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45章 敗商君,破咸陽

第245章 敗商君,破咸陽



    騎著黑龍,秦墨帶著李牧來到秦嶺北麓上空。

    只見群山峻嶺,蜿蜒起伏,山中雲遮霧繞,時不時傳來獸吼之聲,雷音陣陣,妖氣翻涌,一看就是一處險惡之地。

    當然,

    比之洪荒大陸的秦嶺,又要差上一籌,那可是有地仙大妖坐鎮。

    黑龍背上,秦墨問李牧,“依你看,在何處開一口子,比較合適?”

    李牧卻是做足了功課,道︰“想要攻入咸陽,求的是一個奇字,因此,末將建議,最好能在儻駱道跟子午道之間開出一條路來,直抵咸陽郊外。”

    “你且看著!”

    秦墨離開黑龍背,凌空而立,伸手一招,紫霄劍出現在手中,劍身紫氣環繞,貴不可言,宛如雷霆降世。

    無上劍意從秦墨身上升騰而起。

    穹頂之上,白晝瞬間變成黑夜,星光點點。

    一道道璀璨星光往紫霄劍匯聚,越來越亮,炙熱的讓人無法逼視,銳利劍芒不斷吞吐著,讓人不寒而栗。

    旁邊的黑龍都打了一個寒顫。

    一對有些怨恨的龍眼,首次閃過一次詫異。

    轉瞬之間,一道璀璨至極的劍光成型,在秦墨控制下,施展碎星劍法中的開山式,朝著腳下秦嶺山脈狠狠斬下。

    碎星劍法修煉到極致,可破碎星辰。

    何況是一小小秦嶺。

    但見炙白劍光化作一道圓弧,不斷往兩側延伸,再延伸。

    宛如銀河倒懸。

    很快就將秦嶺北麓籠罩,凌空斬下。

    奇怪的是,

    劍光遇到秦嶺山丘之後,並未爆發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聲響,宛如激光一般,筆直切割出一條兩百米寬的峽谷裂縫。

    劍光所過之處,

    無論是樹木植被,泥土山丘,還是哪頭倒霉的妖獸,都被直接湮滅。

    好像從未存在過一般。

    峽谷兩側的崖壁被劍光灼燒,整個都晶體化,光滑如鏡面一般。

    煞是壯觀。

    李牧︰“……”

    敖缺倒還好,李牧整個人都呆滯了。

    直到這一刻,

    李牧才真切領悟,什麼叫大修士,什麼又叫劈山斷水。

    果真是天地同偉力。

    秦墨卻是面無表情,一派宗師氣度,對李牧道︰“將軍,接下來就看你的了,黑龍也交給你驅使。”

    “必不負王上所托!”

    李牧在龍背上深深行了一禮,面色激動。

    黑龍敖缺似乎也已經認命,尾巴一搖,馱著李牧返回漢中,去指揮那百萬之師,趁機殺入關中平原。

    臨走前,敖缺還古怪看了秦墨一眼。

    …………

    “咳咳~~”

    李牧前腳剛走,秦墨就咳嗽起來。

    這實在罕見。

    方才那一劍看似輕描淡寫,實則已經匯聚了秦墨對碎星劍法的所有領悟,僅一招,就榨干了丹田中的所有法力。

    一滴也不剩了。

    正因為此,秦墨才讓李牧先走,自個兒架著劍光降到秦嶺之中,隨便找了一處無主洞府,開始閉關打坐。

    以期盡快恢復法力。

    裝嗶耍酷,

    總是要付出一點代價的。

    …………

    接下來的半個月對秦國而言,可謂是至暗時刻。

    李牧沒有辜負秦墨期望。

    燕赤霞統領的黑水軍第二軍團率先通過劍道,在另一頭扎住營帳,成為越國大軍進入關中的前哨陣地。

    跟著是南越軍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軍團,分別充當左右兩翼。

    兩翼大軍的任務也很簡單,就是對抗秦國部署在秦嶺附近的十五萬大軍,清理出一條直通咸陽的兵道。

    兩翼扎住陣腳之後,

    李牧親自指揮南越軍第五、第六、第七、第八軍團,直接包圍了咸陽。

    而在大軍後方,

    大將軍廉頗則統領南越軍第九軍團、黑水軍第一軍團,作為全軍預備隊,隨時準備投入戰場增援,同時負責糧草運輸。

    一切都顯得有條不紊。

    面對這等毫無破綻,既有迅疾如風,又有沉穩如山的部署,兵力空虛的秦國應對起來,就顯得有些狼狽了。

    先是駐扎在各處隘道的十五萬邊軍,被越國兩翼大軍群毆,死傷慘重。

    跟著,

    是駐扎在咸陽郊外的十萬精兵,被李牧率部一口蠶食。

    整個咸陽王城,

    內里就只剩下一萬禁衛軍駐守,連咸陽城牆都站不滿。

    何等之淒涼。

    此時的秦軍主力部隊,都遠在千里之遙的東方戰場,就算收到咸陽被圍的消息,一時半會兒也趕不回來。

    更不是說,

    他們也正在跟盟軍打仗呢,哪里是那麼好脫身的。

    …………

    王宮,大殿。

    除了秦王政,還是尉繚、趙高兩人。

    只是相比前次的激烈論戰,這一回,大殿死一般的寂靜。

    氣氛壓抑至極。

    秦王政仿佛一夜蒼老了十歲,面色晦暗,聲音沙啞,卻又隱隱帶著一絲期待︰“丞相,可還有什麼應對之策?”

    “噗通!”

    尉繚匍匐在地,沉默不語。

    “轟!”

    秦王政一掌拍在案幾上,四分五裂。

    木屑如利刃一般飛濺,甚至有幾片掛到尉繚臉頰,留下幾道血印。

    趙高也跟條狗一樣,匍匐在地。

    瑟瑟發抖。

    明眼人都看出來了,眼下的秦國,已經是回天乏力。

    哪里還有什麼應對之策?

    在戰場上,秦國是指定打不贏的,戰場之外,秦國倒是有不少化神、煉虛修士,還有商君這麼一尊合體期大佬。

    奈何越國也是有準備的。

    黑龍敖缺往南越軍上空那麼一趟,所有人就都被喝住了。

    簡直就是被逼上了絕路。

    …………

    4月5日,咸陽。

    這一天,

    秦墨出關,來到咸陽郊外大軍陣中。

    這也意味著對咸陽的總攻開始了。

    陸續抵達的五十余萬南越軍,眼見王到來,立即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震四野,地動山搖。

    沖天的氣勢,讓咸陽百姓越發不安了。

    已經有一些老世族悄摸站了出來,試探著發出“投降”的信號,在任何時候,都有軟骨頭存在。

    本就不平靜的咸陽,更加的暗潮涌動。

    …………

    商君府邸。

    幾乎就在秦墨抵達咸陽的當天,自打越軍圍城之後,就一直處在咸陽漩渦焦點之中的商君,在靜室中緩緩睜開眼。

    秦王政在大殿拍爛桌子的事,早就在秦國上層傳的沸沸揚揚。

    打那之後,

    秦王就再沒有召見任何一人。

    包括商君。

    事實卻是,所有的老秦人都將最後的希望寄托在商君身上,希望商君能夠出城屠龍,擋住越國數十萬大軍。

    至少也為王翦大軍回師救援,爭取一點時間。

    讓人失望的是,

    商君一直在府中閉關,並未作出任何回應。

    不是說商君不夠熱血,或者說不願守護秦國什麼的,而是他最清楚,真正的對手不是那頭黑龍,而是越王本人。

    第二次阻擊越王秦墨時,兩人就斗了個旗鼓相當。

    要跟秦墨斗,

    必須全力以赴

    …………

    商君走出府邸的那一刻,全城都轟動了。

    所有人都走出家門,用最熱切的眼神看著商君,像歡送英雄一樣,注視著商君走過長街,走出城門。

    來到南越軍陣之前。

    一人,面對數十萬大軍,面不改色。

    風,

    突然停止了,萬籟俱寂。

    …………

    秦墨也察覺到商君到來,在李牧、敖烈、武織等一干將領簇擁下,走出中軍大帳,同樣來到大軍陣前。

    兩人似乎都有默契。

    “商君,又見面了。”秦墨聲音平靜,雖然說九天玄剎塔還在弟子陸雪琪手中,他卻是一點不慌。

    “越王!”

    商君拱手,目光卻是一凝。

    距離上一次見面才過去不到一年,秦墨修為竟然從煉虛初期進階至煉虛中期,這等修行速度,實在是聞所未聞。

    勝算又低了一分。

    “你這是準備……?”秦墨隱隱猜到什麼。

    “打一場吧。”商君聲音平靜,“今日一戰,生死不論。”

    “那本王就成全你!”

    對三番兩次挑釁的商君,秦墨已經沒什麼好感。

    因著沒有九天玄剎塔,為了把握更大一點,秦墨干脆消耗50萬點經驗值,將新學的道術碎玉訣一下提升至三階。

    施展碎玉訣之後,

    秦墨一身法力立即拉升至合體初期,加上合體圓滿的元神修為,足以吊打合體初期的商君了。

    叫你裝

    秦墨召出紫霄劍,遙遙前指︰“對付你,我只出一劍!”

    商君面上閃過一絲羞怒,作為秦國守護神,他何曾受過這等羞辱,刷的一下,召出本命法器——天地囚籠。

    才剛立定,劍光瞬息而至。

    天羅地網,破!

    天地囚籠,碎!

    璀璨至極的紫色劍光,趨勢不減,狠狠刺入商君胸膛。

    “呃,怎麼會……”

    商君眼中全身不可置信,緩緩倒地。

    死了!

    現場雅雀無聲……

    尤其是那些站在城頭上的秦軍將士,原本一個個眼神熱切,期待著商君能夠一雪國恥,擊敗不可一世的越王。

    哪曾想,

    看似不可戰勝的商君,竟然連越王一劍都躲不過。

    太可怕了!

    僅這一下,就徹底摧毀了秦軍將士最後一點斗志,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一個個呆滯地站在城頭。

    無精打采。

    “秦國,完了……”

    這是所有老秦人下意識的想法,口角滿是苦澀。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

    是南越軍陣中傳來的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