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403章 紫電仙劍,碧霄戰甲!

第403章 紫電仙劍,碧霄戰甲!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三年之後。【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玉珠峰是玉虛宮所在昆侖山脈的主峰之一,為內門弟子聚集地。

    在玉虛宮,

    長老可獨佔一峰,自成一脈,加上本脈之徒子徒孫,逍遙自在。

    真傳弟子同樣可獨佔一峰,同時邀請相熟的內門弟子一起在山中修行,互相切磋、扶持,培養感情。

    這麼做也是為日後晉升長老,開峰立脈打下基礎。

    而那些既沒有被長老收為弟子,又沒有被真傳選中的內門弟子,就只能在玉珠峰獨自修行,在宗門內屬于邊緣派。

    但畢竟是內門弟子,加之玉虛宮的雄厚底蘊,每一位內門弟子在玉珠峰都有一座單獨的洞府、院落。

    不願意窩在玉珠峰的內門弟子,甚至可以在昆侖山脈範圍內,尋找無主山峰、地界,自行開闢私人洞府。

    總體而言,

    玉虛宮對內門弟子的約束還是很低的,基本屬于放養狀態。

    因為待遇豐厚,玉虛宮內門、真傳、長老三大人群的門檻也非常之高,原則上,只有渡劫成仙者,才有資格成為玉虛宮內門弟子。

    唯一例外的,就是那些還沒有渡劫成仙,但被長老提前收為弟子的,按照宗門規矩,也可以提前享受內門弟子待遇。

    而長老的最低標準就是真仙。

    夾在內門弟子、長老之間的真傳弟子,甄別標準就比較模糊,統一說法就是——于內門弟子中甄選最優異者,列入本門之真傳。

    因此,

    能被選為真傳弟子的,修為普遍在地仙七重以上,更有年紀輕輕就邁入真仙序列的,哪怕是在真傳之中,也是屬于比較耀眼的存在。

    掌教雲中君的弟子不論修為高低,通通列入真傳序列。

    比如之前被秦墨斬殺的李辰,不過是剛渡劫成仙不久,因為的雲中君的親傳弟子,也被列為真傳,風光無限。

    玉珠峰,清風院。

    這是秦墨變成的玉虛宮內門弟子劉長風的修行洞府,位于玉珠峰一個不太起眼的地方,在宗門屬于透明人的角色。

    正因為此,劉長風才被秦墨選為下手目標。

    按理來說,以秦墨的謀算,最好是能在昆侖山脈偏僻處開闢一個私人洞府,離玉虛宮諸位大佬的視線越遠越好。

    奈何劉長風已經在玉珠峰安家,秦墨卻是不好輕易離開。

    否則就是反常。

    清風院修行靜室內,秦墨緩緩睜開眼,心念一動,一柄紫色飛劍從丹田飛出,懸于身前虛空,散發著凜冽劍意。

    正是從閆冰那繳獲的紫電魔劍。

    準確說,

    應該是紫電仙劍。

    過去三年,秦墨日夜以金山寺降魔佛光洗練紫電魔劍,終于洗去紫電魔劍的魔氣,再加以煉化,終于成為一口浩浩堂皇的仙劍。

    哪怕紫電出現在煉獄魔宗修士面前,他們也未必就能認出。

    從最早的燕雲錐,到赤宵劍(後更名為紫霄劍),再到赤焰仙劍,紫電仙劍已經是秦墨的第四口飛劍。

    這還不包括過渡的七修劍、陰素劍、清風劍等等。

    作為一口八階飛劍,

    紫電仙劍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伴隨秦墨左右。

    伸手一招,秦墨將紫電重新收入丹田,現階段,紫電是無法光明正大出現的,只能在私底下悄悄使用。

    哪怕是在玉虛宮這樣的超級仙門,擁有八階飛劍的也是寥寥無幾。

    秦墨一個普通內門弟子,突然多出一口八階飛劍,又沒什麼特殊際遇,怎麼向旁人解釋?

    豈不是平白要遭猜忌與調查。

    嗡~~~

    紫光一閃,秦墨身上多出一件紫色戰甲,表面布滿先天紫色雷紋,造型簡潔、古樸,局部還有些小裂縫。

    正是秦墨之前拍下的寶甲。

    功夫不負有心,經過三年持續不斷的祭煉,秦墨將自身修煉的神宵真氣,源源不斷地注入寶甲之中,寶甲總算是有了一絲反應。

    被秦墨祭煉成功。

    神識進入寶甲中樞之後,秦墨這才知道,寶甲叫作碧霄戰甲,乃是一位古修士的本命戰甲,純陽法寶。

    當然,

    因著法寶元靈已經完全湮滅,秦墨祭煉三年,也只讓消散于寶甲的元靈氣息恢復了一點點,勉強達到下品法寶的水準。

    比之滄瀾戰甲還不如呢。

    正因為此,這碧霄戰甲秦墨倒是可以光明正大地穿出去,反正,經過他祭煉之後,碧霄戰甲已掩去其古寶痕跡。

    現在,

    它就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下品法寶,等于是浴火重生。

    因著元靈湮滅,秦墨自然也就無法通過元靈去了解碧霄戰甲上一任主人的信息,對《紫霄經》的探索更就無從說起。

    只能是用最大的耐心與毅力,慢慢培育元靈,希望元靈壯大之後,恢復一點記憶,為秦墨提供一些有益的線索。

    洗練紫電仙劍,祭煉碧霄戰甲,便是過去三年秦墨的主要工作,閑暇時便是在玉虛宮四處活動,增加對玉虛宮的了解。

    每年還會前往听道崖听一次真仙講道。

    這是內門弟子的福利之一,每一年,玉虛宮都會安排不同的真仙大能,為所有內門弟子講道、解惑。

    算是彌補沒有師尊教導的不足。

    雖然秦墨修行的並非玉虛宮的鎮派功法,但每次听道也能有所領悟,繼而舉一反三,加深對《神宵真法》的感悟。

    渡劫成仙之後,

    秦墨穿越福利耗盡,前途一下變得艱澀起來,就更需要這樣的講道。

    三年靜修,倒是讓秦墨洗去身上的浮躁,沉澱了心境,稍稍彌補了地仙前五重境界突飛猛進留下的隱患。

    說稍稍,

    實在是秦墨完全用經驗值提升修為的方式,實在太過開掛,根基注定不怎麼穩固,將來還要補上一課。

    現階段,

    秦墨也只能維持這種方式。

    洪荒大陸就是地仙界中大陸的事實,讓秦墨有一種危機感,擔心,一旦中大陸暴露,秦國、神宵劍派該如何自處?

    且不說玉虛宮、天魔道宗這樣的超級宗門,哪怕是煉獄魔宗,甚至是陰魔宗、歸元宗一類的二流宗門,都足以橫掃中大陸。

    屆時,

    唐國有玉陽真君、青萍道人等人庇護,秦國就只能指望秦墨一人。

    正因為此,

    秦墨迫切希望,能在中大陸暴露之前,突破至真仙之境。

    雖然,

    哪怕秦墨成為普通真仙,面對一劫真仙、二劫真仙仍舊會很無力,但至少不像地仙那般,連下場對戰的資格都沒有。

    除了提升修為,法寶也將成為關鍵一環。

    接連獲得紫電仙劍、碧霄戰甲,對秦墨而言無疑是一大助力,可根本還在九天玄剎塔這一防御至寶。

    如果秦墨能在成就真仙的同時,還將九天玄剎塔提升為上品法寶,那麼即便面對二劫真仙,也同樣立于不敗之地。

    勉強有了跟一流宗門抗衡的資本。

    而要提升九天玄剎塔的品質,關鍵又在陰陽魚,最終,還是回到“賺取積分、兌換陽魚”這一條路上來。

    “也該開始行動了!”

    秦墨收束心神,離開靜室,架起劍光,朝庶務堂所在的琉璃峰飛去。

    身處高空,放眼望去,巍巍昆侖,雲遮霧繞,空中有仙鶴齊鳴,腳下有麋鹿呦呦,鳳凰追日,蛟龍騰水。

    仙家弟子架著各色劍光,飛馳在星海之上。

    除了植根于大地的群山奇峰,更有一座座造型獨特的浮空之山,高懸于雲海之上,沐浴在朝陽之中,金光熠熠。

    那是長老、真傳才有資格居住的靈峰。

    據說,從浮空山往下看,將巍巍昆侖都踩在腳底下,很是會讓人生出一種俯瞰芸芸眾生,高臥九重雲之感。

    屬實令人向往。

    很快,秦墨便在琉璃峰降下劍光,來到位于半山腰處的一座氣勢恢宏的大殿,仙門弟子進進出出。

    正是赫赫有名的任務大殿。

    走進大殿,內里足足有五個辦事窗口,秦墨選了個人少的窗口,值守的是一位外門女弟子,只有元嬰期。

    像這種“無聊”的工作,內門弟子自然是會干的。

    但是對外門弟子而言,任務大殿值守卻是爭著搶著的熱門崗位,且不說本身的津貼非常豐厚,光是在此能結識很多內門弟子,就足夠讓人眼紅。

    哪怕是攀上一位,

    內門弟子從手指縫里稍微漏一點東西,也夠這些外門弟子享用的了。

    “這位師兄,您是要接任務,還是交割任務?”女弟子甜甜說道。

    因著玉虛宮門規森嚴,女弟子哪怕有攀龍附鳳之心,也不敢過于放肆,表現的都很矜持,點到為止。

    卻也別有一番風味。

    “接任務!”

    “那,不知師兄要接哪一類任務?”女弟子甜甜問。

    傳承數萬年的玉虛宮,內部早就形成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制度,就以宗門任務為例,為了便于管理,就分成了很多類。

    按地域,可分為宗內任務、宗外任務。

    前者在宗門內就能完成,比如幫哪位長老、真傳看守煉丹爐,照顧藥園,喂養靈獸,協助處理煉器材料等等。

    因為不用出宗門,又有跟長老、真傳結識的機會,故而是最受歡迎的。

    宗外任務就不用說了,需要走出宗門,往往都是斬妖除魔,調查懸案,處理俗世王朝事務,鎮守礦脈、靈脈等等。

    勞心費力不說,還未必能討得到好。

    按任務難易程度,宗門任務又可分為甲乙丙丁四等,秦墨身為內門弟子,只可接受甲、乙兩檔的任務。

    丙、丁那是給外門弟子留的,可不能搶了別人的飯碗。

    內門弟子也是完成宗門任務的主力,長老就不必說了,除非掌教指派,否則,很少會插手宗門之事。

    真傳自視甚高,一般也不會跟內門弟子爭食。

    “宗外,乙檔。”秦墨說。

    為了掩人耳目,秦墨自然不可能選擇什麼宗內任務,鑒于是第一次,故而選擇乙檔先試試水。

    等摸清套路之後,再去接甲檔任務。

    “好的,稍等!”

    女弟子自然不會對秦墨的選擇做任何評價,取出一塊玉簡,遞給秦墨,“這里是所有的宗外、乙檔任務,請師兄挑選一個。”

    修仙界雖然沒有電腦辦公,但通過神識將信息以玉簡為載體,進行快速讀取,效率一點都不比電腦低。

    秦墨神識一掃,上千項任務便都了然于心。

    為了不泄露過多的宗門之秘,玉簡中對每一項任務都只有一個大概描述,怎麼選擇,全憑修士的見識。

    秦墨倒不用犯難,直接選定了第一二一一號任務,序號排在這麼後面,證明是剛錄入不久的新任務。

    該項任務正是應歸元宗請求,協助調查歸元宗長老齊盛之死。

    玉虛宮管的倒還挺寬。

    不過,三年過去,竟還沒有人接下這個任務,就可知道,歸元宗在玉虛宮弟子眼中,也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師兄,這是第一二一一號任務玉簡,您請收好。”女弟子笑著說。

    “很好!”

    秦墨接過玉簡的同時,遞過去一枚上品靈石。

    “謝謝師兄!”女弟子笑得更甜了,這都抵得上她一年的俸祿了,“師兄下次要做什麼任務,還可以來找我。”

    秦墨只身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他這麼做當然不是為了炫富,跟前台搞好關系,下次有什麼好任務可以在第一時間獲悉,不至于被人搶了去。

    修仙,同樣也講人情世故。

    …………

    離開琉璃峰之後,秦墨沒有返回清風院,架起劍光,直接出了宗門,往歸元宗所在的歸元山飛去。

    作為玉虛宮下轄的二流宗門,歸元宗並不在昆侖山脈,而是在昆侖山脈南面一條支脈的一片群山之中。

    相較之下,顯得有些寒酸。

    因為之前在此蹲守了小半年,秦墨自然是熟門熟路。

    相比之前的任務清單,秦墨拿到的任務玉簡倒是給出了更加詳實的信息,包括歸元宗的這位齊盛長老的一些詳細資料。

    秦墨也懶得看,他只會比玉虛宮了解的更多。

    任務要求就是找到齊盛尸體,查明齊盛死因。

    從此項任務沒有被注銷,秦墨就知道,歸元宗至今也沒找到齊盛的尸體,更就無從調查其死因。

    這才求到了玉虛宮。

    秦墨當然知道齊盛尸體在哪,但為了做足戲碼,他還是先趕往歸元宗,向歸元宗主周元培了解情況。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