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479章 又要搞事情了!

第479章 又要搞事情了!



    “道兄果真出身名門。【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秦完真君毫不掩飾他的驚訝,也終于確定,異人所在的那個大千世界,等級真的在地仙界之上。

    神宵劍派,

    也絕不是一個崛起于中大陸的草根宗門。

    背後還有大靠山呢!

    “見笑了。”

    赤眉真君自然是能糊弄就糊弄,他說的也不是假話。

    接下來的談話就沒什麼營養了,不過是互相試探,以兩人的老辣,基本都沒透(露)什麼太有價值的消息,畢竟還是第一次打交道。

    送走秦完真君一行,熱鬧的神宵劍派總算是重歸平靜。

    經過這一場盛典的洗禮,神宵劍派門人弟子也總算調整好心態,適應了宗門擁有天仙真君的事實,一個個精神倍增,開始以超級宗門弟子自居。

    中間還(發fa)生一小(插cha)曲。

    典禮期間,那些原本答應遷居夏國,結果又中途反悔的玄都仙洲仙門的掌門們,一個個舔著臉,帶著賀禮,不請自來。

    目的不言而喻,

    就是想再次申請,將宗門道場遷到祁連山或者黃土高原。

    秦墨豈會答應?

    賀禮照單收下,請求卻是冷酷拒絕。

    …………

    大典落下帷幕,也到了秦墨離開之時。

    “放心去吧,宗門有我呢。”

    秦墨辭行時,赤眉真君甚至都沒有問秦墨要去哪,去(干gan)什麼,因為他很清楚,像秦墨這樣的“氣運之子”,是不可能一直困守宗門的。

    其經歷,

    也注定要比其他人精彩、(刺ci)激,驚險的多。

    對秦墨,

    赤眉真君果斷采取放養策略,盡可能地不去(干gan)涉秦墨的決策。

    “有勞了!”

    秦墨拜別師叔,又單獨找到大弟子韓非,交給他一錦囊,交待道︰“未來,如果列國(發fa)生什麼大事,我又不在,你便打開此錦囊。”

    “師尊要去哪?”韓非不解。

    哪怕是離開中大陸,只要還在地仙界,列國真要起了波瀾,以秦墨修為,想要趕回,那也是半天的事情。

    有什麼事,會耽擱到要提前交待的?

    “這你就別管了。”秦墨這次出去,是要搞事情的,中大陸真要一直是一潭死水,那還有他渾水(摸Mo)魚的機會嗎?!

    修為還怎麼持續暴漲?

    鑒于跟純陽宮的仇恨,秦墨已經將目標鎖定了唐國,初步想法,是挑動冥河國跟唐國的爭端,一舉將唐國打殘。

    既然成為敵人,秦墨就不懂什麼是心慈手軟。

    可要讓冥河國去攻打唐國,前提是要解除冥河國的顧慮,說白了,就是要讓唐國的盟友蜀國無暇他顧。

    那麼,

    誰能牽制住蜀國呢?

    夏國當然可以,但秦墨顯然不想讓夏國過早卷入列國漩渦之中。

    除夏國之外,那就只有跟蜀國毗鄰的不死國了。

    前番揚州之戰,不死國並未參與,因著盤踞在交州這樣的偏遠蠻夷之地,不死國在中大陸的存在感一直不高。

    但這並不意味著,不死國就不(強qiang)大。

    無論是仙道三宗,還是魔道三派,互相爭斗了數十萬年,能夠一直屹立不倒,彼此之間的實力,估(摸Mo)都是相當的。

    不死國存在感不高,只是因為沒找到一個爆發的契機罷了。

    既然這樣,

    那秦墨就不介意去主動充當這根導火索。

    …………

    離開神宵山之後,秦墨飛上九天蒼穹,搖身一變,換了一副模樣,架起劍光,直往西疆而去。

    西疆屬于蠻荒之地,位于琉璃佛國、蜀國之間。

    在赤眉真君踏足西疆之前,這里從未被人關注過,一直野蠻生長著,時至今日,也是人極罕見之地。

    倒是當年的妖族余孽,有不少躲在西疆避難。

    以秦墨現在的段位,自然是沒興趣再去找這些小妖麻煩的,他進入西疆,其實是準備借道,轉而襲擊蜀國。

    目標,

    卻是鎮守益州南部的一位玉虛宮三劫真仙長老。

    在赤眉真君橫空出世之後,玉虛宮立即加(強qiang)了蜀國力量配置,再次增派一位三劫真仙長老,鎮守漢中之地。

    之前的兩位,

    太浩真人坐鎮峨嵋,太沖真人坐鎮南面的玉龍雪山。

    秦墨的目標就是這位太沖真人,試想一下,如果太沖真人被魔道襲擊,繼而隕落,一向護短的玉虛宮會作何反應?

    想必會很有趣。

    只半天時間,秦墨就進入西疆深處。

    玉龍雪山位于益州西南邊境,跟西疆也只是一線之隔,正好給了秦墨奇襲的機會。

    深入西疆之後,秦墨運轉體內混元珠,將神宵真氣轉化為魔道真氣,同時收起紫電仙劍,取出一口七階魔道飛劍。

    因著之前跟魔道打過很多次交道,這樣的飛劍,秦墨足有五六口。

    至于碧霄戰甲,

    損毀之後,秦墨還沒得空修復,一直放在丹田呢。

    最重要的是,秦墨施展秘術,將他標志(性xing)的本命法寶九天玄剎塔改變形態,變成一座黑(色)宮殿,殿魔焰騰騰,鬼哭狼嚎。

    用以偽裝的,

    正是借助了幽冥洞天之力,再讓牛頭馬面之流配合一番。

    基本看不出什麼破綻來。

    一番偽裝之後,秦墨就是一位正兒八經的魔道修士了,因為有幽冥洞天之力的加持,跟不死教的幽冥真氣,卻是有著七八分的神似。

    據悉,

    不死教的宗旨,就是能自行立下六道輪回,執掌幽冥地府。

    …………

    玉龍雪山。

    此山如其名,常年被冰雪覆蓋。

    但只要有靈脈,有靈氣,不論是四季如春,還是冰天雪山,那都是洞天福地,並不影響修士平日里的修行。

    對于能移山填海的大修士而言,天氣,不過只是一種表象而已。

    只要想,

    隨時都能改變一地之氣候。

    奉命馳援蜀國,太沖真人一眼就相中了此地,立下道場,不為別的,就是喜歡此地的清淨。

    在太沖道人眼中,冰雪更加貼近自然。

    而自然,

    便是大道顯化的一種外在表現。

    這一日,太沖真人盤膝坐在雪山之巔的一塊大黑石之上,正在給座下五位弟子講道。

    在玉虛宮,太沖道人屬于比較孤僻之人,但是再孤僻,到了三劫真仙層次,也不可避免地收下了一幫徒子徒孫,在玉虛宮自成一脈。

    此番奉命趕來蜀國坐鎮,太沖道人便將最親近的五名弟子帶在身邊,每日里談經論道,比劍斗法,好不逍遙自在。

    這也是大部分修士的日常。

    修仙不是只有打打(殺sha)(殺sha),也不是一味的閉關苦修,尤其是仙道弟子,大部分時間其實都過得很逍遙。

    否則,

    修仙何來?

    “咦?”

    突然,太沖真人停止講道,抬頭望向高空。

    “師尊?”

    眾弟子正听得如痴如醉,突然停下,恍如從夢中驚醒。

    “有魔氣在靠近玉龍雪山。”太沖真人沉聲說。

    “魔氣,這里?”大弟子陸尚羽眉頭皺起,“玉龍雪山遠離不死國、冥河國,這里怎麼會有魔氣接近?難道是魔道開戰了?”

    魔道修士想要接近玉龍雪山,可要橫跨大半個蜀國。

    “不是東面,是西面。”太沖真人面(色)陰沉,“魔道崽子,竟敢在我玉虛宮地界放肆,你們各自返回洞府,我去處置。”

    他能感知到,來犯的魔道氣息並不是很(強qiang),也就一劫真仙水準。

    當真不知死活。

    想到這,太沖真人召出飛劍,身形一閃,已經是來到高空。

    “何方妖人,膽敢犯我玉虛宮地界?”太沖真人持劍,立于高空,周身劍意升騰而起,說不出來的凜然。

    宛如絕代劍仙,風姿卓然。

    轟隆隆~~~

    似乎是在回應太沖真人的喝問,留在原地,還沒返回洞府的陸尚羽等弟子看到,西面一團魔雲正滾滾而來。

    “果然是鼠輩,藏頭(露)尾的。”

    陸尚羽眼中滿是鄙夷,也不回洞府了,留在原地觀望。

    “就是,什麼人都敢跟玉虛宮作對了?”

    其他師弟師妹見大師兄如此,自然也沒有返回洞府的道理,一個個對著那魔雲指指點點。

    “桀桀~~~”

    魔雲之中,傳來一陣磨牙一般的聲音,“太沖,你的死期到了!”

    說話間,魔雲迎風便漲,轉瞬就遮蔽了蒼穹,方才還明亮的天空立即暗了下來,魔雲之中傳來陣陣鬼哭狼嚎。

    “這個,好像是幽冥鬼氣?”陸尚羽身為太沖真人得意弟子,本身也有一劫真仙修為,見識也是足的,“不會是不死教的魔道崽子吧?”

    “狂妄!”

    太沖真人想也不想,一劍斬出。

    雪白劍光,至純至淨,宛如皓月之光,又如烈陽之魂,看似如稀疏平常之白練,卻裹挾著擘天劍意。

    一劍下去,足可劈山斷海。

    太沖真人自信,這一劍下去,就算不能將這個魔道鼠輩斬(殺sha),也足以將其重創,同時將這魔雲劈散。

    “嘿!”

    皓白劍光投入魔雲之中,內里又傳來一聲古怪叫聲,似乎是遭了罪。

    “無趣!”

    太沖真人搖頭,心念一動,就要將劍光爆發開來,徹底解決戰斗。

    就在這時,異變徒生。

    原本就浩瀚翻滾的魔雲,突然暴漲,瞬間就將太沖真人卷了進去。

    “????”

    觀戰的玉虛宮弟子面面相覷。

    “放心吧,這魔頭如此施為,是自尋死路。”陸尚羽最是鎮定。

    他才不認為,

    這樣的魔雲能耐師尊何,不過去是取死之道罷了。

    轟隆隆~~~

    叮鈴鈴~~~

    吼~~~~

    眾師兄弟正聊著呢,隱約從魔雲中傳來各種怪叫,心下詫異。

    “咦,你???”

    正疑惑間,突然傳來太沖真人的一聲大喝,竟罕見帶著慌亂。

    跟著,

    便再無聲息。

    但見那浩浩魔雲猛地一收縮,化作一朵黑雲,徑直投向東方去了。

    而在原地,

    卻是徹底失去了太沖真人的身影。

    “師尊呢?”眾弟子一個個面(色)慘白,有些不知所措,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師尊是怎麼敗的,又遇到什麼變故。

    “你們立即去稟報太浩師叔,我追上去!”

    眾弟子中,還屬陸尚羽最是果決,在他看來,如果師尊真的隕落,那魔頭沒理由放過他們這些弟子。

    最大可能,

    就是師尊還沒死,還在魔雲之中爭斗。

    “師兄小心!”

    關鍵時刻,玉虛宮弟子還是表現出相當的素質,除陸尚羽負責追擊,剩下四人,兩人兵分兩路,趕去峨嵋匯報。

    一人徑直離開中大陸,準備返回玉虛宮,用意無他,就是要回宗門確認,自家師尊的魂牌是否破碎。

    最後一人則是留在玉龍雪山,萬一師尊回來了呢?!

    …………

    卻說秦墨。

    哪怕是事先做了很多偽裝,他也不太確信,會否被太沖真人看出什麼破綻,因而借著魔雲掩護,故意示弱。

    太沖真人果然托大,一劍斬出。

    秦墨驅使七階魔劍攔截,那魔劍自然也是應聲而斷,被太沖真人的皓白劍光斬為兩截,進一步降低了太沖真人的警惕。

    就在這時,

    秦墨果斷運轉幽冥洞天之力,魔雲暴漲,將太沖真人卷入魔雲之中。

    提前潛伏在魔雲中的十二魔神,順勢就發動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將太沖真人困住,硬頂著對方劍光,將其拖入九天玄剎塔中。

    幾息之間,

    就將太沖真人(鎮zhen)壓了。

    借助九天玄剎塔以及十二魔神,天仙以下,秦墨屬實無敵。

    哪怕是三劫真仙,那也是白搭。

    至于說為何不擊(殺sha)太沖真人的那幾位弟子,自然是秦墨故意為之,更是準備架著魔雲,前往不死國降落。

    就是要將這髒水,徹底潑到不死國身上。

    一切都天衣無縫。

    “咦?”

    撤退途中,秦墨感知到有劍光追來,還是一劫真仙。

    “嘿,當真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啊。”秦墨目光一轉,瞬間就有了主意,準備將此人也(鎮zhen)壓了。

    他原本是打算,進入不死國地界之後,尋機再找一位魔道一劫真仙“替身”,偽裝身份之後,潛入到不死國高層。

    然後再借著不死國跟蜀國爭端,伺機發戰爭財。

    見太沖真人的弟子不知死活地追了上來,還是孤身一人,最巧的是,竟然也是一劫真仙,秦墨立即就改變了主意。

    “應該會更有趣吧?”

    秦墨嘴角冷笑,心念一動,半道停了下來,不待陸尚羽做出反應,九天玄剎塔已經飛出,懸于後者頭頂。

    “鎮!”

    一念之下,陸尚羽已然成了秦墨獵物。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