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58章 听說你屠了一條龍......

第258章 听說你屠了一條龍......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踫~~~

    嗖~~~

    敖缺一擊之下,直接將九州鼎擊飛,嵌入對面崖壁之中。

    秦墨身子也是猛地一震。

    他現在只能被動挨打,強忍著五髒六腑的翻涌,忍受著無名劍芒在體內的無情肆虐,穩定心神,小心翼翼地將元神探出。

    劍芒入體只是開胃菜。

    秦墨想要收服此劍,必須將元神探入鐵劍中樞,將其掌控。

    銳利的劍芒幾乎要將元神撕裂。

    好在秦墨元神強度不僅維持在合體圓滿水準,實質更是渡劫期的元神,韌性十足,根基穩固,這才勉強擋住劍芒撕裂。

    換做尋常合體期修士,怕早就變成傻白甜了。

    “哼!”

    眼見秦墨似乎真要拔出那鐵劍,敖缺本能感到一絲不安,再次使出神龍擺尾,一下又一下,狠狠撞擊著秦墨。

    啪啪啪……

    到了後面,

    更是整個身子纏繞而上,將秦墨連同九天玄剎塔一起捆住。

    然後,

    身子不住收緊,發動纏繞大招,竟是準備將秦墨活活勒死。

    真龍之力如浩瀚之大海,洶涌而來,九天玄剎塔垂下的玄黃光幕被擠壓的逐漸變形,然後出現一絲絲裂縫。

    眼見就要支撐不住了。

    而一旦失去九天玄剎塔的庇護,秦墨將再無可逃。

    生死就在一瞬之間。

    秦墨卻是冷靜,面色不動,心神更是波瀾不驚,強忍著來自肉身、靈魂的雙重撕裂之苦,將元神一點點探入覂K匠中樞。

    嘩啦~~~

    九天玄剎塔終于承受不住,光幕破碎,光芒黯淡,無力掉落深淵。

    “去死吧!”

    敖缺面目猙獰,龍炎再次燃燒。

    秦墨剛煉制的道袍瞬間就被燒成灰燼,好在內里還有六陽青靈闢魔鎧,否則,整個人就光溜溜了。

    敖缺的血盆大口已經是近在眼前,就要將秦墨吞吃了。

    血腥味撲面而來。

    幾乎就在同時,秦墨于千鈞一發之際,掌控了覂K匠的中樞,元神一轉,已是搞清楚此劍來歷。

    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一絲冷笑。

    認主之後,覂K匠斑駁的劍身開始剝離袑鞢A隱隱有金色光芒映出,越來越亮,越來越璀璨。

    等到袑韖部脫落,總算現出鐵劍真面目。

    準確說,

    那並不是一柄劍。

    通體金黃,渾圓如棒槌,有神秘龍紋纏繞,只插在黑龍尸骨上的部位是尖尖的,有點像一顆巨大的釘子。

    “鎮,鎮龍釘!!!!”

    猛撲而來的敖缺,突然面露驚恐,差點就嚇尿了。

    幸好沒尿,

    否則就要滋秦墨一身……

    敖缺當即松開秦墨,想也不想,尾巴一擺,沖天而起。

    來時有多酷,

    逃走時就有多狼狽。

    “想走?”

    秦墨面帶冷笑,元神一動,鎮龍釘化作一道璀璨金光,轉瞬追上敖缺。

    “不!!!!”

    在敖缺驚恐注視下,那金光仿佛就像附骨之疽,竟是避無可避,仿佛遇到了什麼天生的克星,被金光狠狠刺入頭顱。

    “呃……”

    就在這一瞬間,敖缺神魂被拘入鎮龍釘中,眼中神采瞬間黯淡,轉瞬變成一行尸走肉。

    尸體朝著龍淵摔落而下。

    秒殺!

    秦墨強忍著周身刺痛,御劍飛起,人在半空,已經施展法天象地神通,化作一巨人,一把撈住敖缺尸首。

    真要掉下去,怕是很快就會化作一堆白骨。

    拖著敖缺尸首,秦墨腳踩崖壁,幾個縱深跳躍,就來到龍淵頂部平台之上,將尸首隨意丟下。

    真龍處處是寶,秦墨豈會浪費。

    伸手一招,嵌入崖壁的九州鼎,調入深淵的九天玄剎塔,各自化光而起。前者直接飛回龍川城,後者被秦墨收入丹田之內溫養。

    此番斗法,九天玄剎塔又遭重創。

    好在是贏了!

    秦墨心有余悸,要不是賭對了,後果不堪設想。

    伸手一招,刺入敖缺頭顱的鎮龍釘化作一道金光,飛回秦墨手中,漸漸收斂光芒,看上去平平無奇。

    誰又能想象,此物來歷之大。

    相傳,上古之時,為了爭奪力之大道,有永恆道祖手持斬龍劍,將祖龍斬殺于龍庭。

    此一戰,斬龍劍隨之崩碎,化作億萬碎片,散落于諸天萬界。有大能者撿到斬龍劍碎片,將其煉化為鎮龍釘,成為擊殺龍族之至寶。

    也是龍族克星。

    這就是為何,鎮龍釘明明是用來拘役龍族神魂之物,卻散發著那等強大到讓人窒息的劍意。

    也是為何,

    敖缺見到鎮龍釘之後,為何會那般驚恐。

    悠悠歲月,

    前後不知道有多少萬頭真龍,死在了鎮龍釘之下。

    至于說龍淵底部的黑龍到底是何來歷,又是被誰用鎮龍釘鎮殺于深淵之中,秦墨卻是至今也沒搞清楚。

    注定是一個懸案。

    更加可惜的是,秦墨獲得的這一枚鎮龍釘,因為經歷了太過悠久的歲月,前後斬殺過數十條真龍,已經失去其神效。

    就算這樣,秦墨也舍不得丟棄。

    這鎮龍釘原本是斬龍劍的一微小碎片,可見材質之上層,就算無法用來鎮殺龍族,也可用來煉制法寶。

    秦墨就想到一合適用處。

    神宵派典籍中有記載,上古之時有一強大法寶,名叫金龍雙蛟剪,乃禹余道人斬殺兩條太古陰陽蛟龍,用九龍鼎煉化而成。

    金龍雙蛟剪殺傷力極大,可將任何東西以一剪兩段,無可抵擋。

    秦墨自然沒有斬殺太古蛟龍的本事,可他現成就有兩條龍尸,一是剛剛被他斬殺的敖缺,二是龍淵底部的黑龍尸骸。

    正好也都同出一源。

    鎮龍釘作為龍族克星,正好用來作為剪刀餃接處的螺絲。

    九天玄剎塔雖好,但勝在防御能力出眾,殺傷力終究還是差了一點,如果能煉成類似金龍雙蛟剪的法寶,那就完美了。

    當然,

    這只是秦墨的一個粗略設想,真要煉制這等法寶,耗時日久,不是一兩天能夠完成的。

    想到這,

    秦墨先是召出伏龍鼎,將龍淵底部的黑龍骨骸收入鼎中,以鼎內陰陽真火,日夜不停地煆燒,為將來煉器做準備。

    之後,

    秦墨就拎著敖缺尸體,往龍川城飛去。

    此番敖缺作惡,雖然秦墨這個主人事先不知,此事到底是因他而起,必須要給龍川城百姓一個交待,以免失了民心。

    龍淵,

    已再無可留戀之處。

    …………

    龍川城。

    卻說秦墨離開之後,在賈詡、白樺以及一干客卿法師助力下,城中大火很快就被熄滅,漸漸恢復了秩序。

    只是,

    每一人都還惶恐不安,議論紛紛,大家既擔心王上安危,更害怕那黑龍卷土重來。

    已經有人收拾細軟,悄悄出城避禍。

    “龍,龍來了!”

    正紛亂間,突然,有人指著遠方天際喊叫,嚇得瑟瑟發抖。

    所有人都下意識抬頭看天。

    果真看見,那噩夢一般的黑龍去而復返,龐大的身軀在空中搖曳著,強大到讓人窒息。

    城中再次亂成一團。

    白樺更是當場色變,“難,難道……”

    眼淚差點既出來了。

    在白樺看來,秦墨之前逃離,根本就不是什麼臨陣退縮,只是故意將黑龍引開,以免波及無辜百姓。

    當真高風亮節。

    可是,秦墨真要被黑龍殺死,那,那……

    白樺簡直不敢往下細想。

    賈詡也失去了往日的鎮定,心神一時竟有些失守,面色慘白,他根本無法想象,越國在失去秦墨之後,會怎麼樣。

    要知道,

    秦墨不僅沒有子嗣,連一個正兒八經的族人都沒有

    如彗星一般崛起的越國,

    勢必也會像彗星一般迅速隕落。

    “咦?”

    等到黑龍越來越近,白樺卻面露驚疑,她並未感受到龍威。

    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跟著就看到,那黑龍身軀轟然落地,在城外砸出一個大坑,卷起漫天的塵土,紛紛揚揚。

    “?????”

    龍川城頭,圍觀的軍士是一臉懵逼,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難道,是吃太撐了?”有人惡意揣測。

    卻愣是沒人敢出城,去查看究竟,可見對黑龍畏懼之深。

    就在這時,

    秦墨獨特的聲音遠遠傳來,傳遍城池內外,“龍川城的百姓們,黑龍作惡,以被我誅殺,諸位無需再怕了。”

    原來,

    這一切不過是秦墨的表演。

    所謂眼見為實,如果不讓龍川百姓親眼看到黑龍尸體,怕還是會懷疑秦墨之話,擔心黑龍哪天會卷土重來。

    畢竟,

    那可是一頭二品妖獸,屬于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

    “殺,殺了?”

    城頭之上,賈詡、白樺兩人也是面面相覷。

    感覺像是什麼天方夜譚一樣。

    “怎麼可能?”

    事情發展之快,完全超出兩人想象。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