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05章 牛魔王,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第305章 牛魔王,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洪荒大陸,某無名之地。

    白光一閃,

    現出秦墨身形,下意識看向手中的升仙令。

    原本完好無損的升仙令,此刻已經化作無數碎屑,從秦墨指縫中漏下,被風一吹,化作無數塵沙,消散而去。

    “果然,哪怕是穿梭洪荒大陸,也不是能無限使用的。”

    雖然有心理準備,不免還是有些遺憾。

    原本秦墨還希冀,等地仙界事態平緩之後,看能不能再次“飛升”地仙界,前往魔夢澹洲打打獵,以便繼續收割經驗值呢。

    到底還是殺人越貨來錢快

    沒有了升仙令,也就意味著秦墨下次再想去地仙界,就只有通過正規渠道,以渡劫成仙的方式上去了。

    也不知道,

    屆時,地仙界又將是怎麼一個光景。

    收拾心情,秦墨環顧四望,發現周圍景色很陌生,四周山嵐起伏,林木蔥郁,形地難辨認。

    這到也正常。

    秦墨呆在洪荒大陸的時間雖然不短,但真正的活動範圍其實也就黑水城周邊一帶。

    唯二的兩次出遠門,還都去的是蜀山派。

    好在周邊並無什麼強大的妖獸,秦墨也就不急著確認方位,在山中隨便找了一處無主洞穴,準備先短暫閉關一段時間。

    前番跟陳赤峰大戰,秦墨拼盡全力,連胳膊都斷了一只。

    只是因著擔心遭到玉虛宮的狙殺,晝夜兼程趕往歸墟,一直都沒有好好休整過,再不休整,可就要在體內留下隱患了。

    再一個,

    從歸墟聚寶樓買到的佛陀舍利、滄瀾戰甲以及追雲戰靴,包括奪得的赤焰仙劍,都要好好祭煉一番。

    秦墨這一閉關,就是整整半年。

    佛陀舍利自不用說,被秦墨融入金山寺中,進一步提升了降魔佛光的威力,可直接度化大乘期妖魔。

    就算是地仙級妖魔,在降魔佛光之下也會受到很大的干擾。

    一個不慎,

    就可能心神死守,皈依我佛。

    很是霸道!

    這讓秦墨想到地仙大世界的一個宗門,他們修煉的便是信仰之道,強制讓人皈依,成為其座下傀儡。

    此番進化之後,金山寺總算不再是雞肋,勉強可以幫到秦墨一點忙了。

    金山寺的進化,也算稍稍彌補了秦墨丟失十二金人的遺憾。十二金人爆掉之後,斷時間內他是沒辦法重新煉制了。

    一則材料難尋。

    倒不是說煉制十二金人的材料有多珍貴,而是數量實在太過龐大,當時,可是集整個大越王朝的力量才勉強湊齊了。

    二則煉制困難。

    為了煉制十二金人,墨家足足耗費五年時間。

    還是由大乘期高手、煉制機關傀儡的大宗師墨子親自操刀,換做秦墨自己來,即便知道煉制之法,也沒辦法重現。

    秦墨根本就不擅長煉制傀儡。

    基于此,十二金人怕是要成為絕唱了,想想還有點小傷感

    除了金山寺的進化,對秦墨實力提升最大的,當然還是新近煉化的三件法寶,加上九天玄剎塔,他一人就集齊四件法寶。

    屬實有點喪良心。

    這樣的配置,別說是地仙一級,哪怕是窮一點的真仙都未必能達到了。

    果然,

    氪金才是王道。

    這還沒算上偽法寶雙龍剪,不然,怕是很多地仙的心態都要崩了。

    唯一的不足就是,以秦墨大乘期的元神、合體中期的法力,想要同時駕馭四件法寶,幾乎是不可能辦到之事。

    怕是用不了一個時辰,就能把秦墨給榨干了。

    續航能力極差

    秦墨也想持久,可惜做不到啊。

    這到也符合修仙界的規律,法寶固然可以臨時跨越境界的限制,極大地提升修士的戰力,但是,歸根結底,修士自身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否則,

    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將三件法寶一一煉化之後,秦墨它們的神效也都有了一個清晰的認知。

    三件法寶中,

    自然是以從陳赤峰手中奪得的赤焰仙劍最為牛皮。

    雖然同屬下品法寶,赤焰仙劍卻是下品中的極品,如果能找到合適的材料,再加上一點點機緣,甚至有機會進階至八階飛劍。

    破碎的紫霄劍,講究的是一個中正平和。

    赤焰仙劍不同,

    因著是為陳赤峰量身定制的,非常契合其主人的特質,性烈如火,如疾風勁草,講究大開大合,一往無前。

    是很多劍仙一流夢寐以求的頂級飛劍。

    這也就是玉虛宮,

    才能有那樣的底蘊,能為每一位真傳弟子都配上合適的飛劍。

    相較之下,能放在聚寶樓賣的法寶,無一例外那都是有些“雞肋”,或者是有點瑕疵的法寶。

    否則,天魔道宗豈會舍得拿出來?

    肥水還不流外人田呢!

    某種意義上,聚寶樓賣的法寶,其實都是真仙或者天仙煉器的失敗品,或者是試驗品。

    雖然有瑕疵,但法寶的底子還是在的,仍舊吊打任何上品靈器。

    比如秦墨獲得的這件滄瀾寶甲,底材是一塊上古蛟龍的逆鱗,再輔以傳說中的度母之水,互相融合在一起。

    穿上之後,但凡秦墨遇到危險,寶甲就會自動激發自帶的滄瀾大陣,形成一層看似輕柔的水幕,為秦墨抵消一半以上的傷害。

    水,

    是天下最不可捉摸之物。

    水至弱,任何東西都可以將它輕易劈開;水又至強,正因為萬物可破,也就萬物不可破,綿綿不絕,生生不息。

    唯一的瑕疵,

    可能就是蛟龍逆鱗跟度母之水不太契合,沒有完美發揮兩者的特質。

    否則,威力還會更大。

    至于說最後一件法寶追雲戰靴,它到不是有什麼瑕疵,而是功效太過單一,只一個,就是可以瞬間提速。

    算是一件逃跑保命之物吧,平時基本用不上。

    …………

    收拾妥當,秦墨離開閉關之地,御劍來到高空。

    俯身往下望去,視野中高低起伏的山嵐竟隱隱有些熟悉,“呃,這不就是秦嶺山脈嗎?還真是巧了……”

    看來,下界時的傳送偏差還不算大。

    見到秦嶺,秦墨就不自覺想到他的一位老朋友,坐鎮秦嶺四大妖王之一的牛魔王。

    也不知道,

    牛魔王是否還在黑水城外面蹲守他呢。

    妖族可都是死腦筋,秦墨可沒有忘記,當初十二妖將之一的灞上就因著被秦墨耍了一通,足足在黑水城蹲守了八九年。

    而秦墨在地仙界呆的時間,滿打滿算也才一個月。

    一晃就過去了。

    可就是這麼短的時間內,秦墨的實力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修為突破至合體中期不說,身上還多了三件法寶。

    最關鍵的是,

    秦墨身邊還多了白龍這一超級打手。

    前番,

    秦墨利用九天玄剎塔,成功帶著丹辰子偷渡到地仙界;這一回,他故技重施,又將白龍誘拐到了洪荒大陸。

    也不知道怎麼的,跟在秦墨身邊的打手,下場都有點淒慘。

    從很早之前的黑水玄蛇、饕餮、燭龍,再到最近的丹辰子,每到關鍵時刻,都會被秦墨這個無良主人拉出來當替死鬼。

    連申辯的機會都沒有,完美詮釋了“死道友不死貧道”這一至理名言。

    “牛魔王,咱們之間的帳也該好好算一算了。”秦墨很是有些躍躍欲試,他現在很好奇,宰殺一地仙大妖能有多少經驗值進賬。

    殺人,

    是真的會上癮啊。

    至于說將牛魔王收服什麼的,那就多余了。

    不是秦墨目光短淺,貪戀那一點經驗值,而是以他現在的元神,控制白龍已經是極限了。

    膽敢貪心,試圖操縱兩頭地仙大妖,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被反噬。

    想想兩頭地仙大妖噬主的後果?

    還是不要想了!

    可想要除掉牛魔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白龍固然很強,牛魔王卻也不是吃素的,在上次大劫時就已經是地仙級大妖,實力怕不在白龍之下。

    打敗好說,殺死可就有點難度了。

    而對秦墨來說,白龍這張王牌只有第一次打出,才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如果讓牛魔王逃走,那就將後患無窮。

    秦墨可不會忘記,

    在洪荒大陸可不止牛魔王這一頭妖王,還有另外三頭妖王呢。

    隨便兩頭妖王湊到一起,也夠秦墨喝一壺的,更不用說,在那橫斷山脈深處還有一頭真仙大妖在那蹲著。

    所以說,

    此番回到洪荒大陸,秦墨還得繼續苟著。

    根本囂張不起來。

    該怎麼對付牛魔王呢?秦墨思來想去,也想不到一穩妥之計,地仙級大妖可沒有一個傻瓜,不是那麼好算計的。

    秦墨手里也再沒有玄陰雷煞那樣的逆天道具。

    “沒辦法,只有剛正面了!”

    秦墨也懶得再想,御劍朝著黑水城飛去。以他現在的速度,前後也就半個時辰,就來到黑水城上方。

    “咦?不在嗎?”

    神識掃了一圈,秦墨並沒有發現牛魔王的蹤跡,倒是有些詫異,暗自揣度︰“是因為看到我飛升而去了嗎?”

    既然這樣,秦墨到也不打算殺上牛魔王的老巢,主動去挑釁牛魔王。

    那不有病嘛?!

    擺明了有底牌在手,反倒會引起牛魔王的警惕。

    按下劍光,在一干妖怪注視下秦墨降到黑水城。

    想來,

    牛魔王很快就會得到消息。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