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88章 陰魔宗

第388章 陰魔宗



    按照紫袍老者指示,秦墨主僕一路南下。[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在此期間,

    東海龍宮被滅的消息,像颶風一樣,迅速傳之四海。

    因著計惑行事謹慎,不僅將在場的目擊者悉數斬滅,甚至還抹去了現場的虛空影像,確保不會被時光回溯一類的法術捕捉到。

    結果就成了一樁懸案。

    四海水族是人人自危,紛紛猜測,東海是不是惹了什麼不該惹的人,比如二劫真仙,甚至是哪位天仙大能?

    一怒之下,平了東海。

    驚怒歸驚怒,南海、西海、北海龍宮卻也沒有真的作壁上觀,一邊加強龍宮戒備,一邊暗中派出大量巡海夜叉,悄悄探查東海龍宮覆滅之真相。

    不查清楚,

    三海龍王根本睡不著覺。

    …………

    這一日,

    秦墨主僕橫渡東海,來到南海地界,再一次途徑黑鯊島,沿途並未遇到什麼新奇之事,不覺對紫袍老者所言起了疑心。

    “難道是逗我玩的?”秦墨暗自吐槽。

    就在這時,計惑突然提醒道︰“老爺,有一人在快速向我們靠近。”

    “什麼人?”

    “好像是一魔道修士,還受了傷。”計惑說。

    “是嗎?那就等著。”

    秦墨干脆按下劍光,他倒要看看,南方能有什麼利好。

    話音剛落,

    就看到一位黑袍修士御劍而來,踉踉蹌蹌,看其身上氣息紊亂,連御劍都快做不到,顯然是受了極重的傷。

    “踫!”

    秦墨正琢磨呢,那人歪歪晃晃,好巧不巧,竟然一頭扎進他懷里,還有一堅硬的東西頂著他肚子。

    別誤會,

    是那黑袍修士的飛劍。

    “????”

    秦墨一臉懵逼,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天降機緣?

    低頭一看,只見懷中之人面相陰冷,眉心還有一顆紅痣,卻是已經暈了過去,面色慘白如紙。

    看上去很年輕,卻也不好推斷年齡。

    “地仙九重,修為不低啊。”計惑眼光毒辣。

    哪怕此人氣息紊亂,

    還是一眼就看穿了黑袍修士的修為境界。

    按理來說,到了地仙境界,基本是不可能昏迷的,除非是到了瀕死邊緣,否則,以地仙元神,怎麼也能保持意識清醒。

    “難道,這就是紫袍老者所說的機緣?”秦墨一時也不太確定。

    這也太扯了吧?

    “那,要不,先把人救好,再問一下?”計惑建議道。

    “救他干什麼。”秦墨搖頭。

    他才不相信,一位魔道修士能無緣無故跟他做朋友,救活了,又要怎麼處置?右手已經下意識按在了黑袍修士頭顱之上。

    計惑直感到一陣惡寒。

    秦墨可不管,開始施展搜魂之術。

    因為黑袍修士已經徹底昏迷,倒是便宜了秦墨,搜魂進行的非常順利,幾乎將此人的記憶洗劫了一遍。

    黑袍修士名叫陳風,一個極普通的名字。

    身份卻不普通,

    乃魔夢澹洲陰魔宗宗主。

    陰魔宗以擅長驅使各類陰物、妖魔著稱,只是一個二流宗門。

    半個月前,

    陰魔宗在南海發現一座仙府遺跡,不巧跟玄都仙洲的歸元宗撞上了。

    結果自然是火星撞地球。

    兩大宗門都損失慘重,尤其陰魔宗,除宗主陳風僥幸逃走,帶去的宗門精銳全部戰死,下場非常之淒慘。

    就連陳風也是受了重傷,以血遁之術逃走。

    無人救治的話,陳風必死無疑,又被秦墨這麼一折騰,九條命已經去了八條半,就只剩下最後一口氣吊著了。

    “怎麼樣?”計惑關心問。

    “還真是巧了。”

    秦墨目光悠悠,心中已經有了決斷,也不浪費,順手就將黑袍修士殺了。

    “擊殺地仙九重魔修陳風,經驗值+4000萬點。”

    “……”

    計惑正無語呢,就看到,自家老爺已經開始扒那黑袍修士的衣服,道袍、冠帶、步履靴、儲物戒指,一個也不放過。

    扒的是干干又淨淨。

    秦墨穿上陳風的冠帶、道袍,掐了一個法訣,搖身一變,面貌、身材跟陳風簡直一模一樣,包括額頭的那顆紅痣,都是栩栩如生。

    至于聲音,

    稍微調整一下聲線,秦墨再控制一下,就無太大問題。

    “老爺這是要鳩佔鵲巢?”

    “送上來的機會,為什麼不要?”

    秦墨彈出一個火球,將陳風尸體燒成灰燼,他基本可以確定,紫袍老者所指的機緣,應該就是這個了。

    不然,

    為什麼好巧不巧,陳風會對他投懷送抱。

    從今天起,

    秦墨便是陰魔宗宗主陳風,如假包換。

    陰魔宗以擅長操縱妖魔著稱,正好可以遮掩十二魔神的存在,更妙的是,陰魔宗主陳風剛剛完成一次尋寶。

    就算有什麼異常,

    比如突然出現的十二魔神,大可用尋寶所得來遮掩。

    簡直天衣無縫!

    這可比秦墨跟著去妖月冥洲要有前途的多,正應了“利在南方”的箴言。

    只是對紫袍老者的身份,

    秦墨不免再一次的起了疑心,總感覺,紫袍老者不像是商人那麼簡單。

    細細一想,

    紫袍老者先是送來混元珠,跟著奪去龍宮寶藏,又順走可能暴露秦墨身份的赤焰仙劍、滄瀾寶甲以及追雲戰靴。

    一切的一切,

    好像都是在為秦墨扮演“陳風”做的準備。

    “走吧,先找個地方閉關。”

    既然想不通,秦墨也就不再多想,既來之,則安之。

    心念一動,

    將計惑收進伏龍鼎療傷,自個兒在南海找了一無人荒島,遁入地底,開闢一簡陋洞府,開始閉關。

    要扮演好“陳風”,還得再做一些功課。

    首先要做的當然是煉化混元珠,將神宵真氣轉換為魔道法力。

    以秦墨如今修為,

    這一步只耗時一個月便完成。

    之後,秦墨又祭煉了陳風用的飛劍——陰素劍,一口最普通的七階飛劍。

    雖然階位相同,

    品質卻還在赤焰仙劍之下。

    沒辦法,

    赤焰仙劍可是玉虛宮真傳弟子陳赤峰的佩劍。

    最後,

    秦墨還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祭煉三顆定海神珠。

    雖然說定海神珠見不得光,好歹也是一中品法寶,又是攻擊、困敵兼備之物,將之煉化了,也是有備無患。

    此去魔夢澹洲,

    以計惑妖聖身份,指定無法堂而皇之的現身,九天玄剎塔、雙龍剪兩件中品法寶也不宜公開使用,秦墨能用的底牌一下就少了很多。

    多備一張底牌,

    總歸是沒有錯的。

    做完這一切,已經是一年之後,秦墨不再耽擱,出了荒島,架起劍光,繼續南下,準備返回陰魔宗。

    …………

    魔夢澹洲。

    魔道不僅尊崇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兼且內部等級森嚴,整個魔夢澹洲都籠罩在天魔道宗、冥河宗以及不死教的陰影之下。

    無他,

    因為只有這三大魔宗擁有天仙真君。

    三大魔宗分別盤踞在魔夢澹洲東部、中部以及西部,將魔夢澹洲瓜分一空,彼此都有默契。

    倒也相安無事。

    三大魔宗之外,魔夢澹洲還棲息著數以千記的大小魔門,全部依附在三大魔宗之下,听從三大魔宗號令。

    這些宗門又可劃分為一流、二流以及不入流三等。

    劃分標準也很簡單,

    擁有真仙的魔門可列為一流,擁有地仙的魔門可列入二流。如果連一名地仙都沒有的魔門,那就只能稱之為不入流了。

    魔夢澹洲以東,煉獄山脈連綿起伏,何止萬里之遙。

    立派于此的煉獄魔宗,作為一家擁有真仙大能的一流魔門,既臣服于東部霸主天魔道宗,下面又統攝著二十余家二流魔門。

    也算是一域之霸主。

    這些二流魔門同樣棲息于煉獄山脈,或佔一山,或佔數峰,除了每年要向煉獄魔宗納貢,倒也活的逍遙自在。

    煉獄山脈並沒有什麼不入流的魔門,因為他們不配。

    真正不入流的魔門,只能在大宗門看不上的荒涼之地立下道場,有些干脆就將道場立在世俗王朝之中,苟延殘喘。

    哪里有福氣享用這等洞天福地。

    魔山。

    巍巍魔山,山嵐起伏,諸峰爭艷。

    這里正是陰魔宗所在。

    因著宗主陳風地仙九重的修為,距離真仙也只是一步之遙,陰魔宗也算是煉獄山脈中比較有名的二流魔門。

    奈何天有不測風雲,

    一年前,宗主陳風率領宗門精銳前往南海探索仙府遺跡,結果全軍覆沒。

    消息一出,

    陰魔宗上下愁雲慘淡,人人自危。

    之前就說了,

    魔道內部奉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陰魔宗佔據了魔山這等修行寶地,一旦實力受損,不足以自衛,自然就會引來覬覦者。

    作為煉獄山脈的主人,煉獄魔宗是不會干涉下面宗門爭斗的。

    就像是養蠱,

    唯有最強者,才配在煉獄山脈生存。

    這不,

    僅僅一年過去,眼見逃走的陰魔宗主陳風至今都未返回宗門,也更加坐實了陳風重傷不治而亡的傳聞。

    周圍的魔門就像是一群嗅到血腥味的惡狼,他們在黑夜中蟄伏了整整一年,也耐心觀察了一年。

    終于,他們的耐心耗盡,朝著陰魔宗露出猙獰的獠牙。

    率先發難的,

    正是陰魔宗的好鄰居,也是好對手——血咒宗。

    作為一家新近崛起的二流宗門,血咒宗所在山門並不理想,資源貧瘠,自然也就越發垂涎魔山這一寶地。

    舉全宗之力,悍然對陰魔宗發起死斗。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