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英雄無敵之女皇之刃 章022 老吧唧的黃粱一夢

章022 老吧唧的黃粱一夢



    老吧唧是泥塘村小有名氣的漁夫,作為綠野地區新拓荒村落的新移民之一,在近四十的年紀上,居然反而攢下了點“家產”,不得不說在底層民眾中也算是創造了個小奇跡……

    對于綠野地區的清貧生活,雖然艱辛,但老吧唧卻甘之如飴~

    曾經的泥塘村毗鄰一條由西邊大湖蜿蜒過來的河流,憑著自己的手藝,再加上新拓荒地賦稅不重,老吧唧在這里日子意外過的竟然還不錯,甚至他都一大把年紀了(目前社會,底層平民人均壽數也就四十出頭),村子里居然還有兩個女人對他眉來眼去的……

    曾經老吧唧也想過,索性要不要拉下老臉再討個婆娘……

    雖說生兒育女什麼的可能夠嗆了,但夜里多一個娘們兒暖被窩也是好的呀~

    自己這輩子估計夠嗆能留個種了,但難道找個伴給自己送終都不行麼?

    然而誰都沒想到,就在老吧唧猶豫來猶豫去,想著干脆哪天自己挑個對象把話說開前,滅頂一般的災厄突然降臨!!

    那一天,老吧唧也是命好,帶著家里多余的魚干去南邊的村子售賣,因而才沒被亡靈怪物的軍隊迎頭兜住。

    而等到老吧唧得到消息時,已經是在外巡邏的本地衛兵緊急傳訊撤離了!

    震驚中的老吧唧滿腦子想著的只有自己的新家,只有那兩個在村里對自己眉來眼去的女人,還有明明近在眼前的幸福明天……

    他多麼想回去親眼見見,哪怕……哪怕曾經的一切真的已經如夢破碎,他卻也想回去看看……

    老吧唧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就沒走過好運,在老家就沒過上幾天舒心日子,除了學會了手打漁的本事,其他都是渾渾噩噩的~

    哪怕到了新地方有了新家,卻轉眼又成了廢墟,甚至恐怕還有噩夢里才會出現的怪物會在其間游蕩……

    最終老吧唧是隨著南邊村子的村民一道緊急撤離的,人雖然是機械般邁動著腳步,但老吧唧兩眼里只剩下茫然和惶恐,不知道這一次自己的命運又會走向何方……

    听說,除了自己的泥塘村、南邊的綠苗村,另外還有北邊和東北邊的兩個村子被怪物攻破了……人畜算一起都沒幾個能動的跑出來……

    听說,卡拉瓦城里的老爺打不過那些怪物,只能帶著大家繼續往南逃了……

    听說,有別的地方的軍隊過來救命了,他們要去北邊,要去搶回大家被奪走的家園……他們會去泥塘村麼……老吧唧想跟著再去泥塘村看看,哪怕離得遠遠的看一眼……

    听說……北邊有兩個村子被搶回來了,但是……偏偏就是老吧唧待過的泥塘村和綠苗村還在怪物們的手里……

    為什麼呢?

    老吧唧不懂,也不敢找人問……他只是想不通,既然老爺們能搶回來另外兩座村子,為什麼就不能把泥塘村搶回來呢?

    那里可是他的家啊,還有會對他眨眼,愛對他笑的兩個婆娘……要是老爺們把泥塘村也搶回來多好?他想回去看看……想去找找那兩個婆娘……

    被轉移到卡拉瓦城堡周邊的這段日子里,老吧唧猶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渾渾噩噩,他每天領著士兵派發的一頓稀得跟水似的“救濟糧”,吃著發霉生蛆的半塊黑面包,卻被士兵們驅趕著去做每天都干不完的活……

    當然了,如此這般的並不只有老吧唧一個,只不過因為這家伙猶如一個悶蛋子一般,通常被打罵了也是屁都不放一個,也不反抗吵嚷,因而有些認得他的士兵們都愛抓他的壯丁,倒是將原本好不容易養壯實了一點的老吧唧又累成了更早時候的麥稈子模樣……

    然而這一天,從城堡里突然傳出來一個消息,說是有老爺在打听底下有沒有人了解最西北邊的村子周邊的地形。

    最西北邊?

    那不是曾經的泥塘村麼?

    有人傳說,攻擊泥塘村的怪物們都是從那條靠著村子的河流里突然冒出來的,就好像河里長出了要人命的怪物一般,都不給村民們反應的時間,就將整個村子付之一炬……

    各種各樣的流言說的嚇人又夸張,仿佛說者有如親見一般!

    可當上頭老爺們的問話傳下來後,那些往日里噴著沫子到處傳閑話的家伙都閉了嘴,仿佛大家壓根兒就沒听說過西北邊有什麼村子一般。

    就在士兵們以為要無功而返的時候,卻忽然有個沙啞宛如枯枝摩擦一般的蒼老聲音扯著喉嚨喊道︰“我~~~我是……我是!泥塘村的!!我知道!!!”

    這興許可能是老吧唧這輩子說出的最吃力,也是最興奮的一句話了。

    他也不明白那一刻,是何種力量支持著他沖出人群,跌趴在一臉嫌棄的傳令兵跟前,卻依舊執著的喊出了後續的話。

    周圍人都以為老吧唧瘋了,居然敢去沖撞城堡里出來的兵老爺……要知道以往那些兵老爺里可沒幾個好說話的,那些插在劍鞘里的長劍砸在擾事、不听話的賤民身上也是使足了力氣,甚至有時候會砸到人吐血……

    老吧唧這時候沖出去,不是擺明了找死麼?

    于是乎,人群里幾個有些認識老吧唧的人都下意識縮了縮脖子,趁著周圍人沒發現自己的,悄無聲息就退的更遠了一些,仿佛和老吧唧站的近點都有可能被他牽連一般。

    然而傳令兵們卻是不管這些的,既然有人站出來了,他們回去復命也簡單,當下便直接架著好似人形骷髏一般的老吧唧回返城堡了……

    當劉逸飛見著被帶到跟前的老吧唧的時候,一時間也拿捏不準這家伙是不是手底下npc強捉來頂雷的——不要懷疑哪怕最低級npc的主觀能動性!

    在戰役模式下,你完全可以當這里的每個npc都是活生生的人,那些有腦子有想法的,簡直能把單純善良的玩家都騙的死去活來的,隨便抓個路人交差什麼的完全有可能,壓根兒不稀奇~

    只不過以劉逸飛“兩世為人”的眼力看,眼前這個一把年紀的老農模樣的npc倒確實有些奇怪——不說其他,這家伙腳上居然穿著鞋!

    雖說是最破最爛的草鞋,甚至有一只還露出了腳指頭,但這在最底層農民里也算是個“小物件”了——對于相當一部分貧民而言,他們甚至做不到衣能蔽體,某些特別窮困的家庭,小孩大人光 跑都不稀奇,哪里還能穿的上鞋?

    如果底層人民個個都能活出個人樣,活的有尊嚴,上層貴族還會將他們“視如豬玀”麼……

    能穿的上鞋,那到底還算是“富農”了……

    “他們說,你知道西北邊村子周邊的情況?”

    “是……是的老爺……我就是泥塘村出來的……我是個……打漁的……經常沿著……沿著泥河上下跑……對那一塊還算熟悉……”

    【居然還是個打漁的??這還真是巧了……】

    劉逸飛心中一喜,故作沉穩問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把村子周邊的情況說說吧~記得說仔細些,也別亂說!如果被我查出來你說謊的話……”

    劉逸飛原本還想演個惡霸,捏碎倆石球什麼的以增強自己的說服力,奈何周邊實在沒什麼順手的玩意兒,最後只能是硬生生的忍下了後半句話,示意對方可以開始介紹了~

    隨著老吧唧的言語,旁邊的書記官對照著城堡里翻找出來的簡單地理志,在趕工一份臨時地圖——這就是眼下混亂的統治階層還有落後的行政管理的細節體現了!

    明明綠野之地也算是一塊“熟地”了,然而境內除了各地簡單收集來的一些當地人口頭描述的地理志外,居然硬是連一份地圖都找不出來!

    別說是能夠作為軍事行動指引的軍事級地圖了,哪怕就是最普通的大概地形圖都沒有!!

    畢竟“地圖繪制”那可是比較高端的“學者”技藝,普通人大字都不識幾個,有幾個能學到繪制地圖這種本事啊?

    而無論是想學這種本事,亦或是學會了本事的人,幾乎全都集中在王都,以及各個封地大貴族的手下,誰吃飽了沒事會跑到類似綠野地區這種“荒僻地帶”來轉悠的?

    這里的卡拉瓦城堡甚至連連通內地的“傳送陣”都尚未搭建的,在各種意義上都是內陸人口中的“荒野惡民”,壓根兒就沒幾個地方真正把這里視作是王國領土的……

    而作為本地軍事最高長官,莫里格斯也不是個雄才大略的主,每日想著便是如何安穩度日,又哪里會去用心尋覓地圖繪制人員來勘察各地地形?

    眼下劉逸飛也是沒辦法才想著搞點“土地圖”應應急,因而也才有了眼下這一出……

    只是當老吧唧說出自己是泥塘村的“漁民”後,劉逸飛心中卻盤算起了一些別的注意︰“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

    “回大人,我……我叫老吧唧……”

    老吧唧……好吧,也算個名~

    畢竟在底層,“名字”也就是個方便喊人、認人的玩意兒,哪有那麼些講究啊?叫個“擬聲詞”啥的完全不是個事~

    嚴格來說,玩家自己取的各種不符合npc規格的稀奇古怪的網名、游戲名,在那些有身份的中上層npc听來,也就跟“老吧唧”這種名字區別不大。

    雖說玩家一時半會兒的感覺不到,可後面到了中後期大家要開始接觸權利階層的時候,這些小細節都會成為玩家的障礙,而這也是劉逸飛為何要在麾下各個成員重建新角色的時候整體換那種比較正經名字的原因……

    “老吧唧,我問你~你在……那條泥塘河里打漁的時候,有沒有撈上來過一些殘缺的死魚?尤其那種魚肚子部位好像被什麼動物咬掉一大塊的……又或者整個魚頭被直接咬掉的?”

    劉逸飛問完,老吧唧先是愣了愣,然後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大瞪著眼楮道︰“啊!有的有的!那時候……那時候我是會撈上來一些死魚……一開始……我還奇怪呢,不知道河里有什麼大家伙,能吃掉那麼大的魚,後來……見得多了,就……就不管了,那些死掉的不好賣,我只好留著自己吃,有些……有些還送給了村里的其他人……”

    說到這,老吧唧又下意識想起了村子里剛認識了幾年的那些“鄰居”們……啊……還有那兩個婆娘……每次接過他遞過去的魚的時候,都會沖他笑……沖他眨眼……

    劉逸飛沒理會老吧唧的神游天外,扭頭對一名士兵低聲說了句什麼,然後對方就離開了~

    對那名士兵過了會再回來的時候,他手上居然就提著一條不小的河魚,直接交到了劉逸飛的手上。

    劉逸飛也不嫌腥氣,一手托著,另一手猶如一把鋼刀一般,輕而易舉地便將魚腹部的魚肉連著魚鱗一道捏著肉糜,硬生生在魚身上弄出來一個可怕的創口……

    這個人的實力強了,很多事情辦起來還真就是“信手捏來”~

    等啥時候劉逸飛能夠輕而易舉的將普通鐵劍“掐”斷,又或者將普通的鐵甲之類的扭麻花一般扭成廢鐵、鐵球,那基本也就算是將“力量”鍛煉到準高階層次了,那才是真正的強者基準……

    然而眼下他的這點“指力”也足夠唬的對面的老吧唧一愣一愣的了~眼見著強壯高大的老爺三五下便將魚處理完了,還讓他過去辨認,老吧唧當即驚叫道︰“啊!對!就是有這樣的死魚!!”

    將死魚遞給老吧唧,揮手讓士兵帶他下去吃頓飯,再給些賞錢後,劉逸飛卻是看著書記官緊急制作出來的土地圖,想著剛剛老吧唧說的那些……

    綠野地區為王國北部屏障,毗鄰圖拉里昂大森林,和迪雅“隔林相望”不假,但綠野地區的“鄰居”卻絕不僅僅只有北邊的亡靈一個!

    在綠野地區的西邊,就是泰塔利亞的大沼澤了……

    而且有著上輩子的經驗,劉逸飛還知道綠野地區和泰塔利亞交界的地方,應該有個叫“艾尼亞”的大沼湖!

    日後迪雅真正向埃拉西亞發起主力進攻的時候,可也沒少順道去找艾尼亞大沼湖周邊的蜥蜴人麻煩~

    劉逸飛今天本不過是順嘴一提,卻不料,竟然從老吧唧那得到了一點有關蜥蜴人的線索!

    既然作為大沼湖的支流,泥塘河里能夠撈到一些蜥蜴人吃剩下的魚尸,想來距離最近的蜥蜴人聚落應該也離泥塘村不太遠才是……︰,,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綠茶女配被按頭走劇情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重生後被五個大佬團寵嫡長子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