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75章 天下公主,盡歸洛陽

第275章 天下公主,盡歸洛陽



    清場之後,秦墨祭出伏龍鼎。

    黑水城周邊所有妖獸的尸體,全數被吸入伏龍鼎中,禁制一開,立即就煉化為生命靈液。

    秦墨服下靈液之後,身上的傷勢總算得到一點緩解。

    至于說已經化形了的妖怪,包括灞上在內,他們的尸體秦墨都沒有動,也沒有夸張到將他們的尸體煉化。

    做人,還是得有一點底線的。

    修仙界歷來都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不能吃化了形的妖怪。

    當然,灞上的九環刀、鎖子甲都被他收了起來,雖然做工都很粗糙,但用的材料絕對都是最頂級的,留著有用。

    之後,

    因著擔心秦嶺深處的妖王發現此地異常,秦墨不敢耽擱,御劍來到黑白山,劈一巨石,以紫霄劍雕刻成自身模樣。

    還別說,挺帥的!

    將石像立到廣場中心之後,秦墨不放心,又施展法術,讓周圍的藤蔓、苔蘚迅速爬到石像之上,看上去像是很久之前就立在這的。

    這叫做舊。

    灞上死後,秦嶺妖王必定會來查探。

    黑水城已經被打成一片廢墟,諾大的雕像樹立在廣場中心,實在太過顯眼,傻子都能看出不對勁。

    萬一那妖王隨手將雕像毀了,秦墨找誰哭去?

    因此,在對雕像本身做舊之後,秦墨還不滿意,又施展法術,將倒塌的城牆、屋舍什麼的又都立了起來。

    這麼一來,

    雕像就不會再惹眼了。

    想來那妖王又沒見過秦墨真面目,應該不會無聊到拿一破石頭發泄。

    做完一切,

    秦墨這才走進傳送陣,消失不見。

    …………

    三天之後,盤踞在秦嶺深處的牛魔王才獲悉灞上死了。

    一開始,牛魔王還以為他听錯了,自從上次發動獸潮之後,洪荒大陸還有可以挑戰妖族的存在?

    灞上可不是什麼小蝦米。

    等到牛魔軍駕臨黑水城,這才確信,灞上是真死了。

    牛魔王看上去並不如何高大,如果不是頭上長有四支犄角,單從外表看已經跟人類無異,身著黑色鎧甲,威風凜凜。

    他就隨意那麼一站,天地之間似乎就多了一抹亮色。

    周圍妖獸更是悉數匍匐在地。

    “顯!”

    牛魔王並手一指,虛空突然出現一團朦朧的影像,雖然看不真切面目,但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正是之前秦墨跟灞上打斗的畫面。

    栩栩如生。

    畫面最終定格在灞上炸裂的那一幕。

    “鎮龍釘的氣息?有點意思。”牛魔王竟然笑了。

    對灞上之死,牛魔王其實並不怎麼在意,一大乘期妖將而已,死了再培養一個就是。

    到是對秦墨,牛魔王感興趣的緊。

    一煉虛期人族劍修,竟然把一大乘期大妖給殺了,這可不是簡單的運氣,“氣運之子嗎?別讓我再遇到。”

    牛魔王目露精光。

    …………

    秦墨返回龍川不久,周世洪那邊也傳來好消息——事情辦妥了。

    不得不說,

    天樞的實力還真不可小覷,尤其是在三國、誅仙兩個次大陸。

    至此,

    秦墨這塊,該為登基大典準備的事情就都準備的差不多了。

    包括為登基準備的傳國玉璽,秦墨也都已經雕刻完畢,就等登基那天,借助王朝之氣運一舉將其煉化。

    那一天,想必會很熱鬧。

    剩下的事情,秦墨就都交給賈詡、荀 敲θュ 怖戀貌迨幀br />
    因著事情紛雜,登基大典並未選在開春,而是定在公元前219年10月13日,主要是等都城洛陽的建設進度。

    既然已經確定將洛陽定為大越王朝的都城,舊洛邑實在是太寒酸了些,因而準備推倒重建。

    工部準備用半年時間,新建一座全新的都城。

    如果僅憑普通人的力量,就算征召再多的工匠、勞役、軍士,怕也無法在半年時間里,完不成這麼一項超級工程。

    為了按期完工,只能是借助修士的力量。

    無論是平整場地,開挖溝渠,還是開山劈石,改變河道,甚或從九州各地運送木材、石材、苗木。

    這些在普通人眼中極難辦到之事,以修士的力量,不過是舉手之勞。

    尤其玩家還自帶次元空間。

    除了玩家,機關城、書院,甚至是道院,都派出修士幫忙築城,或是鐫刻法陣,或是移植靈木,或是調節龍脈。

    未來的洛陽,注定將是天下第一城。

    …………

    時間很快進入八月。

    洛陽城的建設已經接近尾聲,皇宮、內城都已經率先完工,只剩下外城還在進行施工,那將是一個極漫長的過程。

    但並不影響登基之用。

    率先進駐洛陽的並非秦墨這個洛陽之主,而是齊、楚、燕、趙、魏、韓、秦、宋以及魯等九國之王室成員。

    在內城專門開闢了一坊——九州坊,用以安置各國王室後裔。

    各國之公主則被送入皇宮充當秀女,未來如果有緣,說不定還能被秦墨納為妃子,為大越王朝誕下皇族後裔。

    就看秦墨有沒有那個想法了。

    再之後,就是各國王室內庫之珍寶,清點登記之後,也都悉數運往洛陽,存進皇宮新建之內庫。

    如此,洛陽便匯聚了天下之珍寶。

    于此同時,燕赤霞統領的御林軍也已經進駐皇宮,黃忠統領的禁衛軍進駐洛陽,將天下第一城拱衛起來。

    御林軍也好,禁衛軍也罷,挑選的都是最精銳的士兵。

    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蠻人。

    這既是表明秦墨不忘本,更重要的是要團結百越,而且蠻人單兵素質確實也是諸國之中最強的。

    田單統領的城衛軍,則駐扎在洛陽周邊的中州之地。

    第三批進駐洛陽之人,才是以賈詡為首的朝廷文武百官以及他們的家屬親眷,都被安置在內城居住。

    包括各國之貴冑,也都被強行遷居到洛陽。

    這麼做,既是消除隱患,防止各國貴冑搞事情,也是要極力抹去咸陽、大梁、壽春等城池的都城屬性,逐漸淡化各國之存在。

    惟其如此,才能慢慢天下歸心。

    基本上,內城住的就是這麼些人了,最多也就是增加一些商販、工匠等服務、配套人員。

    階級,不是那麼好打破的。

    至于那些參與洛陽建設的工匠、勞役,則大都在外城安家,或者干脆被遷到洛陽周邊的村鎮。

    在天子腳下,倒也能討一口飯吃,算是對他們的一點補償。

    …………

    一直到九月,秦墨才離開龍川,前往洛陽。

    過去半年,他基本都處在閉關狀態,也沒干什麼事,主要就是療傷,跟灞上那一戰,差點沒把他自個兒搭進去。

    好在是贏了。

    隨著秦墨入主皇宮,登基大典正式進入倒計時。

    天下財富、貨物、商品、人才,開始加速往洛陽匯聚,官道上車馬不斷,河面往來船只如織。

    轉眼之間,一座新城就變得繁華熱鬧起來。

    登基大典的各項籌備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當中,負責籌備大典的禮部尚書顏回更是忙的腳不沾地。

    …………

    皇宮,御書房。

    “王上,您真的不考慮納一位公主為妃嗎?”賈詡還在苦口婆心地勸說。

    新朝開闢在即,即將作為天下表率的皇族,竟然只有秦墨孤零零一人,無論從禮法,還是傳承上,都說不過去。

    難道,

    新生的大越王朝要一世而亡?

    如果不是因著秦墨本身就是一位強大的修士,壽元數百載,怕是天下臣民早就炸裂了,哪里還能等到今天。

    就算這樣,

    眼見大典在即,還是不斷有大臣上奏,請求王上納妃。

    尤其是各國舊臣,都在拼了命地推銷本國公主,將她們夸的是天花亂墜,個個都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貌。

    秦墨卻不為所動。

    現在,就連丞相賈詡都親自上陣了。

    “各國之公主,可有有修道天賦的?”秦墨問。

    “沒有。”

    賈詡苦笑搖頭,就知道王上會如此發難。

    血咒豈是易于?

    各國王室成員,無論男女,都不是修行的料。

    “那不就結了。”

    秦墨倒也不是不知變通之人,如果真是王朝傳承需要,為了安撫天下百姓之心,他也不介意來個春宵一度,誕下子嗣。

    可總不能跟一個凡人那啥吧?

    凡人只有短短百年壽元,而秦墨卻是一定要追求仙道的,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將天人永隔。

    那不成負心漢了嗎?

    “王上,或許,以您之尊貴血脈,可以破去諸國王室血咒,未來子嗣說不定也能修行呢?那樣,大越王朝豈不可以存續萬萬世?”賈詡還不放棄。

    秦墨沉默了一下,終究還是擺了擺手,“再說吧!”

    “哎~~”

    賈詡心中一嘆,知道王上主意已定,再說什麼也是無用。

    只不過,

    賈詡也不是輕言放棄之人,腦中已經在謀劃,看能不能以某種王上無法拒絕的方式,讓王上接納某一國之公主。

    “或許,可以生米煮成熟飯?”賈詡暗搓搓想著。

    …………

    賈詡離開之後,秦墨也陷入沉思。

    賈詡的勸諫之語倒是提醒了他,是時候考慮王朝傳承之事了,就算他可以活千年,但也沒有一直佔著皇位的道理。

    總有一天,他會離開戰國次大陸的。

    屆時,

    諾大的大越王朝,該交到何人手中?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