“為什麼我的饕餮不听我指揮了?”

    盛鈺心里也正急著呢。

    這麼一耽擱,起碼一分鐘時間已經過去了。

    神明也是賊的很,他好像知道時限問題,說什麼也躲著不出來。偏偏這還是一只十分有性格的饕餮,壓根不把胖子的指令當回事。

    照這樣下去五分鐘一到,死神很可能只是稍稍來遲了些,到時候他們還是要悲慘共赴黃泉。

    算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盛鈺咬緊牙關,嘗試中心里想︰吃掉左邊鬼火!

    謝天謝地,這個念頭剛閃過,饕餮就仿佛接到了什麼訊息,迅速扭頭乖乖去吃鬼火。

    好歹比剛剛強了五倍,這一次它總算沒有吃完就萎了,而是好整以暇打了個驚天飽嗝,熱浪直沖天花板。

    見胖子滿臉震驚,盛鈺忽悠說︰“它太高了听不到你講話。你爬到它背上,對著它耳朵大聲喊出指令,信我,這次他肯定听你的。”

    胖子將信將疑。

    接下來的事情讓他更加震驚,那只宛如失了智的饕餮竟然真的奔到附近,俯低身子將他叼到背上。緊接著一聲怒吼,搜尋神明的痕跡。

    胖子指揮,盛鈺轉述,饕餮攻擊。

    這一套組合拳打的滴水不漏,就連胖子本人都沒有發覺不對勁。在一次有效指揮以後,饕餮猛然吊高鋒利的爪子,重重錘下。

    轟隆一聲巨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孩童淒慘的叫聲響起,明明身為神明,卻愣生生的叫出了一種鬼哭狼嚎的感覺。

    這一下絕對打中了,而且還打重了。

    見黑暗中有瑩瑩亮光閃動,一顆通體透徹的黑水晶滾到盛鈺面前。劉雁驚喜道︰“是神明的血液。太好了,它肯定受了重傷!”

    胖子艱難的拽緊饕餮腦袋上的毛,被顛到有點想吐。慌亂中他大喊︰“這鬼娃在神明陣營里應該屬于實力墊底的,他鮮血里的神力很微弱,只有傷及性命才勉強吐出一顆黑水晶。”

    換言之,這很可能是唯一的一顆黑水晶。

    來的正好,使用這顆水晶,說不定還可以延長貪得無厭技能時間。

    盛鈺下意識彎腰,誰知道剛把那顆水晶攥到掌心里,左邊忽然橫空出來一只手,牢牢攥住他的手腕。

    抬眸一看,裴簡眼中的惡意幾乎毫不掩飾。

    “把水晶給我。”

    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裴簡就又迫不及待的開口︰“胖子拿了兩顆水晶。你既然可以使用技能,肯定也拿了一顆。這次輪也應該輪到我這個前輩了吧?別想著自己獨吞戰利品!”

    盛鈺抿唇,心里的火氣直沖大腦。

    三分鐘,只剩下三分鐘了!

    本來時間就已經不夠,還得跟這些人扯皮浪費。

    而且這不僅僅是一塊水晶的事。

    他仿佛看見了過去十年被瘋狂拉踩,被瘋狂蹭熱度的日子。就是仗著他不會鬧事,所以才會蹬鼻子上臉。

    憑什麼?

    在娛樂圈,他比裴簡強大。偏偏還忍了莫名詆毀數十年,就是怕被人傳耍大牌。在21層樓,他還是比裴簡強大,這里沒有了鏡頭的束縛。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忍?!

    盛鈺一把甩開裴簡的手,笑彎眼角說︰“我有點好奇,前輩剛剛都做了什麼,是打了怪還是扛了血。這顆水晶為什麼要給你?”

    裴簡先是一愣,很快怒斥道︰“這就是我看不起你們這些小年輕的原因。凡事不會站在大局上想,這顆水晶的確是到我手上,可他真正的意義是為我所用嗎?不是,這是用來救大家的!”

    盛鈺笑的更加燦爛︰“你的意思是,我還要謝謝你?”

    “當然。”裴簡理所應當的點頭。

    兩人對視,誰都沒有先挪動。

    “大家都是同伴,至于鬧翻臉麼。盛鈺你不要那麼小氣好不好。”

    劉雁看他們有吵起來的趨勢,靠近說︰“我作為理中客說一句啊,盛鈺已經用了一次水晶,第二次使用很有可能會招來鬼怪。到那個時候境況豈不是更難以收場,反正你拿了也不能用,不如把他奉獻出來,給我、咳,或者給裴簡也行。”

    見盛鈺依然不為所動,胖子那邊又隨時可能過來搶水晶。裴簡急了︰“你要是不想交出水晶也行,那就不要站在保護圈里。大家都是受到別人保護,憑什麼你就高人一等?”

    話音剛落,盛鈺忽然古怪笑了。

    “好啊。”

    他同意交出黑水晶了?

    面前的兩人似乎都沒有反應過來。

    他們幾乎已經做好了辯駁一大段的準備,甚至還準備協力逼迫人交出水晶,結果對方跟棉花一樣,彈一下就直接軟掉了,根本毫不費力。

    喜色剛蔓延眼底,他們就瞧見盛鈺唇角的笑意再度擴大,左手右掌一拍,黑水晶融進去了。

    “……!”

    兩人都傻眼了。

    這還不止,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更加傻眼。

    只見盛鈺毫不留戀的轉身,走向大廳另一側。

    同一時間,胖子整個人一晃,嚇的大喝一聲。□□饕餮整個翻轉,緊隨盛鈺而動。所謂的保護圈瞬間消失,安全地帶轉移到盛鈺現在所在的方位。

    而還在原地的兩人則帶著一臉痴傻表情,惶恐的暴露在神明興奮的視線中。

    ——完了!他們完了!

    兩人腦海中同時出現這個念頭,臉色一下子慘白。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