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章 鬼堡來信(一)

第1章 鬼堡來信(一)



    黑暗吞噬了二十一層樓梯,白衣的長發女人吊死在樓梯最上層。【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璀璨的王冠掉落在地,成為灰敗與絕望中的唯一亮(色)。

    再看這張海報,盛鈺還是覺得臉龐又麻又漲,像是被一通冰水從頭淋到腳,冷的人心髒抽痛,呼吸都變得艱難。

    他手忙腳亂的將手機鎖屏,愣是不敢再打開手機看那張海報。

    “你和死者(關guan)系很好?”

    經紀人從車內後視鏡瞄了盛鈺一眼,小心翼翼開口︰“該不會是你以前的初戀男友……”

    “滾,你看我像是談過戀愛的人?”

    戴好鴨舌帽和黑(色)口罩,車外一片漆黑,只有忽明忽暗的路燈。這氣氛看上去就不太妙,想起《21層樓》的海報,盛鈺心里更慌了。

    他努力平復心頭異樣,說︰“死的是我初中同學陳敬,得有七八年沒聯系了。”

    經紀人驚奇的看了一眼火葬場的方向︰“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長情。七八年沒聯系,擱我,我都不記得這人長什麼樣了。”

    盛鈺尷尬的眨眼,沒說話。

    其實他也不記得陳敬長什麼樣子了,印象中是個戴眼鏡的,個子不高,不怎麼愛說話。

    前幾天班群里發悼念,繁忙之際,盛鈺抽空看了一眼。大致就是講這位仁兄啃老族,日夜顛倒的玩游戲,這兩年(身shen)體一直挺虛,年前下定決心說要戒掉游戲,朋友圈發了十幾上十條立誓。

    結果前腳剛說要戒掉游戲,後腳聯合國就新出了一款風靡全球的全息恐怖游戲,叫做《21層樓》,基本上人人都玩,熱度空前。

    後面的事情可想而知。

    听說陳敬猝死的時候,連頭上的游戲頭盔都沒有來得及摘,家人隔好幾小時才發現死人了,那個時候尸體都已經僵許久了。

    本來嘛,盛鈺是不打算來的。

    要不是陳敬剛剛給他發了那張海報,他現在可能已經在市中心的商業游戲街了。

    是的,死者陳敬發的。

    海報前一條信息還是陳敬父母的群發消息,交代了下葬禮地點和火化場。期盼過往朋友同學能來送陳敬最後一程。

    來自已死之人的信息,想起這個盛鈺就感覺後腦勺涼涼的,人的緊。

    身後傳來經紀人不放心的吶喊聲。

    “你該不會是想跑吧?我今天就火葬場門口蹲著,你除非一把火燒死在里面,不然都要跟我一起進21層樓玩逃生游戲!”

    盛鈺揮了揮手,加快了腳下步伐。

    火葬場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也不是說臭,就是煙灰混雜潮味,聞著難受。

    有人跪倒哭到暈厥,旁邊有幾個小輩在燒紙,不知道給誰燒。這邊同時好幾家辦喪事,咿呀呀的喪樂交錯著放。

    火葬場的工作人員見盛鈺包裹的嚴嚴實實,滿懷疑慮上前詢問︰“兄弟,你找哪個啊?”

    盛鈺︰“找陳敬,我是他初中同學。”

    那人目光瞬間變得有些驚異,眼神從上至下打量了一下盛鈺。幾秒後,他忽然湊近,壓低了聲線︰“你也收到了那條?”

    盛鈺心里一驚︰“什麼?”

    那人(摸Mo)了(摸Mo)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就通知葬禮地點和火化場的啊。今天來了十幾號人,都說收到了信息,跑過來送最後一程。”

    “這條怎麼了?”

    “這條本身沒怎麼,關鍵是你們這些老同學老朋友來了之後,家屬傻了。他們講人死了之後手機就不見了,壓根就沒人發過那種消息。看那邊,警/察都驚動了。這事要麼家屬發了信息後忘了,要麼你們就是在集體惡作劇。要麼,就是謀(殺sha)案,凶手(殺sha)人後炫耀。”

    听了這話,盛鈺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忽然問︰“沒有其他可能了?”

    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

    工作人員搓了搓手臂,臉上的笑比哭還難看︰“兄弟,你別嚇我,要不然還能是陳敬本人給你發的?”

    盛鈺︰“……”

    他莫名打了個顫,冷氣幾乎鑽到骨子里。

    **

    車子開到市中心游戲城的時候,這邊全是激動的粉絲,道路整個堵塞。

    盛鈺剛剛把海報和火葬場的事和經紀人說了,現在經紀人正眼楮發直的盯著正前方,滿額頭冷汗溜溜的往外 。

    “這事兒詭異。一來盜號的不可能知道火葬場地址,二來發消息的就只給你一人發了恐怖游戲海報,還專挑在你快登錄那個游戲前……”

    碎碎念了好一會,也沒得出個結論,光顧著自己嚇唬自己了。

    等車子磨磨蹭蹭開到游戲城底下,經紀人忽然扭頭,認真說︰“要不我們別玩那游戲了?我老是感覺不太對勁。”

    盛鈺好笑說︰“你清醒一點,游戲而已,人總不能擱游戲里把我(殺sha)了吧?相反我要是不去玩這個游戲,說不定就中了套。”

    經紀人迷茫一瞬,很快就反應過來。

    他咬牙罵了句髒話,“早知道就不給你接那個密室逃(脫tuo)綜藝了,瞎他媽剪輯。現在微博不少路人對你印象固化,講你智商滑坡、抗壓力差。公司這次大肆宣傳你要玩21層樓,就是想扭轉部分路人不好的印象,誰知道又踫上怪事。”

    “怪事就怪事,你也不看看多少同行在等著看我的笑話。十八線也想看頂流的笑話,回頭我讓他們變成笑話。”盛鈺嘲諷的笑了一聲,眼神微微發涼︰“玩,不僅要玩,我們還得玩的漂亮。”

    下一秒車門大開,萬千寵愛與擁戴撲面而來,讓人目不暇接。

    盛鈺拿到21層樓的游戲頭盔時,微博熱搜已經爆了好幾輪,粉絲拍了不少他進游戲城vip室的視頻,個個播放量飆升。

    視頻里,他一身黑(色)衛衣,穿的極其居家,一路都在微笑的和人揮手,簽名。看上去心情很好,人這心情一好,精神面貌就上來了。

    本身盛鈺在娛樂圈就屬于恃美行凶那一掛。黑子們黑他的一切,唯獨沒有黑過他的顏值。不是他們不想黑,是根本沒有辦法黑。

    從品行家世(性xing)格挑刺,可能還有不少無腦跟風者輕易听信,從外貌挑刺這不是閑著沒事(干gan)嘛。人都長了眼楮,會自己看。

    戴上游戲頭盔,盛鈺將自己食指附到側邊扶手上,那里有一個掃描儀。

    等錄入指紋,經紀人在旁邊遲來的緊張︰“我听說這游戲挺難的。總共21層樓,自下往上難度依次遞加,現在的最高戰績也就4樓。咱們剛進游戲,初始樓層是第一層。”

    盛鈺說︰“所有停滯在一層的玩家都會相遇?那副本背景也太大了,得是星球大戰了吧。”

    “這你就不知道了。”

    經紀人笑的雞賊︰“游戲為什麼這麼火,還不是因為大家遇見的東西都不一樣。即便是同等樓層,玩家也可能進入不同的副本,只是說他們的副本難度差不多。幸虧咱倆提前加了好友,又剛好一個樓層,不然你得自己沖關。”

    公司讓盛鈺去玩這個游戲,卻沒有安排人全程陪護,就是怕落人口實。盛鈺本人沒什麼異議,經紀人對這點頗有微詞。

    他還想再吐槽幾句,迎面走來工作人員,“手機保管在游戲椅旁邊的保險箱里。”

    兩人將手機鎖好,迅速躺平不再閑聊。

    等提起保險箱走後,同事上前唏噓︰“上周也來了個大明星,還是(操cao)的學霸人設。游戲一結束哭的跟什麼一樣,差點玩出心理陰影。沒多久上熱搜說正在接受心理治療,怎麼今天又來一個。”

    那工作人員也無奈搖頭︰“上次那個想證明自己是學霸,這次這個想證明自己不是智障。拿包紙放他旁邊,游戲結束肯定又哭傻一個。”

    兩人交談著走遠,沒人注意到保險箱里的手機忽然嗡的震動了一下。

    就在海報下方,聊天框又多了條信息。

    ——樓里大凶,不要進樓!!!

    **

    【歡迎來到第一層樓。】

    【玩家所屬副本︰古堡來信。】

    【玩家將抽取一張身份卡,在逃生boss的追(殺sha)下逃出生天。此身份卡將伴隨您整個游戲進程,不可轉讓,不可遺棄,不可交換。】

    【正在為您匹配身份……】

    盛鈺‘騰’的一下從(床chuang)上坐起,腦瓜子嗡嗡的疼,更疼的是右手手心。

    那里熒光閃閃,有一張方形卡牌模樣的東西正嵌入掌心,時隱時現。

    【滴滴!匹配失敗!匹配失敗!】

    盛鈺一驚,還沒有反應過來,電子音又開始重新進入匹配環節。

    一陣尖銳的噪音過後,耳旁那毫無感情的電子音逐漸消隱,轉而變成溫潤的男聲。

    【正在為您重新匹配。】

    早前也听說過新手玩家都會匹配一張身份卡牌,基本都是現實生活中存在的普通職業或身份,例如醫生、娛記、學生等。

    也有部分潛力高的人,走來就拿到龍騎士、魔法師、牧師等一看就不簡單的牌。

    一般來說拿到的卡牌越高級,開局匹配的時間就越長。但他已經不是時間長不長的問題了,走來直接匹配失敗又打回去重新匹配。

    ……這到底是潛力高還是潛力低?

    暫且擱置心頭疑慮,盛鈺環顧四周。

    他現在身處一個歐式裝潢的房間里,床前兩米處是個大書桌,桌上放著一張紙條。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四角游戲風靡了整個貴族階層。巴伐倫卡家族小少爺萊安邀請了他的三位伙伴,在自己家中首次嘗試了這個邪惡又靈異的游戲。第二天,兩名伙伴暴斃,萊安的幼年玩伴丹尼爾失蹤。在第四次午夜鈴聲敲響之前,萊安希望找到丹尼爾——他可憐的朋友。”

    迅速掃完上面的字,盛鈺放下紙條。

    簡單來說就是需要身處副本的玩家們一起玩四角游戲。在‘第四次午夜鐘聲敲響’這個節點之前,通過四角游戲找到失蹤的丹尼爾。

    但……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盛鈺又仔細看了眼那句‘兩名伙伴暴斃’,簡單的文字下仿佛隱藏了無限的(殺sha)機。

    將紙條重新放回原位,這個動作就像觸動了什麼瞬發按鈕,天花板上的吊燈忽然‘刺啦’一聲巨響,灰暗與光明交錯之時,窗戶忽然被大風刮開,窗簾整個蕩起,卷成扭曲怪異的形狀。

    忽然,有粘稠的攪水聲響起。滑膩聲響讓人只是听著就感覺毛骨悚然。

    盛鈺扭頭,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臥室門。

    聲響就是從那個方向傳來。

    等待的時間永遠都是最磨人的,就在燈光暗下去的那一瞬間,兩只血(肉rou)模糊的指頭從門縫里伸了進來,掀起一片鮮紅水漬。

    燈光驟然亮起,那血手指像是被光亮灼燒到,又飛一般的瑟縮回去。

    一張邀請函被血手指塞入了房中。

    陰測測的冷風刮進屋內,盛鈺抄起台燈充做防御,放緩腳步靠近了那張邀請函。

    這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邀請函和門就距離半米不到。

    越靠近那扇門,咕嚕嚕的攪水聲就越近。等撿起那張邀請函的時候,那聲音仿佛近在咫尺。

    這個時候盛鈺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這哪里是什麼攪水聲,是門外那只‘血東西’在扭動!

    他連忙屏住呼吸,準備後退。

    誰知道身子剛挪一下,手心忽然滾燙,那張方形卡片終于完整嵌入。

    【您已成功匹配身份︰鬼王卡牌。】

    宛如平地驚雷,男聲忽然拔高聲線,高昂聲音穿透門扉。門外那只東西像是被什麼(刺ci)激到了,驟然狂燥瘋狂砸門。

    混亂中只听見一聲低吟——

    【玩家死罪,貪婪。】

    作者有話要說︰  本章留言發30個紅包

    時時開新文啦,太久沒見大家了,有點小激動和小開心

    原定《病美人散財系統》還沒準備好,就先開了這本。中長篇計劃。

    這本和《在逃生游戲當最6主播》寫法有差異,也是自我挑戰,希望大家喜歡

    筆芯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