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89章 誰敢動我弟子?

第389章 誰敢動我弟子?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誅魔峰,鎮魔大殿。【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陰魔宗僅存的精銳,幾乎全數聚集在大殿之內,包括一名長老,一位真傳以及五百余內門弟子。

    至于外門弟子,此時全都閉門不出。

    這是魔道死斗的規矩,兩派不論怎麼爭殺,都不準牽連外門弟子,哪一方贏,外門弟子就轉投哪一方。

    等于是有了一張免死金牌。

    這般規定,也是為了防止宗門廝殺打擊面過大,動搖魔道根基。

    別看外門弟子不起眼,卻是魔道之基石,除了少數天之驕子,誰還不是從外門弟子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啊?

    殿中為首的,

    正是陰魔宗大師兄,人稱劍魔的石寒楓。

    地仙四重!

    比僅存的吳長老修為還高。

    死了的陳風也是心大,為了爭奪仙府遺跡,除了留下石寒楓跟吳長老看家,愣是將宗門剩下的長老、真傳全都帶走。

    結果一起涼涼……

    “大師兄,血咒宗的人馬已經殺到山下了,現在怎麼辦啊?”

    得知血咒宗悍然發起死斗,陰魔宗眾弟子大罵血咒宗落井下石的同時,也都是心中焦慮不安,都盼著石寒楓能趕緊拿個主意。

    死斗一起,

    外門弟子可以幸免于難,內門弟子可就沒那麼好脫身了。

    不死也要脫層皮。

    “是啊,大師兄,護山大陣怕是撐不了多久,得早做決斷啊。”

    在血咒宗來襲的第一時間,陰魔宗已經果斷開啟護山大陣。

    只是,

    不像洪荒大陸,在地仙界,有高明的護山大陣,就有更高明的破陣之寶。

    矛與盾之爭,

    幾乎貫穿整個地仙界的發展史。

    在地仙界,護山大陣只能起到延緩敵人進攻,憑借地利之便削弱敵人實力的目的,並不能像峨嵋那般,僅憑一座大陣,就能確保宗門百年無虞。

    “大師兄,是戰,是降,您得拿個主意啊。”

    血咒宗既然發起死斗,那便是不死不休之局,要麼陰魔宗投降,主動讓出魔山,要麼就只能死戰到底。

    一個宗門,有一個宗門的傳承。

    憑良心講,

    哪怕是魔門弟子,對宗門也都是有感情的,前提是生命不受威脅……

    石寒楓一襲黑袍,身後背著一柄黑色大劍,足有兩米長。

    陰魔宗飼養的妖魔,要麼是妖獸,要麼是傀儡,要麼干脆就是抓來的修士,或者陰魂,更有域外天魔。

    可謂五花八門。

    石寒楓飼養的本命妖魔卻更加特殊,就是他背著的那口古怪大劍,以劍為魔,故而人稱劍魔。

    除劍之外,石寒楓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哪怕宗門已經炸了鍋,站在大殿中的石寒楓仍舊是一副冷淡表情,掃了一眼眾弟子,嘴里只蹦出一個字︰“戰!”

    “那就跟血咒宗拼了!”

    石寒楓一表態,眾內門弟子一下戰意高昂,可見對大師兄很有信心。

    不然,

    陳風也不會留石寒楓守家。

    “就是,血咒宗算什麼東西,一個剛崛起的貨色,宗主都才是地仙五重,有什麼可狂的?”陰魔宗內還是有不少石寒楓小迷弟的。

    誰不知道,

    大師兄雖然才地仙四重,卻有過將地仙六重斬于劍下的輝煌戰績。

    極于劍,極于道。

    內門弟子請戰,內里也有現實利益考量。

    他們一旦戰敗,哪怕是不戰而降,就這麼歸附了血咒宗,且不說心理上過不過得去,往後在血咒宗那就是二等弟子,處處受人刁難。

    在修行資源上,

    更不可能有現在這樣的豐厚待遇。

    誰還不是緊著嫡系來?

    況且,按照魔道死斗慣例,戰敗一方的弟子,無論是真傳弟子,還是內門弟子,統統都將貶為外門弟子。

    待遇天差地別。

    說話間,眾人已是簇擁著石寒楓出了鎮魔殿,來到殿前廣場,朝山下望去,但見護山大陣內靈氣震蕩,寶光四起。

    血咒宗已經開始攻山了。

    因著護山大陣跟魔山靈脈勾連,血咒宗破陣的動靜,讓整個魔山都跟著震動起來,地動山搖的。

    就連天地靈氣隨之震蕩。

    “去吧!”

    石寒楓目光堅定。

    “是!”

    魔修本就好斗,再無二話,紛紛召出本命妖魔。

    一時間鬼哭狼嚎。

    借助大陣之利,陰魔宗弟子隱于大陣之中,成群,從暗處對闖入陣中的血咒宗弟子展開圍剿。

    殺戮四起。

    作為煉獄山脈有數的二流魔門,陰魔宗內門弟子素質頗高,再有地利之便,殺的血咒宗弟子是抱頭鼠竄。

    死傷慘重。

    即便如此,也無法阻擋血咒宗破陣滅門的決心。

    等到血咒宗集四位地仙之力,再借助專門的破陣法寶,破去陰魔宗的護山大陣,已經是三天之後。

    以宗主段澤為首的血咒宗門人,莫不身上掛彩,很是狼狽,死在大陣中的血咒宗弟子更是多達百余人。

    放眼望去,

    血咒宗也是傾巢而出,卻只剩下三百余弟子。

    陰魔宗這邊也有五十余人死傷,大陣被破之後,紛紛返回鎮魔廣場,站到了大師兄石寒楓身後。

    從場面上看,陰魔宗人數還要勝過血咒宗。

    可在修仙界,

    從來就不以數量定勝負,最終比的是高端戰力,

    再準確一點,

    就是宗門的地仙數量。

    陰魔宗這邊只有石寒楓、吳長老兩位地仙,而在對面,血咒宗除宗主段澤之外,還有三位地仙長老。

    高下立判。

    “劍魔,不要負隅頑抗了,現在投降的話,我破例,仍舊讓你當真傳弟子,如何?”對石寒楓,段澤明顯有些忌憚。

    顯然也是听過石寒楓的輝煌戰績。

    “戰!”

    石寒楓卻是態度堅決,不緊不慢地解下背上大劍,懸于身後,黑色魔焰升騰而起,一看就讓人膽寒。

    那黑色大劍,似乎有生命一般。

    “不識抬舉!”

    段澤目光一冷,也已召出飛劍。

    忌憚歸忌憚,

    段澤好歹也是一宗之主,豈會真的怯場?

    更不用說,

    為了能夠攻陷陰魔宗,他可是足足籌劃了一年之久。

    豈會沒點手段?

    眼見大戰一觸即發,陰魔宗僅存的一位長老——吳長老,突然站了出來,來到石寒楓身邊,笑著說道︰“寒楓,我來打頭陣吧。”

    “你?”

    石寒楓有些遲疑。

    僅地仙二重的吳長老,怎麼看,也不是段澤的對手。

    倒是一干陰魔宗弟子,眼見吳長老也如此硬氣,不由紛紛點贊,平時,這吳長老可是很滑頭的。

    就像這次南海尋寶,那麼多長老,偏就吳長老就沒有參加。

    結果卻保得一命

    “我也是陰魔宗的一員嘛。”吳長老笑了笑。

    “也好!”

    石寒楓聞言停下。

    就在兩人錯身而過的瞬間,變故徒生,吳長老身子突然一側,右手不知何時出現一古怪匕首,閃電般刺向石寒楓後背。

    “大師兄,小心!”

    見此變故,站在後面的陰魔宗弟子大驚失色,有的已經召出妖魔。

    已經晚了。

    在石寒楓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那匕首已經刺中石寒楓丹田。

    “狗賊!”

    石寒楓大怒,回身,閃電般拍出一掌,印在吳長老胸膛,後者借勢遠遠躍開,落到了對面血咒宗方陣之中。

    “哇!”

    吳長老口吐鮮血,也不去擦拭,只是對著段澤抱拳︰“宗主,不辱使命!”

    “好好好!”

    段澤見狀大喜,“做的不錯,往後,你還是血咒宗長老。”

    “多謝宗主!”吳長老大喜。

    為了保住地位,他卻是早早背叛了陰魔宗。

    “大師兄!”

    陰魔宗眾弟子卻是慌了,呼啦一下圍了上去。

    “噗嗤!”

    石寒楓拔出匕首,面色陰冷,死死看了吳長老一眼,“有毒!”

    那匕首上不知萃了什麼毒,開始在他丹田擴散,更是隨著法力運轉,侵蝕他的經脈,讓他無法調動真元。

    等于是一下就廢了!

    “劍魔,我說過,不要做無畏的掙扎。你現在投降,我剛才的承諾仍舊有效,如何?”段澤卻有些梟雄做派。

    他也是愛才心切。

    血咒宗固然可以趁著陰魔宗虛弱之時,趁機發難,保不齊其他魔門也有類似心思,只是都想當那漁翁,先在暗中坐山觀虎斗。

    因此,

    對血咒宗而言,攻克魔山只是第一步,還遠未成功,最難的卻是要如何守住魔山,鞏固勝利果實。

    如果能拉攏劍魔石寒楓,那無疑將是一大助益。

    “休想!”

    石寒楓卻是倔強,寧死不屈。

    倒是他身後的陰魔宗弟子,眼神閃爍,有些已經有了退意。

    形勢已經很明朗——他們贏不了!

    被貶為外門弟子,總好過白白丟掉性命。

    “敬酒不吃吃罰酒!”

    段澤面色陰冷,終于是失去了最後一點耐心,伸手一召,御使飛劍,就要結果了石寒楓性命,以此立威。

    “嗡~~~”

    石寒楓的那柄古怪大劍同樣是魔焰滔滔,倒是跟它的主人一般倔強……

    “大師兄!!!”

    陰魔宗弟子紛紛不忍,卻無力做什麼。

    “我看,誰敢動我陰魔宗弟子!”

    就在眾人陷入絕望之際,遠方天際突然傳來雄渾之音。

    “宗,宗主?”

    “宗主,是宗主回來了?”

    陰魔宗弟子大喜過望,一掃方才的頹勢,就連石寒楓眼中都閃過一絲激動,“師尊,我沒給宗門丟臉。”

    段澤的臉色卻瞬間沉了下去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