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405章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第405章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玉虛宮,琉璃峰。[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師兄,您來了!”

    見到秦墨,值守女弟子陳瀟瀟笑得格外的甜。

    “這是第一二一一號任務完成記錄,你登記一下。”秦墨將玉簡遞了過去。

    按照玉虛宮規矩,玉簡遞上去之後,任務發布者很快就會進行評估,確認完成之後,任務大殿就會通知秦墨來領取積分。

    “呀!”

    陳瀟瀟大感詫異,“師兄才去了一天,任務就完成了?師兄真棒!”

    秦墨只是擺了擺手。

    這次他沒有再賞賜靈石,一次是賞,兩次,可就會讓陳瀟瀟懷疑他別有用心,或者產生什麼別的幻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秦墨最怕麻煩……

    …………

    回到清風院,秦墨該干什麼干什麼。

    玉簡遞上去之後,以他調查到的情況,秦墨相信,宗門應該很快就會有人找到他,了解更詳細的情報。

    果不其然,

    第二天一早,秦墨就接到趙孤鴻長老的飛劍傳書,讓他去飄零峰一趟。

    趙孤鴻,

    正是發布第一二一一號任務之人,也是玉虛宮負責對外事務的長老之一。

    飄零峰則是趙孤鴻的道場。

    秦墨不敢怠慢,御劍,很快便在飄零峰降下。

    “劉師弟,你這是?”

    攔下秦墨的是趙孤鴻的徒弟周同,同列內門弟子,因而認得秦墨。

    玉虛宮內部還是很和諧的,秦墨在內門雖然屬于邊緣人物,周同卻也沒有表現的太過傲慢,一派翩翩君子風度。

    修為到了地仙一級,也很難出現那種盲目自大之人。

    “周師兄!”秦墨打了個稽首,解釋道︰“我接趙長老飛劍傳書,問詢一些關于宗門任務完成的細節。”

    “原來是這樣,走,我領你去。”周同恍然。

    作為外事長老,趙孤鴻經常要發布一些對外的宗門任務,因而像秦墨這種情況倒也是所在多有,並不如何奇怪。

    兩人一前一後,很快來到趙孤鴻靜修的洞府前。

    此地環境清幽,松柏挺拔,仙鶴起舞,洞府前的空地上,更是趴著一頭地仙三重的妖獸青牛。

    卻是趙長老的坐騎。

    那青牛感知到兩人到來,一對牛眼掃了一下,便又側身睡去。

    周同卻是神情恭敬,躬身說道︰“師尊,劉長風奉詔前來。”

    “進來吧!”

    洞府大門轟然而來,靈霧飄散而過。

    正在酣睡的青牛卻是下意識猛地一吸,將那靈霧全數吸入腹中,臉上更是露出滿足的快感。

    秦墨目不斜視,進入洞府之中,但見趙孤鴻長老端坐雲床之上,周身靈霧繚繞,好一派仙家氣象。

    趙孤鴻,

    卻是一位二劫真仙。

    “內門弟子劉長風,拜見長老!”秦墨躬身行禮。

    “將你之前的發現,詳細說一遍。”趙孤鴻的一雙眼眸,仿佛能看穿人世。

    “諾!”

    秦墨早料到此,也不怯場,開始復述。

    趙孤鴻只是安靜地听,並未做任何的點評,也不表態,等秦墨講完,方才說道︰“此案既是你偵破的,可有膽量往魔夢澹洲走一遭,調查陳風之事?”

    “去魔夢澹洲?我怕是不行吧。”秦墨面露遲疑,“無法遮掩身上法力波動,即便潛入魔夢澹洲,怕也無法完成長老托付之事。”

    “這個簡單!”

    趙孤鴻右手一揮,身前出現一張符,“這是隱匿符,帶上之後,可遮掩你身上的法力波動,保管魔道修士無法察覺。”

    這符雖沒有混元珠bug,卻也不失為一件寶物。

    秦墨面色一肅,抱拳說道︰“既如此,弟子願往!”

    “很好!”

    對秦墨的勇氣,趙孤鴻很滿意,心念一動,隱匿符飛到秦墨手中,淡淡說道︰“你且去吧,此項任務稍後就會掛上去,指定由你來完成!”

    “多謝長老!”

    趙孤鴻慢慢閉上雙眼,秦墨識趣,告辭離開。

    …………

    離開飄零峰之後,秦墨特意等了一天,再次前往琉璃峰。

    見到秦墨,陳瀟瀟眼前一亮,“師兄,您來了,這里有你一項指定任務。”說著,遞過來一枚任務玉簡。

    “多謝!”

    秦墨打開一看,這次趙孤鴻長老很大方,估摸也是預估到此行之凶險,任務獎勵足足設定為三萬積分。

    之前那個可是只有一萬積分。

    “師兄,您真要去魔夢澹洲?”陳瀟瀟顯然也看了任務內容,眼中閃過一絲關心,還有一點點擔憂。

    秦墨卻只是笑笑,轉身離開。

    陳瀟瀟︰“……”

    …………

    一個月之後。

    秦墨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再次踏足魔夢澹洲。

    如果僅僅只是為了調查陳風之事,那麼,作為始作俑者,秦墨根本不用踏上魔夢澹洲的土地,在海上轉一圈,就可以返回宗門交差。

    問題是,

    秦墨的野心遠不止于此。

    為了挑起天魔道宗跟玉虛宮的爭端,從中漁利,他必須做更多的事情。

    剛一進入南海,秦墨搖身一變,又成了血煞宗長老周挺,他原本以為,血煞宗周挺這個身份以後再也用不上了。

    好在離開血煞宗之前,秦墨就留了一手,將周挺魂牌上的那一縷神識抹去,偷偷換上了他自己的神識。

    這也就意味著,之前周挺死了,魂牌並不會破碎。

    否則,

    秦墨還真就沒法重新啟用這個角色,只能是另謀出路。

    進入魔夢澹洲之後,秦墨沒有猶豫,直接一頭扎進了煉獄山脈,往血煞宗飛去,準備先了解一下情況。

    三年多過去,煉獄魔宗對煉獄山脈的封鎖早就解除了,魔山一戰的余波似乎也漸漸散去,成為人們茶余飯後的談資。

    煉獄山脈又重新熱鬧起來。

    “周,周長老???”

    秦墨剛在血煞峰降下,就被血煞宗弟子認了出來,顯得很吃驚。

    “混賬,見到本座,膽敢不行禮!”秦墨面色一沉,一腳就將那人踢飛,踫的一下,化作一道流光,嵌入對面山峰崖壁之中。

    “……”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秦墨就以這樣一種方式,宣告他的回歸。

    “拜見長老!!!”

    其他弟子嚇得一激靈,紛紛行禮。

    更有那諂媚的,笑著說道︰“長老歸來,宗主一定很高興。”

    “宗主,哪個宗主?”秦墨面色一沉。

    糟糕!

    有那心思機敏的弟子,恨不得將那個出風頭的家伙剁碎了喂狗。

    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那弟子听從秦墨語氣中的不善,這才知道闖了禍,哭喪著臉,卻又不敢不答,“就,就是龔劍宗主。”

    “是嗎?”

    秦墨臉上似笑非笑,“我這才離開三年,龔師弟就成宗主了。”

    眾弟子自然是不敢吱聲的。

    這種時候亂說話,或者是亂站隊,那是要死人的。

    “師兄回來了!”

    似乎是听到了這邊的動靜,龔劍主動走了出來,臉上笑意滿滿。

    眾弟子這才悄悄松了口氣。

    “是,回來了,這不,正要去拜見宗主呢。”秦墨淡淡說。

    龔劍面色就是一滯,尤其注意到,三年不見,秦墨修為竟然再做突破,從地仙四重進階為地仙五重,心中越發苦澀。

    他可才是地仙三重。

    想也知道,秦墨應該是跟冥河宗接上了頭,而且,還獲得什麼機緣。

    “師兄說笑了。”

    龔劍卻也頗有城府,很快調整好心情,解釋道︰“師兄不在,我只是代為處理宗門事務,是下面的人亂叫的。宗主之位,非師兄莫屬。”

    眾弟子︰“????”

    敢情,

    他們就是一群背鍋的?

    雖然都知道龔劍在睜眼說瞎話,卻也沒人敢在這種時候站出來戳穿。

    “是嗎?”

    秦墨不置可否,掃了眾弟子一眼,淡淡說道︰“都散了吧!”

    “諾!”

    眾人一哄而散。

    “師兄,請!”

    龔劍更是識趣,主動在前頭領路,姿態放得很低。

    沒辦法,

    修仙界就是這麼的弱肉強食,魔道更甚。

    雖然方才的一幕,讓龔劍在宗門威信掃地,卻也不得不如此,真要惹怒了秦墨,下場怕是會更加淒慘。

    沒人會站在龔劍在這一邊。

    就是這麼的現實。

    …………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血煞大殿,秦墨也不客套,直接在主位坐下,儼然擺出一副宗門主人的派頭,問︰“我不在的這三年,煉獄山脈可有什麼新聞?”

    “倒也沒什麼大新聞,各家都還相安無事。”龔劍說。

    三年,

    在修仙界,那也就是彈指一揮。

    “是嗎?魔山之戰結束之後,陰魔宗沒被滅掉?”秦墨裝作不經意問。

    那里,

    可還埋著一顆暗棋呢。

    “那一戰之後,陰魔宗確實走了很多弟子,一些山頭也被其他宗門佔去。但因著煉獄魔宗沒有追殺到底,倒也勉強苟活了下來。”龔劍說。

    挑起風波的陳風已經不在,煉獄魔宗如果大張旗鼓地屠滅陰魔宗,那只會遭人看輕,徒惹人笑話。

    更何況,

    在煉獄魔君眼中,那陳風更已不是陳風,就更沒心思收拾陰魔宗了。

    雖如此,

    到底那一戰,各大宗門都有長老、真傳死于陳風之手,對陰魔宗還都頗有怨念,讓陰魔宗的處境變得非常之艱難。

    時刻處在滅宗的邊緣。

    或許,這樣的陰魔宗,更讓煉獄魔君解恨也說不定。

    “陰魔宗現在的宗主,正是唯一的真傳石寒楓。”龔劍不錯說。

    “是嗎?”

    秦墨目光幽深。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