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71章 一統八荒

第271章 一統八荒



    楚魏兩國援軍被攔截,基本宣告了齊國的死刑。

    2月22日,

    李牧部率先渡過濟水,樂毅部緊隨而上。

    面對百萬大軍壓境,齊國擋無可擋,大軍連戰連退,一路退到臨淄城下,被越國大軍團團圍住。

    …………

    臨淄,王宮。

    丞相後勝急急忙忙進宮,拜見齊王。

    “怎麼樣?”齊王眼中滿是希冀。

    “兵聖他老人家說了,不參與越齊兩國的爭端。”後勝無奈說。

    在被大軍圍城之後,從軍事角度,齊國已經沒有獲勝的希望,齊王只能祭出最後的底牌,希望借助大修士的力量來退敵。

    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兵聖孫武。

    奈何孫武作為大乘期大佬,根本就不會參和到列國爭霸中去。

    齊王眼神黯淡了一分,“那鄒衍、扁鵲呢?”

    跟燕國不同,齊國還是有不少大佬的,除了兵聖孫武,還有陰陽宗首座鄒衍以及醫家首座扁鵲,都是合體期強者。

    甚至還有稷下學宮,繁盛之時,地位不在書院之下。

    陰陽宗以五行法術、五行遁術著稱于世,醫家則盛產煉丹高手,扁鵲更是戰國第一煉丹宗師。

    “扁鵲神醫也不願參和,至于鄒衍大師,直言,打不過越王。”後勝說。

    “……”

    齊王面如死灰,“這麼說,連最後一點希望也沒了?”

    “王上節哀。”後勝目光滿是同情,“另外,剛剛得到消息,因為被阻,楚魏兩國的增援部隊已經撤回國內了。”

    兩國顯然不願做無畏的犧牲。

    “呵呵,”齊王冷笑,“楚魏兩國還抱有幻想呢,但真可笑。”

    …………

    又一周,

    臨淄城破,齊王建被俘,齊國滅亡。

    齊國一滅,

    則天下再無可阻擋越國一統天下者。

    5月1日,

    稍作休整之後,樂毅率部西征,殺入魏國境內。

    于此同時,鎮守關中的白起,指揮黑水軍第一、第三軍團,出函谷關,殺入魏國境內,配合樂毅部,東西夾擊魏國。

    只有三十五萬大軍的魏國,面對數倍之敵,只有無奈投降。

    5月15日,

    魏王假親自手持玉璽,出城,向越王秦墨投降。

    魏國滅亡!

    如此,魏國扮演跟歷史上齊國類似的角色,從始至終都在打醬油。

    所謂的中興,

    不過是曇花一現。

    …………

    滅魏之後,一路狂飆突進的越國大軍總算按下了暫停鍵,百余萬大軍原地休整,以期消化剛剛佔領的齊、魏兩國。

    熱鬧的戰國次大陸,突然又變得安靜起來。

    而這種平靜只持續到九月底。

    10月1日,

    又一輪休整過後,越國同時派遣白起、李牧、樂毅三員大將,兵分三路,率百萬之師,侵入楚國,發起滅楚之戰。

    …………

    壽春,王宮。

    楚王負芻幾乎問出跟齊王建一樣的問題,“道院怎麼說?”

    論大修士數量,有道院支撐的楚國甚至不在魯國之下,不僅有老子、莊子兩位大乘期高手,道院之內也是大修士如雲。

    除了道院,農家總部也設在楚國。

    如果說,醫家在煉丹一術上獨領風騷,那麼農家在靈草種植、培育,靈獸養殖等領域,則是獨步青雲。

    醫家跟道院合作無間。

    春申君面色凝重,拱手說道︰“王上,道院剛剛宣布,閉門一年。”

    “ 當~~”

    楚王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失魂落魄。

    無論是齊國的孫武也好,還是楚國的老子、莊子,這些大佬似乎已經形成默契,齊齊緘口,都不願參和進列國爭霸中。

    一是大勢不可逆,二則也是忌憚秦墨的實力。

    以秦墨之能,對抗合體期強者自然不在話下,在陸續獲得燕國之鼎之後,四鼎加持之下,就算面對大乘期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這種情況下,

    諸位大佬就更加不可能下場,丟了身份不說,還可能打不贏。

    以至丟了面皮。

    …………

    10月5日,

    越國大軍才剛入境不久,楚王負芻就選擇投降。

    楚王很清楚,在齊國被滅的那一刻,就大勢已去,再如何反抗也不過是垂死掙扎,反倒有可能激起越國的報復。

    齊國被滅之後,齊王建被活活餓死,齊國王室成員也被屠殺殆盡。

    主動投降的魏國卻落到一個相對好的結局,至少,自魏王假以下,都得以安享富貴太平,沒有性命之憂。

    怎麼選擇,再清楚不過了。

    …………

    隨著戰國次大陸最後一個大國被滅,阻擋越國一統天下的,就只剩下宋國、魯國這兩個小諸侯國。

    再也無法保持中立。

    10月15日,

    越國使者張儀、甦秦,分別率領使節團出使宋、魯兩國。

    對這兩個小國,

    秦墨並不準備動武,也不好動武。

    使節團帶去秦墨的承諾,只要兩國願意投降,可保留宋成王、魯褒公兩人的封號、爵位,甚至保留一塊封地。

    書院、機關城,也可在越國繼續享有其超然的地位。

    …………

    魯國,書院。

    面對越國使節團,魯褒公根本做不了主,將此事上報書院,請夫子裁決。

    “老師,此事該如何答復?”顏回問。

    “後生可畏啊。”夫子略有些感慨。

    雖然早在十年前他就算到,秦墨或許就是那個天命所歸之人,但越國在短短十年之內,從無到有,再到一統天下,還是令人震驚。

    堪稱奇跡!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戰國一統乃大勢所趨,不可逆轉,對儒家而言,大一統的王朝才是發揮才干的最佳舞台。”夫子說。

    顏回秒懂。

    第二天,魯褒公就獻出印璽,向越國投降。

    …………

    壽春,王宮。

    楚王負芻等王室成員,已經被趕出王宮,換上了新的主人——秦墨。

    為了保障大軍糧草補給,過去大半年,秦墨屬實沒閑著,基本上是大軍走到哪,他就要跟到哪。

    一路走,一路補充。

    儼然成了越國大軍的超級保姆。

    正因為此,越國大軍才能所向披靡,連戰連捷,一路攻城拔寨。

    每滅一國,秦墨都要在各國王城駐留一段時間,一是讓九州鼎認主,二則也是威懾宵小之輩,宣示主權。

    忙的是不可開交。

    “王上,剛剛甦秦傳來消息,說機關城墨子提了一個條件,要王上獻上黑龍骨骸,宋國才會投降。”賈詡趕來王宮匯報。

    這段時間,他只會比秦墨更忙。

    “黑龍骨骸?”秦墨眉頭皺起,“此物我有大用,是不可能送出去的。”

    “那???這……”

    賈詡也有些為難,眼見八荒一統在即,沒想到出了這等變故。

    “這樣,我親自走一遭機關城。”

    秦墨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激惱墨家,但黑龍骨骸是他用來煉制雙蛟剪的關鍵之物,是斷不可能送出去的。

    “王上,不可!”

    賈詡大駭,“墨家態度不明,萬一……”

    眼見越國一統天下在即,秦墨身為越王,斷不能出一絲差錯。

    “放心吧,我心里有數。”墨家又不是什麼邪教,墨子更是提出“兼愛非攻”之思想,怎麼可能跟他動武。

    不待賈詡再勸,秦墨干脆召出紫霄劍,身劍合一,化光而去。

    賈詡︰“……”

    他就沒見過這般任性的君王。

    …………

    墨家機關城隱藏在群山之中,依山而建,地勢奇特,方圓幾百里全都是陡峭的懸崖深谷,很難攀越。

    而在懸崖下方,則環繞著湍急奔騰的滔滔江水,水里暗礁亂石密布,船只航行,經常觸礁船毀人亡。

    更為奇特的是,懸崖之上還有變幻莫測的雲海,氣候時晴時雨,讓人往往在茫茫雲海中迷失方向。

    機關城內外布滿陷阱、陣法,易守難攻。

    秦墨御劍來到機關城上空雲海之上,運起靈眼,看著下方彌補的陣法、陷阱,也不覺頭皮發麻。

    怕是仙人降世,也未必能破得了機關城。

    不愧是墨家總部所在。

    秦墨不敢硬闖,溫聲說道︰“越王秦墨,特來拜會墨子!”

    稍傾,

    雲霧之下傳來略帶蒼老的聲音,“原來是越王親至,有失遠迎。”

    說話間,

    雲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散去,露出機關城廬山真面目。

    因為是建在懸崖之巔,整座機關城佔地並不大,跟現實中的太上道院相當,中間為一原型天壇,周圍宮殿林立,水車滾滾。

    伴有飛瀑流泉。

    好一處洞天福地,修行去處。

    秦墨御劍,降到天壇廣場之上,早有一位身穿黑袍的墨家弟子候著,拱手說道︰“在下墨翟,拜見越王。”

    秦墨回了一禮。

    “請跟我來,家師已經在殿中等候。”墨翟轉身,在前頭領路,七拐八拐,帶著秦墨來到北面最高一處大殿。

    奇怪的是,

    沿途秦墨並未見到其他墨家弟子。

    但在他元神籠罩之下,明明發現,機關城各處都傳來若隱若現的靈力波動,估摸是提前得到消息,躲了起來。

    “當真奇怪。”秦墨有些納悶。

    在戰國次大陸呆了十年,秦墨對墨家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墨家弟子很少在外行走,似乎更喜歡呆在黑暗之中。

    稍傾,秦墨來到大殿。

    墨家代表人物墨子正盤坐在上首,見到秦墨,眼神有些炙熱。

    “……”

    秦墨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