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江湖那麼大 第91章 番外 成親

第91章 番外 成親



    成親

    春末夏初, 整座柳城都被蒼蒼綠意掩著。【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清晨靜謐,絕大多數人都還在酣(睡Shui)中,長街上突然就傳來一陣鞭炮與嘈雜, 有好事者(睡Shui)眼朦朧打開窗, 但見一道紅錦正當空揚起,先橫貫南北,再飄飄落下, 似繁盛花雨鋪滿街。

    哦,祝府的二公子今日要成親。

    這可是最近城中一等一的大事,于是大家也不(睡Shui)覺了, 紛紛跑出門去看熱鬧,順便再討論一下即將和祝府結親的那位大魔頭……大俠客, 據說功夫高得離譜,一掌就能(殺sha)三萬八千四百五十六個人。

    江勝臨疑惑發問︰“這怎麼還有零有整的?”

    藍煙丟給他一卷紅綢︰“不知道,快些去掛上!”

    大家都快忙得腳不沾地了, 誰還有功夫去管究竟是三萬八還是八萬三。

    祝燕隱也是一早就被叫了起來,他其實好幾天都沒怎麼(睡Shui),此時又擠了滿滿一屋子的人, 難免有些頭暈眼花,還很焦慮,身邊越吵鬧就越焦慮,覺得倘若選在萬仞宮成親就好了,一定不會有這麼多的規矩和排場,不行了, 真的好吵, 我要去西北。

    而另一頭的厲隨, 雖然房間里也有不少人, 但卻一個敢說話的都沒有,大家都是安安靜靜地忙進忙出,宛如傀儡山莊里的機關木偶。主要還是因為幾天前,祝小穗在闢謠“厲宮主一掌能(殺sha)三萬人”時,鏗鏘有力說了一句“沒有,絕對沒有,厲宮主怎麼可能一掌(殺sha)三萬個人?他頂多一劍(殺sha)十個”。

    于是所有人就都被震住了,再一看那張冷酷的臉,更是油然而生一股“我可能馬上就要死”的提心吊膽,連端盤子的手都在哆嗦。

    但厲隨絲毫不覺得這哆嗦和自己有關,他是沒什麼魔頭自覺的,更不會(露)出溫和可親的笑容來安撫一下膽戰心驚的僕人們,所以還是一副懶散漠然的模樣,眼楮微微垂著,細長的手指在桌上輕叩,桌子上擺著那把巨大的湘君劍……真的好嚇人啊,誰成親要帶著劍?

    唉,江湖人,江湖人。

    對于成親這件事,厲隨表現出了十二萬分的耐心,對紅衣大嬸提出來的各種要求也是一一照做,甚至還有那麼一絲絲興致勃勃。唯一讓他覺得不那麼悅的,就是旁邊站著的江勝臨,一直大睜著眼楮站在原地,神似老父親盼望多年終于喜悅送嫁,于是厲宮主毒舌道︰“你中邪了?”

    “我先熟悉一下流程。”江勝臨未雨綢繆,算盤打得很好,“將來成親時用。”

    有混在人群里的影衛听到後,立刻多事地湊過來問︰“神醫,你成功約到藍姑娘一起吃飯了?”

    江勝臨︰“還沒有,還沒有。”

    厲隨立刻(露)出鄙夷的神情。

    江勝臨受辱辯解︰“你(干gan)什麼?藍姑娘又沒有拒絕我,是我還沒有去約她,我覺得我最近的進度還可以。”

    厲隨毫無興趣地“嗤”了一聲。

    江勝臨︰真的好氣啊,什麼鬼態度?

    厲隨重新閉上眼楮,一身紅衣灼灼似霞,黑發散落臉側,越發顯得唇紅齒白,看得周圍一圈祝府人都開始考慮,自家二公子究竟是被江湖迷暈了頭,還是被美(色)迷暈了頭。

    至于祝府前院,那就更熱鬧了,前來道賀的賓客絡繹不絕,車馬將長街堵得水泄不通,有帶著小娃娃一起來的,哭鬧起來,更是听得人心髒都要縮。祝燕隱暈頭暈腦地被祝小穗扶起來,在心里(勾gou)畫著自己被吵得忍無可忍,于是一掀桌子甩袖出門,利落騎上踢雪烏騅,飄飄絕塵前往西北的瀟灑畫面。

    一般來說這種時候,毀天滅地的大魔頭就應該闖進來了,帶著自己的心上人一起浪跡天涯,再不理會這許多俗世規矩,從此煙波浩渺快意人生。但現實和話本畢竟還是存在一定差距,就比如此時此刻厲宮主正在心情很好地喝茶,完全沒有破門搶人的江湖覺悟。

    于是祝二公子也只好繼續被吵著,覺得這一天可真是漫長啊,以至于後來他都困了……也有可能是徹底暈了,總之就記得自己被一群人圍著,每個人都說著不一樣的話,要做這個要做那個,先到這里又去那里,中間還去謝了前來道喜的皇上,以至于連成親都是急匆匆的,除了被身穿紅衣的大魔頭驚(艷yan)了一下之外,其余時間都是渾渾噩噩,好不容易消停下來,竟已是入夜時分了。

    祝小穗也累得夠嗆︰“可算是得了會清靜。”

    祝燕隱(睡Shui)眼朦朧地去沐浴,然後往被子里一卷,自己(睡Shui)了。

    果然好不羈的,祝大俠。

    一(睡Shui)就是兩個多時辰,若不是耳邊有人笑,估計還能再繼續把夢續上。

    祝燕隱把眼楮睜開一條細縫,往旁邊一看,熟門熟路地往對方懷里一滾︰“我累了。”

    厲隨拍拍他︰“喝杯酒再繼續(睡Shui)。”

    祝燕隱打了個呵欠︰“我以為你不會在意這些規矩。”

    厲隨剛從喧鬧的外廳回來,沒什麼困意,他單手撐著太陽穴,意猶未盡地應了一句︰“好玩。”

    祝燕隱坐起來,讓他從桌上端來白玉盞,兩人依在一起喝了交杯,甜而淡的酒入喉,襯著四周紅(艷yan)(艷yan)的紗帳,突然就有了洞房花燭的氛圍。

    祝二公子心想,怪不得古往今來人人都要在這種時候喝點酒,確實有用。

    他剛剛(睡Shui)醒,衣服仍是松松垮垮的,而厲宮主的衣服則是比他更松垮,紅綢貼在身上,搞得很是浪蕩誘人。

    祝燕隱湊過去親他。

    厲隨捏住他的後脖頸,把人從自己懷里拉開一些︰“又不(睡Shui)了?”

    “不(睡Shui)。”祝燕隱放下床帳,“我們現在……哎!”

    厲隨把人壓在床的中間,用拇指蹭他的下巴和喉結。

    再淡的酒也能灼心,燙得人意亂情迷。厲隨低下頭,一點一點親他的臉頰,帶著一點慵懶的笑意。喜被凌亂堆在一旁,祝燕隱被他親得呼吸不暢,腦子里還在胡思亂想著那些話本里的情節,後腰已經被不輕不重地按了一下,身子也麻了半邊。

    “你輕一點呀。”

    他又低又軟地抱怨,腳輕輕一踢,嗓音像是浸透了酸甜梅子的江南細雨,細白的小臂環過來,下巴也抵在對方肩頭。兩人的黑發都散著,在鴛鴦枕上相互交纏,衣帶層層散開,透著粉的肌膚似淺櫻棲雪,腰肢縴細,只等著被悉數攬入懷中。

    厲隨隨手一撈,白玉小罐的蓋子“吧嗒”一聲,摔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星夜短暫,轉眼已是東方(露)白。

    祝燕隱半趴在錦被中,醒了,但不想動。

    而厲隨在俯身咬他的肩膀,不是**,是真的惡趣味,直到留下一串深淺不一的牙印,才滿意地坐起來,問他︰“你昨晚怎麼(睡Shui)著了?”

    祝燕隱被噎住了,一時也不是很能回答這種問題,我為什麼不能(睡Shui)著,我不僅要(睡Shui)著,我還要昏迷,我們讀書人體力很差的,經不起被你那麼猛烈地捏扁搓圓。

    厲隨整個人覆過來,掌心從腰肢一路撫到他的(胸xiong)口,又啞啞地問︰“還好嗎?”

    祝燕隱“唔唔唔”地矜持表示,感覺還可以。

    于是厲隨就又開始笑,莫名其妙的,而且還不肯自己去旁邊笑,非要抱著腰酸背痛的讀書人,壓得對方嗷嗷嗷地求饒,修長的手指到處捏來捏去,也不知是在**還是撓癢癢,直到床褥被滾成爛咸菜,祝小穗也等不及來敲門了,祝二公子才被好好地裹進了被子里。

    眼尾泛紅氣喘吁吁,一看就十分的快樂。

    厲隨俯身舔掉他的一點眼淚,順手披上外袍,站起來時,背影顯得異常迷人——也有可能是情人眼里出魔頭,總之祝燕隱是發自內心覺得,不管是江湖中還是話本里,這應該都是最冷酷英俊的那一個了。

    想一想就開心。

    而祝府諸位也很開心,因為武林至尊並沒有傳聞中的那麼冷酷,動不動就要拔出劍(殺sha)十個人,相反,還他很熱衷于到各路親戚家吃飯。尤其是大少爺祝燕暉,因為他院里的廚子燒得一手好牛(肉rou),所以被親愛的弟弟連續混了差不多十幾天,兩人天天在飯點準時手牽手登門,挑嘴就算了,還要在席間眉來眼去,那叫一個鬧心。

    再後來,祝燕隱和厲隨準備回西北住一陣子。

    這一路山高水長,出發時柳城滿城金紅,抵達時,金城漫山遍野已經抽出了新的淺綠嫩芽。

    城內一切如故,只是沒有了當初那麼多的武林門派,百姓的生活又重新悠閑起來,街道兩旁的鋪子開得紅紅火火,而萬仞宮也早已收拾得妥妥當當,若不是藍煙攔著,江勝臨甚至還想在大殿中央掛上一些喜慶的紅綢緞。

    其實像祝老爺啊,祝夫人啊,祝大少爺啊,都並沒有很放心讓祝燕隱就這麼來西北,倒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地宮”兩個字,一听就不是很宜居,總是容易聯想起黑漆漆的暗道,濕漉漉的牆壁,到處亂跑的各種蟲,啊,好可怕的。

    祝夫人捏著手帕,眼淚都要落下來。

    所以在兩人成親之前,祝老爺就已經派出一大批能工巧匠,帶著厚厚一摞圖紙,打算在金城重新修建一處新的萬仞宮。地址就選在城外群山環抱處,風景優美,至于為什麼沒在險峰之上,那當然是因為江南來的金貴讀書人並不能攀爬高山,萬一不小心摔了怎麼辦,還是平地好。

    于是萬仞宮就繼續名不副實地(強qiang)行“萬仞”著,或者就像江湖人胡亂吹捧的那樣,厲宮主無論是武學修為,還是(胸xiong)襟氣度,或者是人品德行,都如萬丈高峰般屹立于天地間,尋常人只能仰望,自然配得起“萬仞”二字。

    有理有據,有理有據。

    至于祝燕隱本人,此前倒是沒覺得萬仞宮會陰暗潮濕,但也絕沒想過,居然會這麼空曠恢弘,他站在入口處,驚訝地看著眼前這座由無數巨大石柱撐起來的高聳殿堂,近百級台階的盡頭,是一把玄石雕成的大椅子,上頭鋪著柔軟的黑(色)皮毛,石縫中生出的幽蓮花瓣單薄透明,上頭還掛著晶瑩的(露)。

    一想到自己將來可以生活在這麼江湖又這麼威猛的地宮中,祝二公子簡直興奮地說不出話。

    厲隨問︰“我帶你上去?”

    祝燕隱先是假模假樣地推辭了一下,我自己走也可以,然後就心安理得地掛在大魔頭身上,懶洋洋被他抱著一起登上長階。

    黑(色)大氅被風揚起一角,裹得得滿地幽蓮繾綣,浮光輕曳。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