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434章 改秦為夏,化危為機!

第434章 改秦為夏,化危為機!



    “此間事了,諸位,告辭了!”感受著來自神宵劍派眾人敵視的目光,長眉真人非常識趣,架起劍光,兀自離開。[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不管峨嵋、神宵劍派之前有什麼淵源,從今天起,勢必又要成為仇敵了。

    仿佛又是一個輪回。

    “現在該怎麼辦?”

    看著遠處憑空出現的那一座山峰,很多人不知所措。

    因著陣法隔絕,秦墨被困在山腹之中,與外界徹底隔絕,別說是飛劍傳書,哪怕是傳音入密都做不到。

    這下好了,

    連個商議的人都沒有。

    “什麼怎麼辦?一切照常!”

    周世洪率先站了出來,安撫眾人情緒,鎮定說道︰“既然廉貞星君主動選擇被鎮壓,就一定有把握脫困而出。我們要做的,就是相信廉貞星君,同時,在廉貞星君不在的情況下,守護好秦國,守護好神宵劍派。”

    話雖這麼說,

    周世洪的心卻在滴血。

    眼瞅著秦國、神宵劍派、天樞,都要借著中大陸解封的東風乘勢而起,卻突然鬧了這麼一出,屬實是有些憋屈。

    關鍵,

    誰知道秦墨要被鎮壓多久呢,五十年,一百年,還是兩百年?

    以玩家的成長速度,再加上地仙界這麼個大舞台,真要耽擱太久,秦墨之前好不容易積攢的優勢,可就要消耗一空了。

    遠的不說,

    肖央等人勢必會奮起直追。

    “說的不錯。”

    身為神宵劍派大師兄,韓非也是當仁不讓,開口說道︰“玉虛宮身為超級仙門,既然說了不再追究,那就一定不會追究。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仔細想想,

    過去六十年,秦墨沒在,神宵劍派不也都好好的嗎?

    唯一的區別,

    或許就是,隨著中大陸解封,局勢變得更復雜罷了。

    想到這,韓非看向裴應松,打了個稽首,“真人可還願留在神宵劍派?”

    刷!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看了過來。

    毫無疑問,

    在秦墨被困的情況下,裴應松已然成了神宵劍派唯一的依仗。

    如果裴應松執意要離開,那神宵劍派就要直面各種各樣的壓力了,韓非已經下定決心,要以最快速度引動天劫。

    師尊不在,

    身為大師兄,他必須扛起責任來。

    裴應松倒是淡定,“我是神宵劍派供奉,為什麼要離開?”

    呼!

    所有人的表情瞬間就松弛下來。

    “真人高義!”

    韓非、陸雪琪等人,齊齊朝著裴應松行了一禮。

    患難見真情啊!

    從這一刻起,裴應松才算正式被神宵劍派眾門人弟子接受認可。

    裴應松只微微一笑。

    事實上,在得知秦墨竟然跟玉虛宮有仇隙時,裴應松都做好了離開神宵劍派的準備,他可不敢得罪玉虛宮那樣的龐然大物。

    可接下來,

    眼見秦墨以主動被鎮壓來解除跟玉虛宮的仇隙,說不動容是假的。

    人非草木嘛

    加之神宵劍派的最大危機已經解除,裴應松就更沒有離開的理由了,他相信,秦墨脫困之日,便是神宵劍派騰飛之時。

    “哎”

    白樺最後再看了遠處那座山峰一眼,架起劍光,離開神宵山。

    …………

    番天印山腹之中。

    秦墨盤膝而坐,碧霄戰甲撐起的寶光,為他在山腹之內勉強擠出一米見方的空間,條件自然是簡陋到了極致。

    哪怕這樣,

    秦墨其實也是可以通過寶塔傳送陣離開的。

    但他不能。

    想也知道,像番天印這樣的純陽法寶,真正的主人勢必是雲中君,哪怕相隔萬里,秦墨一旦離開,雲中君勢必能感知到。

    暴露了一張底牌不說,還要跟玉虛宮繼續糾纏。

    豈不是白被鎮壓了?

    說實話,跟玉虛宮的仇隙,是秦墨心中最大的一個心結,在中大陸還沒解封之前,他就擔心會有這麼一天。

    逃,

    是指定逃不掉的。

    如果能以被鎮壓為代價,徹底化解跟玉虛宮的因果,在秦墨看來,還是比較值當的。

    至少,

    未來神宵劍派的發展之路會順暢很多。

    真要跟玉虛宮死磕,哪怕玉虛宮礙于顏面,不親自出手對付神宵劍派,只需給下面的一流、二流宗門一點小小的暗示,神宵劍派就將麻煩不斷。

    更不用說,

    南海不知有多少仙道散修,想跟玉虛宮結個善緣呢,還不上桿子著來欺負神宵劍派?隔三差五就來挑釁一番。

    秦墨哪怕有通天的本事,也應付不過來。

    當然了,

    此番了結的只是玉虛宮那邊的因果,有朝一日,當秦墨實力足以對抗玉虛宮時,勢必又要跟玉虛宮做過一場。

    以雪今日被鎮壓之恥辱。

    按下心思,秦墨再次進入定中,同時規劃好未來一段時間的修行之路,無外乎就是觀想毀滅雷霆真意,模擬周天星斗劍法。

    同時祭煉九天玄剎塔、碧霄戰甲。

    似乎,

    秦墨又重新回到之前在北海荒島閉關的歲月,唯一不同的是,他還要修煉《神宵真法》,以期破入真仙之境。

    秦墨大概算了一下,

    加上擊敗、收服裴應松時天道獎勵的1億點經驗值,他目前還剩下5億點經驗值,距離10億小目標還差一半。

    因為被鎮壓,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秦墨都將沒有殺戮收益。

    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是神宵劍派掌教、秦王這兩個職位帶來的每年固定收益,也是秦墨敢被鎮壓的底氣之一。

    隨著裴應松成為供奉,兼並青雲門等一系列操作,蓬勃發展的神宵劍派,每年可為秦墨帶來600萬點經驗值。

    比開宗立派時翻了兩倍。

    至于說秦王俸祿,如果炎帝答應遷徙至中大陸,那指定就沒有了。

    拋開這個,

    秦墨也能在一百年之內,攢夠進階地仙圓滿的經驗值。

    有此底氣,

    秦墨才能安心在山腹之中閉關,不去理會外界紛雜……

    …………

    悠悠歲月,從不因一人而停下步伐。

    神宵劍派掌教秦墨,被玉虛宮純陽法寶番天印鎮壓一事,被好事者以最快速度在中大陸傳播開來。

    包括秦墨跟玉虛宮之間的那點恩怨,也被人打探的一清二楚。

    “牛!”

    對秦墨敢于擊殺玉虛宮真傳弟子,還是連著兩次,不管是仙道,還是魔道,甚或妖族,都不得不豎起一個大拇指。

    也算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了。

    而玉虛宮以鎮壓秦墨的方式,了結這一段恩怨,雖然免不了被人暗地里吐槽,但也勉強算是保住了宗門顏面。

    甚至因為這一手,

    將玉虛宮的影響力,潛移默化地帶到了中大陸。

    也算是意外之喜。

    另外一個副作用就是,不知是因為顧慮,還是什麼其他考量,在玉虛宮宣稱不針對神宵劍派之後,熱鬧的秦嶺也跟著消停下來。

    再沒哪個去秦嶺找神宵劍派的麻煩。

    如此,

    也就給了神宵劍派以喘息之機。

    更讓人意外的是,7148年7月,也就是秦墨被鎮壓的一個月之後,炎帝就率領神農氏十萬余族人,強勢踏上關中平原的土地。

    據悉,

    原本炎帝對遷來中大陸,還是有些顧慮的,一直沒有真正下定決心,可當炎帝得知秦墨遭難,秦國有危,立馬就答應下來。

    盡顯英雄本色!

    知道內情的人,卻是明白,炎帝這般做,也是存著報恩的心思。

    想當年,

    如果沒有秦墨橫空出世,怒斬東海龍族,為炎帝破去心結,又如何能有神農氏的再崛起,炎帝又怎麼可能渡過四九天劫?

    這個因果,

    在炎帝看來,是怎麼都要找機會償還的。

    …………

    神農氏的突然入局,無疑給本就紛亂的中大陸,又增添了一個變數。

    原本被視為實力真空區的關中平原,因著炎帝以及一干地仙的到來,立即填補了空當,成為中大陸豪強之一。

    一個神農氏,

    已經抵得上地仙界一家一流宗門了。

    加上蒸蒸日上的神宵劍派,還真就不懼牛鬼神蛇的挑釁。

    瞬間腰板就硬了起來。

    秦國的動作也很快,內閣首輔周世洪,遵照秦墨之前就允諾給炎帝的條件,在炎帝到來的一個月之後,就操持了新王登基大典。

    典禮之上,

    宣布,改國號為夏,仍舊尊炎帝為“炎帝”。

    作為華夏先祖之一,有炎帝坐鎮的邦國,自然有資格繼承“夏”這個國號,在中大陸諸王朝之中,率先佔得先機。

    巧合的是,

    那個湮滅在歷史中的王朝,也稱作“夏”,算是一種傳承吧。

    無形之中,隨著新國號的確認,夏國已然分割到中大陸最大一股氣運,在未來的氣運之爭中拔得頭籌。

    可笑的是,

    目前進入中大陸的仙魔妖佛,目光還僅僅局限在佔領名山大川、洞天福地上面,並未有孕育王朝的機會。

    讓新生的夏國,得以順順利利地確立了名位。

    …………

    番天印山腹之中。

    閉關的秦墨,在注意到,個人面板上的“秦王”職位消失之後,不僅沒有失望,嘴角反而露出一絲笑意。

    聰明如他,

    自然一下就猜到,是炎帝來到了秦國。

    如此一來,秦墨最後擔心的一塊拼圖,也在炎帝到來之後,完美補齊,徹底沒有了後顧之憂。

    這一下,

    是真的可以安安心心地閉關了。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