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302章 玄陰雷煞

第302章 玄陰雷煞



    降服白龍之後,赤尸神君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被秦墨用秘法除去。

    這種魔界精靈可不是什麼白蓮花,在失去宿主之後,分分鐘都可能反噬主人,秦墨可不想身邊帶著一枚定時炸彈。

    雙龍剪自然也被秦墨從白龍腦袋上拔了出來。

    白龍雖然被折騰的夠嗆,好在只是神魂受損,修養一段時間,再服用一些恢復神魂的丹藥,也就無事了。

    靜室內。

    秦墨正在端詳一物,卻是一顆通體漆黑的陰雷,全名玄陰雷煞,只需一顆,就能將大乘期修士炸的粉身碎骨。

    如果兩顆一起,怕是地仙強者也要傷筋動骨。

    這是秦墨從白龍儲物戒指中搜刮到的,得虧當初白龍是要生擒秦墨,又在第一時間被秦墨控制了神魂。

    否則,

    這玩意一丟出來,秦墨哪怕有九天玄剎塔護體,也要被炸個夠嗆。

    誰勝誰負還未必呢。

    據白龍敖甲說,這是他在一處海底洞府遺跡所得,總共也就三顆,一直不舍得用,留作保命之用。

    結果白白便宜了秦墨。

    對白龍搜刮一番之後,秦墨又大發善心,將白骨戒指中儲存的用于治愈神魂的丹藥——愈神丹,給白龍服下。

    幽泉血魔本就是玩弄元神的高手,極擅長煉制此丹。

    “我去,還真把我當寵物養了?”

    白龍敖甲雖然憋屈,但生死操于秦墨之手,也只能委曲求全了。

    總比死了的好。

    只希望姑丈能夠給力一點,早日救他脫離苦海。

    想想都是眼淚……

    收拾妥當,又打坐恢復了之前斗法消耗的法力、神魂,將自身狀態調整到巔峰,秦墨這才出了靜室。

    才剛飛出黑鯊島,進入罡風層,秦墨就感覺被人遙遙鎖定了。

    “咦,龍族報復來得這麼快的嗎?”

    按敖甲透露的四海龍族情報,龍族該沒有這樣的實力才對啊。

    抬頭望去,但見一白袍修士御使一柄赤焰仙劍,穿行在罡風層中,飄逸瀟灑,宛如謫仙臨世。

    “嗯,不是龍族?”秦墨目露疑惑。

    來的,

    正是玉虛宮真傳弟子陳赤峰,在南海找了一圈,總算是鎖定了秦墨行蹤,開口說道︰“秦墨,終于讓我找到你了。”

    “閣下是誰?又為何知道我的名字?”秦墨沉聲問。

    他在地仙界應該還沒有朋友才對啊,怎麼才剛應付了龍族,又遭到人族地仙阻截。

    招誰惹誰了?

    “我乃玉虛宮真傳弟子陳赤峰,現在,你該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吧?”陳赤峰說話還是那麼的不緊不慢。

    似乎一點都不擔心秦墨能逃走。

    “玉虛宮的人?”秦墨就更加詫異了,穩住心神,問︰“听閣下話中意思,玉虛宮知道我飛升此界了?”

    “告訴你也無妨。”

    陳赤峰自詡謙謙君子,解釋道︰“你是用我師弟李辰的那枚升仙令,偷渡到地仙界的吧?難道就不知,這升仙令乃我師尊雲中真君所有,一旦出現在地仙界,自然就會有氣息感應,無所遁形。”

    “原來是這樣……”

    秦墨心中苦笑,千算萬算,卻算漏了這麼一出。

    早知道這樣,

    他還來地仙界干什麼,那不是自投羅網嘛?!

    “那麼,閣下找我,想必也不是要請我喝茶了?”秦墨調侃道。

    見秦墨還能如此鎮定自若,陳赤峰到還真有些詫異,沉聲說道︰“你殺我師弟,早就是玉虛宮的敵人,受玉虛宮通緝。”

    “果然,這玉虛宮記仇。”秦墨在心中暗自吐槽。

    說著,陳赤峰朝東面遙遙抱拳行禮,道︰“奉雲中真君法旨,特來將你帶去玉虛宮問罪,你可還有什麼要說的?”

    秦墨就不樂意了,怎麼是個人都要拿他問罪?

    真把他當阿貓阿狗了。

    “我殺李辰,那也是因著貴仙門咄咄逼人在先。身為仙門領袖,竟然在背後弄權,還搞得下界生靈涂炭,這恐怕也非仙門做派吧?”秦墨反唇相譏。

    “還挺伶牙俐齒。”陳赤峰目光就是一凝,笑道︰“這些話,你還是隨我回玉虛宮之後,再做爭辯吧,我只負責押你回去。”

    “如果我不呢?”秦墨也不客氣。

    “就憑你?”

    陳赤峰嘴角閃過一絲不屑,“你不會以為這里還是大越王朝,可以任你施為吧?記住了,地仙界,那是我玉虛宮的主場。”

    之前秦墨擊殺李辰的名言,都傳到玉虛宮弟子耳中了。

    “那我倒要試試!”秦墨也不廢話,召出九天玄剎塔,滴溜溜懸于頭頂,垂下道道玄黃之氣,先護住周身。

    跟著召出紫霄劍,擺出一副傾力一戰的架勢。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

    陳赤峰自謙,更是自負,並手一指,赤焰仙劍當即化作一片熊熊火海,將周圍罡風悉數滌蕩一淨,轉瞬就布下一火焰領域。

    那火自非尋常之火,乃傳說中的赤炎。

    是劍中火、丹中火、天地火互相糅合而成,不僅溫度奇高,而且自帶劍意,殺傷力也是極大,可焚山煮海。

    身處火海之中,

    秦墨直感覺,天上地下,似乎都無所遁形。

    只一招,

    陳赤峰就將秦墨困住,這劍法既是攻擊之術,也是困敵之術,更是消耗之術,擋住了秦墨所有的應對。

    唯一結局,就是被這火海活活耗死。

    “不要做無畏的掙扎了,束手就擒吧,或可留得一條性命。”陳赤峰負手而立,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下,顯然還未使出全力。

    秦墨嘴角冷笑,“就這麼點火星子,也想困住我?”

    “不知所謂!”

    陳赤峰面色發冷,不自覺就加大了赤炎輸出。

    秦墨呢?

    干脆就在火海之中盤膝而坐,任由這赤炎灼燒身體,同時運轉秘術,利用九天玄剎塔汲取火焰。

    無論是火靈珠,還是伏龍鼎火室,可都是吸火的高手。

    這一燒,就是一天一夜。

    陳赤峰累的像條狗,秦墨卻像個沒事人一樣。

    “小字,算你有種!”

    陳赤峰知道,他失策了,混沒想到秦墨竟是煉體有成,根本就無懼火焰灼燒,自帶超強火焰抗性。

    但這只不過是熱身而已!

    陳赤峰面色平靜,手掐劍訣,浩浩火海轉瞬退去,化作上萬柄赤焰飛劍,朝著秦墨刺去,很有一種萬劍歸宗的氣勢。

    他就不信,破不了九天玄剎塔的防御。

    幾乎就在同時,紫霄劍光升起,同樣化作千萬道紫色劍光,跟陳赤峰斗到了一起,劍意彌漫,讓人不可逼視。

    可很快,秦墨就落到了下風。

    比劍,

    他是真比不過陳赤峰這樣的劍仙一流。

    沒奈何,只能召出十二金人助陣,飛出寶塔,化作十二尊高大金人,主動朝著陳赤峰殺將而去。

    至于說一百零八魔君,在陳赤峰這等用劍而且擅長火焰的地仙面前,那就是垃圾,分分鐘就能被陳赤峰給滅了。

    秦墨可舍不得。

    “黔驢技窮!”

    面對來襲的十二金人,陳赤峰根本不為所動。

    在操控赤焰仙劍的同時,還能分出神來,雙手結印,化作一個個巨大的金色拳頭,擊向十二金人。

    正是玉虛宮知名道術——金闕千手印。

    那金色拳頭看似平平無奇,卻威力奇大無比,打在十二金人身上,立馬就出現一個又一個的深坑。

    再來幾下,估摸就要把十二金人給打爆了!

    地仙境強者真要全力輸出,還真不是秦墨這種合體期小修士所能抵擋的,之前對付李辰、白龍,那都是取了巧,做不了數。

    秦墨雖然心疼,卻仍舊沒有召回十二金人,能擋一時是一時吧!

    陳赤峰自然也不會手軟,雙手頻頻結印,化作漫天拳頭,狠狠擊向十二金人,轉瞬之間,就將十二金人打的是鼻青臉腫。

     嚓~~~

    終于,有金人承受不住,化作無數碎片。

    一個,

    兩個,

    三個

    眼看著十二金人都要被打爆,秦墨卻無動于衷,仍舊指揮著剩余的金人向陳赤峰沖去。

    金人跟陳赤峰的距離,卻是越來越近了。

    終于,

    在第八尊金人被打爆之後,剩下的四尊金人一躍而上,從四個方向朝著陳赤峰撲去,一把將其抱住。

    “以為這樣就有用嗎?”

    陳赤峰好笑搖頭,心念一動,頭頂已是懸浮著一片神秘龜甲片,將他護持住,抗住了金人的這一波沖擊。

    于此同時,

    陳赤峰變幻法訣,準備發動又一道術——焚天雷炎。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抱住陳赤峰的四名金人,有三名金人體內,突然傳來一股強烈到讓人心悸的靈力波動,宛如核彈爆炸一樣。

    “不好!”

    陳赤峰下意識就要穿梭空間躲避,可惜已經晚了!

    秦墨提前埋在金人體內的三顆玄陰雷煞同時引爆,在狹小、封閉的空間內,產生一股強大到無法想象的爆炸威力。

    而陳赤峰,

    就處在爆炸的最中心之處。

    轟!轟!轟!

    僅存的四名金人直接就被炸成粉碎,再也拼接不起來了。

    “咳咳咳~~~”

    伴隨著滾滾濃煙,衣袍破碎的陳赤峰走了出來,身上血淋淋的,看上去淒慘至極,面上卻帶著冷笑。

    “小子,你惹怒我了!”

    惱羞成怒之下,陳赤峰恨不得將秦墨生死活剝,再沒有耍猴的心思。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