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這膝蓋我收下了! 161、161

161、161


    國王已經離開,江白奇還僵站在原地,听到宋雎窈的聲音,才猛地回神,灰色的貓眼里茫然了一瞬,嬌軟地應了一聲,大步繞到樓房前面,爬上四樓,拐進走廊,瘋狂撓門。

    宋雎窈把門打開,一只丑萌的貓撲進來,她彎腰把它抱起來,用探究的目光盯著它灰色的大眼楮。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咪\咪\閱\讀\a\\\\\i\\i\r\e\a\d\\c\o\】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是奇奇嗎?”她產生了一個荒謬的想法,如果國王不是江白奇,那這只貓,會不會是江白奇?節目組大費周章找到一只流浪貓的照片,來給她增添現實中的細節,讓她以為這確實是現實世界,實在是有點太大費周章了。給凌家元導演制作這個劇本的時間太短,他們不可能把時間放在一只貓身上。

    那麼,很有可能這不是節目組設計的,而是自己冒出來的。自己冒出來的,除了江白奇,不會有別人了吧?雖然它是母貓這一點一直讓她耿耿于懷,而且為什麼江白奇會變成她現實中養過的貓的樣子,她也還沒有想到答案。

    然而貓像是沒有听懂,只想往宋雎窈懷里鑽,親親又舔舔。

    這就像是一種本能。它本能的想要靠近她,想要和她在一起,哪怕它忘了自己是誰。

    “是奇奇嗎?”宋雎窈又問了它幾次,可是貓都沒有做出特別的反應。

    宋雎窈微微擰起眉頭,所以,並不是嗎?

    ……

    短暫的暑假很快過去了,宋雎窈重回學校,因為成績過于驚人,因此成功轉了一個專業,也換了一個導師,遠離了夜蘭。夜蘭倒也沒有說什麼,她似乎還沒有從木家這棵大樹說倒就倒的恐怖里回過神來,她跟木海的母親相熟,並且那是她的底氣,底氣沒了,整個人就都沒有之前那麼神氣了,沒敢追究宋雎窈把她拉黑的事。

    與此同時,學校還有了一位新的風雲人物,那就是向燕寧。

    “那向燕寧,以前也沒見有什麼出挑的地方,怎麼眨眼就變了個人呢?”

    “可不是嘛,也沒听說有什麼創作才華……”

    “別酸了,說得好像你們很了解人家一樣,人家就是高人深藏不露不行?”

    “之前不也出現抄襲傳聞嘛……”

    “後來不是說誤會一場?雙方不僅和解了,而且還成了相見恨晚的知己好友?好多人站他們c呢!”

    “但誤會也沒說是什麼誤會啊……”

    “……”

    跟向燕寧和宋雎窈同宿舍的殷純學姐,自然更覺得不對勁,跟宋雎窈嘀嘀咕咕,甚至懷疑向燕寧鬼上身了,但是也沒有什麼證據。

    大概只有觀眾和宋雎窈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宋雎窈和國王走感情線的時候,另外兩個直播間里的人,在兢兢業業走著事業線。努力依靠著自己腦子里“未來”的信息,爭奪名利。

    還記得的會漲的股票都買了,但因為腦子里的知識不多,能記住的東西也不多,最後只剩下最淺顯的東西,那就是那些爆火的綜藝節目、電視劇、歌曲之流。于是兩人抄著抄著,難免就撞上了,兩人不想把事情鬧大,最後自然只能化干戈為玉帛了。

    宋雎窈作為第三個重生者,對此並沒有絲毫眼熱,埋頭做自己的事,神色平靜。

    回到宿舍時,看到宿舍里外都格外熱鬧,里面塞滿了人,她的床上都被人坐了,門口都還站著好幾個,像是不好意思進去,就站在門口听的。

    “不好意思,讓一下。”宋雎窈說。聲音太溫柔了,沒有人听到。

    “喂,都讓開,干什麼呢?擋在別人的宿舍門口!”殷純喊起來。擋路的人終于听到聲音,連忙讓路了。

    走進屋內,只見向燕寧被包圍著,她一改以前規規矩矩的打扮風格,變得格外時髦和妖嬈,看向宋雎窈時,眼楮里閃過別樣的色彩,涂著鮮紅色口紅的嘴巴咧開,露出笑容來。

    “我們也就兩個月沒見而已,怎麼有種好久沒見的感覺呢?”她說。目光掃過宋雎窈的頸項,沒有看到那枚刺目的契約之血。

    “可不是嘛,才那麼點時間,有人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搞得我都差點兒認不得了。”殷純說。

    向燕寧看了殷純一眼,心道這就是個蠢貨,懶得理會,又笑眯眯地看向宋雎窈。

    “雎窈啊,你外形那麼好,想不想進娛樂圈啊?我認識很有名的娛樂圈公司老板,你想不想進去試試?”

    “不了。”宋雎窈說。

    “不什麼不啊,你寧願給富貴人家當佣人,也不想多吃點苦頭,憑努力賺錢嗎?”向燕寧義正言辭。卻把意思都表達清楚了,一是暗指宋雎窈居心不軌,想要通過這種工作攀上有錢人,二是想要炫耀自己的能力,這里圍著她的都是藝術學院里的,都想要成為大明星。

    她不知道宋雎窈去王宮里當過女僕,但隱約又有听到某些人說,宋雎窈去當過女佣。

    女佣,那不就是個下人嘛?不是吧?在審判秀里那麼牛逼的窈神,在現實世界里,只能去當個女佣?就為了躲避木家害她?想到現在眾星捧月的自己,向燕寧就忍不住抬高了下巴。

    然而,向燕寧這話一說完,宿舍氛圍便有了瞬間的怪異。

    “怎麼了?我說得不對嗎?”向燕寧說。

    “嗤,你懂什麼啊,向燕寧,你以為會寫幾首歌曲,幾個故事,自己就很厲害,是個大咖了?”殷純當下火力全開︰“我們窈窈是去王宮里當女僕,可不是你說的,給哪個富貴人家工作。雖然現在辭職了,可不知道多少貴族,捧著錢追著窈窈給他們工作呢。”

    向燕寧臉色大變,一下子站起身︰“王宮?”隨即再變,“辭職了?”

    宋雎窈撿起衣櫃里的兩件衣服,跟殷純說︰“學姐,我走了。”

    向燕寧︰“喂……”

    宋雎窈沒有理會。

    向燕寧站在後面,盯著宋雎窈的背,眼神變化莫測。

    國王顯然沒有跟誰公布宋雎窈命定之人的事,因此知道這個消息的人不多,宋雎窈在王宮里短暫的工作時間里,卻硬是積累下了幾條很有價值的人脈,誰讓她長得太好,情商太高,能力太強?

    甚至還有一位靦腆的貴族少爺,對她展開了追求。

    偶爾,學校門口會停下另外一輛低調奢華的車子,看起來不比貴族少爺那輛要閃耀,也並非市面上任何一輛名牌豪車,卻比任何一台造價都要高昂。

    宋雎窈走到車前,車門打開,會露出威嚴俊美至極的國王陛下。

    宋雎窈始終沒有松口願意跟他回王宮,王宮里熟識的人卻都已經知曉,輪流出來勸說,但都沒有用。國王陛下不得不采取內務官的建議,主動一點,展開追求手段。

    “我覺得,陛下這套衣服很好看,但是有點兒太過尊貴了,不適合日常約會。”

    國王面無表情地換了一套。

    “這……還是有點不日常,有黃金配飾的地方太多了,會閃瞎人眼的吧……”

    國王又換了一套,然後用銀眸威脅般瞪視著內務官。

    內務官︰“……”他突然想起來,他們為什麼不直接找造型師進來呢?國王陛下難不成還用不起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造型師嗎?但是自己都讓國王換了那麼多套了,最後說要找別人來,恐怕不太好吧。

    所以,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說︰“這個料子在陽光下會發光,所以……”

    糟糕了,國王陛下很少去人類世界,基本上活動範圍,不是自己的王宮,就是別人的王宮,服飾自然都是配得上他身份的檔次,根本沒有平凡的衣服!一件件的,都那麼一看就貴不可言!

    “不過也還行!”怕被國王剮了,內務官說。

    “還行?”國王冷呵一聲。

    “……”

    貓和國王,都在迷惑宋雎窈,等待許久,也沒有再次等到第三位疑似江白奇的人出現,宋雎窈宛如步入迷霧森林,久久找不到方向。

    如果實在不行,就等這一期結束算了,算算時間,也就要結束了。

    ……

    現實世界。

    審判秀第五期,劇情相對平和,沒有觀眾們一開始想象的宋雎窈失控、化身復仇女神,遇佛殺佛遇神殺神的黑化模樣,卻因此反而掀起了海嘯。

    在恨和愛之間,宋雎窈選擇了愛。一個人受到了那麼大的委屈,換做其他人,可能已經在審判秀被折磨到崩潰,折磨到黑化扭曲,而她卻仍然選擇了愛,沒有摻雜任何金錢權利的,最純粹的愛。簡直叫人听著描述都要掉下眼淚來。

    申冤票已經抵達九千七百萬大關,只剩下最後四百萬票就要達到一億票,粉絲們發動了最後的助力請求,助力宋雎窈 上熱搜。

    幫助宋雎窈,就是選擇正義,就是幫助每一個弱小的你

    每一個宋雎窈的粉絲,腦子里在此時都有一個信念︰決不能讓宋雎窈再參加任何一期審判秀,那是對一個純潔高貴的靈魂的玷污,是黑暗妄想吞沒太陽,他們要讓她贏,猝死在屏幕前也要讓她贏!

    審判秀大股東們已經放棄了掙扎,就像被蹂躪了幾百遍的樣子,頭發凌亂,衣衫不整,頹然地坐在椅子上。

    ……

    王宮內。

    虛擬世界里國王陛下盡管使勁渾身解數的追求手段都沒有取得進步,宋雎窈那副堅持要江白奇的模樣,讓內閣長老們和內務官們,都操碎了心。

    “還沒有找到心髒嗎?”

    “他現在不是只是一只貓嗎?怎麼就找不到?!”

    “您消消氣,那是國王陛下的心髒,他如果想要藏起來,哪有那麼容易能被找到?”

    就算他現在的載體只是一只貓,要做到任何事情都很困難,但他到底是國王陛下身體的一部分,他在虛擬世界里,能做出另外一個虛擬世界,甚至是在虛擬世界里反殺現實世界的人,就證明他的智慧和國王陛下有得一拼,或許只是貓身限制了他,讓他沒有發揮的機會,所以才輪得到他們在這里大費周章的找,而且認為一定能在節目結束前找到。

    “必須要在這一期結束前找到那只貓。”國王內務官說。

    “確實。宋雎窈的票數馬上就要滿一億了,就算不滿,也絕對不能讓她參加第六期。”

    “是的,一是國王陛下恐怕不會舍得了,二是王後已經對國王心有怨氣了,再多一期,怕更是不妥。”

    “只能再次說,幸好陛下的心髒代替國王去做了該做的事,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是啊。”

    他們想到這個,面面相覷,都露出了慶幸的表情。

    ……

    “這棵樹好大,這麼大的樹干里,能藏三個人。”搜索途中短暫休息的騎士,一邊抽煙一邊看著那邊的一棵大榕樹說。兩只警犬在腳邊累得直吐舌頭。

    那顆大榕樹因為活的時間太久,被認為有靈,樹干上貼上了一塊大大的紅紙,時常有人來祭拜。

    “哈哈哈哈,是啊,如果有人躲在里面,因為這里的香火味道太濃,警犬的鼻子也不會很靈敏,很可能就錯過了。尤其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味道肯定很淡。被這些香火一遮,更聞不到了。”

    因為那只貓受過虐待,宋雎窈有帶它去過寵物醫院,因此有留下一張照片,但那照片是受傷嚴重時拍的,沒多久貓就被宋雎窈接回去了,肯定不準。拿給軍犬嗅聞的,也只是很不容易才找到的宋雎窈屋里的家具,但是已經放置近兩年了,恐怕味道都散得差不多了,這幾只警犬能知道他們要它們找的不是宋雎窈,而是貓,已經很厲害了。

    “要是把那張紅紙掀開,里面有個樹洞,樹洞里面有只藏起來的貓,就好了。”

    “哈哈哈哈你倒是很會開腦洞,怎麼不去寫小說呢?”

    這位騎士腦洞向來很大,很會聯想,同僚都習慣了,他自己也習慣了瞎說,沒當回事。自然也沒去干掀開那張紙看看後面有沒有個洞的事,抽完煙就繼續去干活了。

    他們哪里知道,那張貼在樹干上的紅紙後面,確實藏著一個樹洞,大榕樹里面空了一塊,底下黑乎乎的洞,連接著一條狹窄的地下通道,通道連接著一個密封起來的地下室,一只貓正躺在里面。

    走遠的騎士,腳步忽然一頓。轉頭看向那棵樹,突發奇想。

    “我們,為什麼不掀開看看呢?”

    “不好吧?”

    “這有什麼?我們侍奉的是國王陛下,這棵樹真有靈,敢跟我們陛下對抗不成?來都來了。”

    “……行吧行吧。”他們也是找得很累了,他們打開了任何一扇他們能找到的牆上的、地上的門,都沒找到他們要找的目標,同僚估計是找瘋了,急切想要完成陛下的命令,才會幻想也許樹里藏著一扇門。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9段)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全能攻略游戲[快穿]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小閣老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