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6章 鬼堡來信(六)

第6章 鬼堡來信(六)



    空中仿佛蕩來一個鐵錘,‘咚’的一下直愣愣把靈魂錘了一個對穿。【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後來的事盛鈺都是懵的,黑水晶已經被拍下,女鬼們演示完畢就呼嘯著跑上二樓。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人已經面對牆角。

    大廳燈光猛然暗下,四周都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恐懼遲來的蔓延開來,從眾人腳底一直攀爬至頭頂的每一寸發絲。

    盛鈺下意識握緊懷中的刀。

    噠噠——遠處傳來踉蹌的腳步聲。

    肩膀被拍的那一刻,盛鈺一個激靈,腳步先于意識邁了出去。

    正常情況下,黑暗的盡頭應該沒有人。

    大廳所有燈光熄滅,只有黑水晶在散發著微弱的光芒。一路上盛鈺都(摸Mo)黑行走,他只能看清牆面,和更遠處一些在反光的物體。

    等走到下一個轉角,盛鈺深吸一口氣,心跳越來越快,他盲目的(摸Mo)索著這個角落。

    呼……果然沒有人。

    “咳咳。”

    他之後的玩家是裴簡。

    裴簡接受到咳嗽的信號,很快就順著牆壁邊沿往下走,游戲繼續了下去。

    就這樣,盛鈺也數不清自己到底走了多少圈,他感覺自己起碼走了快一小時。

    黑暗中玩家們的速度很慢,特別是劉雁那邊。這女人估計嚇慘了,每次到了她,游戲的進度就被忽然變成養老局般的存在。

    盛鈺一開始還有點兒緊張,可是走了這麼久,其中還有個超級拖延的人。慢慢的他就不覺得緊張了,甚至還有閑工夫在這里走神。

    從被抽簽被選中到現在,他一直都是懵的,老是感覺有哪里不對勁。

    眼角余光瞥到黑水晶,盛鈺忽然精神一震。

    這一刻,混混沌沌的大腦忽然清晰明了。

    黑水晶,對了,黑水晶!

    四角游戲的規則雖然自始至終只出現了一次,但盛鈺本行演員。在娛樂圈里頭混了這麼多年,他背下來的台詞數不勝數,因此他現在可以肯定,規則之中必定有這樣一句話。

    ——拍□□水晶視為開始游戲的指令,屆時四鬼出,將為玩家演示四角游戲玩法。

    包括今天玩游戲之前,也是在黑水晶被人拍了一下之後,那四個白裙子女鬼才出現。但昨天晚上不是這樣,盛鈺清晰記得,玩家們一下樓,那些女鬼早已經待在四個角落。

    經紀人和裴簡當時人都僵了,後來的反應看上去也不像是知道有黑水晶這個東西。

    這就說明,也許昨天晚上,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有人已經先一步動過黑水晶。

    這個人會是誰,他為什麼要動黑水晶?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想了許久也沒有想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很快,盛鈺發現情況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太長時間了。

    說句不好听的,劉雁爬也應該爬過來了。

    盛鈺剛剛走神,也沒注意到是哪個人出了問題。反正現在的情況就是,沒有走動的聲音,也沒有拍肩膀的聲音,更沒有咳嗽聲。

    所有的一切像是被按下了一個暫停鍵,只有一種可能(性xing)可以解釋目前的狀況︰少了一個人。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現在怎麼辦?

    盛鈺覺得自己背後冷風陣陣,後頸子都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視線再一次掠過黑水晶,正準備低頭蓄力逃命,他忽然一愣,又抬眼看向方向。

    毫不夸張的說,這一刻簡直是毛骨悚然。

    皮毛仿佛都在一瞬間炸開,腦子里嗡嗡嗡的漲到發痛。他的腳步完全定在了原地,只感覺渾身血液都瘋狂上涌,噴薄般從經絡滾到眼球處。

    眼楮一眨不眨盯著黑水晶附近的反射物,某一個瞬間盛鈺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他下意識抬手揉了揉眼楮。

    悲哀的是,再度睜眼的時候,反射物里的景象還是和之前一模一樣。

    在他的背後,有一團黑(色)的影子,正漂浮在半空中。那影子看上去是一個小孩的人形,離他很近。從反射物里看過去,小孩的頭緊緊貼在他耳朵旁邊,看上去像是在溫柔的悄聲耳語。

    只是結合目前的狀況,這一點也不‘溫柔’。

    應該說驚悚才對。

    “被發現了呢……嘻嘻嘻……”

    耳側傳來稚嫩的童聲,手掌像是被什麼東西輕柔的撫(摸Mo)過,瓖嵌有卡牌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周身驟然亮起青(色)的鬼火,將整個大廳照射出一片靈異之(色)。火焰帶著熾熱且駭人的溫度,空氣仿佛都被高溫燃燒殆盡。

    窒息感、驚悚感整個包裹上來。

    這一刻,耳朵就像是一個白長是器官。所有的注意力仿佛都凝聚到了眼楮。

    他看見了劉雁。

    女人仿佛完全忘記自己還是一個孕婦,一路(摸Mo)爬滾打的往樓梯的方向走,仿佛定格動畫一般,她的表情還殘留在驚恐之上。

    他還看見了裴簡。

    和劉雁差不多,這人嚇到腿軟,不知道奔跑過程中被什麼東西狠狠絆了一跤,整個人跟要飛起來似的,猛的向前飛撲。

    最後,他看見了經紀人。

    這個陪伴了盛鈺接近十年的男人,此時此刻正高高的吊死在台燈之上。鬼火在他周身環繞,飄蕩著想要吞噬尸體,卻礙于某種原因沒有這樣做。借助鬼火光芒,能看清經紀人青紫的臉龐。

    啪嗒——黑水晶吐出來一顆更小的水晶。

    這就像是什麼節點一般,所有理智猛然間回巢。定格在盛鈺眼中的景象終于重新動了起來,耳邊再次傳來孩童的嘻嘻笑聲。

    “好哥哥。”他說︰“把你的身份給我。”

    “……”好哥哥?

    這下子不僅僅後脖子起雞皮疙瘩,盛鈺感覺自己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純粹是被惡心的。

    想都沒有想,他拔腿就跑。

    其實他只比裴簡、劉雁兩人慢了幾秒鐘。但就是這幾秒鐘,讓他一直墜在最後。

    好不容易跑上二樓,只听見‘踫’的一聲響,劉雁幾乎是連爬帶滾翻進了自己的房間。

    裴簡站在自己門口,咬緊牙關焦急的錘門。他的門不知道為什麼反鎖住了。

    忽然,盛鈺忽然有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沒幾秒鐘,這個糟糕的預感就成真了。

    就這麼幾米的距離,盛鈺幾乎是眼睜睜看著裴簡猛然轉身,靠近他的房間。

    關門,鎖住,簡直是一氣呵成。

    “……!”

    靠,這他媽什麼惡心的玩意兒?!

    盛鈺整個人都震驚了。他知道裴簡這個人有的時候很虛偽,更多的時候還挺欠揍的。但他真的沒想到裴簡竟然會做到這一步。

    搶他的房間就算了,還他媽反鎖住了。

    都說危機的時候最能看清一個人的本質,盛鈺以前還覺得裴簡最多只是一個行業毒瘤,現在這人在他心里唰唰變異,整個就是一社會渣滓。

    已經死去的玩家房門都被焊住,尚且存活的玩家一個個都恨不得直接把門給焊起來。腳趾頭想想也知道,這個時候拍門求救,不可能有人傻乎乎的把門打開。

    眼見著小孩已經追了上來。

    他跑的其實不是很快,步伐其實更接近行走。就好像他一點兒也不擔心放跑玩家,反正所有人最後都只會變成他的囊中之物。

    借助走廊的燈光,男童逐漸顯(露)身形。

    他的形象很像是《咒怨》里那個藍(色)的小孩。五官立體,眼窩深陷,一眼看上去就像是眼楮處有兩個黑(色)的大窟窿。

    舉在身前的小小手掌上,漂浮著一朵藍(色)火焰,火焰中心接近于白。附近的空氣都被那熾熱高溫烤到扭曲,明明距離還有十米左右,盛鈺已經被燒的臉龐發熱,額間汗珠滴滴淌。

    他猛的尖叫︰“把你的身份給我!”

    說著,他高舉手掌,做了一個投擲的動作。那藍(色)的火焰眨眼楮就(脫tuo)離手掌,以一個讓人反應不及的速度迅猛襲來。

    走廊所有的壁畫全部尖聲慘叫。

    轉機就在這一刻(發fa)生。

    四只白裙子女鬼不知道從哪里冒出,就跟飛蛾撲火一般,沖向鬼火。

    她們站成一排,凝聚(成cheng)人牆。

    白(色)的光芒與藍(色)的火焰形成兩股龐大勢力,針鋒相對。

    形勢並沒有那麼樂觀。

    白(色)光芒到底還是弱了很多,它正逐漸被鬼火腐蝕,慢慢的變淡。女鬼們整個身形都沐浴在火焰之中,她們好像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身shen)體扭曲,蒼白的皮膚上出現寸寸黑紅(色)裂紋。

    有一只女鬼艱難的回頭,黑漆漆的眼珠猛然對上盛鈺。她大聲道︰“說出神明的名字,他會受到致命重擊。”

    神明?小孩難道不是副本里的鬼?

    盛鈺拋掉這些雜亂的思緒,同樣大聲回應︰“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大人,你是知道的!”

    “……”

    盛鈺這個人,遇到靈異事件的時候其實還蠻慫的,會本能的感覺害怕。這也是那檔密室逃(脫tuo)綜藝能夠惡意剪輯的原因。

    但是他有一個普通人都沒有的優勢。那就是情況越是緊急,他就可以像是(脫tuo)胎換骨一般,將整個人都擇出恐怖的氛圍,爆發出驚人的潛力。

    腦海中散亂的線索眨眼間就連成了一條線。

    萊安邀請三名玩伴,兩名玩伴淒慘暴斃,一名叫做丹尼爾的玩伴失蹤。玩家們的任務是拯救丹尼爾,鬼王的任務是(殺sha)死丹尼爾。

    仿佛看出了盛鈺所想,神明小孩忽然高聲大小,漂亮的五官扭曲,表情極度惡意。

    “來,說出我的名字吧。那三個字已經在你的嘴邊了,不是嗎?”

    他一步一步逼近,鬼火以同等的速度迫近。女鬼們已經到了極限,白(色)光芒幾乎已經盡數被藍焰吞噬,乍一眼看過去,整個走廊一片藍光。

    距離越來越近,神明也愈加興奮。

    就在這時,盛鈺忽然嗤笑了一聲︰“不對,你不是丹尼爾。”

    話音剛落,神明神情猛然僵住。

    “之前我也懷疑過,似乎所有任務都是和丹尼爾有關。或許丹尼爾病了,或者說壞了,所以才需要人去拯救他、(殺sha)死他。但是不對。從始至終所有人都忽略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游戲到底是由誰發起。”

    見神明臉上堆積上越來越多的恐懼(色)彩,藍(色)火焰也試探(性xing)退縮。盛鈺愈加篤定自己的猜測。

    他好整以暇的抱臂,在某一個瞬間,他笑的甚至比鬼怪還邪惡。

    “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我的好弟弟。萊安?”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