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世界都以為我是學渣 第112章 第 112 章

第112章 第 112 章



    112

    鹿行吟之後一直沒有見到顧放為, 這個少年像是突然從他的世界消失了,但他依然每天都給他發送一些圖片,有時候是全自動化重型機械生產的工廠廠房, 有時候是碼頭港口卸貨的遠景, 成排的輪船靠岸,殘陽拖著火燒雲, 將海面照得如同燃燒起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還發送改裝後的小機器人。原本戴著清代開心鬼僵尸帽子的外殼已經被換了下來, 一代一代換成了更加工業化、冰冷生硬的造型。

    國家決賽報道前一天,他發來的是一個小視頻, 是通過和小機器人一樣的機械臂卸貨、搬運的場景。

    他還附帶了一行字︰“今天嘗試了機械臂和交互系統升級,很省力省時, 不過如果要實裝的話體積要擴大很多倍, 阻力相應變大, 我正在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他以前喜歡給他發吃的,一些鹿行吟叫不上名字的海鮮,精巧而細致的餐品,還有前菜後菜的區別, 各種地方奇奇怪怪的特產食品。顧放為愛吃,以前在青墨七中吃個套餐盒飯也會拍一張照片, 只是最近都沒有再拍給他了。

    陳沖要他們提前一天在s市集合, 他喜笑顏開的︰“熬了這麼久, 總算到決賽了,你們都給我爭點氣,少說拿個銀牌啊!”

    一群孩子們不約而同地對視,都在彼此眼中看見了興奮、激動的光。

    也因為旅途勞頓的緣故, 他們這次破天荒的訂了機票, 直飛四小時抵達熊貓市。

    冬令營開設酒店本身就坐落在一片幽靜開闊的園林區, 門口就有接待車輛接送,一路進去,綠樹濃蔭,湖光粼粼。

    酒店金碧輝煌,遠遠望去兩個紅氣球條幅高掛︰“第xx屆中(Z)國化學奧林匹克決賽暨冬令營”,門口人聲鼎沸,酒店大堂人員來去,多數是領隊和學生。

    登記報道的都趕在一塊兒了,不少省隊舉著標牌,陳沖也趕緊把他們s省的標牌找了出來——“中(Z)國化學奧林匹克競賽決賽暨冬令營-s省代表隊”,之前那根被他們落在了火車站,淘寶上買的五十塊一根包郵,重得要死,坐飛機還得特意托運。

    “給給鹿行吟!他個子高長得也好看,舉著讓大家看看咱們s省的牌面!”李琦起哄說。

    後面幾個省隊成員笑罵︰“又不是選美比賽!”又把“長得還算端正”的康勤推到了前面,和鹿行吟輪換舉牌子。

    登記等排隊,鹿行吟抱著牌子等在門邊,整個人如同迎風挺拔的一株清秀白楊,引來了不少人注意。

    現場還有記者和老師過來拍攝,大廳里熱熱鬧鬧的,不少人都是熟面孔,哪怕有些人沒見過,但是名字在今年的化競圈子也如雷貫耳,除去程恪、(奶Nai)神、楚泉這些參加了北開集訓的大佬們,還有更多沒來參加集訓的人選——去年國家集訓隊排名第三的g市一中高三隊員秦楚嘉,他去年本應該是國家隊選手,但因“同省不出兩個國家國家隊”的原則,國家隊選用了排行第二的g市學生,隨後跳過他錄用了順位第五的o省隊員。

    u省省隊第一學生江少凡,去年物理奧林匹克競賽國際金牌成員,已經簽約清華大學無條件保送,今年轉戰化學,原話是“來玩玩。”

    ……

    許多熟悉或陌生的面孔,真正決定他們命運的機會,就在這短短幾天之內。

    “顧放為呢?”李琦發現不對勁,“老師,顧放為還沒來嗎?”

    “沒事,這個我會跟主辦方說一聲,他自己晚上單獨報道,說是有事情耽誤了。”

    鹿行吟低頭看手機。

    “那酒店房間怎麼分配啊,還是兩個人一個房間?”省隊成員季平平問道。

    “標準間,兩人一間。”陳沖隨口說道,他正在看日程安排,今晚有個領隊會議,其余時間學生們可以自由活動。學生們彼此商議好,回酒店小小休息一段時間之後,先去熊貓大學看一下實驗場地,隨後再參與一下化學島和畫圖隊組織的面基活動。

    康勤倒是拒絕了︰“我就不去了,我今晚還有復習計劃,打亂了我就得熬夜,好幾天調整不過來。”

    剩下的幾個人有的決定留在酒店自習,有的決定去熊貓大學校園內嗨一把。

    鹿行吟突然說︰“我和顧放為一個房間吧,我等他。”

    李琦和其他幾個準備來他這蹭住的都有點失望︰“啊,那好吧。”

    鹿行吟在省隊里非常受歡迎,雖然話少,但是愛(干gan)淨又勤奮,待人接物讓人如沐春風,所有人都想跟他住一間。

    登記完畢,每個人發了一個印著冬令營字樣的水杯和文化衫,還送了一個熊貓省特(色)熊貓徽章。

    鹿行吟拖著行李箱走過大廳。大廳最顯眼的位置擺著兩個高大顯眼的宣傳牌,不少代表隊在那里合影。臨電梯的地方放著長長一列白板,上邊貼著大大小小的a4打印紙,每張紙上都十分隨便地用彩(色)熒光筆寫著字。冷不丁一看還以為是牛皮蘚小廣告。

    “浙江大學化學系招生組,地點︰3701,聯系老師電話xxxxx”

    “上海交通大學第xx屆中(Z)國化學奧林匹克競賽(決賽)暨冬令營現場招生說明,咨詢及報名方式如下xxxx”

    “北京大學招生組,地點︰房間2106,北大歡迎你。”

    “清華大學招生組,地點︰房間2101,我們是清華。”

    ……

    電梯上行,所有孩子們都在(強qiang)壓著眼底的激動,不出聲地深深吸著氣,空氣中彌漫著無聲的緊張和壓抑。

    陳沖鼓勵他們:“都加加看,先咨詢一下可以,不過考試之前先調整好心態準備考試,想預定報名的先預定。考完我們來具體選學校,不用怕沒有學上,沒有北大清華,還有浙復上交,一批結束之後有第二批撿漏的,第二批結束之後還有第三批。”

    “老師。”康勤問道,“可以同時簽約多所學校嗎?”

    “現場簽約那肯定是不行的,不過如果到時候走陽光高考系統,倒是可以簽多個學校。”陳沖說,“不過簽約也要慎重,簽約多所學校,或者簽好了學校沒去,雖然對你們個人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是或許會對下一屆同省、同校的選手簽約造成一定的不利影響,簽約校方會重新考慮履約精神的。”

    “這些都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準備後天的理論考試,以及大後天的實驗考試。”

    到了這個階段,陳沖能夠給予他們的指導和建議已經不多了,反而負擔起了老媽子一樣的責任,看到他們喝冰飲料都忍不住說上兩句,八點時陳沖去開了領隊會議,周圍就又安靜了下來。

    鹿行吟捧著一本英文有機書跑了出去,就在他們樓層的正中,趴著拉桿一邊看書一邊往下看。

    12月初已經有些冷了,酒店開著暖氣,不過風依然從大門口往里吹,冷氣也順著往上撲過來,他看過一頁,之後就要看看手機,往門口盯一下。

    顧放為從昨天最後發完那組圖之後就跟他斷了聯系,不知道是因為沒電還是什麼,打電話也是關機狀態。

    “鹿行吟?”旁邊有個熟悉的聲音,是程恪和他們省隊的人,他奇怪道︰“你在這里(干gan)什麼?”

    鹿行吟回頭看他,說︰“等人。”

    “哦——要不要一起出去吃宵夜?熊貓省好吃的東西出了名的多,我們打算去擼個串,話筒隊的大家都在。”程恪說。“不用怕吃辣拉肚子,明天是開幕式,還可以緩沖一下。”

    鹿行吟笑著搖搖頭︰“不用了,我等他。”

    程恪狐疑地看著他,欲言又止,正在此時,樓下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老師你好,我s省代表隊的,登記是在這嗎?”

    “對對往里走,(胸xiong)卡記得戴好。”

    鹿行吟趕緊轉身往下看。

    隔著三樓,聲音很小,但是說不出為什麼,顧放為的聲音就是可以那樣被人精準地從各路雜音中挑出來。

    顧放為穿著一件十分圓潤的薄羽絨服,牛仔褲,沾滿灰塵的靴子,就這樣出現在了大門口,他正要往里走,鹿行吟手里一下子沒抓穩,一滑,那麼重的一本大本從三樓垂直落了下去,砸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

    “臥槽,怎麼回事?什麼聲音?”

    “什麼什麼?有人跳樓?”

    “放屁——”

    底下的顧放為也被嚇了一跳,他抬起頭往上看,恰好就看見了鹿行吟這張白淨而有些不知所措的臉,跟著笑了一下︰“小計算器——沒必要這麼狠吧,我一來就要砸死我?”

    他俯身拾起那本書,撓撓頭對旁邊的人說︰“不好意思哈,沒事沒事,不小心掉下來的。”

    他再抬頭往上看,鹿行吟已經不見了。

    鹿行吟捏著筆往下走,連話也忘了說,程恪注視著他離去的背影,別過頭,輕輕嘆了一口氣。

    “陳老師開會去了,你去那邊登記,然後領徽章水杯和文化衫。”樓下,鹿行吟對顧放為說,“電梯往右邊走,然後里邊有很多個學校的招生組聯系方式,可以先加上報名,考完之後挨個咨詢。”

    顧放為安靜地听著。

    眼前的白團子像個小導游,哪怕看起來十分平靜,但他眼底的光讓人感到心安。

    鹿行吟又想了一會兒︰“然後,明天開幕式,後天理論考試,大後天實驗考試,明天下午,或者今天晚上,可以去熊貓大學實驗室踩踩點,陳老師說這幾天……”

    他還在說,沒注意顧放為已經沒有在听了。高高瘦瘦的少年人站在他面前,桃花眼微微眯起,俯身湊近,指尖(勾gou)住他的(胸xiong)牌。

    “中(Z)國化學奧林匹克(決賽)暨冬令營s省代表隊,鹿行吟。”

    “這個到哪里領,老陳沒給我。”顧放為說。

    他湊得很近,呼吸貼過來。鹿行吟怔愣了幾秒後,說︰“……陳老師幫你收著的。”

    “好。”顧放為喜歡這個,“和你一樣。我的房間在哪里?”

    鹿行吟抿起嘴︰“你先登記簽到。”

    登記完畢之後,顧放為由他帶著上樓。途徑那些招生組信息時,他稍微停留看了幾眼;咳嗽了一下︰“小計算器,你想去哪兒啊?”

    鹿行吟說︰“不知道。”

    酒店地毯柔軟細密,顧放為被他領到自己的房間,看見是標準間兩張床,先把箱子放了進去,頓了一下,又問他︰“小計算器,你住哪間啊?我想這幾天還能找你玩。”

    鹿行吟避開他的視線,隨手關上門,(插cha)上房卡。

    “就這間。”又補充了一句,“陳老師安排的。”,,51..net  ,...︰




同類推薦︰ 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靈異片演員app[無限]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我快虧成麻瓜了六零年代養兒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