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09章 仙魔降世,藍星生變!

第309章 仙魔降世,藍星生變!



    “嗡~~~”

    古傳送陣突然不正常地抖動了一下。

    “不好!”陸明大驚失色。

    “師傅,出什麼事了?”肖央擔心問。

    “古傳送陣已經啟動,但此次降臨的仙人數量似乎超出預期,傳送陣快要承受不住了。”陸明不愧是道門巨擘,了解太多內幕。

    “那該怎麼辦?”肖央大急。

    此番仙人降世,可是道門崛起的唯一希望了。

    否則,

    在可預見的時期內,道門都將在秦墨巨大的陰影之中苟且。

    怎麼都不甘心!

    “必須加大法力輸出,才能穩住傳送陣。”陸明說。

    “可我已經達到極限了。”作為在場修為最低的,哪怕有秘寶相助,肖央丹田中的法力也已接近干涸。

    想到這,

    肖央只好央求道︰“秦墨,你能不能再加大輸出?”

    五人之中屬秦墨修為最高,法力最為深厚,也是最游刃有余的那一個。

    “加大輸出?”秦墨冷笑,“我不殺你二人,已經是留了情面了。”

    哪怕肖央說的是真的,仙人降臨藍星對秦墨也是一點好處也無,反而可能威脅到他的安全,怎麼可能為此冒險?

    何況道門手段還是如此下作。

    秦墨身上倒是有不少靈石,可在這種情況下,靈石是派不用場的,因為靈石內儲存的是靈氣,修士真正使用的卻是法力。

    兩者絕不能混為一談。

    法力系修士汲取天地靈氣,結合自身氣血,再輔以自身修行的大法,一點一滴提煉、轉化後所得。

    相比靈氣,

    法力更溫順,也更可控。

    因此,就算秦墨現在手握靈石,也得一點一滴地將其轉化為法力,再注入陣盤之中,不可能說瞬間就能將靈石中的靈氣抽空。

    也正因為此,

    像坐擁洞天福地的仙門弟子,日常修行打坐,只需汲取天地間的靈氣即可,並不需要借助靈石來修煉。

    修士也只有出門在外,置身于靈氣稀薄、渾濁、暴躁等特殊環境之下,才會選擇用靈石來修煉。

    靈石主要還是用來布置陣法,充當傀儡能源核心等。

    尤其是像護山大陣一類的存在,那簡直就是靈石黑洞,隨便開啟一次,那便是成千上萬枚上品靈石的消耗。

    威力越大的大陣,消耗也就越大。

    這還是因著,很多高明的法陣,往往會跟地脈靈氣相連。

    否則,

    護山大陣的消耗還會更夸張,開啟一次,就能讓宗門破產。

    就像眼前的這座上古傳送陣,真正維持其運轉的,並非秦墨五人注入的那點微末法力,而是傳送陣下方連接的地底靈脈。

    秦墨五人的法力不過只是一個引子。

    眼見秦墨斷然拒絕,肖央一下急了,聲音都不覺提高了幾分,“秦墨,難道你到現在,還不相信我所說的嗎?”

    心中,竟隱隱生出一股無名怒火,認為秦墨太過自私、冷血。

    可見,

    立場不同,所思所想也是天差地別。

    秦墨卻是懶得理會,如果不是被困,他早就抽身而退了。

    陸明見了,眼中閃過一絲決絕,嘆氣說道︰“也罷,也是合該道門有此一劫。”他其實比肖央還要狂熱。

    道門存續至今,等的就是這一天,絕不能出任何意外。

    說著,

    陸明再不猶豫,竟然直接自爆肉身,化作血肉,融入身前陣盤之內,轉瞬光芒大放。

    “師傅,不要啊~~~”肖央悲痛欲絕。

    堂堂五尺男兒,竟然哭的像個孩子。

    白樺、魏天理兩人也是心緒復雜,卻又不好說什麼。

    就連秦墨都有些詫異,他也沒有想到,這陸明好歹也七老八十了,又是化神強者,竟如此剛烈執著,眼中閃過一絲陰霾。

    這一回,算是跟道門徹底結怨了。

    人心便是如此。

    不管之前秦墨是否幫過道門幾回,又結下多少善緣,只要惡了道門這一次,那便算是種下心結,再也無法挽回。

    常言道︰“凡事留一線。”

    說的便是這個道理了。

    隨著陸明獻祭,方才還劇烈抖動的大陣瞬間穩固下來,山谷上方的空間波動也越來越劇烈,仿佛被硬生生劈開一條空間隧道。

    也就是常說的星空古路。

    轟隆隆~~~

    剛才還璀璨無比的法力光柱,瞬間收斂于一點,轟的一下,徹底將那空間隧道洞穿,連通兩個世界。

    空間裂縫張開,立馬又要閉合。

    也就這一息的功夫,眼尖的秦墨注意到,七道光芒,三黑四白,從那空間裂縫中竄了出來。

    那三道黑芒沒做停留,直接化光而去。

    四道白芒一閃,在山谷中現出真身,三男一女,皆豐神俊秀,宛如謫仙下凡,氣息幽深古樸,讓人不自覺就想頂禮膜拜。

    一位天仙,三位真仙

    肖央強忍著悲痛,飛身而下,納頭便拜︰“道門弟子肖央,拜見仙師!”

    “嗯。”

    四人之中,自然是以那位天仙為首,一襲白袍,最是俊朗不凡,像極了傳說中的純陽真人呂洞賓。

    白袍天仙抬頭,笑著道︰“山頂的三位小朋友,也一並下來吧。”

    魏天理、白樺飛身而下。

    秦墨落在了最後,神情也最是復雜,倒不是說他對這四位仙人有多敬畏,而是這t四人,他都認識!!!

    真的是來自地仙大世界

    白袍天仙不用說,便是那純陽宮玉陽真君,真傳弟子中最耀眼的存在。

    還有青羊觀的紫虛真人,縹緲宮的朝霞真人,浣花劍派的青萍道人,唯獨沒有神宵派之人。

    要知道,

    這四大仙門加上神宵派,可是地仙大世界五大仙門啊。

    坑爹呢這是???

    “咦,怎麼少了一人?”玉陽真君問。

    “啟稟仙師,因著傳送陣異常,我師尊陸明為了穩固傳送陣,不得不以自身血肉獻祭,已經犧牲了……”

    肖央聲音低沉,還特意掃了秦墨一眼,帶著一點挑釁。

    秦墨面無表情,似乎早已將一切看透。

    “這樣啊,可惜了了……”

    玉陽真君感慨一下,很快就收起情緒,“你們開啟傳送陣有功,也算是于我輩有緣,可擇一人拜師。”

    說著,還作了一番介紹。

    “噗通!”

    肖央第一個跪在玉陽真君面前,恭敬說道︰“啟稟仙師,我修習的正是《純陽真經》,願拜在仙師門下。”

    “也好,這也算是落葉歸根了。”玉陽真君沒有食言。

    “多謝師傅!”

    肖央又恭敬磕了三個響頭,神情激動,可算是找到組織了。

    這之後,白樺因著火靈之體,被修習火訣的縹緲宮朝霞真人收入門下;魏天理則被青羊觀紫虛真人看中,收入門牆。

    也是雙贏。

    白樺、魏天理兩人自然是高興,不僅一舉解決了後續功法的難題,還各自有了一位真仙師傅,腰桿都挺的筆直。

    賺大發了有沒有。

    而對朝霞真人跟紫虛真人而言,能一到藍星,就收到這等天資卓絕的弟子,那也是一樁大喜事。

    不僅開一個好頭,還償還了因果,可謂一舉兩得。

    最後就剩下秦墨一人了。

    來自浣花劍派的青萍道人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劍仙,笑著對秦墨道︰“看來,你于我浣花劍派最有緣了。”

    臉上的笑意都要溢出來了。

    朝霞真人、紫虛真人見了,眼中也是羨艷不已。

    四位仙人的目光何等毒辣,一眼就看出,肖央、白樺、魏天理、秦墨四人當中,屬秦墨的天資最為妖孽。

    修為也是最高的。

    青萍道人更是感知到,秦墨的劍法造詣也是非凡。

    故而才如此欣喜。

    浣花劍派能收得這樣一位天才弟子,勢必要在藍星強勢崛起了。

    玉陽真君雖然也很喜歡秦墨,有意收其為弟子,奈何,一則有肖央拜師在先,二則秦墨確實也是一位劍仙的好苗子。

    不想奪人所好。

    秦墨卻沒有急著應答,而是拱手行了一禮,“敢問真人,方才那飛走的三道黑芒,可是魔道中人?”

    青萍道人眼中閃過一絲贊許,撫須說道︰“不錯,那正是三位魔君。此番降臨藍星,我等仙門卻是著了魔門的道,被他們趁機偷渡而來。”

    “是啊,”

    在場唯一女仙朝霞真人還有些傷感,“因著魔道突襲,就連神宵派的赤眉真人都隕落在時空亂流之中。”

    秦墨︰“……”

    赤眉真人,那不就是他的師叔嗎?

    要不要這麼慘

    “賊老天,你這是誠心要我讓當個沒靠山的孤兒啊。”

    見秦墨還在猶豫,青萍道人就有些不悅,感覺有點沒面子,沉聲說道︰“怎麼,你難道還想拜入魔宗不成?”

    肖央目光閃爍。

    他是巴不得秦墨再傲慢一點,最好拒絕了青萍道人。

    那樣才有意思呢。

    肖央將師傅陸明之死徹底算到秦墨頭上了,現在又順利拜入純陽宮,有天仙玉陽真君當靠山,底氣就更足了。

    別看秦墨現在修為高,未來誰先渡劫成仙,還未可知呢。

    “不敢!”

    秦墨倒也不怯,只是苦笑說道︰“不敢隱瞞真人,我之傳承正是來自神宵派一脈,修習的乃《神宵真法》,故而無法拜入浣花劍派。”

    青萍道人︰“……”

    縹緲真人︰“……”

    紫虛真人︰“……”

    玉陽真人︰“……”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