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章 鬼堡來信(四)

第4章 鬼堡來信(四)



    門外是誰的尸體。【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盛鈺腦子里一直環繞著這個問題,三伏天愣是渾身冰涼,縮到被子里還是冷到打顫。

    鑒于鬼來電所說的鏟除忤逆者,他現在腦子里只能浮現兩張臉︰裴簡和劉雁。

    但這兩人都是輪空,門外那麼大的動靜,這兩人總不至于打開門看熱鬧吧。

    這樣一算,似乎只有阿三‘忤逆’過他了。

    腦子里胡思亂想半天,一會擔心經紀人有沒有出事,過了一會又在困惑四角游戲到底有沒有在零點之前結束,萬一一覺起來面對的是副本大逃(殺sha),那他又能拿什麼來自保。

    想太多也沒用,反正只是一個游戲而已。

    盛鈺這樣安慰自己,並且十分迅速的進入了淺眠狀態,一夜無事。

    隔日,上午九點左右。

    手掌處的卡片傳來一陣電子音︰【早餐時間到,幸存玩家請到餐廳集合。】

    應該不止盛鈺听見了這句話。很快,門外就響起各種亂七八糟的聲音,有人憤怒的大叫著什麼,也有人在低聲啜泣。

    簡單的洗把臉漱漱口,打開房門。

    他幾乎已經在心里做好見到阿三尸體的準備了,然而打開門,盛鈺罕見的愣住了。

    女孩的尸體就橫躺在房門口不遠處。一夜時間過去,那些流淌出來的鮮血已經凝成烏紅(色),斑駁的點綴在地毯上,還有少許結塊的痕跡。

    她的尸首被撕咬的破碎,東一塊西一塊的遍布走廊各個角落,就連臉上都被挖掉大半個窟窿,眼眶里空落落,是空的。

    ‘呲’的一聲滑膩聲響,斜對面的劉雁大叫起來︰“我的天啊,我踩到了她的眼珠子!”

    她滿臉嫌惡的跛腳又轉回了房間,很快屋子里就傳出水聲,應該是去洗鞋了。

    明明說‘鏟除忤逆者’,死的卻是跟‘忤逆’這個詞語一點(關guan)系也搭不上的肖夢。

    盛鈺現在滿腦子混亂,一句話也說不出。

    經紀人一臉蒼白的踩著地毯,盡量避免地上的血跡。等到了盛鈺的面前,他幾乎要擠出一把鼻涕淚︰“昨晚真的差點嚇死我了,我一晚上都沒(睡Shui)著,這破屋子的燈還打不開。”

    阿三房間里傳來摔東西的聲響,還有大叫聲。他在說母語,听起來像在罵人。

    經紀人整個人一個激靈,慌張說︰“走走走,我們先下樓再說。那個女粉死了,老外大清早就一直在發脾氣,嘰里咕嚕也不知道在說什麼,我看他隨時都有可能要爆發,你記得別惹他。”

    “好……先等我一分鐘。”

    盛鈺回房間把白(色)床單扯了下來,手臂一震,床單覆蓋在肖夢的尸體上。等女孩的慘狀被遮掩上,兩人快步下了樓。

    **

    廚房門緊閉,里頭安安靜靜的。再往前走一段距離,就是看上去極度奢靡的餐廳。

    餐廳正中央是一個歐式長桌,兩側分別都有三個木質高椅,撅起(屁pi)股才能坐上去的那種。

    “順著牆壁邊緣走,一個接一個的拍肩。我是最後一個走的人,按理來說我前面的那老外應該已經走到上一個人的位置了,他那邊應該是空的,可是當我走到那里,卻(摸Mo)到了一具冰涼的身子……隔著衣服都能凍到手的那種冷。”

    胖子痛苦的抱著頭︰“我發誓我當時真的嚇傻了,拔腿就跑。其他人應該听見聲音了,也跟在我後面跑。多出來的那‘人’就追在我們後面,一直嘻嘻笑,差點把我嚇尿。”

    見盛鈺和經紀人來了,餐廳里已經落座的兩人同時扭頭。胖子如蒙大赦看向經紀人︰“我確定我們在12點之前完成了四角游戲,但我真的沒看清多出來的是什麼東西。烏漆墨黑的,魂都嚇沒了誰還關注他的長相。你看清了嗎?”

    經紀人遲疑說︰“雖然沒有看清臉,但我對‘那東西’的身高印象很深。看上去就一米二左右,好像還是個孩子,听聲音應該是男孩。”

    “我知道了。”裴簡忽然拍桌,大聲說︰“那男孩肯定是丹尼爾。萊安邀請我們所有人玩游戲,尋找失蹤的丹尼爾。我們按照萊安的要求玩了,所以失蹤了的丹尼爾也就出現了。”

    胖子困惑說︰“不對吧。丹尼爾為什麼要追(殺sha)我們?”

    裴簡笑的自信︰“既然玩家任務是救丹尼爾,那他本身肯定是出問題了,所以才要救。”

    這個邏輯是通順的,可是盛鈺總是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想了想,他問道︰“昨晚肖夢是怎麼死的?”

    胖子和經紀人齊齊搖頭,都表示沒顧上看。裴簡笑了一聲︰“小鈺,你該不會是害怕了吧。又不是真死人了,這只是一個游戲。”

    “也許她昨晚回頭看了。”

    說這話的時候盛鈺語氣很平靜,其他三人臉(色)卻猛的一變,神(色)開始慌張。

    他們差點忘記還有這麼一個規則,如果肖夢不是因為跑得慢被(殺sha)了呢。她要是忍不住回頭看了,同樣也會被(殺sha),並且還違背了規則2。

    要是後邊這種情況,那可真的是太糟糕了。進入大逃(殺sha)模式,沒有人有活下來的把握。

    氣氛一下子冰結。

    “又不是拍恐怖電影,正常人逃難的時候誰會邊跑邊回頭。估計就是因為她跑的太慢,才會被(殺sha)。對了,老外不是喜歡她麼。”

    裴簡意味深長看了盛鈺和經紀人一眼,笑道︰“看來有保鏢也沒用,該死還是得死……”

    話還沒說完,他就連椅子帶人被踹翻在地。

    阿三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對話。他怒不可遏的給了裴簡一拳,大吼道︰“要不是你去掉孕婦的名字,輪空的可能是她,那她就不會死!”

    裴簡死也沒想到,諷刺盛鈺竟然還順道踩到阿三的痛腳。

    臉上被打到的地方幾乎痛到麻木,藝人最在意的就是臉。他也怒了,掙扎的站起來︰“那你呢?口口聲聲說喜歡,危機時刻還不是只顧得上自己跑。別把自己的無能算在別人頭上,要是我在場的話一定會帶著她一起跑!”

    “你輪空了,是你害死了她!”

    兩人扭打一處,把其余人看的瞠目結舌。胖子站起來,想上去攔架又怕被誤傷。

    餐廳頓時混亂一片。

    很快,尖叫聲讓一切都停了下來。

    是劉雁,她最後一個下樓。

    阿三一把推開裴簡,這毫無意義的爭斗終于被按下暫停鍵。這時,劉雁滿臉驚恐的沖入門內,哭道︰“我看見廚房有人在做菜。”

    胖子低聲吐槽說︰“這不是很正常麼,不做菜的話,你家廚房是拉屎用的?”

    “……”

    雖然形勢不太對勁,但盛鈺還是有點想笑,他忽然發現胖子這人還挺逗比的。

    劉雁完全沒被胖子的話影響到,她太慌張了,甚至都沒有听清胖子的話。她只知道瘋狂搖頭︰“不是人,也不是菜。”

    不是人不是菜?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在眾人迷茫之際,門外傳來餐鈴聲。是很清脆的鈴聲,听上去就讓人愉悅。

    然而推餐車的‘人’就不那麼讓人愉悅了。

    一見到那東西,盛鈺只覺得頭暈目眩,恍然間還以為自己進了什麼末日片場。

    那是個人形生物,但就像劉雁說的,那不是人,頂多算一具喪尸。

    喪尸歪歪扭扭的提溜著餐車邊邊,四肢詭異的扭曲,勉(強qiang)保持直立行走。值得注意的是,他擁有著奇長無比的十根指甲,在頭頂的大吊燈照射下,那鋒利邊緣甚至閃著人的寒芒。

    步伐不快不慢,但走過的地毯盡數被浸濕,一股讓人反胃的惡臭蔓延而來。

    “看上去沒有攻擊(性xing)。”胖子說︰“我們先坐好,吃了飯他應該就會走。”

    這安慰並沒有起多大作用,盛鈺甚至能感覺到身旁的經紀人渾身都在打哆嗦,連帶著他也跟著有些緊張。

    不過好在大家理智尚存,很快都坐到高椅上,默不作聲的低頭。

    總共六個餐盤,喪尸一個個將其擺放在玩家面前,經過之地都會彌漫起腐爛的血腥氣息。

    雖然看上去嚇人,但這個舉動很容易讓人誤解,認為喪尸也許就是一個送飯的。

    眾人也就不由的松了口氣,下意識忽略掉一旁哭泣的劉雁,只認為她小題大做。

    然而剛打開餐盤拱蓋,所有人的臉(色)都‘唰’的一下子變了,就連盛鈺也不例外。

    “嘔——”

    劉雁轉過身,彎腰(干gan)嘔起來。

    餐盤正中央放著一塊(肉rou),經絡紋理清晰可見。看上去剛從什麼生物身上割下來,一點也沒過水,也沒經過烹飪,直接端了上來。

    血從餐盤流下來,鐵蚳蔓延鼻腔。

    肖夢剛死了,尸體還殘缺。這(肉rou)就很容易讓人誤解,聯想到不好的方面。

    “是牛(肉rou)。”說完胖子自己也覺得崩潰,捂臉道︰“這他娘的絕了,直接讓老子啃生(肉rou)。”

    喪尸就在一旁虎視眈眈,這種時候不吃也不知道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就在胖子滿臉絕望的準備動刀叉之時,阿三忽然大叫︰“不許吃,吃牛(肉rou)會觸犯濕婆的神威,你們這是在褻瀆神明!”

    這話一出,盛鈺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阿三老家是印度的。

    印度人有百分之九十都信奉印度教,那邊有位神明叫做濕婆,其坐騎為牛。所以很大一部分印度人是不吃牛(肉rou)的。

    他知道這事,其他人也知道。

    裴簡臉上還痛著呢。

    剛剛被阿三摁頭打,他幾乎毫無還手之力,這下子總算是逮到了機會。

    他立即切了塊生牛(肉rou)放入嘴中,鮮血順著下巴流下,滴滴答答砸在餐盤里。末了,他微笑說︰“抱歉,我不是針對你的宗教。這種情況下,就算盤子里放著肖夢的(肉rou),我也照樣吃。”

    “……!”

    就像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阿三眼珠通紅,青筋整個爆出。他憤怒的站起身,抓緊桌布就是一掀。

    帶血的生牛(肉rou)撒的滿地都是。

    牛(肉rou)撒掉的同時,一直不做聲的喪尸忽然一聲怒吼,咆哮著揮舞爪子。

    他以一個奇怪並且扭曲的姿勢飛速逼近阿三,人們甚至都沒有看清他的動作,眨眼間阿三就尸首分離,血濺了所有人滿頭滿臉。

    那頭顱飛到桌面,咕嚕嚕的從劉雁那邊一直滾到盛鈺面前,將將好停在他的面前。

    眼楮滾圓瞪著,臉上的表情還停留在暴怒之上。看樣子死前一刻都沒反應過來。

    整個餐廳剎那間鴉雀無聲。

    喪尸一寸一寸回頭,嘎達嘎達的骨頭擠兌聲十分明顯。就在眾人驚慌的起身後退之時,他忽然扯開嘴角,兩側唇沿幾乎掛到耳朵。

    腐爛的皮(肉rou)啪嗒啪嗒掉落在地,胖子大聲喝道︰“跑!!!”

    哪里還用得著胖子說,盛鈺早就眼疾手快的搶過桌上餐刀,第一個沖出餐廳。

    尖叫聲、哭號聲,眾人四散潰逃。

    喪尸跑的實在是太快了,腐爛的氣味一直緊緊貼在鼻尖,玩家們避無可避。

    眨眼之間,危險已經迫在眉睫。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