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474章 天樞末路,神宵曙光!

第474章 天樞末路,神宵曙光!



    神宵劍派。【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星君!”

    秦墨才剛從棲霞山回來,炎帝、周世洪兩人立即上山拜見,(發fa)生在北邙山的那一幕,早就傳遍了中大陸。

    兩人的目光有些怪.....

    “怎麼都這麼看著我?”秦墨卻是一點都沒有成為名人的自覺。

    周世洪笑著說道︰“星君那一劍可是徹底名揚地仙界,敢先後跟兩位天仙真君剛正面,星君怕也是地仙界獨一份了。”

    對秦墨的決定,

    周世洪現在只能是無條件支持。

    “我也是捏了把汗啊,怪只怪萬仙盟欺人太甚。”秦墨笑著說。

    “看星君這表情,是(胸xiong)有成竹了?”炎帝適時(插cha)話,“我听說星君跟金光真人離開之後,玉虛宮的太浩真人跟玉陽真君達成了某種協議。”

    炎帝還是有些擔心的.....

    “無非就是蜀、唐兩國結盟,共同對付夏國罷了,我們又不是沒有盟友。”秦墨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那,萬一唐國牽制越國,蜀國全力來襲?”炎帝猜到某種可能。

    “不必擔心,”秦墨目光湛湛,“唐國牽頭組建仙道同盟的企圖落空,對魔道三國而言可是重大利好,蜀國真要來襲,他們豈會在一旁坐視?”

    蜀國同時跟不死國、冥河國接壤,真要全力攻打夏國,難道就不怕兩國趁虛而入,偷雞不成蝕把米?

    中大陸形勢錯綜復雜,牽一發而動全身,不是那麼好(操cao)作的。

    “這倒也是。”炎帝微微頷首。

    只是,

    這種將希望寄托于他人的感覺並不好受,萬一魔道真的作壁上觀呢?

    “先熬過這幾年吧,”秦墨稍微透(露)了一點信息,“接下來一段時間,中大陸應該會進入一個新的調整期,夏國只要自己不犯錯,就沒什麼大的問題。我也會一直留在神宵山,防止蜀國狗急跳牆。”

    先有揚州之戰,再有北邙山風波,無論是仙道四國,還是魔道三國,勢必都要針對新情況做一個戰略調整。

    再沒有很大把握的情況下,誰都不會傻到率先出擊。

    那會成為眾矢之的。

    “有星君坐鎮秦嶺,我就放心了。”炎帝就怕秦墨又出去浪,“越國那邊,接下來一段時間是不是要多互動一下?”

    “這是當然,”

    秦墨笑著點頭,打趣說道︰“金鰲島現在可是我們的大靠山呢。”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了。

    談完正事,

    炎帝當即告辭離開,周世洪卻單獨留了下來。

    “有事吧?”秦墨也屏退韓非。

    “星君,這次跟萬仙盟翻臉,傳送陣這一塊,會不會被魔道趁虛而入?”周世洪說出他的擔心。

    玉陽真君都不用明目張膽地作弊,只需打個盹,就能讓魔道侵入。

    “是有點麻煩,”

    這也是秦墨比較頭疼的,以玉陽真君的偽君子做派,這種落井下石之事還真有可能做出來,想了下,道︰“那就將傳送陣臨時關閉吧。”

    “要關多久?”

    夏國很多物資、人員可是經常跟藍星(發fa)生流通,一旦關閉,勢必要損失慘重,還會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關到我們可以單獨抵擋魔道為止。”秦墨卻不會去關心那些損失。

    身為弱勢一方,

    總要學會承擔一些代價的。

    “我知道了。”周世洪也是果決之人,“下山之後,我就關閉傳送陣。”

    “好,”

    秦墨微微頷首,轉而說道︰“我听說,有在玄都仙洲的天樞成員不听號令了?還有一些之前談好的宗門,也都不願意來了?”

    嗯,有點扎心……

    “是……”

    想當年,周世洪還跟秦墨保證,說對天樞成員的掌控絕對在萬仙盟之上,現在鬧了這麼一出,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實在太丟人了。

    “有些事情,該放手,就放手吧。”秦墨倒是看得開。

    修士從來都不是一群溫情脈脈之人,修為越高,就會變得越冷酷,就算是秦墨,又何嘗不是如此?

    大部分時間都是心如止水。

    那些在玄都仙洲修行的天樞成員,上百年過去,早就融入了當地宗門,別說是對天樞還有什麼感情,怕是連在藍星的家人都忘了吧?

    時光流逝,

    大部分人甚至都沒想過要回藍星,又怎麼會再听天樞號令?

    即便真要返回中大陸,那也是主要出于利益考量,到底有多少情分在里面,怕是連當事人都說不清楚。

    還是有些一廂情願了。

    而在地仙界之外,天樞在華夏設立的各級道院,隨著地仙界全面開放,玩家多了太多選擇。

    道院一沒老師,二沒生員,也都漸漸荒廢了。

    跟道院沒落相襯托的,則是宗門勢力在華夏的全面崛起,尤其是四大仙門,經過近兩百年的發展,已經將他們的影響力滲透到華夏各個角落。

    豈是天樞能比擬的?

    天樞的理想似乎也在漸行漸遠。

    在哪些跟四大仙門有關聯的企業有心宣傳、引導之下,普通人對萬仙盟的認可,倒是超過了一直低調行事的天樞。

    何其悲哀?!

    “哎~~~”

    周世洪長長嘆了口氣,神情蕭索。

    建立天樞,守衛華夏,是周世洪一生追求,隨著時間推移,他的信念從未動搖過,早已滲入骨髓,成為他生命的全部。

    眼見天樞受挫,

    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周世洪這個創立者了。

    他,

    才是天樞真正的魂。

    “其實我也知道,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天樞勢必無法長存,我只是一直自欺欺人,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罷了。”周世洪滿臉苦笑。

    秦墨見了,頗有些不忍,安慰說道︰“即便有很多人退出,但總歸還是有一些心念堅定之人留了下來吧?”

    “是有一些,”

    這也是周世洪最後一點寬慰了,“留下來的,大部分都有軍人背景。”

    “那你有沒有考慮過,既然大勢不可阻擋,何不順勢而為,將天樞轉化為一個宗門,一個以守衛華夏為第一宗旨的特殊宗門?”秦墨提出建議。

    他也不願意看到,天樞就這麼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這……有區別嗎?”周世洪不解。

    “當然有區別。相比之前的松散組織,組建宗門之後,等于是將天樞的理想信念,與每一個成員的切身利益徹底糅合在了一起,再不用分裂了。”

    只有利益,沒有理想信念的組織,自然是無法長久。可如果只有理想信念,而沒有利益,同樣也走不遠。

    “你說的似乎有點道理。”周世洪若有所思,“之前是我太過理想化了,沒有兼顧到修仙界的特點。”

    漫漫仙途,

    又有多少人能一直堅守初心?

    “你想通了就好,天樞真要組建宗門,我可以做主,將整個祁連山讓出來。”秦墨出手也是蠻大方的。

    “那就多謝星君了!”

    周世洪打了個稽首,但顯然還沒有徹底下定決心,他擔心組建宗門之後,未來,還能堅守初心嗎?

    是否會變質?

    怕是只有時間,才能給出一個答案了。

    …………

    接下來的幾年,正如秦墨預判的那樣,因著仙魔兩道各有三位天仙在背後撐腰,重新恢復到一個脆弱平衡。

    中大陸各國,又進入一個戰略調整期。

    因著修士壽元悠長,這就導致,修士,尤其是高階修士在做決策時,往往會有一段很長時間的決策慣(性xing)。

    沖突爆發只是一兩年,接下來的調整可能是幾十年、上百年。

    又因著地仙界俗世王朝背後都有超級宗門撐腰,鮮少會出現王朝更迭的情況,就算有,那也只是在貫徹超級宗門的意志。

    因此,

    俗世王朝對于仙門的這種“懶惰”決策也早已適應。

    對普通百姓而言,可能說青年時王朝對外爆發了沖突,等到下一次沖突再起,這人早已步入老年,甚至化作一g黃土。

    總體而言,作為地仙界的百姓,還是很幸福的。

    …………

    時光匆匆,轉眼就來到7250年。

    神宵峰,後山洞府。

    雲床之上並沒有秦墨身影,只是矗立著縮小之後的九天玄剎塔。

    寶塔六層。

    時光古樹底下,秦墨盤膝而坐,飛速流逝的時間就像一道道看得見的波紋,在他身邊穿梭而過,蕩起一圈又一圈的時光漣漪。

    外界雖然才過去六年,對秦墨而言,卻是過去整整六十年。

    算上之前,秦墨在時光古樹之下已經靜修了百年之久,總算是穩固了道基,夯實了一劫真仙的修為,同時還精進了劍道。

    更重要的是......

    但見秦墨心念一動,一件青紫(色)戰甲從他丹田飛出,懸于跟前,通體散發著道道紫(色)雷霆,顯得尊貴而又孤傲。

    “終于成了……”

    秦墨心潮澎湃,他前後耗費兩百五十余年,總算是將當年蒙塵的碧霄戰甲祭煉到上品法寶的層次。

    再往上,

    就是碧霄戰甲巔峰時的純陽法寶,不知又要耗費多少歲月。

    最起碼,

    在真仙境界,秦墨是不報太大期望了。

    就算這樣,一位一劫真仙,竟然同時擁有兩件上品法寶,說出去,怕是都沒有人相信。

    但是秦墨做到了。

    “不知道師叔那邊,療傷療的怎麼樣了。”秦墨也有想過,請師叔赤眉真人到時光古樹下療傷,那樣會更快一點。

    但那就等于將神宵劍派面臨的外部壓力,直接轉嫁到師叔身上。

    對于一個即將渡第四次四九天劫之人而言,憑白增加這樣的壓力,搞得患得患失,反而會衍生出不必要的心魔,增加不必要的變數。

    想想還是算了。

    既然眼下中大陸局勢還算平穩,也就不在乎多等幾年。

    免得憑空生出什麼變數來。

    收起碧霄戰甲,秦墨出了九天玄剎塔,又將寶塔收進識海,跟著便除了洞府,徑直往山腹深處走去。

    稍傾,

    便來到赤眉真人閉關之地。

    “是秦墨吧?進來吧!”不等秦墨稟報,赤眉真人已經是提前鎖定了秦墨氣息,地底洞府大門自動打開。

    秦墨心中就是一喜,快步進了洞府,看到盤膝坐在雲床之上,氣息明顯(強qiang)盛了許多的赤眉真人,笑著問道︰“師叔的傷,可是全好了?”

    “托你的福!”

    赤眉真人微微一笑,下了雲床,將秦墨請到偏廳茶室,“你給我找的靈草年份很足,這個地方靈氣也很充裕,早在一年前,我身上的傷就已經痊愈了。”

    “恭喜師叔!”

    秦墨徹底松了口氣,就怕師叔療傷出個什麼岔子,比如還有暗疾、頑疾什麼的,那就很不好辦了。

    “我一直在等你呢,再不來,我可就要自行離開了。”赤眉真人說。

    秦墨目光一凝,“師叔這是準備要渡劫了?要不,再調理幾年?”

    這個時候秦墨反倒是不著急了,希望師叔能夠更穩妥一些,傷好之後,再花個十幾年的時間,將狀態調整到巔峰。

    “你不要再勸我了,”赤眉真人卻是態度堅決,“被卷入時空亂流,身上的傷勢就一直是我最大的心結。現在心結已了,正是我狀態最好的時候,自當一鼓作氣,引動雷劫。一味的求穩,反而不穩。”

    秦墨若有所思。

    人的精氣神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需要辯證地看,有時候太過于理智,或者精打細算,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不自信的表現。

    信心,

    反倒成了渡過第四次四九天劫最重要的支撐。

    赤眉真人這話既是解釋,何嘗又不是對秦墨的一種教誨?倘若秦墨領悟了,那麼在未來的渡劫之中,就會少走很多彎路。

    所以說,

    修行路上,財侶法地,缺一不可。

    秦墨雖然出身神宵派,但因著前世最高修為也才渡劫期,在地仙,尤其是真仙境界上,就少了很多教導,只能是獨自一人(摸Mo)索。

    赤眉真人的到來,無疑為秦墨補上了這一短板。

    “多謝師叔教誨!”

    反應過來的秦墨,當即抱拳行禮。

    “你師傅不在,我這個當師叔的,那自然是義不容辭。”赤眉真人笑著擺了擺手,無形之中倒是拉進了兩人的(關guan)系。

    “師叔想好了要在哪里渡劫嗎?”

    如果在地仙界渡劫,怕是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注意。

    “怎麼,你有什麼好的建議?”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