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85章 日你個仙人板板

第285章 日你個仙人板板



    “陛,陛下?”

    靜室之外,值守的御林軍侍衛見了秦墨,一下沒反應過來。

    下意識行禮。

    秦墨微微頷首,徑直朝御書房而去。

    “陛下出關了,陛下出關了~~~”秦墨前腳剛離開,那侍衛就激動的跳了起來,恨不得一下就將消息傳遍九州大地。

    皇宮一下就轟動了。

    等到秦墨來到御書房,屁股還沒坐熱呢,秦軒、荀  阻氳熱司頭漵刀粒 桓齦雒嬪 ゥ  肫冑欣瘢 骯W 菹攏ㄐ殖ゅ┌齬兀 br />
    秦墨端坐上首,一個個看過去。

    十年不見,當初那個大學都還沒畢業的弟弟,如今已經成家立業,年近四十,看上去既成熟又穩重。

    倒是秦墨這個當哥哥的青春永駐,看上去只有二十來歲。

    白樺,

    當年那個修仙菜鳥,也已隱隱成長為一方巨擘。

    在御書房看到周世洪的那一刻秦墨明顯一愣,他怎麼會出現在這?

    左右掃了一圈,竟未看到丞相賈詡,心中突然有了一點不好的預感,看向荀  剩骸拔暮湍兀 暮馱趺疵煥矗俊br />
    房間瞬間安靜下來。

    荀 媛鍛純嘀   氨菹攏 拍昵埃 ┤嘟岬スC埽 墑帕恕  br />
    “咳~~~”

    秦墨一下沒忍住,口吐鮮血,“怎麼會這樣???”

    “陛下!”

    “陛下,節哀順變啊~~~”

    在場之人無不動容,誰也沒想到,陛下對丞相感情竟如此之深。

    白樺更是心疼。

    秦墨拭去嘴角血跡,收束心神,“還有什麼變故,一並說出來吧。”

    “諾!”

    荀 桓業÷  鍪 茨踰拇笫br />
    …………

    洛陽城外,群山之中。

    某處無名洞府之內,已經下界三月的李辰緩緩睜開眼,目光投向遠處的洛陽城,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秦墨,你可算是出關了。”

    相比地仙界,戰國次大陸靈氣就顯得有些稀薄,他現在所在的山丘,那更是跟昆侖山脈提鞋都不配。

    李辰早就盼著完成任務,返回仙門。

    …………

    皇宮,御書房。

    听完荀 慕彩觶 嗇 萑氤キ玫某聊   塹蛄悖 胖蒞M浚 幌嘈耪庖磺卸際喬珊希 恍攀裁瓷咸熳韁洹br />
    是誰在背後搗亂?

    想到這,秦墨下意識施展天衍術,卻只感到天道晦澀,似乎被誰遮掩了天機,只隱約查探到此事跟上界有關。

    “嘿,”

    秦墨面帶冷色,“這是有人不滿王朝更迭,想要重演封神之戰啊。”

    “封,封神之戰?”

    荀 熱舜蟾脅鏌歟 侵皇潛灸芫醯謎饈虜患虻ュ 疵幌氳劍 岣討蓯逼詰姆饃裰 角3兜揭黃稹br />
    那是否意味著,

    光是消滅劉邦、項羽叛亂,還遠不是結束?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

    秦墨正要解釋一二,突然目光一凝,豁然起身,“來自上界的客人已經到了,諸位隨我一起出去迎一迎吧。”

    “客,客人?”

    諸位大臣紛紛色變。

    秦墨也不多說什麼,率先走出御書房,來到大殿前的廣場之上。

    才剛站定,

    遠處一道流光落下,現出一藍袍仙人,正是李辰。

    “玉虛宮門下李辰,拜見大越皇帝。”哪怕李辰乃仙門弟子,更是仙人一流,下界之後,在秦墨這位人間帝王面前也不敢失了禮數。

    白樺等人紛紛色變。

    無他,

    他們根本就看不穿李辰修為,只感到一陣無上威壓,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這該是何等實力??

    玉虛宮又是怎麼樣的存在,怎麼之前根本就沒听過。

    倒是韓非子目光閃動,他精研典籍,曾經有幸讀到過一冊關于封神之戰的傳記,其中就有提到過玉虛宮。

    那可是傳說中的仙門。

    “尊架來此,不知有何見教?”秦墨抱拳回禮。

    “有點意思。”

    見秦墨如此鎮定,李辰這才對秦墨有了點興趣,另眼相看,不愧是被師尊看中之人,回道︰“奉真君法旨,想引你加入玉虛宮,如何?”

    修士一旦破入天仙之境,便可觸摸到一絲大道,故而也稱有道真君。

    簡稱真君。

    “我能知道,貴仙門是何等存在嗎?”秦墨問。

    “當然。”

    李辰拋出一枚玉簡,叮囑道︰“這里面的信息不可外泄。”

    秦墨信手接過,一息功夫就讀取完玉簡中的信息,里面簡單介紹了地仙界的存在以及玄都仙洲三大仙門。

    著重描述了玉虛宮。

    按玉簡所述,玉虛宮實力完全不在秦墨前世宗門——神宵派之下,那什麼地仙界也幾乎就是地仙大世界的翻版。

    是巧合嗎?

    秦墨面色變幻不定,似乎在推衍什麼。

    對那位創造《洪荒》的大佬,秦墨也只能是高山仰止了。

    “怎麼樣,考慮清楚了嗎?機會可只有一次。”李辰有點不耐煩。

    有機會加入玉虛宮,還要考慮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要不要這麼拽啊?

    秦墨抬頭,看向李辰,篤定說道︰“害我大越丞相、將星一一隕落,降災禍于九州大陸,意圖取大越而代之,是你們做的吧?”

    白樺等人紛紛色變。

    李辰面色立即沉了下去,眼中寒光凜冽,沉聲說道︰“你作為人間帝王,當謹言慎行,說錯了話,是要遭雷劈的。”

    “既然自詡為仙門,敢做,還不敢當嗎?”秦墨怡然不懼。

    從李辰反應,秦墨一下就猜到,玉虛宮這般熱情,十之八九是為了掠奪此界人族之氣運,以歸仙門之用。

    簡直就是一群強盜。

    如果秦墨加入玉虛宮,那大越王朝九成以上的氣運都會被玉虛宮吸走,留在下界的玩家就只能跟著喝湯了。

    俸祿必將驟減。

    “好好好!”李辰怒極反笑,“還真有不怕死的螻蟻,連我玉虛宮都敢污蔑冒犯,今日好教你知道,何為仙門之威。”

    像玉虛宮這等仙道領袖,怎麼可能做出那等齷齪之事?

    就算背地里做了,那也是絕不能承認的,更不能留下什麼把柄,否則,如何維護仙門一直以來的光輝形象,又如何統御大小宗門?

    不要面子的嗎?

    眼見秦墨如此挑釁,李辰就知道,這一單買賣怕是要談不攏了,他實在想不通,秦墨說這話的底氣在哪。

    既如此,那也只有執行第二套方案了。

    “得不到的,那就毀滅吧!”

    說話間,地仙氣勢升騰而起,籠罩了整座洛陽城。

    噗通,噗通!!!

    皇宮內外,數十萬洛陽百姓在這威壓之下,不自覺地就彎腰低頭,有些甚至忍不住跪下,瑟瑟發抖。

    凡人一怒,最多也就流血五步;

    仙人一怒,那可就要天地反覆。

    眼見雙方談的好好的,突然就劍拔弩張,白樺等人面色驟變,一個個不知所措,甚至都忘了該做出何種反應。

    腦中一片空白。

    實在是面對李辰這樣的仙人,以他們的微末實力,那還真跟螞蟻一樣,對方伸出一根小拇指就能碾死。

    說話大聲一點,就能把他們吹走。

    那還怎麼對抗?

    蟻群可以挑戰螞蚱,甚至是小鳥,卻絕對付不了大象。

    “完蛋了”

    白樺跟周世洪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苦笑。

    這鬧的是哪一出啊?

    至今他們都還是一臉懵逼,既不知這玉虛宮是何等來歷,也不知秦墨為何突然氣憤,又為何敢去挑釁仙人。

    秦墨不該是這麼沖動的人啊。

    “你敢屠戮人間帝王?”秦墨似乎有所依仗,就算他不是人皇,那也不是隨便就能殺戮的,否則,人間豈不是要大亂?

    這樣的因果,

    哪怕是玉虛宮這樣的仙門,也不敢輕言接下。

    “無知!”

    李辰嘴角掛滿戲虐,“我是不好殺你,但能廢了你的修為,讓你變成一個廢人,壽元不過百載。等你死後,我倒要看看,下一任,下下一任大越皇帝還有沒有你這樣的硬骨頭。不著急,我可以慢慢玩。”

    對仙人而言,百年光陰那也不過是一次閉關。

    白樺面色煞白,悄悄召出飛劍。

    秦墨心中好笑,李辰此番做派,還真符合他對玉虛宮的感官,轉身看向白樺等人,一下注意到白樺的小動作。

    心中微微一暖。

    秦墨伸出右手,不動聲色地將白樺的飛劍擋回劍鞘之內,肌膚跟白樺手掌相觸,感受到對方傳來的顫栗與緊張,似乎每根汗毛都在跳動。

    “你們都退下!”秦墨沉聲說。

    “陛下!!!”

    荀 熱寺牆辜保 從佷己 拗br />
    秦墨溫和一笑,擺手說道︰“放心吧,朕不會有事的,你們暫且退下,別影響我發揮。”

    荀 熱酥緩猛說醬蟺鈧  br />
    李辰好笑地看著這一切,似乎並不擔心秦墨能耍什麼花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浮雲。

    倒是對秦墨的勇氣,李辰不知該好笑,還是該佩服。

    一個剛剛突破合體期之人?

    就這樣的,

    李辰一只手都能打十個。

    秦墨轉身,再次面對李辰,氣勢又是一變,不動如山,“這里施展不開,去上面吧?”

    “也好!”

    也不將李辰如何動作,下一瞬,已經出現在高空之上。

    秦墨召出紫霄劍

    兩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洛陽城中,正有一雙目光注視著這里。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