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64章 演,給我接著演.....

第264章 演,給我接著演.....



    燕王喜咬咬牙,忍痛說道︰“那就給吧!”

    龍鳳獸紋盾畢竟的燕國鎮國之寶,地位僅在九州鼎之下,一旦送出,燕王也不確定,會否影響燕國未來之國運。

    只是現在,已經顧不上那許多了。

    “父王英明!”太子丹大贊,笑著說道︰“有鬼谷子前輩出手,晾那越王也不敢妄動。”

    “聯絡匈奴之事,進行的怎麼樣了?”燕王轉而問。

    相比對付越國,如何整治齊國也成了燕王心頭最關心之事,被齊國無端這麼擺了一道,心中很是不痛快。

    “父王放心,頭曼單于已經答應出兵,正在集結隊伍,不日就將南下。”太子丹對于齊國的吃相也很是不滿。

    頭曼是匈奴第一代單于,攣氏,著名的冒頓單于之父。

    他率領下的匈奴,生活在東胡、月氏兩大部族的夾縫之中,勢力一直被局限在陰山至河套以北一帶。

    正因為此,對于趙國北部地區,頭曼單于是很垂涎的,就算不能長期佔據,能率部洗劫一番,那也是不錯的。

    “那就好,我要齊國吃不了,兜著走。”燕王目光冰冷。

    父子二人也是真的狠。

    過去三年,為了加強對趙國北地的統治,燕國先後遷移了三十余萬燕國百姓進入趙地。

    匈奴人這一南下,這些燕國百姓也要跟著遭殃。

    …………

    隨著越國大軍北移,齊國大軍停滯不前,滅燕之戰進入長久對峙期。

    雙方都在重新蓄力。

    幾乎就在同時,燕太子丹派出了府中七成以上的門客,由蓋聶、荊軻兩位劍仙領著,開始封鎖燕國東部沿海。

    目的,

    就是不讓越國戰艦靠岸停泊,以期切斷越國海上補給線。

    雙方仍就摩擦不斷。

    …………

    9月5日,雲夢山。

    藹藹群山之中有一無名山谷,常年陰氣環繞,宛如鬼蜮,飛鳥難渡,群獸避易,人跡罕至。

    這便是傳說中最為神秘的鬼谷,

    同時也是鬼谷門所在,山谷內外被大陣罩住。

    鬼谷子雖然前後收了不少弟子,可這些弟子出師之後,就都被趕出鬼谷,在外行走也不許刻意標榜鬼谷門弟子的身份。

    有點類似菩提老祖與孫悟空的關系。

    這一天,

    燕國客卿甦秦受燕太子丹之托,悄悄返回師門,拜見師傅鬼谷子。

    鬼谷子真名王詡,衛國朝歌人,謀略家、縱橫家的鼻祖,兵法集大成者,額前有四顆肉痣,成鬼宿之象,精通百家學問。

    因隱居雲夢山鬼谷,故自稱鬼谷先生。

    傳聞,

    鬼谷子以戰國為棋局,左手持黑,右手執白。

    門下弟子就有互相不對付的,比如著名的龐涓與孫臏,張儀與甦秦,王翦與李牧,樂毅與田單等等。

    秦國歷史上數位丞相,上至商君,下至張儀、範雎、呂不韋、李斯,都曾在鬼谷子門下就學。

    其影響力幾乎貫穿戰國始終。

    僅論傳說度,

    鬼谷子甚至還在夫子、墨子、莊子等大佬之上。

    面對這樣的大佬,又精通推衍之術,太子丹的那一點小算盤又怎麼可能瞞得住鬼谷子,心中已有決斷。

    否則,

    甦秦也根本進不來鬼谷。

    但見鬼谷子一襲青袍,盤坐在一塊大青石之上,大青石又位于一顆千年老槐樹之下。

    咋看之下,兩者似乎融為一體。

    不待甦秦開口,鬼谷子率先說道︰“你之來意我已知曉,放下東西,這就離開,終身不得再入谷中,否則,我定不饒你。”

    “多謝師尊!”

    甦秦面色慚愧,知道他此番進谷已經是壞了鬼谷門規矩,惹怒了師尊。

    心中一嘆。

    來之前甦秦就有此預感,奈何燕國對他有恩,卻又不得不來,放下龍鳳獸紋盾,又恭敬磕了三個頭,這才悄悄離開。

    鬼谷子伸手一招,龍鳳獸紋盾落到手中,卻是一枚只有巴掌大小的盾牌,盾面為獸首餃環造型。

    中間是一頭上古凶獸——饕餮。

    此饕餮寬眉巨目,圓眼吊楮,凶猛無比,鋒利的牙齒從口角兩邊露出並上卷,口鼻兩邊有須。

    饕餮額部飾有一立鳳。

    鳳冠飽滿,頸向前伸,昂首瞪目,尾部翹起,兩爪粗壯尖銳,各抓一蛇。

    兩蛇蜿蜒游弋,纏繞在立鳳的左右兩翅,雙首昂揚相對,好似因遭到侵犯隨時準備攻擊,又好似在苦苦掙扎。

    饕餮兩側各有一條向上攀爬的龍,張口露齒,虎視眈眈地看著下方,尾部盤繞于饕餮雙目的左右下角。

    也不知是否是巧合,

    盾牌上雕刻的饕餮、鳳凰、蛇、龍四種上古凶獸,跟秦墨之前在誅仙次大陸收服的饕餮、黃鳥、黑水玄蛇、燭龍,簡直如出一轍。

    雖然秦墨那都是低配版

    “萬事萬物,皆是命數。”鬼谷子目光幽深,並手一指,凌空畫一符,化作一道紅光,轉瞬消失在遠方天際。

    之後,鬼谷子就再次閉上眼。

    鬼谷再次恢復幽靜,一草一木,一花一水,看上去都是那麼的自然,又都處處透著一絲絲詭異。

    好像都跟鬼谷子,保持著同樣的呼吸頻率。

    …………

    右北平郡,無終縣。

    這里是右北平郡郡治所在,也是越國遠征軍新的大本營。

    郡守府,議事堂。

    秦墨正在會同賈詡、李牧二人,商議後續的軍隊駐防之事。

    在通報各地最新情報之後,秦墨就當起了一個傾听者,任由賈詡、李牧二人敲定具體的軍隊布控細節。

    大軍北撤之後,不代表就真的可以掉以輕心。

    “王上,燕國在東海岸布防,是不是可以下令,讓戰艦悉數返回龍川港?”賈詡提議。

    樂毅怕是怎麼也想不到,秦墨會有“黑科技”。

    六十萬遠征軍的後勤補給,靠的根本就不是什麼海上運輸,而是秦墨這個一直開掛的兩界搬運工。

    樂毅想要跟越國打消耗戰,那正中秦墨下懷。

    這本身也是越國計劃的一部分。

    “為什麼要返回呢?”秦墨笑了笑,“就讓艦隊一直在海上漂著吧,做出一副始終不放棄靠岸補給的態勢來。”

    “王上這是要迷惑燕國?”賈詡心中了然。

    “能蒙一時是一時嘛。”秦墨本來也沒什麼節操,“海上艦隊最好是能來回交替,修士也可以出手一二。既然要演戲,那就干脆演的逼真一些。”

    “臣下明白!”

    兩人正聊著,秦墨突然皺眉,抬頭,看向大堂之外的天空。

    賈詡詫異。

    幾乎就在同時,一道紅光瞬息而至,落到了李牧手中,化作一傳音符。

    看到符上特有的鬼谷門印記,李牧眼中閃過一絲震驚,不敢怠慢,當即以鬼谷門秘法接收符中記載的信息。

    符化光,消散不見。

    “可是發生什麼事了?”秦墨好奇問。

    李牧不敢隱瞞,點頭說道︰“王上,是我師尊鬼谷子發來的傳音符,記載的訊息,卻是跟王上有關。”

    “跟我有關?”

    秦墨目光一凝,對鬼谷子他也只略有耳聞。

    “師尊說他受人之托,還請王上給他一個面子,戰爭期間不動用自身的力量,參與到戰爭中去。”李牧為難道。

    “這樣……”

    秦墨何等聰明,一下就猜到,這很可能是燕國搞的鬼。

    “燕國這是擔心王上出手,強行破開東部海岸的封鎖呢。”賈詡也是一個人精,一下就猜到燕國之用意。

    殊不知,

    秦墨根本就沒想過要出手,笑著說道︰“既然是鬼谷子前輩請托,這個面子自然是要給的。”

    可以的話,他也不願平白得罪一位大乘期大佬。

    鬼谷子諸弟子中,商君、李斯、王翦都死于秦墨之手,張儀、白起、李牧又在越國效力,樂毅、田單、甦秦則是越國之敵。

    當真是理不亂。

    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要給鬼谷門一個面子,反正也不會損失什麼。

    “多謝王上!”

    李牧心下感激,還以為王上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呢。

    秦墨擺了擺手,目光悠悠,“我現在好奇的是,燕國到底用什麼打動了鬼谷子前輩,能讓鬼谷子前輩破例出手。”

    “這……末將也猜不到。”李牧也很奇怪,“按理說,師尊常年閉關不出,對外物幾乎沒有需求,跟燕國好像也沒什麼因果。”

    “或許吧。”秦墨也不欲深究。

    以他的見識,大乘期高手雖然高高在上,但也沒有外界傳的那麼神秘,說沒有需求都是哄人的。

    最起碼,

    對渡劫秘寶、秘術之類的東西,任何一位大乘期高手都沒有抵抗力。

    “這麼看來,燕國王室還有點底蘊啊。”秦墨的好奇心一下被勾了起來,也不知道在打什麼壞主意。

    賈詡、李牧二人對視,皆是苦笑。

    秦墨似乎也只是隨口一提,話鋒一轉,跟著說道︰“接下來的事情就拜托二位了,我就在無終縣閉關,無事,不要來打擾。”

    他準備趁著對峙期間,將之前獲得的龍筋、逆鱗好好處理一下,為將來的煉器做準備。

    任何時候,修行都排在秦墨第一序列。

    至于說為什麼不直接煉器,實在是,未來一段時間,他還要不斷為大軍搬運糧草物資,根本不可能閉死關。

    “定不負王上所托!”

    賈詡、李牧二人倒也習慣了,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