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59章 龍血戰士

第259章 龍血戰士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魯國,書院。

    望著溪流中心的黑色漩渦消失無蹤,顏回大感詫異,“老師,那黑龍竟然被越王給斬殺了?”

    “龍川……”

    夫子似乎想到什麼,以手撫須。

    顏回最懂夫子,仿佛就是夫子肚子里的蛔蟲,詫異道︰“典籍中記載,封神之戰時,東海有一頭地仙級黑龍投效金鰲島,被玉虛宮掌教釘死。那黑龍受難之地,莫非便是在龍川附近?”

    “八成就是了。”夫子點頭。

    “那越王當真好氣運,龍川城還真是龍興之地。”顏回有些感慨,神色一動,“這麼說,那黑龍發現龍宮,應該也只是巧合了。”

    “或許吧。”

    夫子不置可否。

    …………

    宋國,機關城。

    “要不要派人跟越國建交?”墨子還在惦記龍骨。

    都快饞哭了~~~

    對墨家弟子而言,沒有比煉制一頭曠古絕今的傀儡獸更有成就感的了。

    身為墨家巨子,墨子也是如此。

    或者說,

    墨家弟子如此秉性,根本就是受他這個巨子影響的。

    對墨子而言,煉制龍獸,某種意義上甚至比渡劫飛升還要刺激,奈何龍族早就離開本方世界。

    “早知道就臉皮厚一點,提前將那黑龍擒了。”墨子隱隱有些後悔。

    宋國的池子太小了,

    墨子身為大乘期高手,行事卻也破多顧忌,他自身到無所謂,卻必須顧及墨家弟子以及宋國百姓。

    …………

    龍川城外,

    秦墨的表演還在繼續,在賈詡、白樺等人見證下,開始處理黑龍尸體。

    他先是取出一瓷瓶,看上去平平無奇,卻是從咸陽宮內庫尋到的空間法器,主要用來存放液態物質,不易變質。

    別看瓷瓶不大,卻可裝下一池之水。

    在秦墨元神操縱下,黑龍體內淤積的龍血就跟用水泵抽一樣,從黑龍體內抽出,化作一道血柱,源源不斷地注入瓷瓶之中。

    跟著,

    秦墨又取出六個儲物囊,一字排開。

    運起紫霄劍,化作劍光,精準地將一片片龍鱗剝下,裝入儲物囊中,最堅硬的兩片逆鱗單獨存放進次元空間。

    之後是一整張龍皮,也都完好無損地剝下。

    然後是龍肉,

    被切成一大塊一大塊,分門別類地裝進儲物囊中。

    最後,

    秦墨抽出珍貴的龍筋,同樣存進次元空間。

    逆鱗既堅硬,又極具韌性,可用來煉制內甲,龍筋則可用來煉制鞭狀或者繩索狀法器,都是最上等的煉器材料。

    至少在成仙之前是如此。

    前後不到一個時辰,近六百米長的黑龍尸體就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的骨架,被秦墨收進伏龍鼎,以陰陽真火日夜煉化。

    黑龍盛宴就此告一段落。

    雖然如此,秦墨心里總歸還是有些不得勁。

    一是丟了敖缺這一強力打手,尤其是敖缺還突破至大乘期。

    如果能繼續控制敖缺,收為坐騎,那在戰國世界秦墨還有什麼可懼怕的?不管是誰,也敢拉出來單挑一下。

    奈何鎮龍釘太過霸道,出手必死。

    二則,秦墨至今也沒有搞明白,敖缺怎麼突然就進化了,又是如何解除神魂禁制的。

    不搞清楚這個,總歸心中不安。

    …………

    龍川城,王宮。

    平息了風波,面上秦墨就像個無事人一般,在御書房召見賈詡、白樺,開始處理積壓了三年的政務。

    “王上,滅燕計劃還要繼續嗎?”

    賈詡試探著問,很有默契地沒有提黑龍之事,因為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那黑龍之前還好好的,為何突然就反叛。

    “當然繼續。”

    回到王宮,秦墨第一時間就打听海上艦隊的安全,得知只被敖缺毀了三艘戰艦,心下稍安。

    不得不說,敖缺還是太急躁了,可能也是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吧。

    如果敖缺能夠再冷靜一點,完全可以先在海港肆虐一番,將越國三年心血全部付之東流,阻礙越國爭霸大業。

    更狠一點,敖缺甚至可以召喚水族,跟越國剛正面。

    無論哪一樣,

    都夠越國喝一壺的了。

    秦墨猜測,敖缺沒有這麼做,可能也並非什麼心慈手軟。

    否則,也不會在龍川城大開殺戒了。

    更大的原因,既是敖缺報仇心切,估摸也是篤定能一舉殺了秦墨,準備之後再來收拾越國。

    沒想到在龍淵翻了車,被秦墨絕地反擊而死。

    也真夠冤的。

    “這三年,各國都有什麼動作?”秦墨好奇問。

    閉關期間,

    除了兩界搬運戰艦,或者抽空在太上道院開講,秦墨基本沒有關注越國具體事務,都放心交給賈詡、荀 餃酥 幀br />
    賈詡笑道︰“動作還不少,最大特點就是老人回歸。”

    也不知道是否因為楚王請春申君黃歇出山,收到奇效,在那之後,魏王假也有樣學樣,請信陵君魏無忌出山,擔任魏國上將軍。

    戰國四公子,一下復活了兩。

    擊退秦國,又意外拿下韓地,極大地提升了魏王假在魏國的威信,儼然又是一個中興之主。

    正因為此,

    魏王假才有底氣啟用信陵君,不擔心信陵君蓋過他的風頭。

    最近兩年,在信陵君整頓之下,魏國大軍不僅完全恢復了元氣,甚至還更進一步,隱隱又成了戰國的一支精銳之師。

    很是不可小覷。

    迫于齊國壓力,燕王喜半推半就,也請了燕國大將樂毅出山。

    那可是燕國歷史上第一名將,可與廉頗、吳起、田單等戰國名將平起平坐的存在,威懾力十足。

    也為越國滅燕,增加了一點不確定因素。

    齊國那就更是人才輩出了。

    如此,因為越國的出現,原本已經走到末期的戰國世界,竟又隱隱有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興盛氣象。

    就是不知道,是否是曇花一現。

    至于說韓趙兩國的復國勢力,雖然有羅網在暗中支持,因著齊魏燕三國態度堅決,彼此又似乎有默契,都摁在了萌芽之中。

    時至今日,已經翻不出什麼大浪。

    據說,

    韓國舊貴族還試圖聯系歸隱的韓非子,希望韓非子出山,扶持一位韓國公子,以期光復韓國。

    卻遭到韓非子的拒絕。

    顯然,從秦國樊籠中逃脫之後,韓非子已經無意這趟渾水。

    總體而言,

    因著越國這根“攪屎棍”一直表現的很克制,過去三年,整個戰國世界還是比較平靜的,並沒什麼大事發生。

    就連一度非常緊張的楚國,因著越國三年都沒在邊境興兵,雖然楚王負芻還對越國心有忌憚,楚國貴族以及楚國大軍實則都放松了警惕。

    如果不是早有計劃,

    賈詡甚至都忍不住提議,仍舊以滅楚為第一目標。

    …………

    秦墨放話之後,滅燕之戰就正式提上議程。

    準備工作開始加速。

    按照賈詡制定的滅燕計劃,想要一口氣攻滅燕國,就算是從海上發起突然攻擊,至少也要出動六十萬大軍。

    燕國據有一半趙地,擁有極為廣闊的戰略縱深。

    就算能拿下薊城,也不代表燕國就滅了,還需要面對燕國大軍的反撲。

    說不定,

    旁邊的齊國還會插上一腳。

    鑒于此,越國將派出駐扎在龍川城的南越軍第一、第二軍團,駐扎在楚國邊境的南越軍第三、第四軍團。

    再就是駐扎在巴蜀的南越軍第七軍團,以及駐扎在漢中的第八軍團。

    駐扎在秦地的黑水軍五個軍團全數沒動,在楚國邊境也仍舊還駐扎著南越軍第五、第六軍團,繼續迷惑楚國。

    統領這支遠征軍出征的,正是驃騎將軍李牧。

    作為趙國舊將,李牧對趙國老鄰居燕國再熟悉不過,甚至還曾經率部攻打過燕國,攻下燕國的武遂、方城。

    不僅如此,

    秦墨還將派出賈詡為軍師,跟李牧組成一空前豪華的組合。

    …………

    安排好越國之事,秦墨下線,主動找到周世洪。

    “听說你那黑龍坐騎出事了?”周世洪還真是消息靈通。

    “嗯,被我順手給宰了。”

    “……”

    周世洪一臉無語,無形裝嗶,最為致命。

    “這些東西你收著吧。”秦墨取出裝有龍血的瓷瓶,以及裝有龍皮、龍鱗、龍肉的儲物囊,全數排在桌子上。

    “這是?”

    周世洪隱隱猜到什麼,手都有些發抖。

    “听楚劍說,戰紋在現實的試驗很成功,這些就當是我給未來的華夏衛士,提前準備的一份禮物吧。”秦墨說。

    “這,這太貴重了。”

    就是以周世洪的心智,也不好意思就這麼收下。

    龍血是最好的繪制戰紋之物,龍肉是戰士最好的補品,龍皮、龍鱗能批量煉制為戰甲。

    哪一樣,似乎都是為華夏衛士量身定制的一樣。

    關鍵數量還夠多。

    周世洪粗略估計,就這些東西,最起碼能培養出一千名四星戰士。

    以華夏龐大的人口基數,並不缺有煉體天賦的戰士,缺的只是培養戰紋戰士所需的材料。

    秦墨此舉,無異于雪中送炭。

    “收下吧!”

    秦墨知道,華夏衛士可是守衛各處空間裂縫的中堅力量。

    “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周世洪也不矯情,笑道︰“憑這些東西,培養出來的就不是普通的戰紋戰士,而是龍血戰士了。”

    卻是打定主意,

    合適的時候一定要給予秦墨補償。

    否則,

    拿的也不心安。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