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11章 燃我之血,築我之魂,天佑華夏!

第311章 燃我之血,築我之魂,天佑華夏!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太上道院,山主小院。

    院中涼亭,秦墨取出自己釀造的靈酒,儲物戒指中整場的靈果靈蔬,招待玉陽真君、朝霞真人、紫虛真人以及青萍道人。

    因著座位有限,

    肖央、白樺、魏天理三人,就都只能站在各自師傅身後流口水了。

    “好酒!”

    玉陽真君、青萍道人都是好酒之人,當真是意外之喜。

    尤其青萍道人,看秦墨的目光那叫一個又愛又恨呢,怎麼就讓神宵派給截胡了呢?多好的弟子啊。

    秦墨呢?

    雖然招待的是一位天仙、三位真仙,卻一點都不怯場,氣度悠然。

    哪怕是肖央,

    也無法說出鄙夷秦墨的話來。

    可惜,和諧的氣氛,也只維持到太上道院眾學員趕到小院之前。

    一切都按照秦墨預料的劇情發展,接下來的三天,太上道院眾學員下線之後,一一拜入四大仙門。

    或是成為真傳,或是被收做內門弟子。

    擁有水靈之體的陳小藝,更是被浣花劍派青萍道人收為首席弟子,跟白樺、魏天理、肖央三人一同並稱于世。

    沒有人,能抵擋得住仙師的誘惑。

    唯一不為所動的只有周世洪、楚劍二人,身份特殊,卻是不願拜入仙門。

    玉陽真君四人也不以為意。

    此行之收獲,已經遠遠超出他們預料之外了。

    他們就像是突然闖入一座萬年以來無人問津的,被遺棄的藥園,隨處可見都是萬年人參、靈芝、靈草。

    這些個弟子,無疑將成為四大仙門在藍星立門之根基,稍加培養,假以時日便能成為仙門之骨干力量。

    …………

    收徒結束,四位真人並未急著離開太上道院。

    弟子是有了,

    可要立下仙門,還得尋一洞天福地才是。

    “我看,這武夷山就很不錯。”青羊觀紫虛真人笑著說。

    “你們!”

    周世洪聞言大怒,再忍不住,豁然而起。

    這三天,

    對周世洪而言,恐怕是一生中最難熬的三天。

    太上道院的建立雖然說是秦墨的提議,但實際上,從道院打地基開始,再到招收學員,制定規章制度,以及後續的日常管理,基本都是周世洪在操持。

    說句不夸張的話,

    太上道院的一草一木,那都凝聚了周世洪的心血。

    誰能想到,

    因著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二十幾年的心血瞬間就這般化為烏有。

    如何能不苦悶?!

    可現在,這些個仙人竟然還得寸進尺,將太上道院學員搶走不說,竟然連太上道院的基業都要一並搶去。

    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別沖動!”

    秦墨右手按在周世洪肩頭,生怕他說出什麼不可挽回的話來。

    這個時候,

    是斷不能跟四大仙門撕破臉的。

    站在玉陽真君身後的肖央見了,故作高聲說道︰“這洞天福地本來就是有德有力者居之,太上道院既然已經名存實亡,那也沒必要霸佔著這一風水寶地吧?難不成,要將武夷山當做少數幾人的修行之地不成?”

    肖央說這話時,還故意挑釁地看向秦墨。

    眼見秦墨跟四位仙師竟然平起平坐,肖央早就不服氣了,之前被秦墨壓著那是沒辦法,現在可不慣著。

    他這麼說,就是要故意激怒秦墨,激化秦墨跟四大仙門的關系。

    最好當場就決裂了!

    肖央此話一出,秦墨還沒怎麼呢,眾位太上道院的學員,眼中卻都滿是鄙夷,顯然不滿肖央為人。

    再怎麼說,太上道院對他們也都有栽培之恩。

    對太上道院,

    很多人也是有感情的。

    只是,礙于彼此身份已然不同,他們卻是不好站出來說話,都把目光看向自家掌門,靜觀事態發展。

    秦墨卻是根本沒有理會肖央,而是看向紫虛真人,淡淡說道︰“武夷山是洞天福地不錯,但這太上道院好歹也是華夏官方所立。

    “四大仙門對此方世界並未立下一絲功德,強佔官方之物,怕是不妥吧?”

    紫虛真人面色就是一滯。

    越是仙門,就越講究因果,還是要點面皮的。

    正如秦墨所言,

    表面看四位仙人降世,對華夏玩家是一大福音,是救贖的一方;實質卻是,四大仙門是掠奪的一方,華夏才是苦主。

    未立功德,先行掠奪,可非仙門所為。

    未來,等到四大仙門在此方世界站穩腳跟,門下弟子又在世俗積下不少功德,分享了此界之氣運,那就又另當別論了。

    玉陽真君深深看了秦墨一眼,他對這個年輕人卻是越發好奇了,淡淡說道︰“秦墨小友言之有理,這武夷山,還是交由太上道院打理的好。”

    華夏洞天福地甚多,能跟武夷山並列的就不再五六處,足夠讓四大仙門立下道場了,實在沒必要在這種時候起沖突。

    “真君仁慈!”秦墨深深行了一禮。

    肖央卻是面色通紅,這麼一搞,他里外都不是人了。

    平白鬧了一個大笑話。

    玉陽真君微微頷首,信手一揮,半空中竟然出現一幅微縮的華夏山川地圖,而且還是立體的,活靈活現。

    不愧是天仙大能,元神一掃,已將華夏摸查了個遍。

    哪里靈氣充裕,

    那自然也都是一目了然。

    “這武當山,便是我純陽宮在此界之道場了。”玉陽真君率先做出選擇。

    那里,

    本也是道門幸存之地。

    “那我便選青城山吧。”紫虛真人笑著說。

    朝霞真人︰“王屋山。”

    “我浣花劍派,便在羅浮山立下道場吧。”青萍道人說。

    四位真人三言兩句之間就瓜分了華夏最優質的幾處洞天福地,自然也不會顧忌,那里是否還有其他道院。

    讓出武夷山,已經是退了一步了。

    “那就提前恭祝四大仙門了!”秦墨拱手。

    玉陽真君卻是目光一動,淡淡說道︰“秦墨小友既然身負神宵派之傳承,可有想過在此界立下神宵派之道場?也好全了五大仙門之意。”

    周世洪下意識握緊拳頭。

    這正是他最擔心的

    華夏官方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秦墨了,如果秦墨也立下神宵派,從四大仙門變成五大仙門,那華夏就真的要徹徹底底地進入宗門時代了。

    無論是道院,還是天樞,都將名存實亡。

    朝霞真人、紫虛真人、青萍道人也都好奇看了過來,眼中意味不明。

    玉陽真君此言,其實是有些誅心的。

    真要成就五大仙門的美談,四人在挑選弟子時就該給秦墨所在的神宵派留一點,可事實上,一個弟子也沒留。

    此時再談什麼神宵派,又是何用意呢?

    在地仙大世界,不僅道魔不兩立,五大仙門之間也都是爾虞我詐,互相競爭,哪里有什麼團結可言?

    眼下,

    四大仙門不過是初來乍到,需要同進退而已。

    秦墨倒是面色平靜,拱手說道︰“我修為低微,自不敢與四大仙門相提並論。況且沒有神宵派的指示,也不會在此界立下道場。”

    “是嗎?”

    玉陽真君不置可否,“既如此,那就不再打擾了。”

    右手一揮,身下憑空現出一大團白雲,將一干已經拜入純陽宮的弟子托起,淡淡說道︰“眾弟子,隨我前往武當山。”

    “是!”

    三十余名純陽宮新弟子,齊齊行禮。

    朝霞真人、紫虛真人、青萍道人亦如此,準備告辭離開。

    就在這時,站在朝霞真人身後的白樺突然站了出來,對著秦墨遙遙行了一禮,高聲說道︰“多謝山主教導之恩。”

    其余弟子先是一愣,跟著也都反應過來,一個個面色復雜。

    “多謝山主教導之恩!”

    眾人齊齊行禮,聲音雖然不是很響亮,卻難得的整齊劃一,仿佛有一種不知名的情緒縈繞在眾人心間,不知是何等滋味。

    周世洪愣在原地。

    秦墨也是面色復雜,拱手回了一禮,淡淡說道︰“爾等拜入仙門,乃無上之機緣,我不好說什麼。只請大家記住一點,以後不管在哪,立場如何,我們都生是華夏人,體內都流淌著華夏之血液,鑄造華夏之魂魄。”

    頓了一下,秦墨右手握拳,按在心頭,鄭重說道︰“天佑華夏!”

    “天佑華夏!”

    眾弟子盡皆動容,做了跟秦墨一樣的動作。

    只肖央這個非太上道院學員面色陰沉,尷尬地站在人群之中。哪怕是魏天理,受此氣氛感染,都有些動容。

    周世洪眼角更是擒著淚水。

    四位仙人默默看著一切,面無表情,什麼也沒說,當即帶著眾弟子離開。

    轉瞬,

    就都消失在遠方天際。

    “哎~~~”

    天柱峰頂,飄來周世洪低沉的嘆息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