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反派的炮灰白月光(穿書) 第56章 第 56 章

第56章 第 56 章



    所有人都是一愣。【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徐芮涵更是第一時間將目光瞥向了她身邊的徐高明。

    原因無它。

    陸祺然放棄部分前奏, 決定采用無伴奏舞蹈的事情,稍微調查一下就全部清楚了。

    所以會場才會那麼安靜。

    可在一片靜謐中,突然響起了類似超市大甩賣的喜慶音樂, 徐芮涵真是不往徐高明身上想都不行。

    徐芮涵萬萬沒想到自己這個堂弟居然這麼損, 氣得眼楮都紅了。

    “你!”

    徐高明被她咬牙切齒的模樣給嚇了一跳,下意識往回縮了一下, 但馬上又挺直了腰板, (強qiang)作鎮定︰“怎麼?就是我做的又怎麼了?”

    徐芮涵抬腳就要揍人,好在肖宗迷攔住了。

    “別打他。徐高明是個喜歡替人背鍋的傻逼, 這點你不是很清楚嗎?”

    “什麼意思?”徐芮涵愣住了。

    就連徐高明也驚疑不定的看著他。

    肖宗迷朝後者(露)出了一個滿是惡意的笑容, 旋即飛快的解釋了這件事情,“意思就是, 他原來的計劃是讓溫的老人手機在會場上響起來, 給陸祺然和溫一個終生難忘的回憶,但這個想法還沒來得及實施就已經被發現了,那個不是溫手機的鈴聲。”

    “那……”那是怎麼一回事?

    徐芮涵還想再問,可是,會場上突然傳來一陣驚呼。

    她急忙回頭去看電視, 這才發現,剛剛坐在那里動靜全無的陸祺然,突然動了。

    *

    在土氣的音樂下跳舞,是件很難的事情。

    蔣溫書腦袋里有那麼一瞬間設想了千百種方案,最後發現, 這種喜慶到極點的音樂, 也就當眾表揚個扭秧舞比較不違和。

    可陸祺然並沒有采用這種想法。

    台上, 被蒙住眼楮, 孤零零一個人坐在座椅上的少年突然就動了, 他慢慢地將(身shen)體縮成一團,最後,整個人都縮在了座椅上。

    高清攝像頭清晰的拍攝到了被少年企圖藏匿住的表情,弱小,無助,還有害怕與恐懼。

    配合著相應的肢體語言,和音樂全然不符的諸多矛盾糅雜在少年周邊,讓觀看表演的觀眾也入了迷,試圖調動自己全部的感官去分析出少年如此矛盾的原因所在。

    “……不愧是他。”蔣溫書的心情有些復雜,但總算是心服口服了。

    可是,這只是一個前奏,縱使這里陸祺然處理得很好,可是後面的劇情呢?他難不成打算一直待在椅子上蒙混過關嗎?

    仿佛听到了他的想法,下一秒,少年便慢慢抬起了頭。

    他的眼楮被遮擋,所以,耳朵更加積極地去探尋著音樂的來源,探索的同時,又自帶著抗拒,雙手顫抖著,似乎想要扯開擋在眼前的絲巾,可是,雙手停滯在空中,仿佛被什麼東西抓住了手臂,讓他用盡了全身力氣,都無法將手挪動半分,只剩下徒勞的努力。

    這種時候,音樂再違和也不管用了,大家都被舞台上的陸祺然所吸引著,對于困擾著他的東西感到由衷的好奇,蔣溫書甚至听見他旁邊的同學正在竊竊私語︰“扼制住他的,其實還是恐懼感吧。對未知的恐懼感。”

    “一面追逐一面逃離嗎?嘖,陸祺然自己把情節都補上去了。”

    是啊,都補上去了。

    蔣溫書也忍不住在心里贊同了一句。

    即使是用肢體來表達語言的舞蹈,也是有演技存在的。而陸祺然的演技,成功壓倒了違和的音樂,並將那段明明耳熟能詳的音樂,變成了孕育著恐懼與陰森的巢穴,氣氛也頓時變得詭異了起來。

    並且不止如此。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動作的幅度也在逐漸增大,不止是手臂在動,還有軀(干gan)的其他部位,也開始了掙扎,時而緩和,時而劇烈,即使陸祺然仿佛溺水般高高昂起了頭,沒人能看清他臉上的表情,卻並不妨礙在場所有人都看懂了他所散發的求救信號,明明動作都差不多,可落在外人眼里,他周身的氣場一會兒平和一會兒焦躁,仿佛在與體內的惡魔做著頑(強qiang)的斗爭,但不到最後,根本分不出勝負。

    所有人都沉浸在這個舞台里,如痴如醉,只有極少數人注意到,剛剛還在會場里播放的違和音樂,突然停下來了。

    一片靜謐之中,喘著粗氣的少年終于(摸Mo)到了那塊遮住了他全部視線的白(色)絲巾,果斷地將其扯了下來,往地下一丟。

    往日那雙永遠洋溢著歡樂和笑意的桃花眼此時還是黑沉沉一片,像被滔天海浪蓋住的暗礁,布滿了鉛(色)烏雲的藍天,以及失去最後一抹(色)彩的世界,到處都是死氣蔓延著,荒蕪一片。

    直到……不知是誰觸(摸Mo)了那架不存在的鋼琴,發出‘叮’的一聲。

    像是整個世界都被重啟了般,少年原本陰暗的眼眸,一瞬間就匯入了萬千光彩!

    綁在少年身上的鎖鏈全部被溫暖的陽光所融化,最後化為一灘無人問津的灰燼,他用盡一切力氣朝前奔跑著,然後不顧一切地跳了起來,企圖觸踫藍天,初時狼狽不堪,連動作都顯得那麼的笨拙而吃力,可是,經歷過兩三次之後,有那麼一瞬間,他完美地停滯在空中——

    所有人的心也在那一瞬間停在了那里,當他穩穩當當落地時,迎來的,便是如雷鳴般的掌聲。

    掌聲中,少年開始了華麗的炫技,一波接一波,永無止境,激烈到沒有任何停歇,仿佛要燃燒自己的全部生命,燃盡靈魂般,努力著,拼命著……

    直到最後一個音符落幕,他重新龜縮在那張小小的椅子上,生命已經經歷了一個輪回,走到盡頭的他,在那張椅子上沉沉的(睡Shui)了過去,再也沒有睜開眼楮……

    幕布緩緩落下,遮住了少年的身影,直到這時,大家才如夢方醒,熱烈的掌聲再度充斥著整個會場。

    “啊啊啊啊!”即使是遠離會場的包廂,氣氛也是一樣的熱烈,徐芮涵抱著牆上的電視不肯放手,嘴里還尖叫著︰“祺然!崽啊!我真的好喜歡你!媽媽真的好喜歡你啊!!!”

    剛入戲就被她亂叫給拉出戲份的肖宗迷︰“……”

    他無奈的提出了一個致命的問題,“說真的,你是想當他媽還是想當他女朋友啊?”

    徐芮涵仍然在嚶嚶嚶,“這兩者有什麼區別嗎?”

    “……沒有。反正你都做不到。”毒舌雖遲,但永遠不會缺席。

    徐芮涵還沉浸在剛剛的感受里,完全顧不得要和肖宗迷互噴了。

    肖宗迷因此逃過一劫。

    他看了眼臉(色)難看的徐高明,嗤笑道︰“你現在還不打算說實話嗎?到底還有誰知道你打算給溫和陸祺然設套的事情?”

    剛剛溫和侯越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個搗亂音樂的來源,它是一個小型音響,被人為的貼在會場某處。

    音樂響起的時候,和徐芮涵一樣,肖宗迷也是下意識看向了徐高明,可是,那家伙臉上的表情和見鬼了差不多,徐高明沒什麼表演天賦,智商也不足以騙過一群人的眼楮,特別是在他自己想的主意還處處出漏洞的情況下。

    那麼,顯而易見,徐高明盡管安排了溫的戲碼,卻並沒有安排備用的b計劃,這個計劃,是另外的人做的。

    可惜,機會就在眼前,徐高明卻永遠都不配合,“我不知道!就是我一個人的主意,你別想從我這里套出一點消息。”

    他自己都沒察覺,前後兩句話自相矛盾了。

    “是利飛白他們那伙人吧。”肖宗迷想都不用想,就輕松得出了結論。

    徐高明馬上(肉rou)眼可見的緊張了起來,“關他們什麼事!你們有本事沖著我來呀!”

    這話說得……

    徐芮涵又想打人了。

    好在此時會場的轉播顯示,已經到了公布陸祺然成績的時候,她只好把脾氣先壓下去,專心看陸祺然的分數。

    “祺然的分數一定會很高!”她驕傲的說道。

    這個想法並不止徐芮涵一個人有,會場里,大部分人都覺得陸祺然這次跳得很不錯,不僅僅是他的舞蹈渲染力過于(強qiang)悍,還有面對危機時的反應能力也是一流,換成他們上台,估計已經傻在台上不知道要怎麼反應了。

    錢子騫直接給陸祺然打了一個九點五分,扣掉零點五分純粹是怕陸祺然太驕傲。

    他滿心以為其他人的想法會和他一模一樣,可是,隨著身後學生的喧嘩聲,錢子騫滿臉驚訝地看到了其他老師的評分。

    除了伯克的分數比他低了零點五分,其他幾個人,居然都選擇了給予陸祺然五分以下的低分。

    “靠!評委在搞什麼鬼!”侯越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唯獨這次,周圍的人沒有對他的舉動投以任何異樣的眼光,因為他們自己也同樣在心里嘀咕,這個評分,到底是怎麼規定的?為什麼陸祺然分數這麼低?而且看錢老師以及伯克教授的表現,他們好像並不知情啊?

    “咳咳,請大家安靜一下!”

    主持人好不容易才維持好秩序,然後便順從眾人的意願,點名了其中一位老師,“趙老師,請問您給陸祺然同學低分的理由是什麼呢?”

    趙老師的神(色)埋在陰影里,並不清晰,她的聲音也有點悶,像是感冒了一樣,“我個人覺得開頭的部分處理得不是很好,陸祺然同學明顯慢了兩拍才開始行動……”

    她越是娓娓而談,其他人的表情越是奇怪,大家都很清楚,這件事本質就是有人想整陸祺然,結果被對方完美化解了,可到了趙老師他們的嘴里,這次的事件,這首曲子仿佛一開始就存在著一樣,甚至後面還有老師在嫌棄兩個音樂片段之間沒有連貫(性xing),表達的劇情也不夠完整。

    盡管學生大多數有疑惑,可是,一大串冠冕堂皇的話語說下來,他們也不禁有些動搖了。錢子騫氣到想拿話筒和這些人理論,可是,那些人居然有意無意的將話筒拿走,很顯然就是故意的不讓他說話。

    饒是錢子騫神經大條,現在這個情況,他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對。

    “你完成得很好。”眼疾手快搶到了話筒的伯克•伊萊朝陸祺然微微笑了笑,這算是在比賽中,第一次冰山融化了。

    即使分數並不公平,但看見一直冷臉的教授朝自己微笑,陸祺然也稍微有點受寵若驚。

    “能在突發狀況下完成這樣的表演,無論是你的控場能力還是隨機應變的能力,都得到了很好的證明,其他的事情更加不需要我多說,你在舞台上的演技很棒,成功感染到了在坐的所有人。”

    頓了一秒後,他盯著陸祺然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次比賽不算,只要你想,奧文多舞蹈學院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嘶——”

    這回台下的抽氣聲可比剛剛要大多了。

    其他幾個評委都瞪大了眼楮,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說出這番話的伯克•伊萊,只有錢子騫一個人哈哈大笑,拍著好友的肩膀連連夸贊︰“(干gan)得漂亮!”

    侯越還迷糊著,旁邊早有眼力見快的人拽著他坐下了,“你就別嚷什麼評分不公了,沒听見人家教授說了嗎?只要陸祺然願意,他隨時能出國留學。”

    侯越的腦筋還沒轉過彎,“但他們給打了低分啊?”

    別人就斜瞥著他,涼涼的說道︰“第一名的獎勵就是出國留學好不好?”

    伯克的這句話,既肯定了陸祺然的實力,又推翻了那幾位評委的打分,還讓陸祺然額外拿到了一份錄取通知書,堪稱一箭三雕。

    都這樣了,再不依不饒的去計較那些細枝末節的東西就要遭人恨了。

    “這是陸祺然應該得的。”雖然和陸祺然(關guan)系不太親近,但蔣溫書在這件事上,還是挺替陸祺然高興的,他也不能忍受這麼精彩的舞台被人詆毀成這樣。“寧晉,你說是不是?”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回了他一個贊成的笑容︰“當然,我也覺得。”

    但暗地里,掩蓋在毛毯下的那雙手,再度因為討厭而死死的攥緊了。




同類推薦︰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我家爹娘超凶的息影後他成了電競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