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18章 多寶道人

第318章 多寶道人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踫!”

    牛魔王鋼叉猛地一揮,秦墨倒飛而去,轟隆一下,陷入遠處房屋廢墟之中,卷起漫天灰塵。

    “咳咳咳~~~”

    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秦墨就像打不死的小強,再一次從廢墟中站了起來,雖然看上去很狼狽,但似乎還有一戰之力。

    這已經是兩人大戰三天三夜之後……

    “臭小子,你可真能抗!”牛魔王也是累的氣喘吁吁,他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跟一位合體期修士打的旗鼓相當。

    “該死的法寶!”

    牛魔王暗恨,秦墨能抗到現在,全仗法寶之威。

    當真憋屈。

    “老牛,你這就不行了嗎?再來啊。”秦墨勾了勾手指。

    秦墨卻是打的很盡興。

    借著這一戰,他不僅鞏固了之前的煉體成果,還試著將青萍道人的劍道經驗融入到實戰之中,以提升劍法威力。

    牛魔王,

    不過是秦墨找的一免費陪練。

    “小子,別太囂張啊!”

    牛魔王氣的哇哇直叫,身子一抖,現出諸懷原型,足有百余米高,數百米長,頭上四角宛如四柄鋼鐵利劍。

    四條腿更像是四根擎天之柱。

    僅僅只是往那一站,就給人以巨大的壓迫之感。

    恍如一座肉山。

    眼見僅憑近身戰斗拿不下秦墨,牛魔王終于失去耐心,身上毛發猛地一抖,便是無數虱子掉落。

    這些個拳頭大的虱子剛一落地,便化作一頭頭小牛犢子,嗷嗷叫地朝著秦墨殺來,很是有一種千軍萬馬的氣勢,連地面都開始顫抖。

    “雕蟲小技!”

    秦墨自是無懼,手掐劍訣,赤焰仙劍在身前化出一片二十余米寬的火海,將沖上來的牛犢子轉瞬就燒成灰灰。

    空氣中頓時彌漫著燒焦的惡臭之味。

    “哼!”

    牛魔王前腳頓地,轟隆一下,地面塌陷,現出一條五六米寬的裂縫。猛地一張口,吐出一大團黑色妖氣,咆哮著朝秦墨殺來。

    那妖氣遮天蔽日,至剛至烈,又至陰至煞,內里裹挾著無數亡靈,赫然便是死在牛魔王手中的亡魂,有妖族的,也有人族的。

    一個個都失了神智,被牛魔王以大神通裹挾在體內,永世不得超生。

    “大威天龍,降魔佛光!”

    秦墨面色不動,並手一指,頭頂寶塔三層的金山寺突然金光大放,映射出道道刺眼的降魔佛光。

    浩浩梵音從金山寺傳出,卻是要為這些亡魂超度。

    秦墨不敢召出一百零八魔君助陣,看牛魔王這架勢怕是有啖鬼神通,要是把魔君吞吃,那秦墨可就虧大了。

    只能以佛光克之。

    融合了真仙舍利之後,降魔佛光威力大了何止數倍。佛光普照之下,一個個亡魂慘叫著化作青煙,消散于空氣之中,轉世投胎去了。

    于此同時,九天玄剎塔也是滴溜溜轉著,垂下道道玄黃之氣,將浩浩妖氣阻隔在外,並不能傷秦墨分毫。

    “老牛,看你還有什麼手段。”秦墨故意說。

    “吼!!!”

    牛魔王卻是懶得回話,嘴巴一張,之前消失的鋼叉再次化作一道黑光,直取秦墨而來,速度竟不在飛劍之下。

    “嘿!”

    秦墨又豈會懼,赤焰仙劍同樣化光而去,跟鋼叉斗在了一起。

    一法寶,一偽法寶,

    因著牛魔王元神更加強大,仍舊斗了個旗鼓相當。

    秦墨不願被動防守,心念一動,飛身來到牛魔王上方,手掐法訣,一計九天玄雷轟然劈下!

    牛魔王本體太過龐大,根本躲無可躲。

    嘩啦一下,

    被九天玄雷劈的是灰頭土臉,皮開肉綻。

    只是,相比牛魔王龐大的身軀,這麼一點傷似乎又無關緊要,哪怕傷口因著雷電之威無法愈合,也無礙牛魔王的超強戰斗力。

    “可惡!”

    牛魔王大怒,周身再次一抖,但見那一根根牛毛迎風便漲,轉瞬之間就化作毛發森林,向著秦墨倒卷而來。

    就連天空,都被這浩浩毛發所遮蔽。

    真•多如牛毛!

    秦墨只能施展身法躲避,可周圍牛毛實在太多了,就像是落水之人突然被無窮無盡的海藻纏繞,斬斷一撮,轉瞬又長出一撮。

    源源不斷。

    這億萬根牛毛都被牛魔王淬煉過,再附上滂湃妖力,每一根都有手指粗細,韌性十足,張牙舞爪。

    讓人心里發毛。

    無窮無盡的毛發席卷而來,就跟蜘蛛絲一樣,勢要將秦墨纏繞住。

    面對這樣的攻擊,秦墨身上穿的滄瀾寶甲、追雲戰靴,甚至包括九天玄剎塔,似乎都沒了用武之地。

    不得不說,牛魔王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問題是,

    秦墨別的不多,就是法寶多。心念一動,雙龍剪被他召了出來,化作一柄巨大的剪刀, 嚓, 嚓,將個牛毛一溜溜剪斷。

    一眨眼的功夫,秦墨周圍就為之一空。

    “又……又一件法寶?”

    牛魔王都要哭了,嫉妒的心中發狂,一咬牙,腦袋一抖,頭頂四根牛角突然離體而去,鮮血噴涌而出。

    “這也行?”

    秦墨就沒見過這麼喜歡自虐的妖怪。

    正詫異呢,就見那四根牛角突然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秦墨跟前,轟的一下,刺中九天玄剎塔光罩。

    牛角尖至堅至硬,僅這一下,光罩就已搖搖欲墜。

    “遁空!”

    秦墨終于色變,原來,這才是牛魔王的殺手 。

    地仙強者,

    果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論威脅,這四根牛角怕還在牛魔王兵器——鋼叉之上,每一根都能破開虛空,于最不可思議之處發起攻擊。

    根本防不勝防。

    秦墨一愣神的功夫,四根牛角再次破開而至。

    嘩啦~~~

    寶塔光罩再承受不住,四分五裂

    秦墨心念一動,剛要御使雙龍剪斬斷牛角,那牛角已經提前遁入虛空,消失不見,“這還怎麼打?”

    關鍵這時,趁著秦墨分心的功夫,密密麻麻的牛毛再次纏繞上來。

    秦墨面色凝重,努力保持元神通透,盡全力去感知周圍空間的異常波動,以捕抓到牛角蹤跡。

    “就是現在!”

    秦墨目露精光,並手一指,雙龍剪提前擋在身前, 嚓一下,將剛剛遁出虛空的一根牛角剪為兩段。

    “嗯???”

    秦墨還來不及慶幸,另外三根牛角幾乎在同一瞬殺出,噗嗤一下,狠狠刺入秦墨後背。

    嗡~~~

    好在秦墨有寶甲護體,滄瀾戰甲藍光綻放,替秦墨擋下這致命一擊。

    四根牛角乃諸懷一族特有之物,更是牛魔王的本命物,從出生那一刻就開始祭煉,威力豈是易于?

    滄瀾戰甲被刺出三個大窟窿。

    秦墨額頭冒汗,心中暗自慶幸,只是

    “下一次該怎麼辦?”

    秦墨是真的有些技窮了,突然想起一物,心念一動,已經召了出來,拿在手中,卻是從蜀山副本獲得的峨嵋鎮派之寶——浩天鏡。

    浩天鏡宛如一輪浩浩白月,能發出皎潔月光,即是一應邪魔之克星,更能窺探空間,找出那隱匿之物。

    當初幽泉血魔逃遁,就是被白眉用浩天鏡找到。

    這浩天鏡自從獲得之後,秦墨就一直沒用過,掛在寶塔大門之上,因著身上法寶太多,都忘了它的存在。

    沒想到,在關鍵時刻派上用場。

    牛角刺穿秦墨身體,沾上了秦墨之血,就更給了秦墨以機會,滴出一滴精血在浩天鏡上,循著找血脈氣息,開始搜索周圍空間。

    很快就鎖定了那三根牛角的蹤影。

    這牛角鋒利是鋒利,可最大神通乃是遁空,既然無法隱藏行跡,那威力便就大打折扣,再無法對秦墨造成威脅。

    牛魔王︰“……”

    他已經無力吐槽了,這個該死的秦墨,身上到底還有多少寶物啊?

    “老牛,還有什麼手段,盡管使出來吧。”秦墨負手而立,很是囂張。

    能跟一位地仙大妖斗到這種程度,秦墨也確實足以自傲了,說出去怕是都沒有人會相信。

    牛魔王氣的是吐血三升,將三根牛角召了回去。

    每一根牛角都是牛魔王的寶貝,被斬斷一根已經是心痛不已,在秦墨有浩天鏡的情況下,牛魔王可不敢再冒險。

    再要長出來,起碼也要百余年時間。

    “小子,你以為法寶多就有用嗎?本座就讓你見識一下,何為地仙大妖。”牛魔王目光冰冷,終于是動了真怒。

    張口,吐出一顆滴溜溜、金燦燦的金丹。

    正是本命妖丹!

    妖獸化形為妖怪之後,妖丹就跟人族修士的金丹一般,平時藏于丹田之內,于妖怪性命相連。

    不到生死關頭,妖怪是不會放出本命妖丹的。

    本命妖丹雖然強悍,可萬一有個什麼閃失,輕者重創,重者修為盡廢。

    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開戰之前,牛魔王怎麼也想不到,雙方會斗到這麼一個程度,逼得他不得不使出最後的殺手 。

    這已經是冒險一搏了。

    那妖丹雖然只有拳頭大小,卻炙熱無比,仿佛是一顆小太陽,將方圓百里都映襯的光芒大放。

    周圍氣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升。

    天地靈氣被妖丹腐蝕、轉化,轉瞬之間便化作妖氣之海,彌漫在黑水城廢墟四周,卷起狂風駭然。

    秦墨嘴角,卻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