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7章 鬼堡來信(七)

第7章 鬼堡來信(七)



    盛鈺無比肯定,他甚至還拔高音量,大聲叫︰“你不是丹尼爾,你是萊安!”

    這一刻,像是歡呼雀躍一般,兩面牆上所有的壁畫終于不再發出刺耳的尖叫,而是換成一種很奇怪的歌頌聲調,像是在慶祝著什麼。【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鬼火猛然間壯大,鋪天蓋地的往回倒,整個反噬在神明的身上。男童五官整個都扭曲,他倉皇的後退好幾步,‘哇’的一聲吐出一團血。

    在同一個瞬間,盛鈺听到了熟悉的電子音。

    【任務(殺sha)死丹尼爾,進度完成50%。】

    嗯?為什麼傷害萊安,(殺sha)死丹尼爾這項任務的進度條會改變?

    難道這兩人之間有什麼聯系?

    盛鈺飽含深意看向神明,某個不可思議的猜測正逐漸在他心中成形。

    來的時候有多囂張,跑的時候就有多狼狽。龐大的鬼火在一瞬間又凝聚成小小的一團,蜷縮在一處,萎靡不振的搖曳著。

    神明招過那團鬼火,抹掉下巴上的血。

    即便受到了重創,他也不見一絲擔驚受怕,反倒還冷笑了一聲︰“要不是受到鬼王任務的限制,你以為單單叫出我的名字,可以傷到我?等著吧,等我養好了傷,你的身份遲早被我吃掉,連帶□□,吞噬殆盡。”

    說完,他毫不留戀的轉身,身形緩慢消失。

    周身灼熱的溫度終于冷卻下來,二樓走廊迅速恢復恐怖副本該有的陰涼氛圍。

    見女鬼們一個個都跟小鴕鳥一樣,听了神明話語以後整只鬼都在發抖,恨不得把頭扭下來抱懷里。盛鈺頓了一下,安慰道。

    “沒事,他一時半會養不好傷。純粹被打了感覺尷尬,臨走的時候為了挽回面子放句狠話。你們就當他放了個屁,不用理他。”

    女鬼們面面相覷,最後‘噗’的笑出聲。

    神明吐出來的血是燦金(色),掉落在地毯上卻並沒有滲透進去,而是凝聚成一團鵝卵石模樣的東西。推一把還會滴溜溜的往旁邊滾。

    撿起那團鵝卵石,金(色)的紋路東扯西扯,最後扯成了一顆黑(色)水晶石。

    水晶散發微光,與右手手掌上的卡牌隱隱呼應,像是吸鐵石一般自動往那邊吸。

    正準備細看,右邊傳來‘呲’的一聲刺耳響,門被人輕輕推動,有個圓腦袋探了出來。

    胖子滿臉震驚︰“你怎麼沒死?!”

    糟了,不能讓胖子看見女鬼親昵的模樣,不然他鬼王的身份豈不是分分鐘就要暴(露)。

    盛鈺心中一緊。

    這種時候就要感嘆擁有‘神隊友’的重要(性xing)了,哪里還用得著盛鈺提醒,那些女鬼反應比他本人還要快。胖子門扉剛動,女鬼們一個個的就和見到了山崩海嘯一般,飛速隱匿掉了。

    胖子疑惑的左看右看︰“你有沒有听見什麼聲音?”

    “沒听見。”盛鈺趕忙掩飾,先發制人說︰“什麼叫我怎麼沒死,你難道希望我死?”

    胖子訕笑說︰“哪能啊。我還期盼著和大明星多待一段時間呢,回頭還可以和單位的女同事炫耀一下。話說,你要不要進我房間避難?”

    這個邀請簡直就像是及時雨,原本盛鈺幾乎已經做好了在走廊打地鋪的準備了。

    他毫不客氣點頭,順著門縫溜了進去。

    胖子房間布局和盛鈺那間房差不多,書桌、時鐘、床、廁所,大致方位都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盛鈺房間(干gan)淨整潔,所有東西都整齊有序。胖子這邊,書桌上紙張擺放的亂七八糟,被子在地上,床單上滿是褶皺。

    橫七豎八,一片狼藉。

    胖子臉一紅,估計自己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他主動打開話題,詢問說︰“請教一下,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美男子,是怎麼從鬼娃手上活下來的。”

    美男子他承認,但手無縛雞之力是狗屁。

    盛鈺心中唾棄了一下胖子的形容詞,隨即半真半假的說︰“我也不知道。我就喊了一聲他的名字,也就是萊安,然後他就嚇跑了。”

    胖子再度震驚︰“什麼?那鬼娃不是丹尼爾嗎?怎麼忽然就變成萊安了?”

    這件事說的多,暴(露)出來的漏洞也就越多。盛鈺面不改(色)瞎忽悠︰“副本到現在就出現了兩個名字,一個是丹尼爾,一個是萊安。他自己叫我喊他的名字,還一臉興奮的說那三個字在我嘴邊上,我又不傻,肯定逆著他來啊。就喊了聲萊安,然後他就哇哇的吐血,見鬼一樣跑了。”

    胖子罵了聲‘靠’︰“我還以為他是丹尼爾,真情實感的想著怎麼救他。結果游戲玩到現在,萊安都黑化了,丹尼爾卻連個人影都沒見到,這樣下去任務猴年馬月才能完成啊。”

    盛鈺不置可否。

    鑒于剛剛任務進度條有變化,他其實心里已經有了一個猜測。但胖子和他任務相沖,歸根結底他們兩個就不是一條道上的人,他也就沒有說出那個猜測。

    轉而好奇說︰“你剛剛為什麼打開門。”

    一說起這個,胖子整個人都精神了。他猥瑣的笑了好幾聲,滿臉得意說︰“裴簡房門被鎖了,我猜一下,你房間是不是被他給佔了?我本來以為門外是裴簡,想著活著的話就搭把手救救,死了也要打開門看一眼。沒想到竟然是你。”

    盛鈺一愣,忽然扭頭,眼楮一眨不眨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他門被鎖了?”

    “你別用這種恐怖的眼神看著我啊,不是我鎖的門。”胖子急忙擺手撇清(關guan)系,說起這件事,他看起來還有點緊張︰“你們不是在樓下玩四角游戲嘛,我一個人待在房間里,本來還想著這趟我他娘的賊輕松,結果沒待幾分鐘外面壁畫忽然跟死了媽一樣叫,我當時差點嚇吐。”

    在副本待了將近一天一夜,盛鈺多多少少也(摸Mo)索出壁畫尖叫的規律。他說︰“那些壁畫不會無緣無故的叫,除非走廊來了人,或者有異常。”

    胖子瘋狂點頭︰“對哇,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反正那(干gan)尸無法靠近走廊,你們游戲也沒結束,我就打開房門朝外看了一眼。”

    听到這里,盛鈺在心里咂舌,感嘆了一下胖子的狠勁。這人也真的奇怪,明明表面上看起來很慫,但是遇見了事情,他比誰都莽。

    行動和表現簡直是兩個極端。

    “你絕對想不到門外的是誰。”

    胖子講話讓人很有代入感,他壓低了音量,音調里滿是驚恐的情緒︰“是那個送飯的喪尸!他被走廊磁場腐蝕到全身都在流膿 血,跟中了邪一樣非要靠近裴簡房門,還把人門給鎖上了。講真的,你要是不信我,明天吃飯的時候看看他的爪子就行了。我感覺光是踫一下那個門鎖,他那爪子上的指甲基本上全部斷掉,一個不剩。”

    這個說法和盛鈺接到的電話能對上。

    喪尸本意應該是想讓裴簡滯留走廊,然後被鬼小孩(殺sha)掉。這樣一來,電話里所說的鏟除‘忤逆者’也就有了解釋。

    只不過還有一個疑點。

    想(殺sha)裴簡的話,喪尸明明就可以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為什麼要繞那麼大一個圈子,借助鬼小孩的手(殺sha)掉裴簡……這之間有什麼區別嗎?

    見胖子還在看著自己,盛鈺心知拼演技的時候到了。他猛的一拍床鋪,佯裝驚愕說︰“什麼?喪尸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鎖門!”

    胖子比他反應更大,有樣學樣的猛的拍大腿,表情更加驚愕︰“是啊!我也覺得奇怪!”

    表達完迷茫與驚恐之後,胖子說︰“對了,剛的四角游戲有人陣亡嗎?”

    “有。”盛鈺沉默了一下︰“我經紀人出事了。”

    胖子撓撓頭,不太熟練的安慰說︰“我看你那經紀人玩游戲玩的挺崩潰的,興許他早點出局也是一種解(脫tuo)。你也別太難過,游戲結束以後不是還能見著面嘛,又不是真死了。”

    盛鈺點頭︰“我知道。”

    氣氛有點僵硬,胖子坐不住,又繼續安慰︰“他也不是白犧牲的,你不是還拿到了四角游戲的水晶麼,這可是一個所有副本玩家薅光頭發都求而不得的好東西。”

    盛鈺一愣︰“什麼四角游戲的水晶?”

    說起這個,盛鈺倒是想起來了。

    剛剛鬼火出現的時候,他確實看見樓梯口黑水晶吐了塊小水晶,看起來跟產卵一樣。他‘啊’了一聲,看了眼手中由金血凝固起來的黑水晶。

    “你說這個啊,這個不是從四角游戲獲得,是我撿到的。這玩意兒有什麼用?”

    胖子滿臉‘不是吧’的表情,敬佩說︰“你玩21層樓前沒有事先了解過麼?雖然現在剛開測沒幾周,網上的人也都茫然,搞不清狀況。但有些基本的東西還是有人已經(摸Mo)清楚了。”

    “21層樓這個游戲說難也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想要爬樓光苟到游戲結束是沒有用的。你還得在副本中拿到黑水晶,這東西就相當于績點。拿的越多,升樓的速度越快。目前已知獲取黑水晶的方法只有三種,一是完成玩家任務,二是主動涉險走劇情主線,三是神明血液。”

    說到這里,胖子看了一眼盛鈺︰“你知道神明是什麼嗎?”

    盛鈺說︰“那個鬼小孩?”

    胖子深沉說︰“是,也不是。你可以說鬼娃是神明,但不能說神明就是鬼娃。”

    盛鈺直白︰“說點陽間的話。”

    胖子失笑說︰“我他娘難道在講陰間的話。反正鬼娃只是龐大神明陣營中的一員。他們這個陣營可不得了,可以流竄在各個副本之間,不受限制。但鬼怪不一樣,它只能待在一個副本。”

    盛鈺皺眉,腦子里一下冒出許多新的想法。

    這些東西他確實沒有了解過,剛听胖子一說,心里的藍圖總算清晰了不少。在他看來,這就相當于一個環形食物鏈。

    神明在最頂端,他們可以吃掉鬼王的身份,雀佔鳩巢。如果沒有與之抗衡的能力,那麼鬼王只能任其宰割。但鬼王可以差遣鬼怪,鬼怪又可以無條件(殺sha)死玩家,玩家能夠用技能(殺sha)神明。

    神明——鬼王——鬼怪——玩家——神明。

    就這樣,繞了一圈又繞回原點。

    當然,這條食物鏈也不是絕對的。

    還是得看實力,一但有人擁有可以大(殺sha)四方的資本,那這人基本上直接空降食物鏈頂端。

    好巧不巧的,胖子好像也在想這條食物鏈。

    他唏噓道︰“所以說大佬不愧是大佬,網上還在迷茫怎麼區分神明和鬼怪呢,人家大佬就踏著神明的尸體,已經闖到第四層樓了。”

    總算來了一件盛鈺知道的事情。

    他立即說︰“經紀人和我提過這事,現在玩家所達最高樓層就是第四層,後頭就斷層了。基本上大家都在一二層樓混,你說的大佬就是單刷第四層副本的那位?”

    “對對,就是他!”

    胖子連連點頭,打了個哆嗦︰“早期也有不少人在第二層樓的大型副本踫見過他,所有人回憶起來都是哭爹喊娘的。講這大佬又酷又帥。帥到沒朋友,酷到沒敵人,刷副本的方式就是一個字,(殺sha)。(殺sha)玩家(殺sha)鬼怪(殺sha)神明,就沒有他打不過的東西。你要是不走運的踫見這人,啥也別管了,反正跑就完事了,惹啥也不能惹到瘋子。”

    這話講的太有畫面感,盛鈺已經腦補出一個扛著電鋸的(殺sha)人魔,張牙舞爪滿副本追(殺sha)活物。

    可怕,太可怕了。

    盛鈺趕緊晃掉腦海恐怖的畫面,篤定說︰“你知道他名字麼,以後踫見了我絕對要繞著走。”

    “叫傅什麼的,名字好像還怪好听。”

    胖子懶得想,打開房門朝外看了一眼。

    傅什麼的——盛鈺記住這個人了。

    見胖子腳尖挪動就要出去。盛鈺茫然拉住了他︰“你做什麼?”

    胖子奇怪的回頭看一眼,說︰“去拿四角游戲黑水晶啊,你們不是都沒拿嘛。”

    “你這個點跑一樓去拿水晶?!”

    見盛鈺滿臉吃驚,胖子比他還要不能理解,說︰“不這個點拿什麼時候拿。等到明天白天,指不定有什麼人嘰嘰歪歪的屁話許多,我總不能把人(殺sha)了從他手里搶水晶。哈,別誤會,我不是說你嘰嘰歪歪,我說裴簡屁話多。”

    說著他也不再耽擱,一腳邁了出去。

    走廊一片死寂,連牆上的壁畫都宛如陷入沉(睡Shui),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盛鈺沒拉住他,壓低聲線沖他背影小聲喊︰“你有把握嗎?你要是死了副本就剩三人了,玩四角游戲都湊不齊人頭!”

    “胖爺也不唬你,昨天水晶就是我拿的。”

    說著,胖子回頭擠眉弄眼︰“提個醒,當第一枚水晶嵌入卡牌,玩家的伴生技能就會啟動。你可以現在試試,試完就知道我有沒有把握了。”

    他是鐵了心要去冒這個險,順著走廊快步往外走,沒一會就連人影都看不見了。

    盛鈺平舉起兩只手。

    左手上的黑水晶與右手卡牌像兩塊磁石,冥冥之中有什麼呼應一般,一直想靠在一處。

    喪尸和女鬼們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目光殷切的盯著盛鈺,作出低頭求撫(摸Mo)狀。

    盛鈺挨個用右手(摸Mo)了上去。

    卡牌處散發微熱溫度。

    很快,喪尸斷掉的指甲重新漲了出來。白裙子女鬼們與鬼火相抗的傷勢也轉好,剛剛一個個都蔫了吧唧的,現在‘嗖’的一下精神了。

    “來的正好。我有話想問你們。”盛鈺扭頭看向喪尸,說︰“裴簡房門真的是你鎖的?”

    喪尸愣愣點頭,它還不知道剛剛(發fa)生了什麼事,現在滿臉驕傲的舉起爪子,一臉求夸獎。

    “做得好。”盛鈺笑了一聲︰“昨天那個講話結結巴巴的電話也是你打的?”

    一看盛鈺夸了喪尸,旁邊的女鬼們頓時就不樂意了。嚶嚶嚶的靠近,表示電話是她們打的。

    這次盛鈺沒有再夸獎。

    臉上的笑意淡去,他兀自正經了面(色),嚴厲說︰“肖夢尸體殘破,被撕扯的斷成好幾節。經紀人高高吊死在大廳燈具下。我記得神明的攻擊手段是鬼火,那這兩個人是怎麼死的?”

    盛鈺長得雖然究極好看,但不笑的時候眼神總是微微泛著冷光。

    這一下子就把女鬼們給嚇著了,她們僵硬的擺手往後蹦了一下,齊齊躲在喪尸後。

    末了,還整齊劃一的指著喪尸,像是在說︰和我們沒(關guan)系,是他(殺sha)滴呀!

    喪尸急了,抬起爪子就要抓她們。

    眼見著鬼怪們紅著眼眶就要打起來,盛鈺好笑的說︰“行了,我不是要問罪。只是好奇問問,人到底是不是你們(殺sha)的。”

    幾只鬼怪互相看了幾眼,最終還是一個女鬼上前一步,用僵硬的語調說。

    “為貪婪大人……鏟除忤逆者……”

    這就是盛鈺不能理解的地方了,說是鏟除忤逆者,怎麼到頭來死的是肖夢和經紀人。

    這兩人也沒有忤逆過他呀。相反算是忤逆過的裴簡與劉雁,至今還活的美滋滋。

    想到這,盛鈺冷冷的瞥了一眼他原本的房間。

    房門至今緊閉,一點要開的跡象也沒有。

    裴簡可能以為他已經死了,沒準現在正在頭痛,等出副本以後該怎麼辦,又該如何公關。

    他想錯了,盛鈺不會出去後報仇的。那不叫報仇,那叫給臉,給蹭熱度。

    他一般有仇當場就報了。

    “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要鎖門。”盛鈺扭頭看向喪尸,“或者說,你想誘導萊安(殺sha)裴簡?”

    鬼怪們一致沉默,嘴巴跟瓖了金一樣,愣是一個字也不往外吐。

    又問了幾聲,他們無論如何也不願意說。

    見這幾只小怪物一邊搖頭,一邊殷切看著那塊黑水晶。鬼使神差的,盛鈺舉起左手,緩緩將黑水晶靠近右手卡牌。

    “如果這樣,你們就願意說了?”

    黑水晶‘啪嗒’一下掉落在卡牌之上,沒有受到任何阻礙,直接沒入了掌心。

    沒有疼痛,也沒有異物入侵感。

    一切如常。

    然而就在黑水晶消失的一瞬間,鬼怪們仿佛看見了什麼終其一生去膜拜的神跡,全都興奮的全身發抖。整個走廊都在劇烈震動,所有壁畫一齊尖聲咆哮,   的砸落至地面。

    盛鈺驚到說不出話來。

    咚——

    咚——

    咚——

    這一刻,他仿佛看見了萬鬼朝拜的跡象。他們長相稀奇古怪,有的沒有頭,有的有滿臉的眼楮,還有根本就不是人形的怪物。

    他們無一例外,‘唰’的一下子跪在地上。

    親(吻wen)著地面,像是親(吻wen)他腳尖一般虔誠。

    這是什麼,這是幻覺嗎?

    面前明明是走廊的牆壁,他的視覺卻好像已經跨越了千山萬水,遙望到無數副本。所有鬼怪們都激動的打起哆嗦,尖嘯著表達興奮之情。

    這是幻覺,也是預兆。

    待到鬼王真正歸位的那一天,百鬼游街、萬鬼朝拜的氣勢蕩魂攝魄,那一天才是真正的浩大盛景!

    這一次響起的不是電子音,而是匹配到鬼王牌時,那道溫柔的男聲。

    他在笑,笑的瘋瘋癲癲,笑的歇斯底里。

    【貪婪王開啟伴生技能——貪得無厭。】

    【去搶奪吧,去獵(殺sha)吧。人類的伴生技能是您的,鬼王的榮譽皇冠是您的,神明的古老傳承也終將被您摧毀,都是您的,都是王的!】

    等這聲音的回響從腦海里消退掉,壁畫還是跟飛蛾撲火一樣,急不可耐的往下跳。面前的幾只鬼怪激動的熱淚盈眶,恨不得跪地磕頭。

    也許在他們眼中,盛鈺才是神明。

    “現在願意說了嗎,為什麼要誘導萊安(殺sha)裴簡?”

    女鬼唇瓣蠕動,她忍不住靠的更近,就在嘴唇張開的那一刻,遠處傳來一聲怒吼。

    “別怕,胖爺來救你!”

    烏漆墨黑的,胖子也看不清。可能是誤會了什麼,他紅著眼楮就(殺sha)了過來。

    鬼怪們一哄而散。

    等驅逐了鬼怪,胖子還是緩不過神,急的直給自己腦袋扇風,說︰“嚇死我了,差點以為又要痛失一名隊友。”

    見盛鈺不說話,胖子奇怪的在他眼前揮了揮手,夸張的張大嘴巴︰“不是吧,嚇傻了?”

    盛鈺是嚇到了,不過不是被鬼嚇的。

    他的目光一直牢牢釘在胖子頭頂一寸處,那里有一行血紅的字,洋洋灑灑的飄蕩在空中。

    【鬼王︰暴食王。】

    【伴生技能︰饕餮盛宴。】

    字體的意思傳達到眼楮了,大腦卻還沒有反應過來。然而容不得盛鈺在這發愣。

    很快,‘暴食王’三個字消失。絲毫不夸張的說,接下來出現的字體所帶來的驚悚之感,已經完全超過了這兩天所有的驚悚感。

    他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楮,還是這行字。

    ——是否選擇掠奪暴食王技能。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