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87章 斬仙!

第287章 斬仙!



    撕啦~~~

    秦墨布下的碎星劍域,被寒冰仙劍劈成兩半,領域破碎,化作點點星光,消散于蒼穹之間。

    地仙全力一擊,竟威猛至此。

    寒冰劍光去勢不減,朝著秦墨凌空斬下,當的一聲,被玄黃之氣擋住。

    白樺等人再次色變。

    看這架勢,怕是不出三招,九天玄剎塔就要被仙劍破去。

    那時,

    秦墨又該拿什麼抵擋?

    每個人看的都無比揪心,雪越下越大,在地面鋪上厚厚一層,到處都是銀裝素裹,似乎要埋葬什麼。

    刷!

    倒轉而回的寒冰仙劍再次被李辰祭了出來,還是那麼的一往無前。

    根本不給秦墨喘息之機。

    哪怕無法借助天地靈氣,以他地仙級的法力儲備,這樣的劍招至少可以發出十計,不信殺不死那小子。

    這時的李辰已經顧不上什麼忌諱了。

    當!

    寒冰仙劍再一次被九天玄剎塔擋下,但明眼人都看得到,玄黃之氣組成的防護罩已經出現道道裂縫。

    李辰面帶冷笑,“小子,你死定了!”

    “我看未必。”

    秦墨仍舊老神在在,手掐法訣,不知道在做什麼。

    “裝神弄鬼。”

    李辰才不信秦墨還能有什麼底牌。

    就在這時,洛陽地底深處突然傳來劇烈的震動,隱隱還伴有龍吟之聲。

    “地,地震了?”圍觀眾人莫名其妙。

    倒是李辰突然面色一凝,朝著下方望去,在他的感知中,匯聚于洛陽的九州龍脈突然震動起來,化作一條萬米長的靈氣之龍。

    直欲破土而出。

    “難道……?”李辰突然想到什麼,再次色變。

    不待李辰做出反應,那靈氣之龍已經沖天而起,通體潔白,活靈活現,一路盤旋而上,嗖的一下,龍頭鑽入九天玄剎塔之內。

    剛才還搖搖欲墜的玄黃之氣立即穩定下來,而且更甚從前。

    通過靈氣之龍,仿佛將九天玄剎塔跟九州龍脈連接在了一起,源源不斷的靈氣被從地底抽了上來,注入九天玄剎塔之內。

    “我說過,這里,是我的主場!”

    秦墨凌空而立,似乎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當初將大越都城定在洛陽,而非咸陽,很重要的一點,就像顏回說的那樣,洛陽乃天下之中,也是九州靈脈匯聚之處。

    夏商周皆立都于此。

    新建洛陽時,墨家弟子就借著布置護城大陣的機會,將龍脈源頭匯聚到皇宮地底,也就是秦墨閉關之處。

    過去十年,

    秦墨氣息早就跟龍脈勾連到了一起。

    李辰面色難看至極,局勢漸漸脫離了他的控制,秦墨有了九州龍脈加持,靈氣源源不斷,如何能破?

    反觀己身,體內法力是用一點少一點。

    眼見如此,手持寒冰仙劍的李辰,這第三劍無論如何也斬不出,面色變幻不定,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這也行?”周世洪等人目瞪口呆。

    到了這一步,眾人算是漸漸明了了秦墨的盤算,先是借助九州鼎、十二金人將李辰切割,再以九州龍脈為屏障,跟李辰打持久戰。

    將主場優勢發揮到淋灕盡致。

    秦墨似乎已經將李辰看穿,笑道︰“你不來攻,我可要來了。”

    伸手一召,

    雙龍剪出現在半空,轉瞬化作兩條千余米長的黑龍,沐浴在靈氣之中,威勢更甚,咆哮著朝李辰沖去。

    “又一件法寶!”

    李辰大驚,心中更無來由生出一絲嫉妒,他貴為天之驕子,地仙強者,手中也無一件趁手的法寶。

    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手中這柄仙劍。

    秦墨這小子何德何能,在合體期就能擁有兩件法寶?

    來不及多想,兩條黑龍已經齊齊咆哮而至,互相纏繞在一起,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牽引著,散發著無匹的銳利鋒芒。

    似乎要剪斷一切,分割一切。

    李辰不敢怠慢,祭出寒冰仙劍,轉瞬就在周邊布下寒冰劍域,以此抵擋雙龍攻擊。

    轟的一下,兩條黑龍跟劍域撞到了一起。

    因著有靈氣之龍加持,雙龍剪所化之黑龍卻也是非常之持久,耐力超凡。

    對峙雙方一下陷入持久戰。

    秦墨干脆在半空盤膝而坐,對他而言,這一場大戰同樣是一次大考,元神需要同時操縱九州鼎、十二金人、九天玄剎塔以及雙龍剪。

    就在,

    還要分出一縷心神去牽引九州龍脈。

    如果不是秦墨有著大乘期的元神,怕早就要支撐不住,一旦心神耗盡,就要不戰而敗了。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李辰的面色也越來越蒼白,感受著體內越來越稀少的法力,心中首次生出一絲絕望以及對死亡的恐懼。

    難道,

    他真的要死在下界,死在一個合體期修士手中?

    李辰不甘心!!!

    奈何修士之間的斗法比的就是各自硬實力,從來沒有說,情緒憤怒到極致、絕望到極致或者不甘到極致,就能爆發小宇宙,反敗為勝。

    就像華夏足球,

    無論加持再多的buff,一打硬仗,該歇菜還得歇菜。

    用現代術語講,

    斗法,其實是一個講究科學計算與推理的過程。

    沒有任何僥幸可言。

    “秦墨是吧?”李辰第一次稱呼秦墨之名,可見仙人的逼格實在是維持不住了,該低頭,還得低頭,“就此罷手吧,我可以既往不咎。”

    “你是不是還活在夢里?”秦墨嗤笑。

    李辰大怒,鄙夷說道︰“無知小兒,殺了我,你可知道要承受怎樣的後果?得罪了玉虛宮是個什麼下場,你不會不知道吧?”

    他才不信,秦墨真敢與玉虛宮為敵。

    “我一死,信不信玉虛宮立馬就會派真仙下界,到時,你又要如何應付?就憑這十二尊破金人?”李辰開始威脅了。

    “這……”

    白樺、周世洪等人面面相覷,有心勸解秦墨,卻又不知道秦墨到底作何打算,只能是默默看著。

    “那就不勞你費心了。”

    秦墨目光冰冷,伸手一召,傳國玉璽現于半空,滴溜溜一轉,轉瞬化作一座千余米高的玉山,凌空向李辰罩下。

    真•泰山壓頂!

    于此同時,紫霄劍再次出現在空中,秦墨並手一指,化作一道璀璨至極的紫色劍光,朝著李辰劈去。

    雙龍剪所化之黑龍也是仰天咆哮。

    “你,好膽!”

    李辰終于失了鎮定,面色倉皇。

    秦墨卻心如磐石,不動如山,既然動了殺心,那就容不下半分仁慈,拼盡全力,底牌齊出,不給敵人一絲可乘之機。

    三面受敵之下,

    李辰已經是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眼見敗亡已成定局,李辰突然面色發狠,咬牙切齒,“臭小子,就算是死,我也要拉個墊背的。”

    說著,直接就自爆了!

    作為仙人,李辰實在無法容忍死在一個凡人手中。

    轟隆隆!!!

    宛如核彈爆炸,以李辰為中心,升起一團數百米高的靈氣雲團。

    傳國玉璽被氣浪沖開,玉山之上布滿觸目驚心的裂痕,縮小之後,滴溜溜回到秦墨身邊,被收入次元空間。

    兩天黑龍發出一陣慘叫,重新化作一柄剪刀,倒卷而回。

    紫霄劍亦然。

    “咳,咳咳……”

    心血相連之下,秦墨元神當即遭受重創,再次吐血,面色慘白。

    好在九州鼎、十二金人足夠強悍,因為是分割的獨立空間,阻斷了李辰自爆的威力,沒有大面積波及開來。

    再有九天玄剎塔護體,秦墨肉身總算還未受損。

    仙人隕落,天地同悲。

    雪越下越大,紛紛揚揚。

    那雪花竟隱隱透著一絲殷紅,宛如仙人之血……

    洛陽內外,鴉雀無聲。

    “真,真的殺死了?”周世洪等人目瞪口呆,宛如看了一出驚心動魄的魔幻大劇,至今仍無法回過神來。

    秦墨並未放松警惕,他感知到,自爆之前李辰元神其實就已經離體,此刻還隱藏在靈氣雲團之中。

    看樣子,是準備趁著秦墨撤去大陣的機會,悄悄溜走。

    以李辰地仙級的元神,無論是奪舍重生,還是轉世重修,甚或直接修成散仙、鬼仙,那都是沒問題的。

    無論哪一樣,對大越王朝而言都是一個隱患。

    秦墨豈會容忍?

    嘴角冷笑,稍作休整之後,秦墨手掐法訣,十二金人、九州鼎同時收緊,將那一方空間壓縮到極致。

    跟著,

    秦墨奮起余勇,紫霄劍再次斬下。

    “啊~~~~”

    李辰元神發出不甘的怒吼,徹底消散于天地之間,顯露出一枚儲物戒指,被紫霄劍一卷,送到秦墨手中。

    這可是比儲物囊高級數倍的儲物裝備。

    總算是有點收獲,

    也不枉他費心部署,甚至不惜得罪玉虛宮。

    …………

    “啪啪啪……”

    就在秦墨收手的瞬間,洛陽城中突然傳來一陣清脆的掌聲,跟著,就見一位黑袍修士不知何時出現在高空之上。

    “又,又一位仙人?”

    感受著來自黑袍修士同樣的天地威壓,白樺等人再次色變。

    這是招誰惹誰了?

    在場唯一不驚訝的或許只有秦墨了,收起儲物戒指,抬頭看向來者,淡淡說道︰“我還以為,你剛才會出手呢。”

    “咦,”

    黑袍仙人大驚,“你早就發現我了?不可能啊。”

    連李辰,

    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我說過,這里,是我的主場。”秦墨微微一笑。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