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74章 大王饒命~~~

第274章 大王饒命~~~



    秦墨從傳送陣走出來時,還真有點恍如隔世的感覺。

    過去八年,他的經歷只能用“傳奇”二字來形容,硬生生從蠻荒之地開闢出一國,繼而攻滅六國,一統天下。

    說出去都沒人信。

    相較之下,破敗的黑水城就像按下了暫停鍵。

    廣場鋪設的青石地磚長滿了苔蘚,雜草頑強地從地磚縫隙中鑽了出來,生長茂盛,偶爾還能看到不知名的紫色小花。

    “吼~~~”

    感知到秦墨到來,正在廣場活動的妖獸發出不安的咆哮。

    秦墨信步走出傳送陣。

    就在這時,一道黃光從遠處激射而來,落到秦墨跟傳送陣之間。

    正是灞上。

    秦墨轉身。

    “小子,你總算來了!”

    灞上咧嘴一笑,跟著卻是目光一凝,他這才注意到,短短八年時間,秦墨修為竟然從煉虛初期,一路飆升至煉虛後期。

    身上澎湃的氣血,更是讓灞上驚疑不定。

    “這家伙”

    灞上承認,對此人,他是真的忌憚了。

    照此發展下去,怕是不用百年,此子就能突破至大乘期,到時候,可真就要騎在他頭上拉屎了。

    眼中殺意更勝。

    “你還真是執著啊。”秦墨也沒想到,這灞上竟然真的一直守在這。

    可見對他怨念之大。

    “哼,”灞上冷笑,“這叫功夫不負有心人。”

    “是嗎?”

    秦墨面色不動,“那你想過沒有,我明知你可能在,為什麼還敢來?”

    “嘿!”

    灞上面上不屑,心中卻滿是戒備,他忘不了,當年秦墨是怎麼把他肚子搞大的。

    想想都窩火。

    對面的秦墨已經發動法天象地神通,化作一十米高的巨人,身穿六陽青靈闢魔鎧,手持紫霄劍。

    卻是棄了天魔槍。

    天魔槍是一桿好槍,奈何秦墨槍法實在太爛,配不上這等層次的對戰。

    紫霄劍浴火重生之後,已經可以自由放大,化作一柄六米長的巨劍,劍身紫光纏繞,劍意沸騰。

    前番在龍淵拔出鎮龍釘,秦墨雖然被鎮龍釘上的劍意折騰的夠嗆,事後將那劍意慢慢消化之後,自身劍意竟也有了一絲進步。

    這就非常了不起了。

    秦墨的碎星劍意那可是歷經上千年的淬煉,早就被他練到極致。

    就這,

    還能更進一步,可見那劍意之強。

    秦墨伸出粗大的左手食指,挑釁地向灞上勾了勾手指。

    “小子,你夠了!”

    灞上是何等驕傲之妖,哪里受得了這般挑釁,一聲怒吼,身子一抖,同樣化作十米高的巨妖,手持九環刀。

    周身氣血澎湃。

    一人、一妖,以一種簡單粗暴的方式廝打在一起。

    空氣中到處彌漫著凜冽的劍意、霸道的刀意,切割空間,斬斷一切。

    兩者百米範圍之內,房屋殘骸也好,不幸留在原地的妖獸也罷,通通都被切割成碎片,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眨眼之間,

    原本還能隱約看到一絲城池輪廓的黑水城,就徹底化作平地。

    不愧是史上最強拆遷隊。

    听到動靜,周圍活動的妖怪紛紛現身,三五成群,遠遠看著,有的還在為大王搖旗吶喊,更有妖怪在遠處的山頭拉起了橫幅。

    氣氛很是熱烈。

    他們才不認為,大王會輸給一個人類。

    實際上,秦墨跟灞上的爭斗絕對稱不上優雅。

    因著各自氣血澎湃,刀劍化作道道殘影,形成劍氣領域、刀氣領域,卷起一團團的罡風,還自帶雷電、火焰等特效。

    刀刀致命,劍劍傷人。

    灞上不愧是大乘期妖怪,就算秦墨施展第六層的法天象地,又有強大的劍法加持,仍舊很快落到了下風。

    眼見就要不敵。

    灞上嘴角冷笑,心中殺意凜冽。

    就在這時,秦墨果斷施展碎玉訣,周身氣血再次暴漲,隱隱可與灞上抗衡。于此同時,還召出了九天玄剎塔,滴溜溜懸于頭頂。

    道道玄黃之氣垂下,護住了秦墨周身。

    “無恥!”

    灞上大怒,氣的嗷嗷直叫。

    原本兩人是公平對決,哪曾想,秦墨這個法爺竟然給自個兒套了一層盾。

    這不耍賴嘛?!

    有了玄黃之氣的護持,灞上的每一次進攻都要打上一點折扣。

    在兩者加持之下,秦墨戰斗力飆升,總算是跟灞上打了一個旗鼓相當。

    大乘期就是大乘期。

    秦墨已經算是福緣深厚之人,幾乎打出了所有的底牌。

    就這,

    還不能保證能贏。

    正應了那句話,越到後面,境界的差距就越大。

    轉眼之間,一人一妖就都打的大汗淋灕,因為體格巨大,流下的汗珠就跟下雨一樣,轉瞬就在地面形成一灘污水。

    灞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就算他已經很重視秦墨這位對手,等到真正交鋒,灞上才意識到,他還是低估了這位對手,果真可怖。

    難怪敢出現在黑水城。

    “就是現在!”

    趁著灞上一個愣神的功夫,秦墨果斷轉守為攻,漫天的劍影突然聚成一團,化作一璀璨劍光,迅疾地朝灞上心口刺去。

    “呵……”

    灞上嘴角突然閃過一絲冷笑。

    “不好!”

    秦墨感知何等敏銳,立即察覺到灞上異常,奈何劍已出手,根本無法收回,只能是摒棄一切雜念,發動全力一擊。

    灞上呢?

    面對紫色劍光,竟是不閃不避。

    身為大乘期高手,又是妖族,灞上的戰斗經驗何等豐富,怎麼可能在這樣的大戰之中分神。

    方才,不過是故意賣出破綻。

    “你以為的破綻,其實是你的死期!”幾乎就在同時,灞上手里的九環刀化作一道白光,狠狠刺向秦墨心脈。

    看樣子,竟然是要同歸于盡。

    灞上當然沒那麼蠢,他賭的,就是身為妖族,他的生命力要比秦墨更旺盛,就算同時中招,先撐不住的也一定是秦墨。

    噗嗤~~~

    噗嗤~~~

    紫霄劍、九環刀,幾乎同時刺入彼此的身體。

    哇~~~

    秦墨當即吐出一大口鮮血,心髒直接就碎了,霸道的刀意順著心脈,開始在他體內肆意破壞。

    五髒六腑很快就被攪成碎片。

    如果不是秦墨早就練就五行之體,可血肉再生,這一下,就已經死了。

    灞上同樣不好受。

    紫霄劍可也是神兵,自帶的碎星劍意更非易于。

    一人一妖,

    同時遭到重創。

    灞上用左手拭去嘴角鮮血,看上去很狼狽,臉上卻掛著笑意,“小子,九環刀的滋味很不好受吧?”

    在他眼里,秦墨已經是個死人。

    “誰死還不一定呢。”

    秦墨一邊修復內髒,一邊以元神催動無上劍意,籠罩方圓百里範圍。

    在劍意操縱之下,

    那些圍觀妖怪手中的兵器突然不受控,齊齊飛出,朝著灞上刺來。

    “雕蟲小技!”

    灞上嘴上不屑,心中卻有些發怵,走體修之路就這點不痛快,元神沒有術修強,注定了在這方面要被碾壓。

    閑著的左手突然出擊,憑空形成一刀域,妖氣翻涌之間,硬生生將各式兵刃攔截在了半空,無法近身。

    而在秦墨元神控制下,這些兵器仍然在頑強地往前頂。

    圍觀妖怪︰“……”

    遠處的妖怪們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面色惶恐,跪倒在地,朝著灞上磕頭,“大王饒命,大王饒命,不干我們的事啊~~~”

    灞上面色發黑。

    這些家伙,把他的老臉都丟盡了。

    秦墨面色不動,

    方才那些不過是給灞上的開胃小菜,元神一動,鎮龍釘被他召了出來。

    “那是什麼?”

    灞上本能感到一絲不安。

    秦墨又哪里會理會,鎮龍釘迎風便漲,化作足有半米粗細的鐵棒,懸于灞上頭頂,然後,刺下。

    灞上頭皮發麻,妖氣在頭頂凝聚成團,形成護罩。

    九顆頭顱也都是如臨大敵。

    一個個齜牙咧嘴。

    鎮龍釘可不是尋常兵刃,灞上形成的妖氣護罩根本就擋不住,擊碎一層又一層,緩慢而堅決地往下穿刺。

    自帶的劍意,更是輕松破開灞上的刀域。

    灞上大驚失色,終于忍不住,率先抽出九環刀,就要退開,拉開彼此的距離。于此同時,九環刀往上一揮,準備架開鎮龍釘。

    可秦墨豈會讓他如願?

    幾乎就在同時,秦墨強忍著剛剛修復的心髒又被切碎的劇痛,身劍合一,化作一道璀璨劍光,狠狠刺入灞上體內。

    無上劍意,徹底爆發開來。

    “啊~~~~”

    灞上剛擊飛鎮龍釘,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碎星劍意就在他體內徹底爆發開來,化作無數紫色劍芒。

    切割一切,摧毀一切。

    只見,

    灞上就像一顆紫色小太陽,由內到外,迸裂開來。

    炸了!

    “擊殺妖將灞上,經驗值+200萬點。”

    “咳咳~~~”

    廢墟之中,現出秦墨略顯狼狽的身形,已經解除法天象地神通,周身就像是一個血人,肉身隨時都可能崩潰。

    秦墨卻不急著療傷,而是看向遠處的妖怪。

    後者齊齊打了一個寒顫。

    “風緊,扯呼~~~”

    眾妖怪一哄而散,也顧不上奪回兵器了。

    可他們跑的再快,又怎麼可能跑得過劍光?紫霄劍一化為十,十化為百,百化為千,瞬間追了上來。

    一劍,一個。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在場所有妖怪就都變成一具具冰冷的尸體。

    萬物沉寂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