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44章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第344章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嗖!!!

    隨著巨靈神陣亡,八件法寶齊齊飛出,飛往四面八方,似乎要逃走。

    肖央手疾眼快,轉瞬就收走離他最近的漁鼓。

    白樺沒有動。

    秦墨掃了肖央一眼,劍光一卷,剩下七件法寶瞬間就都被他收走。

    肖央不為所動,

    只恨秦墨動作太快了

    不想,秦墨並沒有吃獨食的意思,伸手一展,葫蘆、芭蕉扇、天遁劍、玉簫、荷花、花籃、玉板一字排開,對白樺道︰“選一件吧!”

    八仙法寶都是清一色的下品法寶,

    其中天遁劍,也稱雌雄雙劍,應該是最好的。

    只是白樺已經有朝霞真人賜予的七階飛劍朝露,自然不會選;芭蕉扇跟五火神焰扇重合,也不會選。

    葫蘆、玉板什麼的又太丑了

    最終,

    白樺在玉簫、荷花、花籃三樣法寶中,選擇了花籃。

    這花籃既能噴出水火,里面還裝著奇花異草,既可治病救人,也可制造幻境,迷惑人心,算是一件十分不錯的法寶。

    秦墨也不做評論,又將韓非、楚劍兩人從寶塔放了出來。

    “結,結束了嗎?”

    楚劍全程打醬油,很是不好意思。

    “結束了。”

    秦墨將天遁劍丟給楚劍,“這口寶劍暫借給你用,記住,要還的。”

    他還沒有大方到將一口七階飛劍隨意送人,陸雪琪、燕赤霞這些弟子,用的可都還是六階飛劍呢。

    但秦墨又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

    此次仙府遺跡探險,天樞是報了很大期望的,也確實需要將楚劍帶起來,用以對抗仙門四杰。

    權衡之下,秦墨這才做出了借寶的決定。

    再者說了,說起來,秦墨這次能來仙府探險,還是受周世洪委托,否則,就要錯過這一場機緣。

    于情于理,都得給天樞一個交待。

    “謝,謝謝!”

    楚劍卻是很是知足,保證道︰“三十年內,我一定將天遁劍還給你。”

    秦墨淡淡點頭。

    又看向韓非,笑著說道︰“徒弟,你也選一件吧,不枉走這一遭。”

    韓非之前的表現,還是可圈可點的。

    “多,多謝師尊!”

    韓非一眼就相中了曹國舅使用的玉板,到也跟他之前的身份相稱。

    這玉板既能當飛劍來用,又可化作玉甲護體,甚至還能擊打出仙樂,施展幻術,同樣是一件很不錯的法寶。

    “眼光不錯。”秦墨說著將剩下的葫蘆、芭蕉扇、荷花、玉簫都收了起來,同時不忘將捆仙繩還給肖央。

    至于說昏迷的石玉珠,那自然是不在秦墨考慮範圍之內的,能將她帶出此處次元壁,已經是大發善心了。

    既是冒險尋寶,

    哪有什麼穩賺不賠的生意。

    肖央接過捆仙繩,心里很不是滋味。

    早知道秦墨會讓他們先挑,他何苦去搶那個風頭,結果搶了一件雞肋一樣的漁鼓。

    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傳送門出現了。”楚劍指著巨靈神陣亡之地。

    果然,

    正如秦墨之前猜的那樣,只有殺死八仙惡靈,才能離開此地。

    “走吧!”

    眾人再沒什麼留戀,齊齊飛出。

    …………

    又是一陣天旋地轉,秦墨等人出現在仙宮大門之外。

    轟隆隆~~~

    他們剛一出來,似乎牽動了什麼禁制,又似乎是觸動了什麼機關,那仙宮就開始破碎,以肉眼可見的速速坍塌。

    “咳咳咳~~~”

    煙塵之中,燕赤霞、貂蟬兩人灰頭土臉地從仙宮廢墟中跑了出來,迎面正好撞到秦墨一行。

    秦墨︰“……”

    “師,師尊……”燕赤霞強笑。

    有點小尷尬呢

    貂蟬更是耷拉著小腦袋。

    對這兩個頑劣弟子秦墨也是無語,正要訓斥幾句,以正師威,整座岱山島突然晃動起來,天塌地陷。

    外圍虛空開始吞噬海島。

    “不好,這處次元空間快要塌陷了,所有人,快撤出去!”秦墨一聲大喝,聲音傳遍整座岱山島,傳進每一個正在尋寶的玩家耳中。

    也就這一會兒的功夫,

    島上各處宮殿都開始快速坍塌,更伴有無數華彩升起,也不知道,是誰又在無意中觸動了什麼厲害禁制。

    也可能是地陷,被動引發了禁制。

    變故徒生,又听到秦墨警示,那些並未被禁制困住的玩家,哪里還敢久留,一個個順著金色大門魚貫而出。

    但也有貪心的,或者被禁制暫時困住的,無法脫身。

    “走,救人去!”

    秦墨說著,已經御劍朝著下方飛去。

    肖央等人自不敢怠慢,島上可是有著他們的同門、朋友、盟友……

    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只可惜,

    此處次元空間坍塌的實在太快了,轉瞬之間,整座岱山島就化作廢墟,裂開的大地、宮殿懸浮于空中。

    很快就被虛空吞噬,消失不見。

    一些深處禁制中的玩家還沒等來救援,就被虛空無情吞噬。

    就連那扇金色大門都開始晃動。

    “撤!”

    秦墨當即色變,帶著剛救下的一名玩家,化作一道赤色流光,轉瞬之間,就鑽出了金色大門。

    幾乎就在秦墨出來的同時,那金色大門出現道道裂縫。

     嚓, 嚓~~~

    轉瞬之間,金色大門如鏡子一般破碎,消散于空中。

    之前一直縈繞在岱山島上空的金色光柱,此時也是消失無蹤,就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除了人群中隱隱傳來的哭泣。

    雖然沒有統計,但粗略估算,至少有百余人葬身于虛空,這還是秦墨等人盡力救援的結果,否則,死傷怕是更大。

    當然,

    活著的人也都各有收獲。

    尋寶探險本就是各憑機緣,卻是誰也怨不得的。

    將石玉珠交給武當派之後,秦墨當即向白樺、楚劍等人告辭,帶著韓非、燕赤霞、貂蟬三名弟子,準備返回神宵山。

    “來去無影,當真瀟灑。”

    楚劍莫名有些羨慕秦墨,下意識攥緊了手中的天遁劍。

    …………

    神宵山。

    流光一閃,秦墨師徒四人在神宵峰降下。

    “韓非,你先回洞府祭煉法寶。”秦墨說。

    “是!”

    韓非拱手,臨走前擔心看了燕赤霞、貂蟬一眼。

    後兩者垂手而立,

    就像是犯了錯的小學生。

    韓非深知師尊秉性,卻是不敢多說什麼,返回自個居住的觀海峰。

    “說說吧,你們二人,怎麼出現在仙宮之內?”秦墨板起臉。

    “師尊,是我央求師兄的,要罰,就罰我吧。”貂蟬主動認錯。

    “那好,就罰你返回洞府面壁五年,沒有我的敕令,不得走出洞府半步。”秦墨沉聲說道。

    “是!”

    貂蟬悄悄松了口氣,臨走前將一枚玉簡上交,怯怯說道︰“師尊,這是我跟師兄在那仙宮中找到的,或許,或許,對您有用。”

    這才御劍而去。

    秦墨就嘆了口氣,不怪他寵小貂蟬,誰叫這孩子這麼貼心呢

    “至于你,”秦墨轉頭看向燕赤霞,嘆氣說道︰“你生來心性跳脫,在神宵山估摸也呆不住,這就下山去吧。”

    “師尊,你,你要趕我走?”燕赤霞大驚失色。

    堂堂七尺男兒,差點就要哭了

    燕赤霞原本以為,師尊最多也就是罰他面壁,哪曾想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一下就慌了。

    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燕赤霞哽咽道︰“師尊,弟子錯了,什麼責罰我都認,請不要將我逐出師門啊,師尊!!!!!”

    “……”

    秦墨很是無語,“誰說要把你逐出師門了?”

    戲怎麼那麼多呢?

    “啊,啊????”

    燕赤霞臉色瞬間陰轉晴,小心翼翼道︰“那,師尊的意思是?”

    “你且下山,去找黑水城主周世洪,往後一段時間你就呆在天樞,听從周世洪的調遣。這個,就當是對你的懲戒了。”秦墨說。

    尋寶之旅,

    讓秦墨真切意識到,天樞、萬仙盟之間的力量失衡,正好借此機會,派出得意弟子燕赤霞相助天樞。

    單憑楚劍一人,是撐不起場面的。

    “弟子遵命!”

    燕赤霞卻是一陣後怕,差點嚇尿了~~~

    秦墨伸手一召,鐵拐李的酒葫蘆出現在手中,遞給燕赤霞,“這個暫時借給你用。此去天樞,好好表現,別丟了神宵山的臉。”

    “多謝師尊!”

    燕赤霞大喜,接過酒葫蘆,愛不釋手。

    沒想到,

    還有這樣的意外之喜。

    鐵拐李作為八仙之首,他的法寶酒葫蘆雖然賣相不怎麼樣,但委實不可小覷,內里自成空間,足可裝下五湖四海之水。

    此外,

    還有其他各種神效。

    秦墨將酒葫蘆賜給燕赤霞,自然還是要助長天樞的實力。

    天樞有了楚劍、燕赤霞這兩位手持法寶之人,且不說跟萬仙盟爭鋒,至少可以將峨嵋三派壓制的死死的。

    哪怕是肖央,

    如果沒有捆仙繩,也未必就能把楚劍、燕赤霞怎麼樣。

    捆仙繩到底是玉陽真君的本命法寶,肖央也沒可能一直拿著,最多也就是關鍵時刻借來應急。

    如此,

    足可以平衡雙方的力量對比。

    “去吧!”

    秦墨一揮手,直接就將燕赤霞送出神宵山。

    “呼~~~”

    秦墨卻是長舒了口氣,總算是將這小子打發走了。

    就讓燕赤霞去禍害別人吧,只要別在神宵山搗亂就成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