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79章 災禍頻生,十二金人

第279章 災禍頻生,十二金人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秦墨高調示威,並不是要耍什麼威風。

    過去五年,他在大越皇帝任上領到的俸祿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一千萬,加上之前的結余,正好將修為推進到煉虛圓滿。

    接下來就該閉關突破。

    煉虛之後,

    合體、大乘、渡劫,每一個境界都是一道大坎,不知道擋住了多少驚才絕艷之輩,又不知道讓多少天才人物隕落。

    絲毫大意不得。

    不然,諾大的戰國次大陸,也不會只有這麼點合體期高手了。

    就算秦墨轉世重修,也絲毫不敢大意,前世,他突破合體、大乘兩大境界時,幾乎都是九死一生。

    最後還是隕落在了渡劫期。

    前世的渡劫失敗,對秦墨心神其實是有影響的,讓他本能對天劫心生畏懼,心中有了陰影,繼而滋生心魔。

    越接近渡劫期,心魔就越強大。

    秦墨明知有此心魔,卻又無法消除,只能是去壓制,學著克服。

    正因為此,

    正值突破合體的緊要關頭,秦墨不希望被任何人、任何事打攪,以前世的經驗看,這次閉關至少也要十五年。

    甚至更長時間。

    秦墨不確定,他這麼長時間不露面,大越王朝會不會出問題。

    雖然對大越王朝不怎麼關心,好歹每年還能領到一筆可觀的俸祿,可以的話,秦墨還是想將這碗飯一直吃下去的。

    帶薪休假,它不香嗎?

    …………

    收起雙龍剪,秦墨結束閉關,走出靜室。

    他原本是想跟賈詡安排一下大越王朝之後十幾年的大計,跟著再去機關城取回十二金人,就再次閉關。

    沒想到,卻從賈詡那得到一連串的壞消息。

    公元前216年,

    也就是秦墨閉關煉制雙龍剪的第一年,也不知怎麼了,之前還風調雨順的大越王朝,突然就運數耗盡,災禍連連。

    這一年,

    大越王朝兵部尚書、老將軍廉頗,在被秦墨請出山之後,終于揮灑完最後一滴熱血,撒手人寰。

    因著秦墨閉關,兵部尚書一職空缺兩年余。

    除了將星隕落,過去三年,天下九州災害不斷,北方干旱,南方洪澇,時不時還伴有蝗災、瘟疫。

    百姓民不聊生,餓殍遍野。

    民間開始漸漸有流言,說大越王朝受到上天的詛咒,注定無法長久,九州郡縣開始出現災民聚集現象,地方盜匪橫行。

    听聞賈詡匯報,秦墨很是愣了一下。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變故。

    好在秦墨心智堅毅,很快收拾好情緒,開始收拾爛攤子,“對兵部尚書人選,丞相可有什麼建議?”

    兵部尚書統籌全國兵馬,雖無帶兵之權,卻也舉足輕重。

    加之大越軍中將星璀璨,

    更有白起、李牧這等蓋世人杰,非是一般人能鎮住場的。

    “蒼龍軍統領項燕,如何?”賈詡眼中意味莫名。

    秦墨眼中精光一閃,“丞相可是在擔心什麼?”

    賈詡身為東漢之人,自然通曉秦漢歷史,深知歷史上的大秦王朝就是被劉邦、項羽等人推翻的。

    而項燕,

    正是項羽的爺爺。

    雖然項燕沒有戰死沙場,可項羽的父親項渠卻是死在白起手上。

    加之連年的災禍,

    賈詡不產生一點聯想,是絕不可能的。

    調項燕入京師,看似高升,實則是卸下了項燕的直接統兵之權,等于是拔掉了老虎嘴里的牙齒,防患于未然。

    當初任命項燕為蒼龍軍統領,並非秦墨欣賞此人,而是出于安撫楚地,穩住楚軍將士的考量。

    滅楚之時,越國幾乎沒費一兵一卒。

    好處是省事,壞處就是五十萬楚軍成建制地保留了下來,成為新生大越王朝內部的一顆定時炸彈。

    甚至很多楚人,對楚王負芻不戰而降,那也是相當不滿的。

    正因為此,

    秦墨才將項燕放在高位,又安排樂毅率部鎮守楚地。

    “微臣不敢!”

    這種事只可意會,賈詡自然是不會承認的。

    那不成詛咒朝廷了嘛。

    “楚劍、武織、敖烈,都在蒼龍軍任職吧?”秦墨突然問。

    “是。”

    賈詡點頭,若有所思。

    “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秦墨倒是不遮遮掩掩,“正好要進行第三輪裁減兵員,蒼龍軍裁減一半,保留兩個軍團即可。

    “擢升楚劍為蒼龍軍副統領,武織、敖烈仍舊擔任軍團長一職。”

    “陛下聖明!”

    賈詡立即放下心來。

    這等于是變相把項燕完全架空了,當再無隱患。

    “兵部尚書一職就由驃騎將軍李牧調任吧,他在北方打了勝仗,朝廷不能不賞。至于玄武軍統領,就由蒙恬升任。”秦墨說。

    五年過去,蒙恬也歷練的差不多,以他資質,當可以獨當一面。

    廉頗之死倒是警醒了秦墨,別看大越軍中現在將星璀璨,可李牧、樂毅、田單,甚至是黃忠,年歲都可不小了。

    指不定哪一天,就步了廉頗的後塵。

    倒是白起,雖然年齡也很大,奈何資質逆天,身懷巫族血脈,又在修行《八九玄功》,未來仍舊可期。

    那是秦墨為大越王朝準備的定海神針。

    為了防止軍中出現將領斷層,從現在開始,秦墨就要大膽提拔、任用少壯派將領,比如蒙恬,又比如楚劍。

    “諾!”

    賈詡自無異議。

    “大越立國已有五年,加之災禍不斷,為了減輕百姓賦稅,朕決定開啟第三輪裁減兵員,而且要一步到位,將總兵力降到一百五十萬。”秦墨又道。

    三年前,

    秦墨只是牛刀小試,分別裁撤了蒼龍、朱雀一個軍團,大越總兵力仍舊維持在兩百三十萬的高位。

    這也是百姓怨聲載道的主要原因之一。

    六國都滅了,

    還維持這麼一支龐大的軍隊做什麼?

    按照秦墨的計劃,此番裁軍,禁衛軍削減一半,只保留十萬精銳;城衛軍削減一個軍團,保留二十萬。

    蒼龍軍、朱雀軍在現有基礎上再裁撤一半,各自保留二十萬大軍。

    白虎軍也裁撤兩個軍團。

    只有鎮守北方的玄武軍,仍舊保持五個軍團的滿編制。

    就算這樣,非戰爭年代,一個王朝,保留一支一百五十萬規模的常備軍,已經是非常可觀了。

    未來,

    等到秦墨再次出關之後,如果天下承平,他還將進行第四輪裁軍,正常而言,保持一百萬常備軍就綽綽有余。

    賈詡也很贊同裁軍,笑道︰“那些老兵,總算可以回家了。”

    如果從大越王朝崛起于百越算起,很多蠻人戰士東征西討,在軍中已經呆了十幾年,耗盡了青春歲月。

    當年的小伙子,一個個都三四十了。

    他們也該回家娶媳婦,生兒育女,過幾天安穩日子了。

    “安家費,一定要足額發放。”秦墨特意叮囑。

    對百越蠻人,他是心懷感激的。

    “陛下放心!”賈詡自然懂得,笑著說道︰“其實這些年,在典農官們的努力下,百越已經徹底邁入農業文明,蠻人的日子都好過了。”

    “那就好。”秦墨也很欣慰。

    說起來,典農官制度還是白樺想出來的呢,想到這,秦墨突然想起一事,問︰“各地異人官吏,最近表現如何?”

    “這……”賈詡支支吾吾。

    秦墨面色就是一沉,“丞相盡管直言。”

    “諾!”

    賈詡行了一禮,道︰“不敢瞞陛下,異人官吏在推行歷法、農事、文字等方面確實卓有成效,但也有不遵法紀,貪贓枉法者。”

    玩家絕不是白蓮花。

    他們在大越為官也不是為民請命,而是為了增長修為,手中有了一點權力,難免就做出貪墨靈石、靈草之事。

    甚至還有跟地方豪紳勾結,共同發家致富的。

    秦墨並不意外,不然他也不會問,淡淡說道︰“對那些害群之馬,該嚴懲的就嚴懲,不要有什麼顧慮。”

    以目前的玩家規模,他還真不愁找不到替代者。

    秦墨又在想,閉關之後,是不是要找周世洪談談,讓天樞加強對玩家的約束,總不能一直這麼放羊。

    “微臣明白了!”

    有了陛下的指示,賈詡當然就再無顧慮,他之前為難,是因為不清楚陛下心思,生怕下手重了,引起陛下的不滿。

    對異人,

    土著民本能有些“自卑”。

    “另外,代王在北地抗擊匈奴有功,著,敕封為秦王,加親王爵位,替朕鎮守咸陽。”秦墨又想起一事。

    過去五年,

    借著大越東風,秦軒雖然資質平平,在耗費十二顆築基丹之後,總算是築基成功,順利成為一名築基修士。

    也該換一個更大的舞台歷練了。

    “恭喜陛下!”

    以賈詡之精明,已然隱約猜到,這是陛下在為秦王殿下鋪路呢。

    如此看來,

    陛下是真的不會納那些公主為妃了。

    就是可憐了那些花季少女,未來,怕是一個個都要孤老終生了。

    因為,就算未來是秦王殿下登基,按照禮制,那也是不能去踫這些公主的,只能當作“太妃”供奉起來。

    …………

    跟賈詡交待完諸事,秦墨御劍離開洛陽。

    只半天,就來到機關城。

    墨子似乎早有察覺,提前打開機關城上方的護山大陣,雲霧散去,十二尊六丈高的金人分作兩排,矗立在廣場之上。

    一個個金光燦燦,煜煜生輝。

    再細看,十二金人形態各一,身份也各有不同,將軍、謀士、大臣、樂師、劍客、書生、隱士,甚至是販夫走卒。

    皆栩栩如生。

    乍看上去雖然很震撼人心,但怎麼看,怎麼像是大型手辦。

    實在無法跟法寶聯系在一起。

    秦墨卻是目光毒辣,元神掃過之後,臉上露出滿意笑容,對墨子抱拳說道︰“墨家機關聖手,果真名不虛傳。”

    “陛下過獎了!”

    再次見面,墨子卻不敢再托大。

    到不是說秦墨修為增長,而是秦墨身份不同,身為大越王朝的始皇帝,天下九州之共主,帝王威嚴不可褻瀆。

    哪怕是大乘期強者也要行禮。

    如果秦墨凝聚人皇之位,那就更加了不得,足可與天帝並肩,天帝管天,人皇管地,各管一攤,各行其是。

    就算是神仙下凡,見到人皇那也得叩禮。

    歷史上的秦始皇也想當人皇,結果暴斃于沙丘,大秦王朝更是二世而亡。

    自商紂王以後,歷代皇帝,包括所謂的周天子,其實都只不過是上界之傀儡,再不可稱人王。

    不過是代天巡獵而已。

    “天子,天子,天命之子,都認天作父了,又有何資格統御人族?”

    秦墨也不客氣,伸手一招,九天玄剎塔從丹田飛出,迎風便漲,很快就化作二十四米高塔,懸于機關城上空。

    墨子下意識掃了一眼,目露精光。

    他自然一眼就認出,此塔已然是法寶一級,威力超凡,墨家可與之匹敵者,怕也只有他手中的那枚巨子令了。

    有點小羨慕……

    周圍墨家弟子,在九天玄剎塔出現的那一剎那,都感到一陣心悸,修行淺的,甚至感到無上元神威壓。

    差點就當眾出丑。

    機關城四周的雲霧,在這一刻似乎也被定格。

    這便是法寶之威。

    秦墨裝作看不見,並手一指,分出十二縷元神,打入十二金人體內,轉瞬就掌握金人之中樞,完成認主儀式。

    說來也神奇,

    就在認主完成的那一刻,十二金人閉著眼楮突然睜開,身體也動了起來,面朝秦墨,齊齊單膝跪下。

    場面非常之震撼。

    秦墨心念一動,右手一揮,十二金人起身,迅速縮小,跟著化作十二道金光,齊齊射入九天玄剎塔第五層,也是唯一還空著的一層。

    從此,他們就算是在塔中安家了。

    至于說十二金人威力到底如何,卻是不足以為外人道哉。

    哪怕是主持煉制金人的墨子,都不知道十二金人的真正妙用,那是只有九州共主才有資格知曉的秘密。

    秦墨之前交給墨子也只是煉制金人之法。

    眼見金人被收走,墨子悵然若失,他還想見識一下十二金人到底有何威力呢,不想,秦墨竟如此低調,一點也沒有顯擺的意思。

    “走了!”

    秦墨倒是干脆,拔劍無情,轉身御劍離開。

    墨子︰“……”

    墨家眾弟子︰“……”

    敢情,

    始皇帝陛下,真就把他們當做一群普通工匠來使喚了?!!!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