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84章 再臨地仙界

第384章 再臨地仙界



    時隔十四年,

    秦墨再次返回神宵劍派時,宗門已然大變樣。[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首先是建築。

    包括主峰神宵峰,都做了統一的規劃與建設,一座座亭台樓閣拔地而起,仙門該有的設施一應俱全,再不是之前的草創狀態。

    其次是門人弟子。

    秦墨離開不久,神宵劍派在大師兄韓非主持下,順利召開了宗門第一屆收徒大會,一口氣收錄近千名弟子。

    十年之後,又舉辦了第二屆收徒大會。

    時至今日,神宵劍派門人數量已經突破三千大關,雖然還比不上四大仙門,但已經超過峨嵋、青城、武當三派。

    僅從洪荒大陸論,神宵劍派已經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仙門。

    沒錯,

    因著秦墨成就地仙之位,從今往後,神宵劍派就可以以仙門自居了。

    逼格一下就抬升了一大截。

    …………

    神宵山,雲層之上。

    秦墨只神識一掃,神宵劍派一應情況已是盡知,包括三位在家的弟子,除貂蟬進階煉虛,韓非、陸雪琪變化都不大。

    這才是正常的。

    哪怕他們天資頂尖,也不可能像秦墨、肖央他們這些玩家一樣坐火箭。

    但勝在根基穩固。

    “老爺,不下去嗎?”計惑問。

    “就不去打擾他們了。”秦墨搖頭。

    “……”

    計惑表示無法理解,老爺都渡劫成仙了,不正該衣錦還鄉嗎?

    秦墨想的卻是,神宵劍派在韓非、陸雪琪、貂蟬三位弟子操持下,蒸蒸日上,根本不需要他去指手畫腳。

    哪哪都是多余的

    說到底,還是洪荒大陸太安逸了,秦國也好,神宵劍派也罷,在本方世界都沒什麼競爭對手,也沒什麼值得秦墨出手之事。

    自然也就興趣缺缺。

    秦墨取出芭蕉扇,化作一道流光,送到小竹峰陸雪琪手中。

    “師尊?”

    陸雪琪正在閉關打坐呢,一下就從入定中醒來。

    “芭蕉扇給你用,為師要遠游。”秦墨的聲音從芭蕉扇中傳出。

    “師尊是要飛升上界?”陸雪琪心中一悸,師尊渡劫成仙之事,燕赤霞那個大嘴巴,早就托人傳到宗門了。

    “不是飛升,只是游歷,宗門有你跟韓非,為師很放心。”秦墨說。

    芭蕉扇對秦墨而言已經沒什麼用,干脆送給陸雪琪,增加神宵劍派的底蘊,以防他不在時出什麼岔子。

    至于雙龍剪,卻是還有大用。

    秦墨可還指望著哪一天,雙龍剪也能進階為中品法寶呢。

    “弟子一定誓死拱衛宗門。”陸雪琪面色堅毅。

    秦墨卻是直嘆氣,

    這丫頭,有時候就是性子太直了些。

    殊不知,

    剛者易折,柔則長存。

    做人跟修仙都是同樣的道理,道心堅定固然是好,可如果執念太重,又會成為心魔,阻礙道途。

    其中尺度,

    別說是陸雪琪,就算是仙人,也未必就能拿捏得準。

    “我去也!!!”

    秦墨再不多言,御劍而去。

    “……”

    對師尊的率性而為,陸雪琪也有點懵,好在她性子清冷,很快也就收拾情緒,伸手一招,將芭蕉扇握在手中。

    …………

    東海之濱。

    回家一趟之後,秦墨再次來到結界處,沒有猶豫,直接穿過。

    所在之地,

    或許依舊可稱之為東海。

    “這,這里真是地仙界?”計惑稍一感應,就已確認。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洪荒大陸,應該就是地仙界傳說中最神秘莫測的中大陸。”秦墨說出他的猜測。

    “咦,老爺你來過地仙界?”計惑詫異。

    知道秦墨去過地仙界又返回的,乃是計惑座下的四大妖王,計惑一直在洞府閉關療傷,對此卻是不知情。

    “機緣巧合之下,來過一次。”

    計惑也只剩下嘆服了,“還真可能是中大陸。”

    也只有這個解釋了,

    否則,以地仙界諸位天仙的神通,沒可能一直發現不了中大陸,除非是被大能者布下了結界。

    而不知什麼緣由,

    這結界竟然變弱了,可自由穿梭。

    “怕是用不了多久,洪荒大陸就要暴露在地仙界面前了。”秦墨說。

    這絕不是什麼好消息。

    如果說現在的洪荒大陸是一溫室,那麼,一旦暴露在地仙界眾修士面前,那就將要面臨狂風驟雨。

    可這不是秦墨所能阻止的。

    “老爺,我倒覺得這是一件好事。”計惑卻有不同看法。

    “怎麼說?”

    “說句不好听的,現在的洪荒大陸根本就是一潭死水,老爺你不也是呆不住嗎?融入地仙界這個大家庭,說不定也是機遇。”

    “也許你是對的。”

    秦墨一時倒也不好下結論,“關鍵,我在地仙界有死敵啊。”

    “死敵?”

    計惑這下就更好奇了,那個時候老爺還沒成仙吧?以那點本事,能在地仙界鬧出什麼事來,又能結下什麼死仇。

    頂天了也就得罪一地仙吧?

    以老爺現在的實力,沒必要對一地仙有什麼忌憚吧?

    他計惑就能一手捏死。

    “不管是誰惹了老爺,我都幫老爺料理了。”計惑趕緊表忠心。

    “是嗎?”

    秦墨似笑非笑看著計惑,“我的敵人,是玉虛宮跟四海龍族。”

    “????”

    計惑一下就懵了,僵在原地。

    知道老爺是個惹事精,可這次招惹的對手也太特麼強了。

    且不說四海龍族,玉虛宮啊,那可是仙門魁首之一,隨便出動一個二劫真君,就能把他們輕松收拾了。

    光是想想,心底都直冒寒氣。

    “老爺,您怎麼惹到玉虛宮了?不應該啊。”計惑表情很迷惑,“玉虛宮向來以正道自居,只要不被太冒犯,應該不會跟老爺您斤斤計較吧?”

    “我殺了玉虛宮兩名真傳弟子,能算了嗎?”秦墨淡淡說。

    “……”

    計惑都要哭了,小心翼翼道︰“老,老爺,要不咱們回去吧?”

    秦墨︰“……”

    “沒那麼嚴重,你沒發現,地仙界天機異常晦澀嗎?”秦墨倒是很鎮定。

    剛來時,

    他就下意識以神識查探天機,結果連天衍術都失效了。

    計惑心念一動,下意識也查探了一遍,疑惑道︰“還真是,我連最親近之人都推算不到,只感到一片迷霧。”

    “所以啊,只要我們不主動送上門,哪怕是天仙大能,怕也推算不到我們的行蹤,小心一點,應當無妨。”秦墨說。

    “可老爺長相不是已經暴露了,還被通緝嗎?”計惑仍舊擔心。

    “長相?”

    秦墨似笑非笑,直接施展七十二變,轉瞬就從一翩翩公子變成一中年男子,無論相貌,還是氣質,都跟換了個人一樣。

    “!!!!”

    計惑豎起大拇指,是真的服氣了。

    “從現在起,我叫秦天,記住了。”秦墨說。

    “明白!”

    計惑心領神會,突然有些躍躍欲試,笑著說道︰“老爺,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要不,去妖月冥洲逛一逛?”

    他已經好久沒回家了。

    別的不說,家中幾位美嬌娘還是很惦記的。

    內心有些小騷動

    “不著急,這里,是東海吧?”秦墨似乎已經有計劃。

    “沒錯,是東海!”

    論對地仙界的熟悉,計惑自然還在秦墨之上,他畢竟是土生土長的地仙界土著,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妖月冥洲。

    年輕時,也是游歷過諸大陸的。

    “有沒有興趣,隨我闖一闖東海龍宮?”秦墨笑著說。

    計惑目光一轉,“老爺指的四海龍族仇敵,莫非就是東海龍族?對了,那白龍,難道就是東海龍族第一戰將敖甲?”

    龍族也是妖族的一個分支。

    因此,對四海龍族,計惑還是有一些了解的,很快就聯想到當初自爆的那條白龍,心中不覺又是一哆嗦。

    之前計惑沒猜到,那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將敖甲跟地仙界聯系在一起。

    八竿子打不著嘛!

    “沒錯,就是敖甲。在敖甲之前,東海龍族太子敖缺也死在我手中。”對計惑,秦墨卻是沒什麼好避諱的。

    計惑都要嚇尿了

    他的這位老爺,到底是個什麼狠角色啊,屠龍屠上癮了嗎?

    “東海龍王也是一位真仙大妖,實力怕還比我強一點,老爺為何要去闖龍宮,難道不怕暴露了嗎?”計惑很是不解。

    他才不會認為,老爺是純粹去找茬的。

    “就是因為怕暴露,所以要先去解決了東海龍族這一隱患。”秦墨目光清冷,“你可知道,雙龍剪是用誰的龍尸煉制的?”

    “難道是敖缺?”計惑一陣惡寒。

    “不錯。”

    秦墨點頭,“因為此,那東海龍王跟雙龍剪有一種莫名感應。不管我變成什麼樣,只要使出雙龍剪就會被東海龍王察覺,繼而暴露。”

    “原來是這樣。”

    計惑恍然,目光堅定,“那我就陪老爺去闖一闖龍潭虎穴。”

    “這件事,還得好好籌劃一下。”

    秦墨從不做無把握之事,“我們現在最大的優勢,就是東海龍王不知道我們的存在,必須要出其不意。”

    他才不會傻到,直接去龍宮砸場子。

    “這樣……”

    計惑目光一閃,笑著說道︰“老爺,我倒是有一個主意。”

    “哦,說說看?”

    秦墨發現,這一回到地仙界,計惑好像一下就變得自信起來。

    這很好……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