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99章 偷渡血海(二合一)

第399章 偷渡血海(二合一)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三個月後。[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碎玉訣的副作用完全消失,秦墨總算是松了口氣,他現在可以考慮,以血煞宗周挺身份前往冥河宗了。

    這段時間,

    煉獄山脈可不太平。

    打著抓捕陳風的旗號,煉獄魔宗將整個煉獄山脈都封鎖了起來,禁止任何人進出,搞得煉獄山脈是風聲鶴唳。

    其實,

    稍微有見識的人都知道,閆冰隕落的那天沒能抓到陳風,後面就不可能再抓到,以陳風的修為,怕早就逃到萬里之遙了。

    哪里還會留在煉獄山脈。

    煉獄魔宗這麼做,更像是自己給自己一個交待,好有個台階下。

    這樣的封鎖,當然攔不住秦墨。

    哪怕煉獄魔君身為一劫真仙,也沒可能用神識時時刻刻籠罩整個煉獄山脈,那能把他活活累死。

    這一天,秦墨請血煞宗另外一位長老龔劍前來秘議,開門見山道︰“我準備去一趟冥河宗,你替我遮掩一二。”

    血煞宗是冥河宗棋子之事,當然不可能搞的人盡皆知,整個血煞宗只有三個人知道,即宗主陸放,長老周挺以及龔劍。

    “去冥河宗?”

    龔劍很是詫異,“宗門不是有令,說,除非遇到緊急情況,否則不能擅自聯系嗎?”

    “難道現在還不緊急嗎?宗主死了,宗門多人遇難,煉獄山脈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血煞宗已經處在生死存亡關頭了。”秦墨絕非危言聳听。

    龔劍一想也是,“那好,你放心去吧,對外我就說你閉關了。只是,現在煉獄山脈被封鎖,你要怎麼出去?”

    “我自有辦法。”秦墨微微一笑,“宗門之事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

    龔劍也不多問,反正他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

    等龔劍走後,秦墨當即以心神聯絡計惑,讓計惑施展元神屏障,隔絕外來者的探查,跟著施展土遁之術,潛入地底。

    一路順順當當地出了煉獄山脈。

    離開之後,秦墨並未在天魔道宗轄區駐留,而是一路向西,直至進入中部冥河宗地界,才總算松了口氣。

    之後,

    秦墨找了一無名山脈,開闢了一個臨時洞府,將周挺這個倒霉鬼拎了出來,沒有廢話,直接施展搜魂之術,獲得周挺大部分的記憶。

    然後再毀尸滅跡

    做完一切,秦墨這才悠悠出了洞府,一路來到冥河宗附近,取出一張從周挺儲物戒指中獲得的符。

    激發之後,符自燃,很快就化作灰燼。

    秦墨則是站在原地不動,這是血煞宗跟冥河宗的一種秘密聯絡方式,符燃燒之後,冥河宗那邊就會有人知曉。

    約莫過了一個時辰,一道紅光從遠處飛來,在秦墨面前降下。

    “血煞宗周挺,拜見朱長老!”

    秦墨趕緊行禮。

    從周挺記憶中他已獲悉,眼前這個朱長老專門負責聯絡冥河宗在東部的暗棋。

    “你這時找我,有何事?”朱長老眉頭微微皺起。

    自帶一股傲慢。

    也難怪,作為冥河宗長老,哪怕是地位不太高的,朱長老也是一劫真仙修為,在哪都是呼風喚雨的存在。

    “啟稟長老,煉獄魔宗那邊有大變……”

    秦墨將煉獄山脈最近之事,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復述給朱長老听,不敢有任何一絲隱瞞,或者偽造。

    因為朱長老肯定還有其他渠道,去驗證這些情報。

    “這樣……”

    對煉獄魔宗的變故,朱長老並沒有太大興趣,因為像這樣的奇聞怪談,地仙界幾乎每天都會上演,沒什麼新鮮的。

    只是听說陸放死了,血煞宗處境不妙,朱長老眉頭才稍稍皺起。

    冥河宗要在天魔道宗的地盤布下一顆暗棋,那可是耗費了千百年的功夫,不可能說放棄就放棄了。

    “那你來,是有什麼想法?”

    朱長老的那一對眼楮,仿佛能夠透徹人心。

    秦墨順勢說道︰“長老,能不能讓我去一次血海,提升一下修為,祭煉祭煉血煞幡?否則,我怕以我這點微末道行,撐不起血煞宗的門面啊。”

    這才是秦墨費盡心思趕來冥河宗的目的。

    朱長老就上下打量了秦墨一遍,眼中滿是失望︰“確實是差了點。”

    秦墨︰“……”

    “去血海,倒也不是不可以。”朱長老說。

    冥河宗的血海本就夠大,按照規矩,只要是內門弟子,每百年就有資格進去一次,至于能獲得什麼機緣,就全憑個人造化。

    血海,

    也被視為冥河宗的造血源泉。

    周挺作為血煞宗長老,未來的血煞宗主,倒也勉強夠資格。加上這次冒著風險來報信,冥河宗確實也該嘉獎一番。

    “多謝長老!”秦墨大喜。

    “別高興太早。”朱長老眉頭一挑,“你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那也多謝長老,我已經很知足了。”秦墨感激涕零,殊不知,他本就有著其他算計,能進入血海就算是成功。

    並不在意能在血海呆多久。

    “那走吧!”

    對秦墨的識趣,朱長老還是很滿意的,兩人修為境界差距太大,也沒什麼好聊的,架起劍光,騰空而起,直奔冥河宗而去。

    秦墨緊隨而上。

    …………

    作為魔夢澹洲三大魔宗之一,地仙界都有數的超級宗門,冥河宗總部所在,那自然是氣勢磅礡,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福地。

    整條冥河,那都是冥河宗的地盤。

    滔滔冥河,與其說是河,到不如說是大澤大湖大海,河面最寬處超過一千公里,最窄處也有數十公里。

    更有無數大湖、大澤,分散在冥河各處。

    河水靈氣氤氳,是絕佳的修煉之地,尤其適合水系功法的修煉。

    河內生活的億萬水族跟冥河宗則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共生關系,準確說,這些水族更像是冥河宗豢養之物。

    幫助冥河宗梳理河道,調理水系,平衡靈力波動。

    于此同時,河中水族又是冥河宗餐桌上的美味珍饈,是冥河宗弟子歷練的最佳對象,是僕役。

    當真是一點人權也沒有。

    越往上游,冥河之水靈力越是澎湃,資源也就越豐富,外門、內門、真傳、長老,等級森嚴,羅列有秩。

    據悉,

    冥河宗每一位真傳弟子,都有一處獨立的道場。

    很是豪橫!

    秦墨跟著朱長老,架著劍光,一路溯源而上,沿途遇到很多弟子,遠遠見了,都朝著朱長老行禮。

    對朱長老身邊的秦墨,只好奇看了一兩眼。

    秦墨地仙四重的修為,放在洪荒大陸可絕頂,放在煉獄山脈也馬馬虎虎,但到了冥河宗,那就啥也不是。

    就像秦墨之前所在的神宵派,渡劫成仙只是基本要求。

    感受著天地間濃郁至極的靈氣,再看河面氤氳霧氣竟然是靈氣霧化,秦墨說不羨慕是不可能的,這可比神宵山強了百倍不止。

    真正的仙家勝地。

    細細感受,諾大的冥河宗,看似不設防,卻處處是禁制。

    甚至整條冥河都是禁制的一部分,庇佑冥河宗翌日數十萬年不倒。

    到了上游,秦墨看到的已經不再是建在河邊、大澤旁、湖邊的道場了,而是一座座浮空的山峰,爭奇斗艷。

    那都是冥河宗從各地搶奪而來的靈脈,也是宗門底蘊所在。

    每一座山峰,

    至少都有一位冥河宗長老駐守。

    到了這里,哪怕是朱長老,也都變得謹慎起來,更是叮囑秦墨︰“跟緊我,不該看的別看,不該問的別問,不該踫的更不能踫。”

    “是!”

    秦墨也要敢啊,萬一哪位大佬發瘋,要盤問他怎麼辦?

    還是悶聲發大財來的好。

    “到了!”

    終于,朱長老領著秦墨來到一處大湖之上,湖水黝黑,波瀾起伏,一眼看不到邊際,說是內陸海也有人信。

    “這就是血海嗎?”秦墨有點懵。

    “怎麼可能。”

    朱長老好笑搖頭,“且看好了!”

    手掐法訣,更是朝著虛空射出長老令牌,空間震蕩,現出一座百余米高的傳送門來,通體黝黑,魔焰滔天,雕刻著無數惡魔。

    而在傳送門前更是站著一位黑袍老者,看修為,赫然是二劫真仙。

    秦墨︰“……”

    派一位二劫真仙守門,可見冥河宗之底蘊。

    “枯榮長老!”

    朱長老上前,恭敬行了一禮。

    “嗯。”

    枯榮長老只是淡淡點頭,瞥了秦墨一眼,“這人是誰?怎麼如此眼生?”

    “他是血煞宗的一位長老。”

    “血煞宗?就是那個煉獄山脈的棋子?”

    “正是。”

    “那你帶他來做什麼?”枯榮長老眉頭皺起,不怒自威。

    朱長老就將前因後果解釋了一遍。

    “這樣,那便進去吧!”

    秦墨倒是沒有想到,這枯榮長老看似古板,實際卻是這麼好說話,都不盤查一番的嗎?還是說,對冥河宗的規則制度很自信?

    “走吧!”

    朱長老拉著秦墨進入了傳送門。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兩人出現在一奇特空間,彌漫著濃郁的血腥味。

    放眼望去,除了紅色,就是紅色。

    血水氤氳,于空中凝聚出各式各樣的血雲,或如空中樓閣,或如蛟龍翱翔,或如火鳳騰飛,或似山川大河。

    簡直美不勝收。

    而在海面之上,卻又是另外一幅情景。

    到處都是尸骸,有巨龍,有遠古巨獸,有星空古獸,有上古凶獸,見過的沒見過的,看得讓人頭皮發麻。

    秦墨甚至還看到遠古巨人、魔神的尸骸。

    雖然他們都已經死了很長時間,但尸骸上散發的氣息仍舊讓秦墨心悸,這滔天血海,莫不是一個神魔墓地?

    而在海面之下,秦墨更是感受到道道凶悍的氣息。

    “怎麼樣,很震撼吧?”朱長老臉上掛著一絲驕傲。

    或者說,

    血海的存在,本就是冥河宗最大的底氣與驕傲。

    “非常震撼!”

    秦墨也沒有想到這血海竟是單獨自成一界,“這個,不像是次元壁?”

    “還算有點見識。”

    朱長老第一次高看了秦墨一眼,笑著問︰“你可還能看出點什麼?”

    秦墨腦中電光一閃,驚呼︰“莫非,這血海跟剛才外面的大湖,是一體兩面的關系?”

    “說的不錯!”朱長老真的有些驚訝了,“準確說,血海在大湖之底,大湖也在血海之底。”

    秦墨恍然。

    難怪在地仙界,誰都知道冥河宗有一處叫血海的寶地,可除了冥河宗弟子,卻從未有人真正看到過血海。

    “接著!”

    朱長老凌空丟過來一塊赤紅色腰牌,“這腰牌能讓你在血海呆足一個月,一個月之後,自動就會被傳送到外面。屆時,你自行離開便是。”

    “多謝長老!”

    秦墨再次拜謝,又問︰“可,我該怎麼修煉呢?”

    茫茫血海,

    根本就沒個頭緒。

    這個,

    可是陸放、周挺兩人記憶中都沒有的,因為他們也沒來過。

    朱長老就是一笑,指著遠方隱隱約約的一座赤紅色山脈,“看到了嗎?那叫朱峰,里面開鑿有上千個洞府,你可自行挑選一個。”

    頓了一下,

    朱長老又道︰“當然,你也可以不進洞府,自行在血海之中修行。不過,我要提醒你,血海之中可不太平,有很多厲害的妖獸。”

    “我去洞府!”秦墨果斷認慫。

    朱長老淡淡點頭,表情突然嚴肅起來︰“在血海有一個禁忌,那就是不能動海里面的這些尸骸,否則我也救不了你。明白嗎?”

    魔道功法中,可有不少喜歡拿尸骸煉器或者煉制傀儡的,朱長老這麼說,就是怕秦墨一時貪心,做出什麼糊涂事來。

    “長老,這些尸骸都是怎麼來的?”秦墨好奇問。

    “我也不知道。”朱長老搖頭。

    秦墨︰“?????”

    “少部分是冥河宗成立之後,宗門將擊殺的妖獸尸體丟棄在血海,以充盈血氣。大部分尸骸,卻是在血海形成時就有了。”朱長老解釋道。

    “也就是說,這些都是上古之物?”秦墨目光閃爍。

    “不錯!”

    講了這麼多,朱長老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好了,你就在此修煉吧,不要浪費了這一場機緣,我不希望血煞宗再讓宗門失望。”

    “明白!”

    秦墨打了個稽首。

    朱長老再不說什麼,取出又一枚腰牌,激發之後,消失在血海。

    目送朱長老離開,再看著這一片一望無際的血海,秦墨卻是說不出來的親切,嘴角露出一絲莫測笑意。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