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446章 師姐,範雨遙!

第446章 師姐,範雨遙!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嗖!

    秦墨追著河圖,最終來到蒼穹一處星光之下。【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那處星光很黯淡,看不出什麼名堂,可等秦墨剛一靠近,就傳來一股莫大的吸力,將秦墨吸扯進去。

    “!!!!”

    秦墨大驚,下意識召出寶塔護體。

    等到他再次落地時,已經是來到一處次元壁,同樣的星光燦爛,更勝外面蒼穹,一位白衣女子背對著秦墨,長發飄飄,氣質出塵。

    光看背影,

    都讓秦墨下意識屏住呼吸,那已然超出了美的範疇。

    讓秦墨心悸的是,看那女子的背影,他竟隱隱有些熟悉,不知怎麼的,早就堅硬如鐵的心髒,竟不自覺地開始跳動起來。

    噗通!

    噗通!

    噗通!

    就在秦墨不知所措的時候,素衣女子似乎听到動靜,緩緩轉身。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素衣女子轉身的那一刻,秦墨感覺,周圍星光瞬間就黯淡下去,變得黯然失色,都為素衣女子的光芒所掩蓋。

    “師,師姐?”

    秦墨滿臉震驚,甚至忘了掩飾他“穿越者”的身份。

    他怎麼也想不到,

    會在這麼一個地方,遇到前世已然隕落的師姐範雨遙。

    “小默默,好久不見!”素衣女子微微一笑,“我終于等到你了。”

    “你,你真的是師姐?”

    秦墨是真的驚了,他方才腦中其實還繃著一根弦,下意識以為,這一切不過是幻想,他是無意中闖入幻境之中了。

    可“小默默”這個稱呼,只有師姐範雨遙一人叫過。

    “怎麼會?”

    秦墨的心是真的亂了。

    “準確說,我是河圖,範雨遙只是我的一個分身,你現在看到的,則是我留在此地的一個幻象。”素衣女子很爽快地解開了秦墨心中的疑惑。

    並沒有兜圈子的意思。

    “河圖?”

    秦墨目光一凝,如果師姐範雨遙真是河圖的一個分身,那至少證明,河圖是來自洪荒宇宙的大能者。

    大能者中叫河圖的,只有那個合了先天易之大道的道祖。

    那可是跟毀滅道祖同級的存在。

    “怎麼會?”

    秦墨心中疑惑不僅沒有解開,反而更深了。

    “還是我來解釋吧,”素衣女子,也就是河圖幻象,其實一直在等待秦墨的到來,“你可知道,神宵派一脈傳承何處?”

    “當然知道,神宵派傳承自毀滅道祖一脈。”

    “那你可知道,毀滅道祖又傳承何處?”

    “這……”

    秦墨瞬間啞火,搖頭,“我不知道。”

    “毀滅道祖傳承自鴻鈞道人,原本是鴻鈞道人的本命法寶紫霄宮,後來自行修煉,合了毀滅大道。”河圖輕飄飄說。

    “鴻鈞道人?紫霄宮?”秦墨若有所思。

    難怪,神宵派的本命法寶叫神霄宮,原來根源在此。

    “不對啊。”秦墨搖頭,眉頭皺起,“據我所知,洪荒宇宙五位造化之主中,並沒有鴻鈞道人之名啊?”

    整個洪荒宇宙,只有太上道人、清微道人、禹余道人、女媧道人以及菩提道人這五位造化之主,凌駕在所有道祖之上。

    可謂是站在宇宙頂端的存在。

    “誰說鴻鈞道人是造化之主?”河圖嘴角微微一笑,天地都為之變色,“早在數百萬年前,鴻鈞道人就已經證道永恆,離開洪荒宇宙了。嚴格來講,太上道人等五位造化之主,都還是鴻鈞道人的弟子呢。”

    “原來是這樣。”

    秦墨恍然,他是真不知道,神宵派一脈竟有如此輝煌的傳承,隨即眉頭再次皺起,“還是不對啊。如果真是這樣,毀滅道祖一脈怎麼在洪荒宇宙不顯?”

    除了神宵派,

    秦墨並未听說過毀滅道祖有過其他傳承,更不見什麼毀滅大世界。

    “那是因為毀滅道祖已然隕落了。”河圖的目光也有些暗淡,“就連毀滅大世界都被摧毀,化作虛空塵埃。”

    “……”

    秦墨徹底無語,剛知道有大靠山,瞬間就又沒了,小心翼翼問︰“那,是何人所為?又為什麼要那麼做?”

    大羅金仙就已經是近乎不死不滅的存在了,更不用說合了道的道祖。

    想要擊殺一位道祖,哪怕是十數位道祖聯手也做不到,最多只能是鎮壓;除非是有造化之主出手,切斷道祖跟大道之間的聯系。

    而洪荒宇宙,

    現存的只有五位造化之主,會是誰呢?

    河圖搖頭,“是誰陷害了毀滅道祖,我現在不能告訴你,因為一旦提及他們的名號,就會被他們察覺。至于為什麼,無外乎就是大道之爭。”

    見秦墨滿臉疑惑,河圖干脆跟秦墨普及了一下合道知識。

    放眼整個洪荒宇宙,雖然有三千大道之說,但先天大道總共才四十九條,其中又有十四條被先天靈物佔據,至今沒有出世。

    也就意味著,真正可用于合道的只有三十五條先天大道,即︰

    先天五運︰命運、滅運、末運、劫運、截運

    先天五德︰聖德、道德、功德、陰德、福德

    先天五太︰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極

    先天終結︰殺戮、毀滅、凍絕、寂滅

    先天宇宙︰空間、時間

    先天虛實︰五行、太虛

    先天超脫︰生死、涅

    先天終始︰混沌、混元、歸一、虛無

    先天開闢︰陰陽、造化

    先天規則︰力、易、因果、禪那。

    大羅金仙之後,合一條大道是為道祖,又可分為後天道祖、先天道祖。

    如果一開始合的是後天大道,那就要花費漫長的歲月去洗練、升華,轉後天為先天,繼而成為一位先天道祖。

    先天道祖如果再合一條相反的先天大道,則為造化之主。

    五位造化之主中,

    太上道人合了混元+太極,清微道人合了太始+虛無,禹余道人合了太初+殺戮,女媧道人合了陰陽+太素,菩提道人合了因果+寂滅。

    如此,洪荒宇宙合該還有二十五位先天道祖。

    可謂一個蘿卜一個坑。

    先天道祖如果不隕落,那他佔下的這一條先天大道就永遠不會空出來,後來者,比如成百上千位後天道祖,哪怕消耗無窮歲月,也只能望道興嘆。

    因著道祖壽元近乎無窮,

    所以,後天道祖哪怕是想熬,那也是熬不到的,簡直讓人絕望!

    除此之外,先天道祖想要更近一步,成為造化之主,就要再合一條先天大道,如果原本空著還好,如果被人佔著

    那就只有做過一場了!

    合道之爭,凶險萬分,往往布局數十萬、上百萬年,各有算計,而看似高高在上的五位造化之主,往往才是幕後下棋之人。

    毀滅道祖的隕落,就是再好不過的明證。

    “哎~~~”

    秦墨嘆了口氣。

    到說不上有多悲傷,他畢竟只聞毀滅道祖之名,談不上有多親近,至于說什麼合道之爭,那離他實在太遠,太遠了。

    “那,您跟毀滅道祖的關系是?”秦墨試探著問。

    下意識的,

    秦墨感覺河圖跟毀滅道祖的關系不一般,不然,河圖作為先天道祖,為何要降下一分身進入神宵派。

    又為何處心積慮地在此等他?

    “我跟毀滅是至交好友,當年那一場大戰,我也受到波及,本源受損,至今還在一個隱秘之地療傷。”河圖淡淡說。

    秦墨卻是肅然起敬。

    河圖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還能前去相助毀滅道祖,實在是了不起。

    到了道祖一級,

    本源一旦受損,那恢復起來,可就要以百萬年計了。

    “那你當年去神宵派,是……?”

    好不容易找到機會,秦墨自然要刨根問底,況且還事關師姐範雨遙。

    感覺有點怪怪的。

    “當年那些人算計毀滅,致使毀滅隕落,就是要空出毀滅大道,好讓一位道祖合毀滅大道,成為洪荒宇宙第六位造化之主。我不甘心,想在神宵派挑選一位合適之人,搶著那人之前,再次合了毀滅大道。”河圖說。

    女人可是很記仇的

    “所以,你選中了我,為什麼啊?”秦墨是真的不懂,以他的資質,該是神宵派眾弟子中最差的一撥。

    完全沒理由啊。

    河圖微微一笑,似乎看穿秦墨所想,淡淡說道︰“資質只是修道的因素之一,越往後就越不重要。決定一個人能否走的更遠,主要還是悟性、意志、氣運之類的。你也不要妄自菲薄,神宵派諸弟子中,你悟性中上,意志堅定,最主要的是……”

    “是什麼?”

    秦墨好奇問,竟莫名有點小緊張。

    “神宵派諸弟子中,你是個人氣運最盛之人,我靜修先天易之大道,推斷出,你將會是最有出息的那一個。”河圖笑著說。

    “最有出息?”

    秦墨並沒什麼喜悅,苦笑說道︰“怕是您看錯了,你也知道,我連天劫都沒渡過,如果不是……”

    說到這,

    秦墨突然頓住,想到什麼,臉上滿是不可思議,“難道,我渡劫失敗,靈魂穿梭到藍星,也是您在背後所為?”

    現在想想,

    當年他的天劫,難度似乎有點高啊。

    “那是當然!”

    河圖也不避諱,“你雖然還算優秀,但如果按照正常軌跡,是不可能趕在那人之前合了毀滅大道的。你以為,這《洪荒》是怎麼來的?”

    “難道,《洪荒》是你開闢的大千世界?”秦墨一驚。

    “不!”

    河圖緩緩搖頭。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