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467章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麼聊齋啊!(二合一)

第467章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麼聊齋啊!(二合一)



    戀上你看書網 ..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太上道院。【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再次回來,秦墨很有一種物是人非之感,當年在他眼中還算過得去的修道之所,已經變得乏善可陳。

    他甚至都沒有回院子,架起劍光,直奔純陽宮。

    “廉貞星君!”

    才剛趕到,純陽宮大弟子肖央就迎了上來,面(色)溫和。

    心里怎麼想的,

    怕是只有肖央自己才清楚。

    “嗯,”

    秦墨微微頷首,他現在都是可以跟玉陽真君直接對話的存在,早就不把肖央放在眼里。

    當然,

    未來如果有機會,他也不介意給肖央一點苦頭吃就是。

    “我師尊在殿中等著呢,里面請!”肖央卻是個能屈能伸的主,至少面上,讓秦墨挑不出一點刺來。

    還算有些城府。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純陽殿,不僅玉陽真君在,另外一位沒在地仙界坐鎮的朝霞真人也在殿中。

    見到秦墨,

    朝霞真人甚至主動頷首示意。

    “見過玉陽真君,朝霞真人!”秦墨也不倨傲,仍舊執晚輩禮。

    雖然論真實戰力,

    秦墨已經在朝霞真人之上。

    “星君請坐!”

    玉陽真君也很給面子,給足了禮遇。

    “真君找我來是有事吧?不妨直說。”秦墨卻是懶得虛與委蛇。

    玉陽真君目光就是一凝,感受到秦墨軟中帶硬的(強qiang)勢,雖然心下微微有些不快,但還是說道︰“對地仙界中大陸的人皇之爭,星君怎麼看?”

    果然......

    “自然是各憑實力。”秦墨淡淡說。

    “那我換個問話方式,星君本人,對這人皇之位有沒有興趣?如果有,萬仙盟可以傾力協助。”玉陽真君給出了一個意外回答。

    “哦?”

    秦墨心下詫異,面上卻是不動聲(色),“萬仙盟支持的,不該是魏天理嗎?”

    說這話時,

    秦墨有意無意掃了肖央一眼,後者面(色)果然微微一沉。

    還是嫩了點啊……

    秦墨不太確定,這是玉陽真君的真實想法,還是只是一次試探。也不確定,這是玉陽真君一人的想法,還是萬仙盟的集體決策。

    更不清楚,

    青羊觀的紫虛真人對此是怎麼想的。

    “魏天理好是好,但是相比他,我更看好星君你。放眼藍星,年輕一輩之中,有誰能望星君向背?”玉陽真君說的很直白。

    這是要捧(殺sha)我嗎?

    對玉陽真君的表態,秦墨卻是非常之不適應,抱拳道︰“真君過譽了!”

    繞來繞去的是,

    兩人之間的對話還是雲里霧里。

    想了下,

    秦墨接著說道︰“真君不必再試探了,我並無意于人皇之位。”

    這是實話。

    以秦墨現在的際遇,安安心心經營好神宵劍派就好了,何必費心去爭什麼人皇,與其當棋子,不如當那下棋之人。

    哪怕人皇之位不落在夏國,神宵劍派也能照樣屹立在中大陸。

    費那心思(干gan)什麼?

    話說到這份上了,玉陽真君也就不再藏著掖著了,“既然這樣,那,星君可願意跟萬仙盟聯手,將魏天理送上人皇寶座?”

    來了!

    秦墨就知道,剛才那都是試探之舉。

    這會兒才是正戲呢。

    以他在地仙大世界時,對純陽宮的了解,他們可從來都不是“成他人之美”的人,總是什麼好處都要歸到自個家。

    “我想不到,我要這麼做的理由。”秦墨果斷拒絕。

    憑什麼啊?

    真要較真,兩家還是死對頭呢。

    “星君別急著拒絕,”玉陽真君似乎料到秦墨會是這麼個反應,“我且問你,夏國在這一場人皇之爭中,佔有優勢嗎?”

    “沒有!”

    秦墨(干gan)脆承認,“夏國,或者說,神宵劍派沒有天仙大能坐鎮,在這一場大戲中,那自然是以自保為主。”

    “就是嘛,”

    玉陽真君笑著點頭,“我听說,漢中還被蜀國佔了?”

    秦墨目光就是一凝,這話問的,可就有些……

    但以秦墨涵養,自然也不可能因為這麼一句話就發作,只淡淡點頭,“不錯,夏國是丟了漢中。但有金鰲島撐腰,晾那玉虛宮也不敢越過秦嶺。”

    卻是搬出金鰲島這張擋箭牌,順便,也扎一扎萬仙盟。

    不錯,

    夏國是丟了漢中,可唐國面對金鰲島,也沒少吃虧不是?

    都半年八兩。

    “星君誤會了,”玉陽真君笑著揭過,“我的意思是,既然夏國沒有機會,那炎帝又是一土著,星君何不(成cheng)人之美,跟萬仙盟(強qiang)(強qiang)聯手?”

    “只要事成,萬仙盟絕不會虧待了神宵劍派。”

    “認真算起來,星君傳承之神宵派,跟我們也是同出一源,五大仙門,原本就該站在同一陣營,不是嗎?”

    為了拉攏秦墨,

    玉陽真君是既打感情牌,又打利益派,也算是費心了。

    只可惜......

    秦墨可不是什麼毛頭小子,斷不會因為玉陽真君開出的一張空頭支票就動心,淡淡說道︰“相比真君的承諾,我怎麼覺得,金鰲島給的東西更實惠呢?”

    卻是擺出一副待價而沽的架勢。

    在實力尚弱的時候,秦墨是不可能暴(露)夏國對人皇之位的野心的。

    只能當好助攻了......

    玉陽真君目光一凝,這個秦墨,是不見魚餌不上鉤啊,只能順勢說道︰“不知道金鰲島都送給星君什麼東西?萬仙盟也能做到。”

    他們從地仙大世界帶來的家底,還是很豐厚的,尤其是那些高端材料,在藍星收的弟子,都還沒機會用上呢。

    “還是算了吧!”

    秦墨擺了擺手,“我既然答應了金鰲島,就沒有當二五仔的道理。”

    兩頭通吃,

    那往往是兩頭都不討好,會死的很慘的。

    “……”

    玉陽真君沒想到,秦墨這般油鹽不進,一時竟有些犯難了。

    眼見這樣,一直沒說話的朝霞真人終于站了出來,說道︰“星君一直在地仙界,怕是不知道吧?”

    “知道什麼?”秦墨一臉莫名。

    因著神宵派跟縹緲宮世代友好,秦墨對朝霞真人其實還是有點好感的,奈何人家根本看不上他,一直就沒怎麼接觸過。

    “在藍星,都天魔君、幽冥魔君,甚至包括妖族、佛門,對設在武夷山的傳送陣,可是一直都虎視眈眈。是玉陽真君一直以來的默默守護,才將這些人攔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朝霞真人淡淡說。

    言語之中,

    已經是帶著一點威脅了。

    如果真讓魔道、妖族中人佔據了武夷山腳下的傳送陣,首先威脅到的,那便是地仙界黑水城。

    繼而波及整個夏國,乃至神宵劍派。

    也確實,

    不管是出于何種考量,玉陽真君才是華夏目前的守護神。

    秦墨是真沒想到,為了拉他下水,萬仙盟竟然祭出了這麼一步棋,就差喊出來“不同意,就一拍兩散”了。

    還真有點釜底抽薪的意思。

    但秦墨又沒辦法否認,因為確實,玉陽真君在某種程度上保住了天樞、夏國以及神宵劍派的安寧,替他們擋下了一群妖魔鬼怪。

    這就是沒有天仙大能撐腰的悲哀了。

    但秦墨不能認,否則,那還不得任由萬仙盟往**拿捏啊?真要一拍兩散,放任魔道進入華夏,對萬仙盟也是一種威脅。

    再想遠一點,

    如果任由藍星魔道進入《洪荒》,對萬仙盟豈不也是一種大威脅?

    波及的,

    也不可能僅僅只是夏國。

    唐國又豈能幸免?

    玉陽真君說的好听是幫天樞,最終落腳點還是利己,是不得已而為之。

    想明白之後,秦墨重新穩定心神,淡淡說道︰“真君真要不管,放任魔道進入華夏,進入《洪荒》,那便放任好了。”

    “在藍星,我是不能耐這些魔道修士如何。但是在《洪荒》,在地仙界,我大可聯合金鰲島,晾那些魔道也無法拿神宵劍派怎麼樣。”

    確實,真要到了那一步,秦墨大不了放棄夏國,至不濟,還有一個三國洞天作為最後的退路呢。

    真要把秦墨逼急了,逼到絕路,他大不了將神宵劍派轉移到三國洞天,隨身攜帶著。

    以秦墨實力,再配合七十二變神通,地仙界還不是任由他縱橫?

    怕誰來著。

    朝霞真人︰“……”

    玉陽真君︰“……”

    兩人面面相覷,完全沒想到,這個秦墨,竟然破罐子破摔了。

    “你這樣做,就不怕華夏百姓遭殃?”朝霞真人還是有些不甘心。

    秦墨見了,信心卻是更足了,笑著說道︰“華夏,並非我一人之華夏。有多大的能力,就盡多大的義務。有些事,我也無能為力,對吧?”

    這話就有點諷刺的意味了。

    真要讓妖魔鬼怪在華夏搞破壞,最先動搖的,便是純陽宮、縹緲宮、青羊觀以及浣花劍派的立派根基。

    削弱的,

    也只會是四大仙門的氣運。

    別忘了,四大仙門能發展壯大起來,靠的,可全是華夏之功。

    四大仙門的弟子也全部都是華夏兒女,難道,還能坐視妖魔鬼怪在華夏境內肆意縱橫不成?

    嚴格來講,

    秦墨並不欠華夏什麼,反倒是多有相助。

    真正欠華夏的也不是秦墨,而正是趴在華夏大地吸血的四大仙門。

    如果玉陽真君這個能守護華夏的人都不盡力,那怎麼能指望秦墨這麼一個“小輩”去做出犧牲,舍生取義呢?

    秦墨,

    這是狠狠地反將了萬仙盟一軍。

    玉陽真君、朝霞真人兩人面面相覷,臉上都掛滿了尷尬,秦墨真要耍起無賴來,他們身為仙道巨擘,又能奈何?

    局面一時就這麼僵住了。

    侍立在一旁的肖央,見師尊都被秦墨說的啞口無言,這才知道秦墨的厲害,就跟不敢參和進來了。

    眼觀鼻,鼻觀心,像個木偶一樣站著。

    “哎!!!”

    秦墨見了,卻也是悄悄嘆了口氣。

    別看他過足了嘴癮,更是擺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無賴之相,但那只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是迫不得已的反擊。

    並不是說,

    秦墨真的希望走到這一步,那對誰都沒有好處。

    是個三輸之局。

    如果可以,秦墨還是希望能跟萬仙盟保持一種相對溫和的(關guan)系,至少不能真的反目成仇,那豈不是讓外人看笑話?

    想了下,

    秦墨斟酌說道︰“真君對華夏的守護是有目共睹的,我也很是欽佩,但如果想以此為籌碼,那就只能敬謝不敏了。”

    他這是先畫下一道紅線。

    “關于人皇之爭,我怎麼表態,其實並不重要。哪怕我現在站出來,為唐國,為魏天理搖旗吶喊,那就一定能贏嗎?”

    “別忘了,在中大陸落子的,可是足足有五家超級宗門。”

    “那,星君的意思是?”眼見秦墨主動給抬價下,玉陽真君繃著的神情總算稍微緩和了一些,但還是(摸Mo)不著秦墨的脈。

    見面之前,

    玉陽真君可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副場景。

    這個秦墨,

    還真是像傳說中的那樣,說不得,踫不到,跟個刺蝟一樣。

    有了今天這樣一次經歷,想必,未來再跟秦墨打交道,玉陽真君會多做一些功課,也會更加審慎一些。

    “我的意思很明確。夏國,包括神宵劍派,可以作為唐國的一張底牌,前提是,前期,唐國要能拿出亮眼的成績來。”

    “如果唐國在跟越國、不死國等國的交鋒之中,都不能佔據上風,那麼,夏國加入與否,其實也就沒有太大的意義。”

    “我說的這些,真君可是同意?”秦墨目光灼灼。

    說白了,

    在秦墨看來,玉陽真君還是有些小瞧地仙界的土著了,唐國在跟越國的爭鋒中都還落在下風呢,拿什麼去爭人皇之位?

    搞的好像說,

    有了夏國的協助,這人皇之位就成了囊中之物一樣。

    也太不把地仙界土著當人看了......

    玉陽真君深深看了秦墨一眼,沉聲說道︰“星君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放心,很快,就會讓星君看到唐國的誠意。”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秦墨目光一凝,看這架勢,玉陽真君還真不是瞎自信,似乎,早就有了一套完整的攻略方案。

    拉攏他,

    或許只是這個方案中的某一部分。

    只是因著比較關鍵,這才讓玉陽真君“屈尊”,特意邀請秦墨到純陽宮來談,哪成想,差一點就給談崩了。

    彼此交底之後,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