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66章 周天星斗劍法

第366章 周天星斗劍法



    “秦墨,你來了!”

    這是當代羲皇見到秦墨時,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不像初次見面,

    到像久別重逢。

    秦墨心中越發怪異,但也只能按下心中疑慮,躬身行禮,“拜見羲皇!”

    “你的來意,我已知曉。伏羲氏的先天壬水之氣就存放在伏羲塔中,你若想要,進塔去取便是。”羲皇說。

    “????”

    這麼簡單的嗎?

    “那伏羲塔可是有什麼門道?”秦墨才不信天上掉餡餅。

    “不錯!”

    羲皇也沒有否認,“伏羲塔乃第一代羲皇所建,內里自成空間,包羅萬象。具體如何連我也不知曉,凶險萬分。去與不去,全憑你自願。”

    “我願一試!”秦墨沒有猶豫。

    “那好,隨我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秦墨感覺,羲皇好像很開心……

    …………

    伏羲塔就立在王宮後花園。

    寶塔高七層,每層的層高都不相同,掛八角,懸銅鈴,裝飾有各種神獸浮雕,就連周圍廣場地磚都是按九宮八卦布置。

    玄妙異常。

    “師尊,我隨你一起去吧。”精衛主動請纓。

    秦墨搖頭,“你還在留在外面吧。”

    以羲皇地仙七重的修為都不敢擅闖伏羲塔,可見里面的凶險程度,秦墨又豈會讓精衛涉險。

    說罷,

    秦墨徑直走向塔門,按羲皇指點,右手按在大門一凹陷處。

    下一瞬間,

    就消失在原地。

    “羲皇,我師尊他不會有事吧?”精衛還是有些擔心。

    “但願不會有事。”

    羲皇凝視高塔,眼中閃爍著一股說不出的期待。

    精衛更擔心了

    …………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秦墨出現在一奇異空間。

    空間極大,一眼看不到頭。

    懸于半空的秦墨,但見腳下大河滔滔,奔涌向前。大河兩岸便是茫茫荒野,遠處有群山忽隱忽現,遮蔽在雲霧之中。

    更奇特的是,

    抬頭望天,但見星河璀璨,數以萬計的星辰瓖嵌在夜空之中。

    秦墨從未見過這等星光蒼穹,仿佛有大能者,將宇宙所有星辰都聚攏在同一片星空之下,密密麻麻,光芒耀眼。

    細看,

    那星辰排列卻又充滿玄奧,讓人不自覺地沉迷其中。

    “這是……?”

    秦墨眉頭皺起,下意識召出九天玄剎塔,滴溜溜懸于頭頂。

    他在那蒼穹之中,

    竟感知到一股無上劍意。

    劍意之強,

    還遠在他領悟的星光劍意之上,浩浩蕩蕩,宛如星空一般深沉。

    嘩啦啦~~~~

    就在秦墨嚴陣以待時,腳下的大河突然翻騰起來,跟著就看到,一頭純白色的龍馬自河底浮現。

    跟秦墨最早在黑水部落買下的那匹龍馬不同,眼前這匹龍馬神俊不凡,頭部、頸部都已經全數化而為龍。

    修為更是達到地仙九重之境。

    只差一步,

    便能突破至真仙之境。

    龍馬身上同樣星光璀璨,鐫刻著神秘圖案。

    “難道,那便是河圖?”

    秦墨想起龍馬馱河圖的傳說,莫非伏羲當年不僅取走了河圖,就連龍馬也一並帶走,養在這伏羲塔中。

    果然也是一個狠人。

    “吼!!”

    秦墨正想打個招呼呢,龍馬已經踏浪而來,口吐芬芳。

    水柱化龍,

    朝著秦墨席卷而來。

    “該死!”

    秦墨就知道,先天壬水之氣沒那麼容易拿到。

    當!!!

    滔滔江河水跟寶塔玄黃氣罩撞擊在一起,發出悠揚之聲,傳之四野。

    沒了捆仙繩,又沒有妖獸助陣,就連十二魔神都還在誅仙次大陸收割,面對地仙九重的龍馬,秦墨還真有些發怵。

    底氣不足啊。

    可看這架勢,不殺了龍馬,他是打不破這次元壁的,更不可能拿到先天壬水之氣,只能拼命了。

    伸手一召,

    剛進化的雙龍剪化作兩條黑龍,朝著龍馬殺將而去。

    進化之後的雙龍剪,每一條黑龍都有地仙二三重的實力,本身又是龍族克星,能對龍馬形成很好的牽制。

    跟著,

    秦墨又取出芭蕉扇,將龍馬噴出來的水化開,重新掉進下方大河之中。正要施展碎玉訣,手持赤焰仙劍,一鼓作氣,將這龍馬給宰了。

    那龍馬似乎也察覺到危險,身上河圖星光亮起。

    就在這時,

    仿佛是一種呼應,頭頂蒼穹的星空也是越來越亮。

    轉瞬之間便有璀璨星光投射而下,化作千萬道凜冽劍光,將個次元壁都囊括在內,沒有一處死角。

    秦墨仿佛被扯進星海之中,被劍光包圍,無處可逃。

    “吼!!”

    龍馬果然也是個狠角色,眼見秦墨被劍光困住,再次施展法術,配合身上河圖陣法,將整條大河之水都抽干。

    轟隆隆!!!

    江河水在妖力灌注之下,化作各式各樣的妖獸,再結成神秘陣法,眼見就要將秦墨徹底困死。

    不止如此,在河圖作用下,整個次元壁的荒野、山川似乎都在悄悄移位,配合大河、蒼穹,共同結著一神秘大陣,囊天括地。

    不愧是伏羲,竟然以天地為陣。

    “拼了!”

    秦墨倒也決絕,收起芭蕉扇、九天玄剎塔、雙龍剪,果斷施展身劍合一之術,化作一道星光,遁入星海之內。

    這叫以退為進。

    秦墨修的本就是碎星劍意,刻意偽裝之下,龍馬竟也尋他不到,急得四處打轉,嘶吼不止,偏又無可奈何。

    “咦????”

    卻說秦墨遁入星空,為了收斂身上氣息,施展劍心通明之術,化道心為劍心,摒除一切雜念。

    他就是劍,劍就是他。

    在這樣一種狀態下,秦墨這才注意到,這星光劍穹之內,竟然蘊藏著一門極厲害的劍法,可自行運轉,自行御敵。

    “大道級劍法!”

    秦墨的呼吸一下變得粗重起來,好懸沒控制住氣息,被下方龍馬察覺。

    也難怪他激動。

    在領悟“一劍破萬法”之後,秦墨就一直在苦尋一門大道級劍法,沒想到,陰差陽錯,竟然在伏羲塔中遇到。

    如何不喜?

    秦墨也不急著對付龍馬了,干脆就維持著身劍合一的狀態,在星空之中穿梭,企圖領悟這一門無上劍法。

    星空浩瀚,無窮無盡。

    加之劍道晦澀,沉浸其中的秦墨,竟然漸漸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這一鑽研,

    就是足足五年之久。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就在秦墨被困伏羲塔期間,外界仍是風起雲涌。

    7080年12月,

    也就是炎黃次大陸開放兩年之後,肖央結束三年閉關,再次出山。

    之後不久,

    魏天理、陳小藝又陸續破關而出,順利突破至合體期。

    仙門四杰再次聚首。

    四巨頭匯合之後,並不是第一時間殺進炎黃次大陸,而是著手一件事——在洪荒大陸立國。

    國號為唐。

    秦國的種種福利早就讓萬仙盟修士垂涎欲滴,巴不得早點立國。

    如果說,

    炎黃次大陸的局勢尚且不明,還存在一定的風險,那麼,以洛陽城為中樞建立唐國,卻是實打實的好處。

    萬仙盟能拖到現在,已經是白樺一壓再壓了。

    洛陽城。

    肖央、白樺、魏天理、陳小藝,包括王樂、李豐等萬仙盟骨干,終于是坐到了一起,商議立國大事。

    核心就一個,誰來當唐王?

    “這還用說嗎?唐王之位,自然是我師兄的。”王樂第一個打破沉寂。

    立場鮮明。

    “我也支撐師兄就任唐王之位。”李豐緊跟而上。

    過去三年,借著肖央的“隱退”,李豐雖然提升了在純陽宮的地位,但還真沒有跟肖央爭奪的資本。

    畢竟修為境界擺在這呢。

    純陽宮叫的歡,其余三大仙門的弟子卻都未出聲。

    換做“武當事件”之前,王樂的提議自然是沒有人反對的,可經過了那一場風波,肖央在萬仙盟的威信大打折扣。

    早不如前。

    尤其前幾年,傳出秦墨手持捆仙繩,在炎黃次大陸東海屠戮龍族之事,更是成了天樞嘲笑萬仙盟最大的梗。

    搞得純陽宮是灰頭土臉,威名掃地。

    三大仙門弟子的目光有意無意都掃向白樺,也是萬仙盟除肖央之外,威信最高之人。

    尤其是最近幾年,在肖央面壁,魏天理、陳小藝閉關期間,白樺一人扛起了萬仙盟的大旗,很是贏得不少人的擁護。

    倘若白樺不是個女的,早就被推上唐王之位了。

    即便如此,

    白樺的意見仍舊顯得舉足輕重。

    就連一直未作聲的肖央都有意無意掃了白樺幾眼,滿是忌憚。

    白樺知道,

    該到她表明態度的時候了。

    不知怎麼的,白樺腦海中首先浮現的卻是秦墨的影子,以及幾年前秦墨突然給他發的傳音劍符。

    那個時候,

    秦墨就已經預料到了今天的這種局面,還給出了建議。

    “我提議,”

    白樺一開口,就吸引了全場注意力。

    身處漩渦之中的肖央更是緊張到握緊拳頭,對他這種級別的修士而言,這是很少見的失態。

    肖央到不是說必須要當這個唐王,

    他緊張、在乎,是因為將眾人擁護他當唐王與否,跟眾人是否繼續擁護他當盟主等同在一起。

    越是威信受損,肖央就越敏感,也就越在乎這一點。

    “我提議,由魏天理師兄出任唐王之位。”

    白樺之言,

    宛如石破天驚,炸暈了在場所有人。

    &/br&

    &/br&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