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章 鬼堡來信(五)

第5章 鬼堡來信(五)



    “快上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胖子看上去笨拙,逃起命來可一點兒也不笨拙。飛一般跑上二樓,他扒在樓梯口沖著下面的人大喊︰“都回房間,房間里是安全的!”

    盛鈺抬頭看了一眼,一句廢話也沒有多說,一步跨好幾個台階往上跑。

    緊握餐刀,‘啪’的一聲關上房門。

    眾人本來還不相信胖子所說的話,但瞧著喪尸只是徘徊在樓梯左側,遲遲不進那掛滿壁畫的走廊,他們頓時像看到了生的希望,接連繞到另一側樓梯,連爬帶滾的回了房間。

    屋外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然而盛鈺的心跳還是很快,他將餐刀橫在身前,一直死死盯著那扇門。直到外頭那焦躁、沉重的腳步聲消失,心跳這才勉(強qiang)平復下來。

    回憶起剛才的一幕,盛鈺有點咂舌。

    有好幾次那喪尸的長指甲都舞到他身邊了,看上去只差幾厘米就能割下他的頭。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喪尸似乎不想傷害他,從頭到尾都只是拿指甲在旁邊揮舞著嚇唬人。

    但嚇唬人也蠻恐怖的,他是運氣好,沒有被長指甲劃傷。其他人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除了最先跑到二樓的胖子以外,別的玩家多多少少都有被劃到。輕則一道血呼啦的長口子,重則生生的被挖去一大塊(肉rou)。

    有了這麼慘痛的教訓,這個時候誰再冒冒失失出門可就真的是傻子了。包括盛鈺在內,所有人都安靜如雞的待在房間里。

    這一待,就待到了正午12點。

    催命一般的電子音驟然響起︰【午餐時間到,幸存玩家請到餐廳集合。】

    即便再抗拒,眾人還是瑟縮著聚到餐廳。

    一、二、三、四、五。

    這一次全員幸存。

    但大家一點劫後余生的喜(色)也沒有,因為難題並沒有解決,危機依然存在。

    劉雁不知道躲在房間哭了多久,兩只眼楮腫的和核桃一樣,聲音都是沙啞的。踏出房門邁入餐廳已經耗盡了她全部的勇氣,此時此刻她還是不能緩過神,捂著嘴巴嗚嗚哭泣。

    胖子哆嗦了一下,小聲說︰“走廊被人打掃過,餐桌也是(干gan)淨的。早餐到午餐的這段時間里,咱們有人出過門嗎?”

    眾人面面相覷,紛紛搖頭。

    經紀人被劉雁的哭聲吵到頭痛,扶額道︰“你覺得會有人無聊到出來收尸嗎?肯定是副本的鬼怪把尸體清理掉了。”

    “清理掉?我還以為他們把尸體……”說到這,胖子整張臉都皺成一團,沒有說下去。

    他的意思不難猜,很多人都臉(色)煞白。

    劉雁茫然的左看右看,像是想起了什麼,嚇得哭聲都止住了︰“我的天啊,這游戲該不會喪心病狂到要我們去吃人(肉rou)吧?”

    沒有人回答她。

    正午是陽氣最大的時候,明明窗外陽光將整個餐廳照的通透,很多人還是渾身發冷。

    流程和之前一樣,喪尸推著餐車進門,依次將五個餐盤擺在玩家們的面前。

    掀開拱蓋,眾人不自覺松下一口氣。

    “牛(肉rou),還是牛(肉rou)。”

    胖子幾乎要喜極而泣︰“我媽要是知道我看到一盤帶血生牛(肉rou)這麼開心,吃的時候甚至還感覺幸福,她肯定會心疼死我。”

    和胖子的反應差不多,僅僅幾個小時過去,眾人面對生牛(肉rou)的態度與之前大相徑庭。雖然還是感覺惡心,但好歹都拿起了刀叉。

    經紀人將牛(肉rou)切了一小塊,梗著脖子塞進嘴巴里,那味道惡心的人眼前發黑。見盛鈺也是動了一筷子就沒動了,經紀人心疼說︰“這次結束後咱就別玩了,公司那邊我幫你去說。”

    盛鈺沒說話,抬頭看了眼斜對面。

    講實在的,娛樂圈對頭這麼多年,盛鈺還是第一次看見裴簡吃像丑成這樣。

    五官全都皺在一起,脖子上還有沒有洗(干gan)淨點血漬。他一叉子下去,音速將牛(肉rou)塞進嘴巴里,又光速的吐回盤子。

    最搞笑的是他還不能剩,轉身(干gan)嘔兩下,回過頭又要吃自己剛剛吐出來的東西。

    ……有這麼難吃嗎?

    盛鈺狠下心,又下手叉了一塊大的,閉上眼楮就丟到嘴巴里。

    害,這不還是咸豆腐腦的味道嘛。

    經紀人還在旁邊真情實感的心疼,哭喪著臉說︰“看你吃這些比我自己吃還要難受,我本來還想著你在現實里要顧忌身材不能多吃,那游戲里就隨便你放開了吃,誰知道來這出。”

    “其實還是可以放開吃的。”盛鈺懷著詭異的心情說︰“閉上眼楮就行了。”

    “那我和你一起吃,一起受苦。”

    經紀人以為盛鈺在安慰他,頓時跟打了雞血一般。他連切了幾塊血(肉rou)模糊的(肉rou)塞到嘴巴里,一邊‘嘔嘔嘔’一邊憋著氣往下吞。

    那個狼吞虎咽的架勢,盛鈺攔都攔不住。

    用餐完畢,喪尸推著餐車離開。

    這也讓大家稍稍放下心,看來用餐這一塊只要吃(干gan)淨,那就不會觸怒喪尸,引來追(殺sha)。

    再一次聚齊是19點,晚餐時間。

    這一次大家吃的比中午還快,因為端上來的不是生牛(肉rou),而是生(肉rou)榨汁。都已經被榨成汁了,自然不知道杯子里裝的是什麼(肉rou)。

    盛鈺安慰經紀人︰“你閉上眼楮,把杯子里的東西想象成冰淇淋,再喝喝看。”

    經紀人絕望說︰“他自己先試試,看看能不能把這惡心的玩意想象成冰淇淋。”

    “……”

    那當然不行,畢竟他杯子里濃濃的西瓜味。

    盛鈺佯裝痛苦的舉杯,仰頭喝下最後一點西瓜汁牌(肉rou)榨汁。

    一杯下肚,精神都好了不少。

    解決晚餐後,夜幕已經悄然降臨。

    這一次同樣沒有追(殺sha),走廊的壁畫也沒有胡亂尖叫。一切的一切都太過于稀松平常,就好像玩家們是來古堡參觀度假的一般。

    暫時的平靜並不是真正的平靜,它更像是在醞釀著一場更大的風暴。

    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在約好了晚上9點再去一樓玩四角游戲之後,沒有人再有那個精力出門探索。

    盛鈺躺在(床chuang)上,他感覺自己腦子很亂。

    雖說進入副本以來(發fa)生的怪事很多,勉(強qiang)都可以用巧合解釋。但這一次總不能說是巧合了吧,沒道理人家吃到吐,他吃的還挺香。

    抬起手,卡牌緩緩顯形。

    ‘貪婪王’這三個大字就那麼大大咧咧寫在上頭,黑金字體還閃爍著微弱光芒,看上去邪惡又神秘,給人一種很不詳的感覺。

    這會不會就是所有異樣的來源?

    腦海里剛浮現這個問題,門外忽然傳來輕微響動,盛鈺立即坐直了身子。

    那聲音很奇怪,像是鐵與瓷器踫撞的聲音。由遠及近,聲音很小,要不是門被阿三踹出了一條縫隙,他興許都听不到這個聲音。

    足足響了五六分鐘,‘ 當’一聲脆響,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放在了門口。

    緊接著,有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敲門的人似乎很緊張,前幾聲敲的跟小雞啄米似的,跟(摸Mo)門沒什麼兩樣。或許是見沒有人應,門外的人有點著急,下手用了點力。

    敲了幾下之後,腳步聲就遠去了。

    待會就要玩四角游戲了,這個時候還有誰會來找他……或許是經紀人有話想說?

    盛鈺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

    開了一條小縫,剛看清門外情形,他立馬就嚇出一身冷汗,下意識猛的關上門。呼哧呼哧大喘了幾口氣,幾欲跳出嗓子眼的心才落回原地。

    搞什麼,喪尸就在門外!

    它離門很近,非常近。近到盛鈺甚至可以看清它臉上腐爛的(肉rou)、滿身被腐蝕出來的大泡,還有丑陋中帶著一點討好的……笑?

    抿唇糾結幾秒,他又一次打開了房門。

    那喪尸還在原地。

    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喪尸臉部已經潰爛到沒法看,但盛鈺莫名的就是覺得它貌似有點沮喪。只是門一開,那沮喪立即消失不見。

    喪尸歡天喜地的朝這邊邁了一步,就只是小小的一步而已,身上的泡立即炸了兩個,邊緣發紅流膿,看上去簡直慘絕人寰。

    盛鈺一下子就明白了。

    就像動物界的領地劃分一般,恐怖世界也是有領地劃分的。喪尸的領地在一樓餐廳,現在他想要踏足二樓走廊,那就要承受非人的折磨。

    可是它為什麼要來二樓呢,這麼一條不足二十米的走廊,費盡千辛萬苦足足走了五六分鐘,總不能只是想過來敲個門吧?

    對了,還有剛剛的瓷器撞擊聲。

    向下一看,門前地上擺著一個小餐盤,看上去精致小巧,比幾次進食的餐盤都要精致許多。

    一直等盛鈺俯身端起餐盤,喪尸這才心滿意足原地跳了幾下,轉身蹦噠著下樓。

    看上去好開心的樣子。

    盛鈺滿心驚訝和茫然,等回房間打開餐蓋,看清里面的東西,他更茫然了。

    是冰淇淋。

    玻璃大碗中足足盛了七八個冰淇淋球。有巧克力味的,有香草味的,有草莓味的……各種口味全盛在一起,看上去五顏六(色),讓人食欲大動。

    詭異,這他媽也太詭異了點。

    盛鈺沉默著看著那碗。

    本來心里亂糟糟想著許多事情,被這麼一打岔,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喪尸高高興興離去的背影,還有渾身腐蝕的慘狀。

    他舀了一口香草味冰淇淋。

    要命,還怪甜的。

    **

    後來盛鈺沒有再去動那碗冰淇淋。

    他一直等,等到冰淇淋全都化成水,鐘表上的時針才慢悠悠的轉到了九。

    整點一到,他立即起身,將早上(摸Mo)來的餐刀貼身帶著,洗把臉就出了門。

    剛下樓就听見經紀人諷刺的嘲笑聲︰“又想輪空?可以啊,昨天不是輪空過一次麼,那這次我們就公平一點,把你的名字去掉,輪空的人選從剩下四個人里挑選。”

    劉雁臉(色)發青,張了張嘴沒出聲。

    她求助的看向裴簡,後者立即轉開腦袋,跑到角落和胖子去研究黑水晶了。

    恨恨的咬牙,劉雁無奈說︰“那算了,還是從五個人里抽四個出來吧。”

    經紀人沖盛鈺打了個招呼,就掏出從房間帶出來的紙,分成了五份。依次寫完所有人的名字,角落里的那兩人終于裝模作樣研究完了。

    幾人盯著紙團,都沒動。

    “有句話叫早死早超生,你們又不是長了一雙透視眼,從紙外頭怎麼可能看出什麼名堂。”

    胖子最先忍不住,他隨手從里面抓出四張,說︰“鑒于咱們五個人里有三個是昨天輪空的,那游戲規則就再講一下。”

    第一張紙條攤開,裴簡。

    “待會呢,被選中的四個人分別站到四個角落,按照順時針方向走。等到了你前面的那個角落,你就把前面那個人肩膀拍一下。要是你那個角落沒有人,那你就咳嗽一聲,下個人照常往下走。正常情況下四個人玩,每走一圈都會有一個人咳嗽一聲,如果沒有人咳嗽,而游戲還在繼續的話,就說明有不(干gan)淨的東西混了進來。所以走動的時候大家注意點,待在你前後的,不一定是人。”

    要是在現實世界,或者說換一個場景听這些話,盛鈺不可能有沒有異樣感覺。但是一代入此時此刻的環境,他一下子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大廳燈光明亮,邊邊角角卻幽暗無比。比起其他地方,那里似乎格外適合藏污納垢。

    盛鈺打了個哆嗦,(強qiang)迫自己集中注意力。

    第二張紙條攤開,是經紀人。

    胖子還在絮絮叨叨著︰“昨天晚上我們是玩到十多圈才發現多出一個人的,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咱可能要走很長時間。我們現在抽到的順序,就是待會的站位。”

    第三張紙條是劉雁,女人的臉(色)一下子慘白,崩潰的蹲在原地發抖。

    毫無疑問,輪空會在胖子和盛鈺之間產生。

    “昨天我就是第四個抽到的,繞了幾圈後就撞上鬼了。我感覺第四個是最危險的,不提和鬼近距離接觸,逃命的時候他也是離得最近。”

    胖子臉(色)有點不好看,他揪起第四張紙條,關鍵時刻手指頭打滑,怎麼也打不開那紙條。

    盛鈺的心也跟著他的手指頭打滑。

    眼見著(肉rou)(肉rou)的指尖磨蹭紙條邊緣,急得他都想親自上手幫胖子一把。這幾秒鐘簡直就和一個世紀那麼長一樣,紙條總算被打開。

    胖子忽然長呼出一口氣,同情的將紙條正面轉向盛鈺。

    “恭喜,你中頭獎了。”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