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2章 鬼堡來信(二)

第2章 鬼堡來信(二)



    門被猛的踹開。[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走廊牆壁掛著無數張壁畫,在門開啟的那一瞬間,這些壁畫無一例外的嘶吼出聲。

    台燈‘啪嗒’一聲,應聲衰落。

    玻璃燈壁砸了一個稀巴碎。

    盛鈺本能的後退一步,待理智佔據上風後,他停下腳步,遲疑看向屋外。

    外頭不是預料之中的血手指鬼怪,而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一男一女。

    男的小麥(色)皮膚,是個外國人。女的歲數不大,長相很可愛。這兩人明顯也被嚇得不輕,那女孩抱著頭,什麼也沒看清就尖叫了起來。

    老外顯然心儀那個女孩。為了凸顯恐怖氛圍下的男子氣概,他惡狠狠上前一步攥住盛鈺衣領︰“我剛剛敲門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回應?!”

    “我怎麼知道敲門的是人還是鬼。”

    盛鈺正愁著手心滾燙無處降溫,他迅速抓住衣領上的那只手。剛踫到老外的手背,這人立馬就一聲驢子般的慘叫,听著就淒慘無比。

    皮膚表層有刺啦啦燙傷的聲音,老外連忙甩開手。就這麼幾秒鐘功夫,手上已經燙出了好幾個尖端冒膿的大紅泡。

    別說什麼男子氣概,那老外現在恨不得躲人家女孩子後頭去,說什麼也不肯靠近盛鈺。

    手心溫度降了下來,盛鈺自顧自低頭。

    【姓名︰盛鈺】(可見)

    【至高樓層︰第一層】(可見)

    【身份︰貪婪王】(不可見)

    【……】

    進副本之前曾經了解過,玩家開局抽到的身份卡基本上會伴隨玩家的整個游戲生涯。而手掌,就是這張身份卡牌的永久棲息地。

    外人只會看見括號內寫有‘可見’的文字,‘不可見’內容只有玩家本身可以看見。除此之外,身份卡牌下頭還有很大一片區域是暫時空白的,很有可能某些深層次的東西暫且沒有被挖掘出來。

    換句話來說,現在的盛鈺還不夠格。

    那女孩終于緩過神,仔細瞧了瞧盛鈺,忽然大喜︰“你是不是演《情書》的那個!前段時間的密室逃(脫tuo)我們全家都有在追,我知道你!”

    不提密室逃(脫tuo)還好,提起來就是淚。

    因為這檔慘遭惡意剪輯的綜藝節目,盛鈺良好的形象跌到谷底,很多人對他的印象就停留在‘長得好看的廢物’上頭。

    不過好在女孩是個實打實的顏狗,她才不管盛鈺廢不廢呢。一巴掌推開老外,她激動的語無倫次,顛三倒四的介紹自己。

    女孩叫肖夢,算是半個粉絲。老外名字太長,盛鈺沒記住,就記得這人是個印度留學生,為了方便,他在心里叫這人阿三。

    剛剛踹門的就是這位阿三哥,看肖夢眼巴巴的瞅著盛鈺,他滿肚子火氣,陰陽怪氣說︰“原來是個七人副本,我還以為是六個人。我們六個都在外頭踫過面了,所有人都去勘察副本地型,就連孕婦也沒歇著。你們這些大明星就是了不起,是不是都想著躲在其他玩家後面,等副本結束的時候剛剛好出來,躺贏。”

    “中文真好。”盛鈺差點為他鼓掌了。

    就像是一拳重擊打在了輕飄飄的棉花上,阿三氣到翻白眼。看見肖夢也被逗笑了,他不服氣的就要再冷言譏諷。

    話還沒出口,牆上的鬼臉壁畫再次尖嘯,在場三人瞬間靠牆蹲下,啞然對視。

    最高處一張白臉骷髏像是被什麼(刺ci)激到了,在一聲尖銳淒厲的咆哮過後,整個畫框猛然震動,直接(脫tuo)離牆面,直挺挺砸下。

    好巧不巧,正中阿三哥。

    “嗷!!!”

    砸到人的下一秒鐘,所有鬼臉畫框不約而同的停止尖嘯。白臉骷髏安靜的躺在地毯上,嘴角裂開一個大口子,像極了報復成功的(奸jian)笑。

    音浪平息,四周一片沉寂。

    阿三頭上青紫一片,像被人生生挖去了一塊皮。他整個人也處于靈魂出竅的狀態,又氣又怕,想罵人又不敢隨意張口。

    肖夢看向阿三,哭腔中隱隱帶著埋怨︰“都怪你,肯定是你剛剛罵盛鈺,引來了不好的東西。這還不明顯麼,就連鬼都喜歡長得好看的!”

    “……”阿三怒瞪盛鈺。

    盛鈺攤手說︰“看我做什麼,你該不會真的以為剛剛鬼怪在給我出頭吧?”

    正說著,走廊另一頭傳來女聲呼喚。

    顯然剛剛到動靜驚擾到隊友了,那兩人結伴而行,走的比龜爬還要慢。

    左邊是個長發飄飄的女人,右邊圓滾滾的,應該就是阿三提到過的孕婦。

    等這兩人走近,盛鈺才發現自己看走眼了。

    長頭發的女人叫劉雁,她才是孕婦。至于圓滾滾的那個,這是個男的,只不過有點胖。

    劉雁扶著微微隆起的小腹,介紹自己的時候滿是慌張,但好歹吐字清晰。那胖子已經有點神志不清醒了,介紹自己的時候直接說‘我叫胖子’,然後就滿臉煞白的坐在地上,說話都有點氣虛。

    “咱們分頭行動的時候約定了一分鐘響一次口哨,你這邊一直按時響,但一樓那兩個人足足五分鐘沒有吹響口哨了。我和劉雁都感覺不對勁,經過樓梯口的時候就特地往下看了一眼……你猜我們剛剛看見了什麼?”

    說到這里,胖子臉(色)奇差無比,這種時候他也不賣關子了,一邊打哆嗦一邊開口︰

    “明明下去的時候是兩個人,去看的時候變成了三個人影,再看就變成四個人影。一個個的全都跟中了邪一樣杵在原地。最恐怖的是,在我和劉雁冒頭的那一刻,所有‘人’緩慢的抬起手臂,一點、一點指向了我們的方向。”

    等他說完,許久都沒人說話。

    即便知道這只是一個全息恐怖游戲,但是陰森氛圍包裹上來,詭異且不合乎常理的事態發展下去,兩面夾擊,直接擊垮理智。

    兩側鬼臉壁畫都咧著嘴笑,就好像無數雙視線凝聚在眾人的身上,讓人後腦勺發寒。

    “我想回房間。”女聲打破寂靜。

    盛鈺愣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這句話是孕婦劉雁說的。

    她捂著肚子,哭喪著臉︰“我要回房間,我肚子痛。”

    阿三像炮仗一樣,一點就炸︰“剛剛要分頭勘察地型的時候你也說肚子痛。現在大家肯定要一起去一樓看看,你肚子又痛了。”

    劉雁說︰“不一樣。剛剛我是裝的,現在我是真的肚子痛。我(懷huai)孕了,流產你擔待的起嗎?”

    “全息游戲流不了產。”胖子扶牆站起來,唏噓說︰“她不行就算了。別忘了游戲績點是跟著你在副本游戲的(操cao)作算,績點又和爬樓的速度息息相關。劃水玩家不算分,她想一直在‘第一層樓’轉悠,那就讓她轉悠唄。”

    說著,眾人簇擁在一處,朝樓梯方向走。劉雁在原地躑躅一會兒,咬咬牙也追了上來。

    **

    跟胖子說的一模一樣。

    不,應該說一樓大廳的場面比胖子描述的更加驚悚,恐怖一百倍不止。

    從樓梯口往下看,一開始只有兩個背對樓梯口的人,左邊人影有點眼熟,但叫不上來名字。右邊是一起進入游戲的經紀人。

    揉了揉眼楮,人影從兩個變成了三個,然後是四個、五個、六個……多出來的四個人都是一身白裙子,黑發幾乎要長到腳踝,看不清臉。

    她們分別從四個拐角走出,齊刷刷的緩慢抬起手臂,骨頭縫隙里嘎達嘎達聲幾乎近在咫尺。

    就像有無數只螞蟻爬到了自己的身上,一路爬到臉頰,咬的人臉整個都麻麻的。

    隨著手臂弧度的增大,臉上的酥麻感也愈加嚴重,等到手指直沖著盛鈺這個方向時,他好像听見了‘咚’的一聲悶響。

    回頭一看,胖子已經癱在台階上了。後面的劉雁、肖夢也有樣學樣的癱坐下去。

    阿三不想在肖夢面前丟臉,愣是梗著脖子就要上前,看上去想拼(殺sha)一番。

    盛鈺一把拽住了他。

    他本來就有點腿軟,被人這麼一扯,立即順理成章的坐到了台階上。偏偏嘴上還在逞(強qiang)︰“你害怕就別去,我一個人去救他們倆。”

    劉雁就差尖叫了,口不擇言道︰“你讓那老外去啊。攔著(干gan)嘛,不做事就和我一樣乖乖待著,只要別拖後腿就行了。”

    盛鈺說︰“誰說我不做事了。你們仔細觀察那四只女鬼。”

    看一眼都覺得得慌,一听仔細觀察,所有人只覺得汗毛直立,渾身冷汗。

    (強qiang)忍恐懼與壓力,眾人迎著女鬼的方向看。

    看了有上十秒鐘,肖夢最先反應過來︰“她們好像不是指著我們誒!”

    與此同時,盛鈺扶著欄桿。

    他輕輕往下邁了一個台階,緊接著又是一個台階,一個接著一個,一直走到了最後一階。

    說實話,這一幕遠比阿三莽撞往下沖看上去更有威懾力,同樣也更有魄力。一個是需要一時的勇氣,一個是需要長久的決心。

    鞋底與台階輕踫,女鬼們的視線也隨著盛鈺的身形而挪動,尖銳且直白。

    直到走到樓梯口,那兒有一塊黑台搭建起來的展示櫃,絨毯上放著黑水晶。

    指尖剛觸踫到黑水晶,大廳的燈‘唰’的一下子全部亮起來。剛剛還滿屋子黑暗,轉眼間就照的整個古堡大廳亮堂堂。

    經紀人和另一名玩家終于可以動彈,他們正想要歡呼。然而,很快笑意就僵在了臉上。

    女鬼們還沒有離開。

    “啊啊啊啊動了!她們動了!”

    堪比慘叫的尖叫聲響起,劉雁連滾帶爬的往後逃,跑了兩步發現所有人都沒反應。她心里頭罵罵咧咧的,逃難之中回頭看了一眼,立即就被驚在了原地,哪里還顧得上逃難。

    空中出現了一段漂浮著的文字。

    【玩家任務︰拯救丹尼爾。】

    【四角游戲】

    【規則1︰拍□□水晶視為開始游戲的指令,屆時四鬼出,將為玩家演示四角游戲玩法。一場游戲限制四人玩耍。】

    【規則2︰四角游戲必須在午夜零點以前玩耍,四名玩家走完一圈以後,必須立即反身跑回房間。無論听見了什麼聲音,絕對不能回頭看。回房後禁足,隔日九點,早餐時間解禁。】

    【嚴格遵守規則12,玩家白天將受到庇護,免遭神明抹(殺sha)。若違背規則12,玩家白天將失去庇護,進入限時逃(殺sha)模式。】

    若(干gan)秒鐘以後,文字消退下去,那女鬼們也紛紛退到牆角,集體右轉。

    先是第一個女鬼動了,她沒有腿,眼珠還掛在眼眶外邊。就這麼飄到了前面的角落,輕輕的拍了下第二個女鬼的肩膀。第二個女鬼如法炮制,飄到第三個女鬼身後……就這樣,一個輪回過後,四名女鬼忽然淒厲的高叫。

    然後齊齊奔著樓梯沖來。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飛最快的那只女鬼已經越過眾人,一溜煙消失在二樓樓梯口處。

    最後那只女鬼磨磨蹭蹭的飄到樓梯口處,扒著牆壁不撒手,朝盛鈺的方向偷看了好幾眼。很快就有其他女鬼恨鐵不成鋼的將她拉走了。

    眾人慌里慌張,都沒注意到這個小(插cha)曲。

    女鬼們一離開,冷森森的寒氣終于散去。

    得救了,這是此時此刻所有人的想法。然而危機解除,新的問題很快就來臨。

    在場一共七個人,四角游戲卻只需要四個人。玩家們的精神剛要凝聚成一團,又迅速被這個迫切又尷尬的問題擊垮,各自為營。

    復雜的視線在空中交織,經歷了剛剛的恐怖事件,顯然暫時還沒有人願意出來直面恐懼。

    最後還是胖子轉移話題︰“離零點還有一個小時呢。咱可以先聊聊,交個朋友。”

    劉雁跟搗蒜一樣點頭︰“聊!聊什麼?”

    “空中出現文字的時候,我的手心忽然一陣滾燙。然後身份卡片下面多了一行括號不可見的文字,是玩家任務,只有玩家自己才能看見。你們的卡片有沒有多字?我房間里的小卡紙還寫著尋找失蹤的丹尼爾呢,轉眼玩家任務就升級了,現在不僅要找他,還得救他。我覺得這可能是階段(性xing)算績點。”

    說完,胖子滿臉後知後覺道︰“對了,差點忘記問,咱們任務應該都是一樣的吧?”

    這個問題簡單,立即有不少應答聲。

    “一樣一樣,我也是要救他。”

    “應該都一樣的吧,這還用得著說嘛。”

    “……”

    見眾人視線看過來,盛鈺笑了一聲︰“我們先想著怎麼找丹尼爾吧。不然怎麼救他。”

    手腕自然下垂,手心甚至對外。

    上面同樣多出了五個字,只不過其中的含義卻與胖子說的的任務南轅北轍。毫不夸張的說,這任務直接將盛鈺推到了所有玩家的對立面。

    堪稱你死我活也不為過。

    作者有話要說︰  本章發30紅包。

    胖子︰大家任務都一樣吧?

    狗比鈺︰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感謝在2020-06-17 18:00:00~2020-06-18 18: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深水□□的小天使︰貓醬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凜凜醬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雲雀與鳳梨、艾黎晨曦 20瓶;可憐沒人愛、竹染霖柒 5瓶;雨殤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