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91章 我就是來打個劫.....

第291章 我就是來打個劫.....



    常言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在華夏蜀山一帶,山嵐迂回起伏,雲海飛員繼冢 斕せ淶牧櫧憔塾詿ㄔ樂 洌 忠遠朊忌轎 煜輪 恪br />
    巍巍峨嵋之巔,有九座浮空山爭相環繞。

    時不時就能看到峨嵋弟子御劍飛行,追風逐月,星海飛馳,好不逍遙自在,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歷經重重磨難,渡劫飛升。

    次元空間入口處,便設在其中的一座浮空山上。

    此山佔地不大,約莫跟天柱峰相當,上大下小,宛如一個倒扣著的山峰,上面飛瀑流泉,奇花異草遍地。

    當真是修行福地,仙家去處,讓人不自覺就心生向往。

    “咦,又來一個騙子?!”

    秦墨才剛走出傳送陣,就被三名峨嵋弟子團團圍住,一個個面色不善。

    “????”

    “看什麼看!你是不是也想說,想要拜入峨嵋共同對付幽泉血魔?然後到藏劍峰找一口飛劍就悄悄溜走?”為首白袍弟子似乎已經看穿一切。

    秦墨恍然,

    敢情峨嵋是被玩家耍怕了~~~

    那些個玩家也是雞賊,一旦飛劍到手,連表面功夫都懶得做,直接就離開蜀山次元空間,把個峨嵋派當冤大頭。

    難怪人家這麼生氣。

    當然了,在秦墨看來,玩家這種玩法還是太小家子氣了。

    要玩,就玩一把大的!

    秦墨搖頭,“我不加入峨嵋。”

    “那你來做什麼?”白袍弟子仍舊神情戒備。

    有哪個騙子會說自己是騙子的?

    “我是來打劫的。”秦墨說。

    “打打打,打劫????”白袍弟子先是一愣,跟著反應過來,高聲急呼︰“快來人啊,有人來峨嵋鬧事了!!”

    呼啦一下,

    正在此峰活動的峨嵋弟子,約莫有二十來個,全數圍了上來,領頭一人身穿月白道袍,姿態俊朗,斥道︰“你是何人?敢來我峨嵋鬧事。”

    神態傲慢至極。

    此人是峨嵋雲中七子之首的段雷,煉虛期修為,地位僅在玄天宗、丹辰子、李英奇等少數幾人之下。

    “你們峨嵋與其敗在幽泉血魔手中,不如我來收拾了。”

    峨嵋弟子張狂,秦墨卻更狂,他好歹也是當過人間帝王的大佬,大乘期元神威壓那麼一釋放,籠罩了整座山峰。

    “狂妄!”

    段雷大怒,也懶得廢話,直接召出飛劍,挺身而上。

    其余弟子也都持劍戒備。

    “在我面前,你還不配用劍。”秦墨神情淡然,碎星劍意升騰而起,轉瞬就結成碎星劍域,籠罩全場。

    “嗯????”

    以段雷為首的峨嵋弟子,突然就感到手中飛劍不受控制,脫手而去。

    秦墨並手一指,所有飛劍受到指引,凌空飛渡,化作無數道劍光,插到不遠處的藏劍峰之上。

    段雷等人無不駭然,一個個呆愣當場。

    秦墨手掐法訣,一道道紫色雷霆射出,化作雷電繩索,將一干峨嵋弟子悉數捆了個結實。

    “敢到我們峨嵋鬧事,你死定了!”段雷還在嘴硬。

    “是嗎?那我倒要試試峨嵋的深淺。”

    秦墨話音剛落,現任峨嵋掌教玄天宗趕了過來,依舊是酷酷的表情,“閣下是何人,來我峨嵋又為何事?”

    李英奇也來了,手持天擊劍站在玄天宗身後,目光湛湛,躍躍欲試。

    她一眼就看出,秦墨跟她一樣也才合體初期修為,比掌門玄天宗還差一個段位呢,怎麼有勇氣來峨嵋挑釁?

    瘋了吧?

    長空無忌轉世的廉刑握著一柄覂K劍,躲在看熱鬧的人群中。

    此時的廉刑甚至都還無法讓雷炎劍覺醒

    “乖乖交出天雷雙劍、南明離火,我饒你們不死。”此時的秦墨像極了傳說中的大反派,態度越來越囂張。

    渾不將峨嵋眾人放在眼里。

    事實也是如此。

    秦墨好歹也是擊殺過地仙的人,雖然是借助了天時地利,但有九天玄剎塔護體,又有雙龍剪這樣的偽法寶,地仙以下屬實有些無敵。

    進入蜀山次元空間,純粹就是欺負人來的。

    但秦墨又不舍得不來。

    對他而言,這個副本可能沒什麼難度,架不住里面好東西多啊,什麼天雷雙劍、南明離火劍、日月金輪、浩天鏡。

    哪一樣都是好寶貝,就算秦墨用不上,也能送給四位弟子。

    眼見就要飛升地仙界,下次跟眾弟子見面怕是要等到他們飛升之後。

    不知道猴年馬月。

    離開之前,總得為弟子們準備一些壓箱底的東西。

    也就不廢話,上來就是干!

    听了秦墨狂妄之語,峨嵋眾人一個個怒目而視。

    玄天宗還沒表態呢,李英瓊率先站了出來,手中天擊劍化作璀璨紫色劍芒,“想要天擊劍,自己來取吧!”

    “也好!”

    秦墨元神一動,九天玄剎塔滴溜溜懸于頭頂,防止玄天宗偷襲,跟著並手一指,紫霄劍化光而去。

    兩柄紫色飛劍斗在了一起。

    論飛劍品質,紫霄劍、天擊劍都屬于六階飛劍,不相仲伯。

    可無論是劍術,還是元神強度,秦墨都是碾壓。

    李英奇也算天縱奇才,劍術境界早已臻至劍光分化之境,奈何始終無法更上一層樓,進入那傳說中的劍意成勢之境。

    如何能是秦墨對手?

    圍觀的峨嵋弟子但見兩柄飛劍在空中只斗了百余回合,天擊劍就露出頹勢,被紫霄劍一擊而落。

    李英奇面色一白,驚疑不定。

    秦墨卻是冷酷,根本不給李英奇反抗的機會,趁此機會,直接施展奪器術,強勢將天擊劍收走。

    “哇~~~”

    飛劍被奪,李英奇再忍不住,口吐鮮血。

    滿場寂靜!

    誰也沒想到,他們的大師姐竟然就這麼敗了。

    玄天宗目光閃爍,秦墨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倍感壓力,尤其是懸于秦墨頭頂的那尊寶塔更是讓人生畏。

    論實力,在沒有南明離火劍的情況下,他也就跟李英奇相當。

    怎麼辦?

    秦墨也不想吃相太難看,淡淡說道︰“交出日月金輪、南明離火,我幫你們殺了幽泉血魔,就當是出手費了。”

    得,

    要價又高了,連日月金輪都不放過。

    簡直喪良心

    “休想!”玄天宗一下怒了。

    其他還好,月金輪那可是他師傅孤月大師留下的法器,也是尋回孤月唯一的線索,怎麼可能拱手相讓。

    為了師傅,

    峨嵋亡不亡的也就無所謂了。

    “你不給,那我就來取了。”眼見談不攏,秦墨也就不廢話了,並手一指,九天玄剎塔飛出,來到玄天宗頭頂。

    九天玄剎塔是護身之寶,可對敵人那就是鎮山之器。

    在十二金人加持之下,滂湃的壓力透過玄黃之氣,化作萬鈞之力,朝著玄天宗凌空罩下。

    刷!

    玄天宗不敢怠慢,召出日月金輪,其實就是一金屬球一月牙型彎刀。

    可又豈是法寶對手?

    秦墨手掐法訣,順勢發動了九天玄剎塔自帶的九天玄雷,就跟那渡劫的天雷一樣,一道接一道狠狠劈下。

    那是一點都不慣著。

    “哇~~~”

    才第五到九天玄雷,玄天宗就扛不住,日月金輪藍光黯淡,口吐鮮血。

    萎了!

    “還以為你有多強呢。”秦墨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他都沒用上全力,伸手一招,日月金輪就被收走。

    里面的元神烙印,自然也就被抹除。

    玄天宗面色煞白。

    眼見掌教如此窩囊落敗,在場峨嵋弟子也都一個個面色黯淡,心如死灰,一下就對宗門失去了信心。

    有點想念白眉掌門了

    “怎麼樣,還要再打下去嗎?”秦墨實在不願多增殺戮。

    “你真能殺了幽泉血魔?”玄天宗目光閃動。

    幽泉血魔就是懸在正道頭頂的一柄利劍,連飛升的白眉都束手無策,玄天宗心里也是沒有底。

    如果能借助秦墨之手除去幽泉血魔,那

    “我沒必要跟你們撒謊。”秦墨神情平靜,“記住,你們現在都是我砧板上的肉,沒有談條件的余地。”

    玄天宗面色變幻不定,終于一咬牙,取出白眉留下的南明離火,沉聲說道︰“希望你說話算數。”

    “當然。”

    秦墨伸手一招,南明離火都被伏龍鼎中。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秦墨很是敞亮,“現在,你們就跟著我一起去蚩尤血穴,且看我如何除去幽泉血魔。”

    “那你跟我來。”玄天宗主動在前面帶路。

    峨嵋眾弟子隨即跟上。

    一刻鐘之後,眾人就來到蚩尤血穴所在的岩壁之下。

    “咦,大師兄呢?”李英奇率先發現異常。

    不用說,

    丹辰子一定是被赤尸神君所惑,進入血穴之中了。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